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患得患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小刀浑,四肢百骸无一处不满布酸痛,整个人处在一片黑暗中,好在空气中飘散着缓解疼痛的药香,让她好受了不少。

    “她怎么样了?”一个清润的声音问道。

    “况不大好,”穆清风摇头,“她内力耗尽,受伤太重,即便是醒来后,也要长时间修养。”

    “那还要劳烦穆先生费心了,我先过去看看宁鑫和兰香,这儿先交给先生同霓裳了。”

    “苏公子,请。”穆清风将苏言之送至门口。

    “告辞。”

    “请。”

    霓裳将今的药汁熬好,端至房中。

    “庄主,你醒了”刚一开门,就看到小刀睁着双眼看着自己,“庄主,你现在觉得怎么样?”霓裳快步走到边,关怀地问道。

    “水……”

    霓裳赶紧拿起水壶,倒上一杯,送到小刀嘴边,小刀一口气将水全部喝完,终于觉得喉咙处的干涩得到缓解。

    “霓裳,我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小刀提出自己的疑问,方才她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武威王府的房间中。

    “你晕倒之后,苏言之赶来,正要带你走,却遇到了顾管家带着王府卫队前去支援你,就将受伤的你带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小刀了然地点头,那场恶战,发生的一切都那么清晰,小刀闭上眼睛,甚至能想起每一个细节,“对了,”小刀突然抓住霓裳的手,“宁鑫……宁鑫他怎么样了?还有兰香和苏青瑜?”

    “庄主,你别激动,”兰香赶紧安抚地拍着小刀的背,“他们没事,清风已经为他们解毒疗伤了,一行人中,只有你的伤最重,来,快点把药喝了。”

    “宁鑫,可是宁鑫他的眼……”小刀想起宁鑫在昏迷前那一双血流如注的眼,“霓裳,你告诉我,他的眼睛还有救么?”

    “庄主……”霓裳低着头,一时不语。

    “这么说来……”小刀明白了,她盯着霓裳半晌,最后,颓然地叹口气,“我知道了。”声音悲凉。

    “庄主,”霓裳心疼地喊道,“快把今的药喝了吧。”

    “嗯。”小刀点头,依言将粘稠的药汁喝下。

    此时,屋外却传出一阵喧闹。

    “太子下,少爷还未苏醒,请您改再来。”屋外传来的,是管家顾迁的声音。

    “他来了?”小刀、霓裳二人同时在心中说道。

    “让开本宫与你们家少爷乃是挚友,如今她重伤在,难道我不能探望?”李睿口气不佳,脸色郁地呵斥着顾迁。

    “下,”顾迁弓着子,一副赔罪的模样,“不是小人不让下去探望少爷,只是少爷伤势过重,一直处在昏迷之中,穆先生再三吩咐小的,不能让人去吵到少爷。”

    “你……”李睿一进王府就被顾迁阻拦,心中自是憋着一团火,如今人家确实用大夫的话来做说辞,叫李睿居然找不出话来反驳,正要发作,就听得一个温柔女子的声音道,“顾管家,让太子进来吧,少爷醒了。”

    “是。”顾迁只得挪开挡在门口的子,“太子下,请”

    “哼”李睿朝着顾迁冷哼一声,抬脚朝房中走去。

    东宫

    裴影怜端坐于沉香木绣椅之上,举起自己的柔荑,看着刚刚描好的丹蔻,轻启朱唇,好听的女音响起。

    “小源子,太子下朝后怎么没回宫?”

    “回太子妃,太子下朝之后,小的只看到下往宫门外去了,至于具体的去向,书奴才愚昧,不敢打听主子的去向”福源弓着子,站在裴影怜的下首,毕恭毕敬地说道。

    “哦?”裴影怜放下自己的手,脸上表虽明显失望却也不失端庄,她轻轻说道,“原本给太子炖好了燕窝,这一阵皇上常让太子协助处理国事,下这一阵实在太过劳累,可谁知下一下朝,却又出宫去了,真是的,”她皱起纤细的双眉,“下也不知道将息自己”

    “太子妃贤惠如斯,真是下的福气,请太子妃放心,待下一回宫,奴才一定立马回报太子妃,绝不辜负太子妃对下的一番深

    “呵呵,瞧你这张嘴儿,”裴影怜掩嘴轻笑,“怪不得宫里的人都说,东宫的福源公公有一张比鹦哥儿还巧的嘴呢,这不,你这么一说,本宫的心也好了不少,秀娥,”她唤站在一旁时候的陪嫁丫鬟,“赏”

    秀娥拿出一个精致的荷包,里面装着颗沉甸甸的金馃子,交到福源的手上。

    福源接过,拿到手上,轻轻一掂,立即眉开眼笑,扣头谢恩,“奴才多谢太子妃多谢太子妃”

    “小源子快起来吧”裴影怜笑着,秀娥识趣地搀起福源。

    “下去吧,等太子回来了,还请通报一声。”裴影怜客气地说道。

    “奴才这就下去候着,等太子一回来呀,立马告知娘娘”

    裴影怜笑盈盈地看着福源,满意地点头。

    “奴才告退”

    “去吧”

    待福源一离开,裴影怜脸上的笑容马上挂不住了,她面露寒霜,变脸速度之快,让一直随侍在侧的秀娥也心中震惊。

    “小姐,你怎么了?”没人的时候,秀娥依旧遵从旧习唤裴影怜小姐。

    “秀娥,”裴影怜转过头看着秀娥,眉宇间透着委屈,“你说,太子下对我好吗?”

    “那当然”秀娥咧嘴笑着,“下同小姐本是旧识,感本来就不一般,自从小姐进宫,太子对小姐万般宠,宫里的每个主子都说,怕过不久,东宫就会又有喜事了”

    秀娥将这几在其他地方听到的话说给裴影怜听,以为她听到后,会满心欢喜,谁曾想,裴影怜听了秀娥的话,好半天沉默。

    “小姐……小姐……”秀娥挥动的手好不容易让裴影怜回神,“小姐,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裴影怜摇头,掩饰好方才的落寞,“我只是在想下什么时候回来?”

    “嘻嘻,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不见如隔三秋?才这么一会儿,小姐就想下了?”

    “去你的,你个鬼丫头敢取笑我,不怕我罚你?”裴影怜佯装发怒,故意瞪着秀娥。

    秀娥调皮地吐吐舌头,“小姐才不会呢”

    ……

    二人又笑闹一会儿,裴影怜才说自己乏了,让秀娥伺候自己躺下,待秀娥走后,裴影怜睁开双眼,满目清明,哪里有疲乏的样子?

    “难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出宫做什么了吗?”裴影怜低声自语,“舍不得她?若如此,我便让你一世见不了她。”说到此,她眼中写满决绝,脸上变得狰狞。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