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救一休蝶谷求医

    一尘扛着一休逮住一个路人问清楚最近的医馆在哪后便发足狂奔,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毒药,会不会一时三刻就要了一休的小命,虽然对医馆不太抱很大希望,但总比自己强些。这小师弟才跟自己混了多久啊就出这事,要是自己治不好他,那自己的大侠梦估计就要提前破产了。

    “哇,老公你看!是那个去月球的人!”刚刚被抓住问路的竟然是一尘刚进游戏时在马车行的围观者女子。

    “看见了,快走吧!估计他朋友这次得见阎王了……”围观者女子的老公赶紧拉着媳妇走路。

    “老公你怎么知道?”女子很有八婆的天分。

    “看那黑血流的估计就剩小半条命了……这洛阳无人能救……”男子显得非常自信,“走,陪我回师门一趟。”

    洛阳的大街上鸡飞狗跳,一尘扛着一休终于是找到了那个医馆,不顾门童的阻拦就直接冲了进去。

    “先生!医生!大夫!快看看我师弟是怎么了?快点!”一尘把一休放在一个木头上,躺好。一休的脸色苍白,就是伤口处的黑血还在流个不停,看得一尘直骂那些家伙歹毒,打个架而已,有必要弄毒药吗?下次遇见了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医馆的大夫,一个老头,上干的没几块,走到一休边,先翻翻一休的眼皮看了看,又到伤口处瞧了瞧,然后摇了摇头说:“这是中了三毒散了,蜈蚣,蝎子和蛇毒配成的毒药,恕老夫无能为力啊!”

    一尘听了,心里的一点点希望早就丢到喜马拉雅山上了,“大夫,真的没救了吗?求您想想办法啊!这可人命关天啊!”一尘想死的心都有了,好端端的吃个饭,硬要替人强出头,结果苦主没事,自己兄弟倒是倒下了,心里不由对那个红衣服的连红素有些不满。你这么漂亮的个女人,偷人家东西干嘛!真是靠了!

    “怎么样?怎么样?一尘怎么样?大夫怎么说啊!”连红素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连连问道。

    “大夫说没得救了……”

    “不过,老夫倒是可以将毒素抑制七天,七天之内得不到救治的话那就真的是无力回天了。”老头大夫慢悠悠地说。

    “靠,不早说,赶紧赶紧,大夫赶紧啊!”一尘听了,不觉又生出一股希望来,虽然依旧是那么渺茫,不过总是聊胜于无啊。

    “这个……”大夫张口言,一边的连红素掏出一个钱袋丢给他,“赶紧吧!”

    那个大夫立马动手,又是扎针,又是敷药的忙活一大通。

    “这可怎么办啊?”连红素也是焦急连连,怎么说也是别人为了帮她才受的伤,要是因此而害了这人命,怕是自己一辈子都会坐立不安的。

    “先把伤势稳住了,再求它法,江湖这么大,总该有人能治得了他。要是救不了的话,我就找出那几个人,让他们生不如死!”一尘恨恨地一拳砸在旁边的上。

    “额……头好晕啊……”一声弱弱的声音从上传来。那个老头大夫说:“他醒了,你们赶紧另寻高明救他吧!”

    “谢谢大夫了……”一尘见一休醒了,蹲在一休边查看他的伤势,“师弟,感觉怎么样?”

    “大师兄,没事,就是有点头晕……”一休的声音苍白无力。

    “走,我带你去找大夫治病!”一尘说完,把一休背在背上就要出门。

    “少侠且听老夫一言,现在能救治他的我知道一位神医,只是此人虽然医道高明之极,却是魔教中人,他脾气怪僻无比,除非魔教中人求他救治,他才会尽心竭力,教外之人却是难!难!难!因此他有一个外号叫做‘见死不救’。”

    一尘听了赶紧出言询问:“此人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我不管他是什么魔教中人也好,什么教也罢,能救我兄弟就行了。”

    “胡青牛。家住皖北女山湖畔。”

    “多谢相告!如能治得好我这位师弟,一尘他必有重谢!”一尘说完也不理旁边的连红素就背着一休出门了。

    “喂!你等等我!”连红素忙追了出去。

    一尘和死皮赖脸非要跟着来的连红素在就近的城门口马车行包了一辆马车,两个活人加一个半死不活的一休做坐进去,一休现在又昏迷了。

    游戏的好处就是,你上一秒坐上了马车,下一秒已经到了目的地。由于没有直接去蝶谷的马车,一尘只好让车夫先去皖北的阜阳。刚坐上车就到了,这让已经做过一次马车的一尘习惯了。反观连红素倒是显得更加随意,显然是常坐马车的。

    阜阳相比于洛阳、襄阳这些城来说是个不太大的城市,但是在阜阳北城门口下车的一尘,还是发现这地方人来人往,这么多的人不知道知道蝶谷在哪的人有几个。死马当活马医吧,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一尘三人上前走到一对貌似侣的玩家跟前。

