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共同进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却说小刀带着宁鑫、赵慈笙、兰香三人压着苏青瑜上京去,官道上十分太平,小刀算好太子完婚的子距今还有二十多天,一路上便放满了步伐,悠哉悠哉地看着沿途的风景,好不自在只可惜了苏青瑜,每都困在马车中,不见天

    经过三,一行人到达了沧州。

    “庄主,我们上京大可以取道青州,为何要绕行至沧州?”赵慈笙心中觉得奇怪,便开口询问小刀。

    “到沧州,自然是回家咯”小刀展颜一笑笑,带着众人,走进了城门,朝东城去。

    将军府

    “什么人?”门房见来了几个驾马而行的年轻男子,后跟着一辆马车,一道停在将军府的大门外,便出口询问。

    小刀将武威王的令牌拿在手中,门口的侍卫赶紧走到小刀的面前,行礼道,“原来是小少爷回来了,前些子王爷来信,说近小少爷要途经沧州,没想到来得这般快”

    “都免礼吧。”小刀跳下马来,看着眼前精瘦的中年男子,注意到他鼓着的太阳,心道:是个练家子于是问道,“你是何人?”

    “奴才是将军府的管家楚檠,顾大管家不在的时候,暂由小的来管理将军府。”那个叫楚檠的精瘦男人一拱手,毕恭毕敬地回答。

    小刀点头,将马的缰绳递到楚檠的手中,“我们赶了几的路,有些累了,还请楚管家多费点心,尽力安排一番。”

    “是的,小少爷”

    众人正要进门,却迎面走来个须眉皆白的老者,老者捋着自己的胡须,不住地摇头,还叹气道,“哎,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朽木不可雕也”

    小刀走上前,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老者见一小生朝自己行礼,倒也客气地回礼。

    “敢问先生因何事而叹息?”小刀客气地问道。

    “这位公子是……”老者正在为方才的事烦心,却在出府的时候遇到个面容清俊、客气有礼的年轻人,心中有了疑虑,便开口询问。

    “启禀先生,晚辈是武威王爷的至亲,方才刚到将军府,就听得先生发出叹息,晚辈冒昧,才出口询问,还望先生见谅”小刀说着,又是一鞠躬,十足地守礼。

    “哎”见小刀这样有礼,王审知想到自己那个不懂礼数的学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他摇摇头,“公子客气了,方才老夫只是感叹一下我的学生罢了。”

    “若我没有猜错,先生的学生一定是慕容府的枫少爷吧,不知枫少爷是做了什么事,让先生如此恼火,先生请告知晚辈,晚辈也好规劝于他。”

    “那个孽徒……哎……不提也罢,”王审知甩甩袖子,托词道,“公子请恕罪,老夫家中还有急事,告辞了”说罢就要离去。

    “先生留步”小刀叫住王审知,“先生请稍等”转过,吩咐楚檠,“楚管家,去给先生准备马车,送先生回府。”

    “是。”楚檠接了命令,赶紧吩咐下人去做。

    不一会儿,车夫便从侧门牵出一辆马车来。

    “先生,请。”小刀做了个请的姿势,王审知高兴地坐上马车,口中道谢,心想:若是慕容枫能有这个年轻公子一般识书知礼,那就是将军府之福了。

    “庄主,为何对一个老先生如此伤心?”赵慈笙看着远去的马车,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口。

    “看那先生的气度一定是学富五车的有识之士,方才在感叹着“朽木不可雕也”,想他一定是被我那不成器的堂兄给气着了,如果我不好好安抚他,慕容府的颜面怕是要丢光了。”

    “可是,慕容枫的脾,全沧州的人都知道呀。”赵慈笙有些幸灾乐祸地提醒,想当初,庄主自己还被当街调戏来着。

    “所以,这才是最麻烦的事,”小刀无奈地摇摇头,小声说道,“因为我现在是慕容枫。”

    “滚滚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男子的咆哮声从屋里传出,紧接着是一连串瓷器摔破的声音,还有婢女哭喊着的声音。

    “没用的东西哭哭什么哭少爷我烦着呢,你们都给我滚一边去”慕容枫的咆哮之声再次响起,在房外听得格外清晰。

    小刀将同行的众人安排好,自己只稍作梳理,就独自一人来到慕容枫的书房外,轻轻推开门,映入眼中是一室的狼藉,“都下去吧”她看着两个在一旁瑟瑟发抖还不停抹着眼泪的侍女。

