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见师父深山血案

    一尘在蝴蝶谷上药后就下线了,一休在游戏里接受治疗,至于连红素,就不是自己能管的范围了,不过经过这么多天的奔波和劳累下来,一尘还是对他有一点点好感了,不再是那么的厌恶。

    下的线来的江湖在上坐了一会就开始洗漱,收拾房间。然后换号衣服,拿上东西出门。他要去见一个人,一个这辈子对他影响最大的人,那就是他的师父,一个住在山里的老和尚。江湖从小就是孤儿,是这个叫法海的老和尚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养大,送他上学,只是他不太争气,书没读完就辍学了。法海在江湖的心里一直是赛若生他的亲生父母,而且从小对他尊尊教导,那就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这次在游戏里遇到了生平第一个难题,江湖决定回去问问师父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坐公车到郊外,然后徒步走了五十多分钟,江湖才隐隐看到那个自己度过童年的地方。只是这次跟往常不大一样,以往的鸟语花香不见踪影,一间由江湖和师父法海一起建起的小茅屋也塌了半边。茅屋前还有隐隐地血迹,凌乱不堪。

    “师父!”一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拔腿就往那边跑。师父啊,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跑到破茅屋里,江湖一眼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法海,双目紧闭,不知生死。“师父,师父,您醒醒!”江湖连推带打,生怕师父就此丢下他不管。

    “呃,咳……咳……咳……”江湖怀中的法海一阵咳嗽,慢慢转醒过来。

    “师父,师父!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了?谁把您害成这样啊?”江湖见法海醒来,就是一阵痛哭,为师父的遭遇,也为自己的没用。说到底,其实他也才十八岁,还算是个孩子吧!

    “咳……咳……你先扶我起来……”法海脸色苍白,又是一阵剧烈咳嗽……

    江湖把法海扶正坐在地上,自己跪坐一边,看着往慈祥的师父,竟然变得如此苍老,心下一阵阵的酸痛。

    法海喘了口气,才慢慢地说道:“你一定很奇怪吧,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副样子,原来很慈祥与世无争的老和尚被人打成了这副摸样。听我慢慢给你讲,也该到了你知道的时候了。不过在此之前你先把这个看看,用今天下午的时间,把他牢牢地记住!咳……咳……”说完,法海从底下的一个暗格里摸出一本书来递给江湖。江湖一看,封面上写着“般若龙象功手抄本”,是简体汉字写得。

    “师父……”江湖转头看向法海,却见法海闭目端坐,如老僧入定,心下已知师父的意思,也不说话,盘腿坐好,就在那默念般若龙象功,暗暗记在心里。

    要说江湖的记,那是真正的过目不忘,据法海老和尚说那是因为小时候他给江湖吃了少林寺唯一的一颗天灵丹,然后开了大脑,准备让他好好学习,将来谋个好出路,没想到这小子却迷上了网络游戏,天天混在网吧,由此辍学,白费了一番苦心。可是由现在的况看来,怕是法海老和尚早就料到会有现在的这一天,早早地做了打算,才能让江湖在这一目十行地将般若龙象功快速记在心里。

    夜幕降临,虽然茅草屋外还是有隐隐腥气,但是已经吓不住树林里的生灵们。蝉鸣鸟叫声频繁起来。江湖默默地合上书,他已经完全把里边的图像和文字记在心里。法海老和尚叹了口气从入定中醒来。

    “你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只管听我说就是。”法海的声音如同从极远的飘渺之地传来,让人忍不住凝神倾听:“我和你一样从小孤儿,在少林寺长大然后出家,无忧无虑地过了十六年。就在我十六岁那天夜里,少林寺方丈为我剃度的时候,寺庙里突然闯进来一伙穿黑衣的人,各个手拿兵器,言语不善,口口声声地要少林寺把‘般若龙象功’交出来。要知道‘般若龙象功’是少林寺的无上神功,镇寺之宝,岂能说交就交,更何况这些人来者不善,焉能再把这神功交给他们为虎作伥。于是少林寺一百三十八人在方丈的带领下与那伙强人拼斗起来,哪知那伙人人虽不多却各个是都武功好手,除了练了般若龙象功的方丈能与之力拼不败,其余少林诸僧竟皆不是对手。

    最后,除了我在少林寺众位师伯和师父的拼死掩护下逃得一命,其余诸僧皆尽丧命。真正的少林一脉由此没落,现在的少林寺虽然成了旅游景点,但是正真的高僧却没有几个。而少林的镇寺之宝‘般若龙象功’却由我带了出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那伙人竟然还不死心,终于还是找到了我。虽然他们蒙着脸面,可是我岂能看不出来他们是来自各个大派的武功高手。可是最终他们还是没能敌得过般若龙象功的厉害,被我都赶跑了。”法海说完面带微笑看着江湖。

    “师父您在我记事起就从来没有伤害过一条生命,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您,难道这书真的这么重要吗?不过是一本武功而已,给他们就是了,犯不着拼命啊!难道好人就真的没有好报么?”江湖泪眼朦胧,看着法海师父竟然是越来越苍老了。

    法海却是笑叹到:“呵呵……傻孩子,人在江湖,不由己啊!虽然我离开尘世这么多年,可是只要我还有武功,还有值得让它们出手的地方,我就永远不会离开江湖。我活了一百三十多岁,除了在少林寺的那段子,后来的我上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少林寺的镇寺之宝,神功的传承,后来还有你,哪一天我不是提心吊胆地过活?现在终于要结束了……过了今晚你就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就连你市里住的地方也要尽快搬家,我不想再他们找上你。”

    “那师父您……”江湖迟疑道。

    “呵呵,虽然为师打伤了他们,可是我也中了他们的七伤拳,命不久矣……”法海依旧面带微笑,仿佛这世上没有比死更好的结果了。

    江湖听了,痛哭一声,跪伏在地,双肩不住地颤抖:“师父……”

    过了半晌,法海问道:“你今天来似乎有什么事要问我?”

    江湖擦了擦眼泪,决绝地回答:“已经不必问了,徒弟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现在只想陪师傅好好地说说话。”关于游戏里的事,江湖已经不需要再问了,你不杀别人又如何,别人不会因为你是好人就放过你,法海怎么样,一辈子好人做到底,到头来还是一个被害的下场。现实如此,更何况游戏里。

    “虽然你没有说,但是为师心里大概明白几分。都是为师害了你啊,怕你受到伤害,从小教育你谦谦待人,不要与人冲突。可是人一辈子不能总活在忍让和宽恕中,否则自己即使没事,边的人也会受害。以后你可以率而为,不必再忌讳师父的教导,你认为对就对,错就错,只要不要忘了一句话。”

    “请师傅教诲!”

    “教诲?呵呵……大概是最后一次教诲了吧!记住!往后做事一不能愧对国家,二不能伤害平常百姓,至于第三,你要记得始终无愧于心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法海和尚笑着笑着,声音渐淡。

    江湖抬头一看,原来法海竟是坐化了。“师父——”撕心裂肺地声音回在这个偏僻山谷,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平常的夜里有一位不寻常的高僧竟然与世长辞……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糊涂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