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故人归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哟,子明,你这是怎么了?”林风好奇地看着李睿俊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揶揄地笑着。

    “师傅。”李睿闷闷地答了一声,低头不语。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那丫头给扇了?”不过,林风可不打算放过李睿,他上前一步,盯着李睿的膛看了看已经变成粉红色的掌印,满意地点点头,才放心地说道,“看来那丫头的冰心诀已经练到第九重了,你受的掌力差不多都出来了。”

    “师傅……”李睿被林风盯得发毛,看看四周,想要找到自己的衣物。

    “别着急,”林风看穿了他的意图,出言制止,“你受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为师再用冰心诀为你疗伤。”

    说罢,林风坐在李睿伸手,催动内力,为李睿疏通经脉。

    李睿只觉得一股量涌入体内,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畅,平心静气地让林风的内力在自己经脉中游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的四肢不再疼痛,前的掌印褪色至几乎没有。

    后的林风见他清醒,长嘘口气,收回功力,擦擦额角的汗水。

    “子明多谢师父。”

    “你要谢的不是我,是那丫头。”林风笑着,想到那丫头砸东西的那股猖狂劲儿,林风脸上的充满了宠溺。不过,想到了另一些事,他脸色一癝,“子明,今不应该带她来的。”

    “徒儿知道师傅行踪隐秘,但当时枫儿她中剧毒,众人都说没救了,我实在是一时间没了合计,只能带她过来找师傅了。”一想到小刀昏迷不醒的样子,李睿的心就隐隐作痛,“如果不是师傅,她恐怕也已经香消玉殒了吧”

    “你觉得上一刻就要香消玉殒的人,下一刻还能跟为师打成平手?”林风挑挑眉,看着这个平时精明,一遇到那丫头就犯糊涂的李睿。

    “师傅的意思是……”李睿顿了一下,“子明被骗了,枫儿她根本就没事?“

    “她本来就没事,你看到的脸色发青,是她在脸上涂了一层草药,她;流出来的血是些鸡血罢了。”林风笑着解释。

    李睿意识到自己被欺骗后,不怒反笑,口中说道,“太好了,只要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林风看了一眼自己徒弟的傻样,摇摇头,之一字,害人不浅啊

    “对了,子明,为师有话问你,你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回答,决不可有半点虚言”说此话,林风一脸严肃。

    “师傅请说,子明不敢有半点虚言。”自己一武艺全来自师傅,对于林风,李睿是打心眼里尊重,见他如此正经的模样,李睿也不敢有一丝隐瞒。

    “你对那丫头……”林风有些说不出口,毕竟这是年轻一辈的私事,他这一个做师傅,确实不好插手,但一想到小刀那丫头,他还是抛下顾忌,直接地问道,“你对那丫头可是真心?”

    “啊?”李睿以为林风要问他什么大事,不曾想他问的居然是自己与慕容枫之间的事,太过突然,当即也红了脸,“师傅你……”

    “我只问,你对那丫头可是真心?”林风十分严肃地说道。

    “当然是真的。”李睿说得十分认真。

    “子明,别怪为师多嘴,”林风的脸上有些赧然,“从今看来,,慕容家那丫头对你并非完全无意,但你下月就要奉旨完婚,你又将她置于何地?”

    “这……”林风的问题,李睿不是没有想过,但一想到自己同裴影怜的约定,便也放心地说道,“师傅放心,等大事成后,我必然明媒正娶枫儿为妻。”

    “哼”谁知林风却冷哼一声,“你要记得,你已经有正室了,难不成你要那丫头给你做妾室?别说为师瞧不起你,即便是你登上了那个位子,那丫头的子,绝不是会委曲求全的人。”

    “这个徒儿自然知道,请师父放心,我与裴家二小姐只是有一个约定,待大事成后,我放裴小姐自由,枫儿自然是我的妻。”李睿信心满满地说道。

    “但愿吧就怕那裴小姐到了最后舍不得。”林风提醒到。

    “若是她舍不得,那她也就没必要留在世上。”李睿脸色一冷,说出了这句话。

    林风点头,拍拍李睿的肩膀,“子明,自古以来,上位者没有一个不是心狠手辣的,但切莫失掉了原则。”

    “徒儿明白。”

    “嗯,明白就好。那为师走了,你好好休息。”林风说完,就要离去。

    “师傅,您且稍等”走出没几步,李睿突然叫道。

    “怎么了?”

