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表明心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御花园中,繁花盛开,芳香艳丽,引得蝶舞蜂忙,鸟啭莺啼,又有绝色佳人间插其中,衣香丽影,花、美人,真不知道是美人赏花,还是花赏美人?

    太子与成王二人,并肩走着,来到一处安静的亭子,遣散了随从。

    “皇兄回来的真是早啊,那慕容公子没事了?”李适十分“关心”地问道。

    “托皇弟的福啊,枫也只是头晕了一下,并无大碍,回到东宫的时候,她已经醒了。”李睿一点也不将自己心中的忧虑泄露出来,云淡风轻地笑着,同李适打着马虎眼。

    “哦?是嘛?”李适露出一副惊喜的模样,“那真是太好了,我还在担心慕容公子,他体一向不错,怎么同我说着话就晕倒?”

    “哎”李睿强压心头的怒火,故作惆怅地叹口气,“可能是前些子发生的事太多,枫太过忧虑吧”

    “那皇兄可得好好劝劝慕容公子,凡事放宽心一点,万不可为了小事而过度劳心。”李适“体贴”地说道。

    “好的,为兄一定转告她。”

    “哈哈哈——”兄弟二人,相视大笑,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

    笑过之后,李适看着满园的莺莺燕燕,晓得有些莫名的暧昧,“皇兄,”他轻轻开口,“不知这满园的色,皇兄看进去了多少?”

    “呵呵,”李睿轻轻一笑,对上李适的眸子,“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这满园的鲜花美则美矣,却没有我独的那一朵。”

    “哦?”听了李睿这般话,李适心中对他们二人之事更加肯定,他不动声色,装作很感兴趣地样子问道,“不知,皇兄心中独,是哪一朵呢?”

    李睿若有深意地望了李适一眼,靠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经历了今,难道皇弟不知我的是哪一朵?”

    李睿的直接倒让李适始料未及,他愣了一下,又了然地笑笑,“皇兄的心,我是明白了,只怕……”说到此处,李适停住,不再言语,只是紧盯着李睿的眼,想从那眸子中看出什么。

    “怕父皇反对?怕朝廷哗然?怕天下人耻笑?还是怕史册记载后遗臭万年?”李睿接着他的话,一口气说了好多,正是他们这种皇族中人最为顾忌的东西。

    “皇兄,你……”李适被这他突然冒出的话语惊到,原本巧舌如簧的他,居然在刹那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子成。”李睿开口,喊出了这个名字,李适又是心惊,因为,皇兄从未曾这样叫过自己。

    “子成。”李睿再唤一声,他心中明白,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称呼自己唯一的弟弟,这次事件之后,他们将开始——夺嫡之争

    “皇兄,你唤我何事?”

    李睿摇摇头,有些悲凉地望着李适,心中感叹:若我们不是在皇室,那该有多好

    “方才你说的那些,我不是没有想过,”李适看着花园中一朵开得正好的君子兰,慢慢地说道,“我知道若我钟她会有怎样的代价,父皇绝不会轻易地饶过她,文武百官会耻笑于我,我会变成天下人茶余饭后的笑柄,但这又能如何?天下再大,无卿,与我何干?”

    “可是,皇兄,这样值得吗?”李适这时的问题,是真正地出于兄弟的关心。

    “值得。”李睿抛下这句话,就往别处走去,留下李适一人在原地,思索着他兄长方才说的话。

    李睿的行踪被一双眼睛紧紧盯住。

    “怜儿妹妹,太子一个人在那边,你要不要过去?”云妃看着裴影怜一直盯着太子,“好心”地提议道。

    “姐姐,我……”裴影怜收回目光,看着云妃,十分迟疑,“我怕……”

    “怕什么?”云妃鼓励道,“慕容公子病退,太子心中一定很烦躁,此时有一个认识的人去安慰他,他自然是愿意的。妹妹与太子本书熟识,现在过去,我看没什么不好?”

    “真的吗?”听了云妃的话,裴影怜的眼中一亮,就想站起来,不过,转念一想,她又有些迟疑,“可是,万一他不理我怎么办?”

    “哎哟,我的傻妹妹,”云妃好笑地摇摇头,“太子是知书达理之人,怎么会不理你?”况且,太子与你兄长的关系,他会去得罪你?云妃在心中补充道。

    “真的?”裴影怜仍有一些迟疑。

    “真的”直到张逸云狠狠地点点头,站起来将裴影怜推出亭子去,裴影怜这才朝太子所站的方向走去。

    “臣女参见太子下”

    “咦?”李适转,看见正要朝自己行跪拜之礼的裴影怜,他想也不想,就伸出手将她扶起,口中还调笑道,“怎么,二小姐到了皇宫之后,就把家中的那份自在给丢了,对我行大礼,不怕你兄长怪罪我么?”

    裴影怜见他伸手将自己扶起,心中像吃了蜜般甘甜,心一好,自然态度也就轻松了,她有些撒地说道,“这可是人家第一次进宫,哥哥再三叮嘱,一定不能坏了规矩,特别是对太子下呢”

    “呵呵,”李适笑着摇摇头,“这个成武啊,什么都好,就是礼数太多。”他抬头看了看天光,头现在已经有些了,提议道,“二小姐,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如何?”

    “好”裴影怜求之不得,笑着答应了。

    二人走到了一棵老榕树下,这棵老榕树枝繁叶茂,树荫厚重,树干差不多有几人合抱那么粗,再加上它独在一隅,真是个清净的地方。

    “太子下很喜欢这里?”一到树下,李睿就找个地方随意地坐着,整个人十分放松,仿佛对这里十分熟悉,裴影怜看他放松的样子,有此一问。

    “是呀,”因为是裴成武的妹妹,李睿倒也没想过有什么需要隐瞒的,爽快地回到道,“这颗老榕树在宫中许多年了,每当我心不好的时候,总会到这里来。”

    “下……”裴影怜想婉言安慰几句,想到太子与慕容枫的传闻,心中一痛,只是愣在那里。

    “怎么了?”李适瞧见裴影怜言又止的模样,关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裴影怜摇摇头,“我只是在想下一定有很多不开心的事,要不然怎么对着老榕树下这么熟悉?”

    “呵呵……”李睿轻笑,感叹道,“你和你的哥哥,可真是聪明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