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大闹苏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话说苏青瑜将让小厮带着苏言之回到房间后,自己却停在书房之中,偷偷将苏言之收好的画轴拿出。

    “原来是这样。”苏青瑜看着画轴,低声自语,“原来言之心中的人是她。”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他喃喃念道苏言之方才在画轴上题下的字,不住地摇头,“言之啊言之,你可知道,林家的女子不是你能沾惹的,如今,你娶了王小姐,爹再也不希望你同她有任何的关系”

    苏青瑜一边看着画轴,一边感慨,破空声从他后传来,他一个激灵,赶紧转,却迎上一把锋利的长剑,长剑在烛光下发出炫目的光彩,他顾不得许多,踢翻后的椅子,将长剑格挡下来。

    “你是何人?”苏青瑜环顾四周后,拔出了挂在柱子上的长剑,直指从书架中杀出来的黑衣人,“客人趁着今夜闯苏府,意何为啊?”

    黑衣人却不回答,手上一抖,挽出几朵剑花,朝苏青瑜的面门袭去。苏青瑜侧让过,黑衣人趁着这空隙,飞扑出门,逃去。

    “来人”苏青瑜大吼一声,就有数个护院涌上前来,他吩咐道,“有人夜闯,你们分别去守住各大出口。”

    “是。”护院接了命令,迅速散去。

    苏青瑜提起剑,朝着花园,也就是方才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追到假山时,一个石子朝着苏青瑜的面门飞来,他轻轻一挥手,将石子接在手中。“这份力道,不伤人命,难道只是为了替我引路?”想到这一重,苏青瑜放下手中长剑,走到假山后,果然,就看到方才已经逃离的黑衣人正悠闲地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之上,似乎,专程是为了等候他的到来。

    “敢问客人夜探苏府,意何为?”苏青瑜探不清楚黑衣人的修为,倒十分客气地询问。

    “呵呵……”回答他的,却是一声笑。

    听声音,竟是个年轻女子

    “姑娘,恕老夫愚钝,不知姑娘在小儿大婚之夜探苏府,到底是何意?”

    “苏老爷言重,小女子只是有诸多疑问,想要请教苏老爷罢了,让苏老爷受惊了,真是小女子的不对。”说罢,黑衣人居然从青石上跳下,站到苏青瑜的面前,盈盈一福。

    苏青瑜一惊,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夜闯民宅的贼人何时变得这么有礼?

    苏青瑜扯出一丝笑容,“不知姑娘有何疑问,不妨说与老夫听,老夫一定知不无言、言无不尽”

    “此话当真?”蒙面女子听了这句话,一双眸子在黑夜中特别地闪亮。

    “只要姑娘愿意以真面目示人,老夫又怎会哄骗姑娘?”

    “呵呵,那好,”女子回答得倒是干脆,“不过,你要先回答我第一个问题,若是答案让我满意了,我便将这面罩摘下,再问你其他的问题,苏老爷,如何?”

    “一言为定”苏青瑜倒是回答得干脆。

    “那好,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何苏老爷一介商贾,武功却如此了得?”

    “商旅之人常年游走在外,若没有一招半式,命堪虞。姑娘,”苏青瑜含笑望着蒙面的女子,“这个答案,可满意?”

    “啧啧……”女子轻轻摇头,“真是无商不啊,这样的答案,无论小女子满不满意,都经得起推敲,苏老爷,小女子佩服”蒙面女子双手握拳,做了个佩服的手势。

    “哈哈……”苏青瑜爽朗大笑,“那姑娘的面罩是否应该摘下呢?”

    “当然”女子伸手一挥,面罩已被捏在手中。

    “居然是你”苏青瑜看见女子的面孔,面色大变,“林庄主”

    “没错,是我”小刀淡淡一笑,望着苏青瑜颜色剧变的脸,心中一阵冷笑。

    “林庄主若是想留宿苏府,只需要说一声,老夫没有不从的道理,可为何要着夜行衣闯进来?”苏青瑜心中急的发慌,但却装作一脸淡定的模样,他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这个林庄主一点也不知道当年的事

    “哦?是吗?”小刀挑挑眉,“若我光明正大的留宿在苏府,又怎么会知道苏老爷原来怀绝技?”

    “林庄主说笑了,老夫这几下子三脚猫功夫,在林庄主面前根本不够看,林庄主就不要再取笑老夫了”

    “晚辈可没有取笑苏老爷的意思,”小刀顺手挽起自己肩膀上的一缕发丝,“不知苏老爷可否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了?”

    “还请林庄主赐教。”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我应该称您为苏老爷,还是赵将军?”小刀慢悠悠地说着。

    苏青瑜却在听了这句话后,脸色瞬间苍白,额角有大颗大颗的汗滴落下,“你……”他伸出手指,颤巍巍地指着小刀,“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小刀将苏青瑜的反应记在心中,“而且,我还知道,赵将军后来做了什么事,才会成为这江南数一数二的富商苏青瑜呢,呵呵”

    “你……你……”苏青瑜挥动长剑,朝小刀砍去。

    小刀闪开,轻巧地在他上一点,苏青瑜便不能动弹。

    “对不住了,苏老爷,委屈你跟我回山庄一趟”小刀说完,李仲义从影处走了出来,“庄主”

    “嗯,劳烦李护法将他带回山庄”

    “是。”

    小刀跳出假山,将闻风而动的护院统统引开,李仲义瞧见四周无人,扛起苏青瑜,迅速离去。

    “什么人?”苏言之在小厮的陪同下回到房中,来不及安慰已经泪流满腮的王巧玉,就听见家中护院追逐贼人的声音,他顾不了许多,拿起桌上的沉香尺木,朝外面跑去。

    一出门,迎面撞上着夜行衣的小刀。

    他挥动手中尺木,朝小刀攻去。

    小刀一个粘字诀,就将尺木夺在手中,口中说道,“洞房花烛夜,苏护法不好好陪伴新娘,怎么出来趟这趟浑水?”

    “是你?”小刀一开口,苏言之怎会听不出她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我来,只为了告诉你一件事。”

    “何事?”苏言之的眼中流露出期翼,难道她是来……

    小刀却说道,“苏护法,无论我做了什么,你要相信,我从来不曾想过要伤害你”说完,小刀将沉香尺木还到苏言之的手中,“我走了,宵一刻值千金。苏护法不要辜负了美人的义”足尖一点,小刀飘然而去。

    “伤害我?她做了什么会伤害我?”苏言之站在原地,看着小刀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明白小刀话中的含义。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