第六章 再遇剑获战武当

    回到游戏的江湖发现自己竟然受了内伤,没和别人打架啊我?难道是昨晚胡青牛打我了?可是我一下线角色就退出了啊!真搞不懂。一眼瞅见连红素正靠在那茅草屋门边睡觉。这女人,不下线回现实睡觉,跑游戏里来睡。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走过去,一尘这个和尚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还是蛮漂亮的,紧闭的双目外长长的睫毛偶尔颤动,梳着复古的发型,头上一边插着一朵鲜花,一边插着一个蝴蝶状的钗子,瘦长的脸上皮肤细腻,圆润如玉……一尘暗骂自己一声,妈的,又不是没见过美女,用的着在这偷看人家吗?不过心里却在辩解,其实我真的没有见到过睡美人。

    “嘤……”一尘正在胡思乱想,没想到连红素在这时候醒了,一下被抓个现行。连红素看着近在眼前的那个光头,吓得“啊”地一声尖叫,然后就是一个当空踹!

    “啊……你干嘛?”一尘恼怒地问,双手护住被踢的那个尴尬地方,装出一副很疼的样子。为什么要装呢?因为他有铁布衫……嘿嘿……

    “我还想问你呢?你刚才干什么?想偷袭本姑娘啊?!啊?”连红素脸色绯红,羞怒交加,起闪到一边。

    “呃……误会,误会……全是误会……哦,对了,一休怎么样了?”一尘赶忙转移话题,怕引起这女人的更大怒火。

    这时屋里突然扔出一个捣药的药鼎,就往一尘上砸去,随后是一声咆哮:“妈的,大清早的不让人消停,赶快带着这家伙滚蛋!”“嘭”地一声,一个人形东西又砸了出来,一尘以为是个人形的药鼎,哪敢接啊,那个人形药鼎就砸在了地上。

    “啊!”地一声惨叫,原来被扔出来的是一休,估计刚才还睡觉着呢,一下被砸醒了。

    “师弟!”一尘把一休扶起来,“怎么样,好点没?”

    “啊,呸!呸!”一休不住地往出吐杂草和泥巴,吐完了才回答:“嘿嘿,师兄,这神医可真是个人才啊,昨晚就把我给治好了!现在除了体有点虚弱,那又是好汉一个啊!”

    没想到一晚上就治好了,一尘对胡青牛又高看了几分,“神医”之名,名不虚传啊!“既然好了,那我们就走吧!哎,陆少琪和柳颜夫妇呢?”

    “噢,他们昨晚就走了,说是回光明顶了,叫我们治好伤后去光明顶,那时候再相见了。”连红素一边回答,一边掏出个钱袋来放在门口,“神医,诊金放在门口了!”

    “哼,你们忘了昨天答应我的事了吗?”屋里传出沉闷的声音。

    “晚辈不敢相忘,请前辈告知另外一件事!”一尘一听吓得冷汗都流出来了,妈的,竟然忘了还有这茬,希望这古怪的老头不要发怒才好。

    “等你们武功大成,帮我杀了华山掌门鲜于通!”屋里的胡青牛恨恨地说道。

    “华山掌门?好!晚辈答应就是。请问前辈还有什么吩咐吗?”一尘朝屋里施了一礼问道,心里却暗骂,妈的,你说杀就杀啊,那可是一派掌门!不过不答应也不成啊,答应了的事能反悔。

    “无他,只此一件!你们滚吧!”

    “告辞!”一尘说完带着一休和连红素朝谷外走去,后传来胡青牛隐隐的咆哮声:“鲜于通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贼!定叫你不得好死!”

    走出谷外,一休问道:“师兄,好像胡青牛和鲜于通有血海深仇似地,要不然也不会让我们去杀他。”

    “哈哈,师弟啊,我发现你变聪明了,这么明显的事你也知道……”一尘取笑一休。

    哪知一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光头一摆得意地道:“那是,咱就是传说中的聪明的一休!”

    “扑哧!”连红素看着这两兄弟耍宝,不乐了,“快走吧你们,还得去光明顶。”

    不知道游戏里的风光为什么总是这么好,到处能看到鸟语花香,还有果实累累。不过在一尘三人走了半天之后,被一个人煞了风景,这个人竟然是一尘和一休的老相识:剑获。整个人抱着把剑站在路中央,颇有一番大侠的风范。

    连红素不认识这个人,推推旁边一尘的胳膊,问道:“哎,这人谁啊?摆出一张死人脸。不会是打劫的吧?”

    一休道:“他是剑获!”

    连红素奇道:“货?还有人起这么个的名字?”

    一尘道:“你以为呢!还有人起笔名叫邋遢货呢!”

    不管站在路上挡道的剑获脸色更加铁青,一尘心里嘀咕开了,剑获这小子吃过亏还敢来,除非他傻了,不过看起来他不像是脑袋被门夹了,那么,就是他叫了更厉害的帮手来了。靠,不好!