    “请问下有没有人知道蝶谷怎么走?”由于一尘还背着一休,就由连红素上前问路。

    “知道啊!”那女的说道。

    一尘听了大喜,原来蝶谷这么出名啊,随便问一个人就知道。“那还请麻烦告知一下,我们有重要的事要请神医帮忙。”

    “知道是知道,不过有一个要求,要是你们答应了,我们现在就带你们去。”那男的出声说道。

    一尘听了,不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救小师弟要紧,虽然说游戏里面挂了也就是重新来过而已,这才开服没几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一尘从小骨子里就有一种对生命的尊重,平时就是连蚂蚁都不肯踩死一只。更何况这是小师弟的命,这个游戏这么真,让他觉得这也是活生生的人命啊。想罢,一尘道:“好,什么条件,你们提出来吧!”

    那女的呵呵一笑:“行了,答应了就好了,先背着他走吧!这一路只能步行过去,大概得五天的时间,多浪费一秒钟他可就多一分危险。”

    一行五人如此行行走走,走走停停地过了五,来到一处地方,却是一块山崖,前途已无。一尘见状,怒喊一声:“好贼子!你们引我们来到底要干什么?”连红素也是面色不渝。

    “呵呵……兄弟不要见怪,胡师伯格古怪,又不耐烦世俗常人打扰,就找了这么一处地方所在。看似无路可走,其实另有乾坤。跟我来吧!”男子叫陆少琪,一路走来他们已经认识了。他的老婆,就是那个女子叫柳颜。至于门派,他们不说,一尘也没心问。

    陆少琪径直走到一处蝴蝶纷飞的花丛旁边,招呼众人跟上,就见花丛中竟是多出一条蜿蜒小径来。众人越走越远,就见蝴蝶越来越多,红的,白的,黑的,花的应有尽有。连红素不住感叹,果然是蝶谷啊,这么多漂亮蝴蝶。一旁的柳颜却是轻声嗤笑,任由那些蝴蝶落在自己上。

    走了半天,眼前现出一条小溪来,小溪旁边结着七八间草屋,屋前晾晒着好多的草药。几个苗圃里也是蝴蝶纷飞,种着好多不知名的草药。

    “到了,你们先等等。”陆少琪对一尘和连红素交代一声就带着柳颜进屋去了,想来是去请神医胡青牛。

    等了好久,不见屋里有人出来,一尘正自疑惑,却听屋里传来吵闹声:“师伯,你救救他们吧,虽然他们现在还不是明教的弟子,但是他们已经答应一旦治好了病就会马上加入明教的。”“不救就是不救!天王老子来求也是不救!我胡青牛向来只为教中弟子看病,教外弟子莫说是少林的秃驴,就是张三丰那老头来了也休想!”后边言语渐轻,一尘他们听不大清楚了。不过听了这几句也是明白过来,原来那对夫妻竟是明教的人,还叫胡青牛师伯,原来见死不救胡青牛真的如传言所说除了明教弟子,那真是见死不救了,正思忖间,被连红素推了一推。原来柳颜已经出来了。

    “不知道神医怎么说?”一尘见柳颜出来连忙问道。

    “师伯的规矩想来你们是听过的,魔门弟子除外那是一个也不救的……”

    柳颜话没说完,就被一尘打断:“那我们要是事后加入明教呢,也不救吗?”

    柳颜望着一尘希冀的眼神,却不忍再次让这个为了师弟的命而到处奔波的和尚伤心:“本来是不可以的,但是在我和我老公的劝说下,除了让你们加入明教,我师伯还提出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师伯要求你们去杀一个人。”柳颜正色道。

    “杀人?”一尘傻眼了,不管游戏里游戏外,他始终是不忍伤害命的,所以才一进游戏就加入了少林。可是为了小师弟的命却要去杀另一个人,这又怎么能够?“能不能换一个条件,我一尘向来不杀生的。”

    “呵呵……你这人怎么这么迂腐啊,这是游戏又不是现实,杀了人他们还会活过来的,更何况这是让你杀一个NPC而已。玩游戏不杀人,那还叫玩游戏吗?”

    “不管怎么说,杀人是不可能的!”一尘很矛盾,自已从小受到的教育和思想不同他胡来,可是小师弟的命也不能不救。

    “那好吧!你们就看着他死吧!”屋里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出来,大概就是神医胡青牛了。“要不是他们两个求我才懒得理会你们!带着他赶紧滚吧!对了,忘了告诉你们,这个和尚由于你们处理不当再加一路颠簸,如果不赶快救治的话,他活不过今晚了!哼!”

    一尘听了烦躁的心更加烦躁,头脑里一边是师傅从小的教导,一边是师弟痛苦的面容,得知师弟活不过今晚,终于是忍不住大喝一声:“我答应你就是!”说完,“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既然答应了就把他抬进来吧!柳颜,去左边第二个柜子拿些药给这位新来的明教弟子,他心脉积郁成伤,需要调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糊涂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