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首轮刺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却说众人在茶棚中休息了半晌,便觉得神清气爽,方才赶路的困倦之感烟消云散。

    “小二哥,结账”小刀喊到。

    “来了,各位客官,一共是一两银子。”小二提着水壶走来,殷勤地说道。

    “不用找了。”小刀从袖中拿出二两银子,对小二说道,“这旅途之中,难得遇到真正有好茶的店铺,所以剩下的碎银权作打赏,希望小二哥喜欢。”

    小二眉开眼笑,拿着小刀给的银子,点头哈腰地道谢,“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公子一路平安”

    “客气。”小刀颔首,带着众人离去。

    待众人折了个弯,确定从茶棚的方向瞧不见他们的行踪后,宁鑫才驾马到小刀侧。

    “庄主,那家茶棚很有问题。”

    “哦?是吗?”小刀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宁鑫,“宁鑫,你倒是说说那家茶棚有什么问题?”

    “第一,这么小的一间茶棚,就算是掌柜的五湖四海地飘,却总也不可能在这样的茶棚里有这么多种类的茶,即便是有,也不可能是这样上等的,就像我们方才喝的祁门红,这种茶除了产量极为稀少以外,储藏也是个大问题,一个荒山野岭的小茶棚,怎么可能有专门保存这种茶叶的冰窖?要知道,就算是江州城首富王老爷家,也不过只有个一室大的冰窖而已,难道这茶棚老板比王老爷还有钱?第二,方才庄主给了那小二哥二两银子,打赏的钱虽然不多,但对于这样的一个小二来说,多出来的一两银子就能抵一个月的工钱,他应该感激涕零,可那个小二,虽然也是眉开眼笑,嘴里也是感恩戴德,却没有那种下人得到赏赐的媚态,这有两种可能:其一,是他的主子调教的好,连带着下人也有了一种风骨;其二,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一两银子的赏钱。第三处疑点,就是他泡了这祁门红,却只收了我们一两银子,可我宁鑫所领导的玄门却是专同财物打交道,我算了一下我们所喝的那些祁门红,就算不加上沿途的损耗同运输的费用,至少也得三四两银子,可他却只收一两银子,这明显是赔本的买卖,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生意人?除非他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非得让我们喝下这些茶。庄主,你觉得我分析得怎样?”宁鑫说完,得意地一笑,等待着小刀的夸奖。

    “哼”没想到最先回应他的,却是赵慈笙的冷哼,“你以为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老早就知道了,要不是庄主摇头示意我们不要喝茶,说不定有的人早就端着茶碗喝了,毕竟,放着这么大的便宜不占,可不是你玄门财迷的风格”慕容枫早已回到马车中苦练内功,赵慈笙没有了讽刺打击的对象,便又和宁鑫斗起嘴来。

    “哼,满酸腐的书呆子你这是事前猪一样,事后诸葛亮有本事你就应该在我之前将方才的推理讲出来呀,马后炮算什么本事”宁鑫不甘示弱。

    “你说谁满酸腐呢?你这个一铜臭的财迷”

    “你这满口圣贤道义,实则尖酸刻薄的书虫”

    “你这坑蒙拐骗,无利不起早的财迷”

    ……

    二人你来我往,就像两只公羊走上了独木桥,相互用犄角抵着,互不相让。

    兰香听见他们二人的吵架声,好奇地从马车中伸出头来,小刀正好看见兰香,两人相视,无奈地摇摇头。

    等到二人争得面红耳赤,满头大汗的时候,小刀适时插话了。

    “你们有力气争吵,还不如停下来想办法对付后面来的追兵。”

    “追兵?”二人同声同气地问道。

    “嗯,”小刀点头,“追兵马上就要到了,你们现在想好,到底是现在就装昏迷,还是等追兵到了之后再佯装不敌?”

    “现在就装昏迷吧,也好看看他们想做什么。”宁鑫提议道。

    “可如果他们一来就下杀手呢,我们岂不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赵慈笙立刻反驳。

    “可是,那些追兵已经算好他们下的药发作的时间,追上来的时候却看见我们几个神气活现的站在这里,那他们不怀疑么?”