    “哎,一会打起来,我先扛着,你们俩先跑,分散开来跑,不要去光明顶了,估计路上有埋伏。完了就飞鸽传书。”一尘想到就做,赶紧吩咐一休和连红素。

    “怎么了大师兄?就一个剑获,看我怎么收拾他!好歹我也被你练了一个多月……”一休可不干,想当初大师兄一个挑五个都没问题,现在就一个了反而要跑。

    “哼,怕是你们想跑也跑不了了吧?”一个沉的声音从路边的树林里传出来,惊得林里的鸟全“扑棱,扑棱”飞起来了,然后就见一个大帅锅走了出来。此人衣着青衫,头梳道髻,脚踩一双步履,端的是个人见人喊帅,花见花会开的大帅锅。

    剑获一见此人,立刻喊道:“宋师兄,就是他们!东西在他们上!”

    来人拱了拱手道:“在下武当宋青书,见过几位少侠……额,还有这位女侠。”一双眼睛也不看两个和尚,只是一个劲地往连红素那瞅。

    “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连红素可不认识什么剑霸、宋青书,看见这人这么不客气,她哪还会客气啊。

    “不知宋兄拦住我们有什么事?”一尘不动声色地问,手底下却给俩个家伙打手势叫他们见机行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要你们的命!”宋青书话音刚落,就是潇洒地一剑来。剑获也剑而上,对上一休,他认为欺负一个女子不算什么好汉,另一个和尚又打不过,正好一休可以打得过,就选他了。

    一尘不管刺来的一剑,使出罗汉拳截住剑获,喊道:“快走,这家伙是个高手!”高手当然是说宋青书,剑获哪有这命。一休听了,哪里管什么大师兄,拔腿就跑。连红素本来想留下来一起御敌,却被一休使劲一拉,拖着走了,“快走吧,留下来是拖累!大师兄能对付!”

    “滋——”地一声,宋青书的长剑刺破一尘的衣服,刺进肩膀,却是只能刺进三分,再也动不了了,心下大惊,这家伙练得什么横练功夫,这么厉害?连忙往出拔剑。

    “宋师兄,他练得是少林金刚不坏神功!”大嘴巴的剑获想起上次的经历,不由自以为是地喊出来。

    “什么?”宋青书再次吃了一惊,收剑后退,“没想到我竟然看走了眼,阁下竟然怀少林绝技?”

    被一尘缠住的剑获急得连连叫喊:“送师兄快上啊,他除了金刚不坏就只会一少林十八罗汉拳。不用怕!而且,东西在另一个和尚手里啊!”

    “哼”,虽然宋青书不满剑获说他害怕一尘,但他更在意的是一休手里的东西,听闻一尘不会别的少林绝技,哪还会客气,再次仗剑欺上。

    一尘心下暗暗叫苦,对付一个武功大进的剑获还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但是再加一个武功高超的宋青书,就是十个一尘也扛不住啊。幸好有铁布衫护着,才不至于受多大的伤害,但是一旦体力用尽,怕是自己只能任人宰割了。正思忖间,上又多了几处伤口。

    估计一休和连红素已经走远,一尘看准机会使出一记斜飞脚,将剑获踹到一边,拼着又被宋青书刺了一剑,转就跑。

    “想跑?”剑获眼看一尘想跑,提剑就追,宋青书使出武当梯云纵,几个回合就超过了一尘,拦在前面。

    一尘一看宋青书跑前边去了,换个方向就跑,边跑边暗骂,妈的,欺负我没学会轻功是吧?让你追!老子跑!跑!跑!一尘知道走大路的话宋青书会轻功,那是他累死了也逃不掉的。于是就专门往那树木茂密的地方钻,一来宋青书轻功不好施展,二来,树木也可以遮挡一尘的影。

    两道影不停地在树林里腾挪转打,一尘和宋青书打打停停,停停打打,追追逃逃间不知不觉竟然是跑了一天一夜。往往是一尘刚刚休息下没几分钟,宋青书就追来了,宋青书歇息的时候,一尘就死命地跑,但总甩不掉后边的影子。

    妈的,这小白脸真能追啊,老子上还有伤呢,幸好连红素那小妞在蝶谷“顺”了不少治伤的药,要不然光流血也流死了。刚想歇会,就听到破空声传来,已然是宋青书又追到了。

    “喂!大帅锅!打个商量好吧?咱们两往无怨近无愁,你干嘛非得追我啊!我一没你帅,二没你有才,你也犯不着羡慕嫉妒恨我吧?实在跑不动了,歇会好吧?好好好,不歇就不歇,那喝口水总行吧?”一尘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哪里是累坏的样子?分明是一副欠揍的样子。

    “哼,油腔滑调,这回我看你往哪跑?看剑!”宋青书根本不屑和他多说,又是一剑刺来。

    一尘这小子哪敢硬接,上的伤口就是教训,抓起一把土沙往后就扬,股一扭,慌忙逃窜。

    宋青书被土沙阻了一阻,一尘那和尚又跑远了,气的狠狠地踏了一脚,展开法又追了下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跑了多久,一尘反正是死命地逃啊逃啊,路上看见什么野果匆匆吃几个就跑,遇见小溪抓几把水喝口就逃。这天跑地跑地就听见轰轰地水声,向来前边是有一条大河。坏了,一尘心想,不是这么衰吧?还有条大河?果然,跑了没几步就出了树林,只见一条波澜大河阻住了去路。

    “小子,这回别耍什么花样了吧?乖乖给我交待你们把东西藏哪了?”宋青书笃定一尘跑不了了,抱剑站定,开口询问。

    “什么东西?”一尘莫名奇妙。

    “还装!藏宝图呢?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我劝你还是交出来的好。或许我还能放你一马。”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糊涂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