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策划夜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庄主,庄主,你快醒醒啊”霓裳摇摇还在睡梦中的小刀。

    “嗯……”小刀嘤咛一声,翻继续睡。

    “你给我醒醒”霓裳在小刀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

    “啊——”小刀吃痛惊醒,瞪大双眼看着霓裳,“你怎么这么狠心?”

    霓裳叉着腰,一副悍妇的模样,“我要不狠心点,你都不知道大祸临头了”

    “大祸?什么大祸?”小刀眨眨还有些惺忪的眼,一脸茫然。

    “你自己看吧”霓裳从袖中拿出一张朱红色的帖子交到小刀手中。

    小刀接过,打开一看,差点没惊得跳起来。

    “他怎么又找我去织锦楼?”方才的睡意早已无踪,“我这次不可能又装醉吧”小刀挫败地蹙额。

    “你还知道?”霓裳瞪大杏眼,“本来酒量又差,还去喝酒,你看看你,眼睛红得跟什么似的现在看你怎么办”

    “霓裳……”小刀嘟着嘴,有些撒地抱着霓裳的腰,“那个李适是没完没了了,得想个办法以绝后患啊”

    “哼,”霓裳看着小刀挫败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玩,她故意板着脸,装作训斥道,“上次那刺客差点就让他永绝后患了,谁让你跳下去救人?这倒好,他把你当作救命恩人,自然要什么好事都带上你,我看他一心都扑在凤歌上了,一定时不时带你到织锦楼上坐坐,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霓裳,”小刀收起撒的模样,冷静道,“你真认为他把我当做救命恩人,才三番五次的邀请我?”

    霓裳摇头,正色道,“成王城府极深,不像是那么容易揣测的人,我估计,他对你好是有其他目的。”

    小刀点头,“恐怕和太子有关,他同太子结怨已深,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潮汹涌,他们一直在相互试探,如果成王同我交好,那么太子必定会对我乃至整个武威王府起疑,成王既离间了我们同太子的关系,削弱太子的势力,又可以笼络武威王府,增强自己的力量。”

    “若成王有这样的想法,才算是正常的,他们生在皇室之中,勾心斗角都是家常便饭。”霓裳感叹道。

    “不过,”小刀摇头,“他漏算了一样东西。”

    “什么?”

    “太子已经知道我是女子。”

    “什么?”霓裳瞪大了眼,“这可是欺君之罪,若皇上知道了,那……”

    小刀安慰地握住霓裳有些颤抖的手,“他不会说的。”

    “为什么?”

    “因为他昨夜要我嫁给他。”

    “什么?”霓裳今早受的震撼接二连三,接二两三的事让她的脸一直处在错愕的状态,“他对你……”

    小刀点头。

    “那么你对他……”霓裳望着小刀淡定的脸,似乎想要找寻一点属于年轻女子被人表白时的羞和窃喜,不过,霓裳发现她简直是在做白工,面前的,毕竟是她的庄主啊,怎么可能对太子有

    “并无男女之,我同他交好的目的,霓裳,你不知道么?”小刀反问。

    “知道。”霓裳点头,“你怎么同他说的?”

    “我已经同太子说清楚了,但凭他的格,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那你要怎么做?”

    “若他恪守礼仪,我会待他如从前;若是他有一丝不轨,那我,”小刀说道这儿,眼中一片狠绝,“绝不留。”

    “哎……”霓裳看见小刀的模样,深深叹口气。

    “霓裳,”小刀安抚道,“何须叹气,至少凭着这点,太子是不会对我起疑的。”

    “可是,”霓裳顿了一顿,“人心总是最难揣测的东西。”

    “王爷,少爷来了。”顾迁在书房外禀报慕容莫离。

    “进来吧”

    吱呀一声,书房的门打开,正是小刀,今着一件玄色长衫,中衣的领口、袖口的地方是由霓裳亲自绣上的祥云花纹,显得她神采奕奕,卓尔不凡,俨然一个英俊小生。

    “二伯,你找我?”小刀带着笑容,看着慕容莫离,这个年过四旬的长者,岁月让他的两鬓染上微霜,眼角长出了皱纹,但一点也无损他的威仪,相反,更令他看起来多了一丝稳重,仿佛天下苍生的安危,他也能一力承担,小刀看着慕容莫离,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枫儿,”慕容莫离奇怪小刀为何盯着他傻笑,以为他的脸上有什么东西,他伸出手摸着自己的脸,疑问道,“你盯着我看什么?”

    小刀这才惊觉失礼,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只听得她低声说道,“我在想二伯年轻的时候是多么英俊呢。”

    “呵呵,”慕容莫离被小刀孩子气的话逗得眉开眼笑,“傻孩子,真正英俊的事你爹,当年他可是誉满京城的美男子,连突厥的玉珠公主都想嫁给他为妻,不过他对你母亲忠贞不二,可让整个京城的女子流了不知多少相思泪。”

    “我爹……”小刀喃喃,“爹……”

    慕容莫离说道这里,暗自唏嘘:三弟是慕容家百年难得一见的文武全才,而清扬与他,正是一对璧人,只可惜,只可惜啊……

    “对了,二伯,你找我有事?”小刀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哦,对了,今早上成王送来的帖子你看了吗?”

    “看了,他邀我明一聚。”小刀不想瞒慕容莫离,据实回答。

    “枫儿,”慕容莫离表严肃,“你可知太子与成王之间的瓜葛?”

    “枫儿知道,”小刀点头,“他们之间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暗地里巴不得除对方而后快,只是,枫儿不明白,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为何这般恶劣?”

    “哎——”慕容莫离长叹口气,“皇家的秘辛又有谁能说得清楚,成王与太子的关系这般恶劣,与高淑妃多少有点关系,至于到底怎样,我这个局外人又怎么说得清楚,只是,前些子成越的死,让成王对太子的恨意更盛。”

    “可是,我们都知道成越不是太子杀的啊,成王也不是不辨是非之人,现在真相已经查明,成王应该释然才对。”

    “释然?”慕容莫离苦笑,“斗了十几年,难道说释然就可以释然?虽然前几起命案都算到了毕霖献的头上,但毕霖献后有什么人,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头绪,成王仍旧将成越的死归在了太子头上,皇上让太子调查毕霖献的案子,却适时收手,让太子点到即止,摆明了是不想追究这件事,我担心,皇上他……”慕容莫离说到这儿,停了下来,若有所指。

    “二伯担心皇上同前些子的命案有关?”小刀补充慕容莫离没有说出的话。

    “我也只是想想罢了。”慕容莫离摇摇头,仿佛在责怪自己不应该怀疑君主一般。

    “若是和皇上有关,那毕霖献可要好好查查,二伯,毕霖献什么时候行刑?”

    “三后,现在关押在五城兵马司的牢中。”

    “嗯,二伯可有相熟的人?”

    “左、右龙武军将军司呈、王铎都曾是我帐下的参军,我部署好后,你什么时候行动?”

    “今晚。”

    “嗯,”慕容莫离点头,“对了,太子昨夜……”

    “只是些杂事,二伯不用担心。”小刀不愿提起太子的事,打断了慕容莫离的话。

    “那好,枫儿,二伯要提醒你,太子和成王之间,你一定要小心。”

    “谢谢二伯,枫儿明白。”

    “去吧,我去一趟五城兵马司。”

    “二伯,枫儿告退。”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