    “那你说怎么办才好?”赵慈笙不耐烦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宁鑫还要开口反驳,却看到小刀一挥手,“好了,我有办法,听我的。”

    “驾……”

    “驾……”

    十来匹快马迅速追上小刀一行人,马上坐着的全是蒙着面的黑衣人。

    “首领,居然还有一个?”一个黑衣人指着斜靠在马背上的小刀,“看来,我们的药下得不够啊”

    中间的黑衣人看来是这一行人中的首领,他只是冷哼一声,望了横七竖八倒昏倒在地上的宁鑫、赵慈笙等人,又将眼睛转向小刀,“主子果然有先见之明,这一群人当中,就只有慕容枫这小子武功最高,不过,你们看他现在的模样,”他伸出手指着有气无力的小刀,狂妄地笑道,“怕也是支持不了多久了”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慕容枫?”小刀听到这群黑衣人叫自己的名字,心中便已明了,他们一定是京城里来的人。但她不动声色,装作十分费力地举起手中的长剑,颤巍巍地指着为首的人的方向,“你们……是谁?”

    “慕容公子,这个你就不用关心了,你只需要记住,我们就是送你们归西的人哈哈哈哈……”黑衣人仰天大笑,小刀听出了他的声音——茶棚的店小二

    “我慕容枫与你们往无怨、近无仇,为何在路上的茶棚设计我们?”小刀说完这句话,装作站不稳的模样,将整个人的力量全部靠在了马的上。

    “是,慕容公子与我们并无冤仇,但主子要取你的命,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只有遵从,慕容公子要怪,就怪你自己为何要姓慕容吧”说完,黑衣人拔出佩刀,“动手”

    “刷——刷——刷——”刀光闪耀,所有的黑衣人手中的大刀已经亮了出来。

    “速战速决”黑衣人刀锋指向小刀。

    众人听了指令,齐齐从马上跃起,纷纷挥刀向小刀的首级处去。

    一时间,小刀陷入了黑衣人的包围之中。

    黑衣人预想当中的手到擒来没有出现,却看到小刀突然站直子,完全没有了方才的萎靡不振,她挥动明月,挽出三朵剑花。

    “明月清辉破——”

    “叮——”

    “嘭——”

    “啊——”包围小刀的黑衣人被纷纷震开,经脉受损,手中的钢刀竟被生生折断,他们全都瘫软地躺在地上,如同烂泥。

    “你……”纵然是心中早知道慕容枫武功不弱,却未曾想到这样的结果,仅仅一招,只是一招,他手下的精英全都溃不成军为首的黑衣惊恐地看着小刀,“你……没有中毒?”

    不能小刀回答,就听见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不仅他没事,我们也没事”宁鑫笑眯眯地看着满地狼藉,对着黑衣人说道。

    “你……你们……”

    “江湖上的这些雕虫小技,居然敢在我们面前显摆,你简直是找死”宁鑫吊儿郎当地看着剩下的黑衣人首领,“小二哥,你的祁门红确实不错,不过里面的味道太重了,不和我们的胃口,所以,我们根本就没喝。”

    “你们早就知道?”黑衣人首领瞪大眼睛看着瞬间就被这些人打趴下的手下。

    “是。”小刀冷眼望着他,“若不是你一来就痛下杀手,你的那些手下也不至于伤的那么惨,他们已经坚持不到一刻钟了,就算是现在立即施救,等他们伤好了,也是个武功全废的无用之徒,若你识相,应该知道怎么做。”

    “我给你拼了”黑衣人被赵慈笙的话一激,挥刀朝小刀砍去,却不想眼前闪过一道鞭影,他赶紧退开,却是宁鑫出手了。

    一时间,刀影鞭影起舞,二者的兵器相撞,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突然一个空隙,一股幽蓝色的影子穿破了由鞭影刀影交织构成的网,黑衣人首领大叫一声,跌落在地,口中骂道,“卑鄙”

    只见那赵慈笙啧啧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在刺杀我们之前,至少也得先打听清楚我们都使什么武器吧我的凤翎镖本就是暗器,既然是暗器,就要趁人不备。再说了,你在我们的茶中下毒,难道是光明正大,对付你这种宵小之辈,我们根本必要讲什么君子之仪。”

    “你……”黑衣人被赵慈笙和宁鑫二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得狠狠地瞪着他们。

    “好了,问话吧”小刀刚他们正事,却看见那男子子一软,嘴里流出黑血,他,已是咬碎了藏在牙齿的毒,自我了断了。

    “哎,晚了一步”小刀摇头,看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走吧下面的路途可不太平”。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