    “是,奴婢告退”两个侍女如蒙大赦,赶紧提着自己的裙摆朝门外跑去。

    “是你?”慕容枫抬起头,看清来人,就立即吓得后退三步,“你……你……又来干什么?”他指着小刀的手一直止不住地颤抖。

    “接你进京。”小刀拂袖,将椅子上的瓷器碎片扫干净,坐下,好整以暇地看着慕容枫。

    “真的?”慕容枫听到这个消息喜出望外,自己都快被关在家里都快一年了,每次想偷偷出去,都被二叔的贴侍卫给打了回来,搞得每自个儿的心里都憋屈得慌,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却只能在家里发脾气砸东西,想想都觉得委屈。“可是,你有这么好心?”可慕容枫转念一想,又怀疑地看着小刀,毕竟自己和她结的梁子还是很深的。

    “当然,”小刀笑着,看了慕容枫一眼,“慕容家这一代就只剩下我们俩了,带你进京,自然有你的责任。”

    “责任?”慕容枫疑窦地望着小刀,为什么二叔从来没有提起过?

    “慕容枫,你好歹也是慕容家的人,我们慕容家的男儿哪一个不是顶天立地,笑傲沙场,难道你就这么甘心做一个酒囊饭袋,庸庸碌碌地了此余生?”小刀脸上的笑容凝结,冷眼看着慕容枫,从他的眼中只看到心里。

    慕容枫后退一步,凶神恶煞地吼道,“谁说的?我才不是酒囊饭袋”

    “不是么?”小刀挑眉,“可是整个沧州城的百姓都知道,慕容家的枫少爷不学无术、拳脚稀疏,终寻花问柳、缠绵烟花柳巷,难道这不就是酒囊饭袋?”

    “你……你……”慕容枫气弱地指着小刀,“那都是已经过去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来,我可没有再出去惹是生非”

    “那是你打不过二伯的贴侍卫,没办法出府”小刀一点面也不留,直接道出了事实的真相。

    “你……”慕容枫怒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过,带你进京。”小刀一脸淡定。

    “为什么?”

    “因为责任。”

    “什么责任?”慕容枫被关了这么久,都是拜小刀所赐,所以面对着小刀的时候,他总是要多留一个心眼儿,免得自己又被算计了进去。

    “堂兄,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叫你,也许你并不大愿意,但是血浓于水,我是慕容不弃的女儿,自然要称你一声堂兄。”小刀说到这里,停住,看着慕容枫的反应。

    慕容枫被这一声堂兄震得说不出话来,他讷讷地问道,“你叫我什么?”

    “堂兄”小刀清亮的声音再次响起。

    “哦。”慕容枫无意识地应答一句,等他反应过来时,他接着问道,“责任是什么?”他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他抬起头,看着小刀,双目清明。

    小刀满意地点头,说道,“堂兄还记得大伯母同大伯父是怎么死的?”

    “听二伯说,十八年的一道圣旨,除了出征在外的二叔、三叔,慕容家被灭了满门。”想到当年的事,慕容枫年轻的脸上,居然有着一丝沧桑。

    小刀却摇头,“不是这样的。”

    “难道还有隐?”

    “其实,大伯父同大伯母都是中毒而亡,慕容府遭到灭门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大伯母在临死前将你藏到密室中,你才幸免于难。”

    “什么?中毒?什么人敢下毒害我父母?”慕容枫一听,当下十分激动,一把抓住小刀的肩膀,让她将实说出。

    “你可知道你母亲的份?”小刀却不着急回答,轻轻推开慕容枫的双手,却问慕容枫这个问题。

    “份?”慕容枫皱眉,“二伯只说母亲来自寻常百姓家,难道还有隐?”

    “是,”小刀点头,“你的母亲是突厥可汗同一个汉族安姓女子的女儿,她的汉族名字叫做安若嫣。”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母亲是突厥的公主?”慕容枫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可是父亲他是……”

    “对,你父亲是堂堂的天朝大将军,却娶了敌国的公主做妻子,突厥的新可汗自然容不下这样的事。”

    “你是说,我的父母的死是突厥人下的手?”

    “是。”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慕容枫摇摇头,不敢相信这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便是如此,当年参与此事的人,现在已经被我困在武威王府,到底是上不上京,你自己决定吧”

    小刀说完,便离去。留下慕容枫一人处在震惊中,久久不能回转。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