    “师傅,徒儿有一事不明,还请师傅解答。”

    “你问吧。”

    “师傅与枫儿到底什么关系?”尽管多年来林风亲自教授李睿武艺,但却对自己的份守口如瓶,李睿知他不愿意告诉自己,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因此也不曾过问,但今种种迹象表明,林风与慕容枫的关系绝不简单,事关慕容枫,李睿怎么也要问个清楚。

    “子明,这问题你还是去问那丫头吧”林风不愿回答,作势要走。

    “可是师傅,枫儿第一次见你她怎么可能会知道。”

    “是吗?”林风得意地朝李睿笑笑,“她可比你聪明,不信,你试试?”说罢,大笑而去,留下李睿一人。

    武威王府

    “什么人?”慕容莫离意识到屋外有人,低吼一声。

    “二伯,是我。”小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慕容莫离赶紧开门。

    “枫儿,你回来了。”看着一夜行衣的小刀,慕容莫离皱了皱眉,“你又上哪里去了?”

    “二伯,不用担心,”小刀知道慕容莫离担心自己的安慰,脸上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我只是到客栈处理了一些事。”

    “对了,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二伯,我见到他了,他没死,就在城东三十里的一个农庄内。”小刀提到今天的事,有些激动。

    “谁?你见到谁了?”慕容莫离并没有反应过来,小刀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小刀靠近慕容莫离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慕容莫离却难忍心中的激动,“真的是他?真的是他?他居然没死?”

    “是的。”小刀肯定的点头,“他给我问脉的时候,用的是林家的冰心诀,当时我就怀疑他的份。后来,我同他打了起来,我用排云掌试他,他就用的是擒龙手,看他擒龙手的功力,至少在二十年以上,这个世上除了他,还能有谁?”

    “真是苍天有眼啊”慕容莫离激动得不能自已,“老天待我们慕容家不薄啊不但找回了枫儿,还将他也送了回来,真是苍天有眼哈哈哈哈”

    “枫儿,他在哪里,我这就去找他”慕容莫离已是难耐等待,说着就要去寻那个人。

    “二伯,稍安勿躁”小刀挡在慕容莫离的前头,“我话还没说完呢。”

    “呵呵,”慕容莫离自嘲地笑笑,“看我激动的,一下子忘了这是什么时辰,也罢,我明再去寻他。”

    “不行”小刀却开口拒绝,“二伯你不能去找他”

    “为什么?”慕容莫离不解地问道。

    “他现在是太子的师傅。”

    “什么,他居然是太子的师傅?”

    “是,而且,我已经确认了,太子就是元祐皇帝的遗孤。”

    “这……这……怎么可能?太子不是孝成皇后的儿子,怎么可能是元祐皇帝的遗孤?”这事太过震惊,令慕容莫离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难不成孝成皇后与元祐皇帝之间……”

    “不是,”小刀赶紧解释,“当年元祐皇帝驾崩之时,宫中的清妃娘娘,也就是孝成皇后的姐姐怀孕两月有余,因为胎位未稳,所以未曾声张,此事也只有清妃同孝成皇后知晓,后来元祗皇帝登基,清妃失踪,七月以后,孝成皇后便产下了太子,二伯,你算算这之间的时间,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

    “可是,这也仅仅是怀疑而已,你就怎么能确定当今太子是元祐皇帝的遗孤?”

    “单凭这个,我当然不能确定,但还有这个。”小刀从怀中取出玉璧,放到慕容莫离的手中。

    “啊……”看着自己手中的青色玉璧,慕容莫离不住的颤抖,“这……这是……青玉令?”

    “对。”

    “它不是随元祐皇帝入了皇陵,怎么会在你的手中?”慕容莫离讶然地望着小刀。

    小刀瘪瘪嘴,“那不过是李容止欺世盗名的借口,元祐皇帝早看出他的心怀不轨,所以将这青玉令藏了起来,这块青玉令的主人,正是太子”

    “原来如此。”慕容莫离颓然坐下,“原来,当年的是真的是皇帝……哎……”想到此,慕容莫离一阵唏嘘,原来,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二伯,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小刀接过慕容莫离递来的青玉令。

    慕容莫离苦笑,“你的心中不是已经有了计较?”

    “那二伯是站在我这边了?”小刀看着慕容莫离,狡黠一笑。

    “你是慕容家的子孙,我不站在你这边站在哪边?”慕容莫离似是倦了,说完这句话,就坐回椅子中,默默不语。

    “二伯,你好好休息,枫儿退下了。”小刀瞅见慕容莫离伤心的模样,知道这件事对于二伯来说太过震撼,便不再多说,行礼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