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东宫事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当众人远去,方才喧闹一时的莫愁湖此刻已经归于平静,远山依旧,白云悠悠,东风时来,涟漪无数。不过,这般的美景却无法留住人们的心,因为此刻的境遇,任谁也没有了观景的心

    李睿与朱兆祚坐在马车上,他神懊恼,不住地将随的玉骨折扇打开,又关上,再打开,关上……

    朱兆祚见他这般模样,也不好言说,毕竟,自他幼时,谦就常伴左右,这样的分,怕是亲人也比不上。

    “太子……”朱兆祚终于还是开口了,“太子……”

    “嗯?”过了好半晌,李睿才反应过来,“太傅,何事?”

    “那个慕容公子的手实在是……”任由朱兆祚才学渊博,一时竟想不出如何形容方才所看到的景象。

    “出神入化!”李睿补充道。

    “对!就是出神入化!”朱兆祚见李睿脸上懊恼的表有所消散,他的嘴角微微扬起,“这次,老臣要恭喜太子了!”

    “哦?”李睿不以为然,“人道是将门无犬子,那慕容莫离是何许人,他的侄儿也必是人中龙凤,我与他交好,只能算是幸事一件,不知太傅所言喜事,何解?”

    “难道太子没想到,这个慕容公子是谁的儿子?”

    “自然是慕容莫离兄弟的儿子。”李睿想也不想就答了出来。

    “对,他称慕容莫离为二伯,必然是慕容莫离的弟弟的儿子,可是慕容莫离只有一个弟弟,那就是已故骠骑大将军慕容不弃!”说到此时,李睿眼中精光一现,他抓住朱兆祚的手,“太傅的意思是他和锦绣山庄……”

    “对,若老夫没猜错,他就是锦绣山庄林清扬的儿子。”

    “真是天助我也!”李睿感叹一声,正要开口,马车停了下来。

    “下,延喜门到了。”马车外的侍从禀报。

    二人下车,直奔东宫。

    到达东宫之时,李睿才发现,东宫大之内,人声鼎沸。

    “哎哟!下,您可回来了!”眼尖的开府仪同三司李志坚看见了李睿,急忙迎上来。

    “李大人,这到底是怎么了?”

    “下可知道中书侍郎吴青云被杀了?”太子太师莫忆轩上前回话。

    “知道啊!”李睿点点头,“方才李真跑来禀告,我这才赶了回来。”

    “太子啊,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莫忆轩说道这儿,就要跪下,众大臣一看,纷纷跪下,大声喊道,“太子为我们做主!”

    “你们……”李睿见了这般景象,剑眉紧皱,“你们快起来回话。”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李睿冷着声,眼光在众人上逡巡。

    “太子,今早微臣去中书侍郎家中议事,却发现他在家中的书房内被人乱刀砍死,上的刀痕竟有数百刀,死状真是——惨不忍睹啊!”莫忆轩声音颤抖,边说还边擦擦额间的汗,看来吴青云的死状让他心有余悸。

    “是啊,皇上刚让吴侍郎进入太子卫属崇文馆,结果就在家中被人杀害,这很明显就是冲着太子您来的呀!”李志坚年逾不惑,洁面无须,他说完这些话,脸上的汗流了下来。

    李睿见着这群惊慌失措的大臣们,心中冷笑:都是些文官,死一个把人就慌成了这样,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什么冲着我来的,我看你们都是怕因为我的缘故而被刺客杀掉吧!哼!尽管他的心中愤怒不已,但仍旧面不改色道,“诸位大人,诸位大人……”

    众人见他要说话,纷纷安静,大家一起望着他。

    “诸位大人,”李睿清清嗓子,“请问吴侍郎的案子现在由谁负责?”

    “禀告太子,此事已移交宗正府调查。”莫忆轩上前禀报。

    李睿点点头,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才道,“诸位大人都是天朝的股肱之臣,我李睿怎能让各位大人置于险境?”

    李睿说到这儿,在场的大臣们都吃了颗定心丸,众人齐道,“太子英明!太子英明!”

    “从即起,我将命令太子卫队,贴保护各位大人,不知诸位有何意见?”

    “多谢太子!”众人跪下,齐齐谢恩。

    武威王府——

    “二伯,是不是朝中又出事了?”小刀一回到王府,就直往慕容莫离的书房跑去。

    “嗯,中书侍郎吴青云被人发现死在家中。”慕容莫离的声音闷闷地,他现在的心十分不好。

    “二伯,您……”小刀望着他,也不知该说什么。

    只见慕容莫离头也不抬,“吴青云死状惨烈,同上次炳成的尸首很是相似。”

    “二伯,”小刀沉吟半晌,“去一趟京兆府吧。”

    延寿坊京兆府

    “大人,大人,”张师爷心急火燎地跑进内堂。

    “怎么了,师爷,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毕霖献放下皱着眉,不悦地望着张师爷。

    “大人,武威王来了。”

    “什么?”毕霖献霍地站起来,“现在何处?”

    “大门外。”

    “卑职叩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千岁!”

    “毕大人免礼。”慕容莫离亲切地笑着,“今突然造访,多有打扰,还望大人海涵啊!哈哈!”

    “王爷客气,王爷驾临敝府,真是蓬荜生辉啊!”毕霖献客气地回答,“王爷这边请!”说完,他做了个请,恭敬地走在前面引路。

    内堂——

    “王爷此来,不知有何吩咐?”二人坐下,毕霖献就问起了慕容莫离的来意。

    “哎——”慕容莫离突然叹口气,“想必毕大人也知道,云麾将军赵炳成是本王的旧部,如今,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没了,本王于心不安啊!”

    “王爷对下属深意重,真是令人感动啊!”毕霖献顺着慕容莫离的话往下说,“哎!可惜了……”

    “可惜什么了?”

    “怪只怪下官无能,这命案已过了五,却找不出丝毫的线索,卑职真是愧对圣上,愧对王爷,愧对赵将军啊!”说罢,毕霖献从袖中扯出方巾,擦着眼角就要流出的泪。

    “哎……”慕容莫离叹口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赵将军的案子没完,那边吴侍郎又没了,真是多事之秋啊!毕大人啊,真是辛苦你啦!”

    “王爷这样说,简直是折煞小人了!”毕霖献赶紧起,跪在慕容莫离的面前,“是卑职无能,才让赵将军含冤而逝,全是卑职的错!”说罢,磕起头来。

    慕容莫离赶紧上前,扶住他,“毕大人,你这又是何苦?本王只是关心一下案的进展,万万没有责怪的意思,毕大人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王爷真不怪罪卑职?”

    “不怪!”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毕霖献说完,又要磕头,被慕容莫离生生止住,拉了起来。

    “王爷,”站起后,毕霖献突然压低了声音,在慕容莫离的耳边说道,“赵将军的案子不是毫无线索。”

    慕容莫离眼中闪过精光,“你们,都退下吧!”

    “是。”

    众侍卫听令退下,内堂只剩下慕容莫离与毕霖献二人。

    “怎么,你发现了什么?”慕容莫离小声地问道。

    “卑职在检查现场时,发现了这个。”毕霖献从贴的衣袋中拿出一个丝绸包裹的物什放到慕容莫离的手中。

    慕容莫离打开一看,“铜扣?”

    毕霖献赶紧跪下,“卑职查到这儿,就不敢再查了,还望王爷为小人做主!”

    “你且起来。”慕容莫离皱着眉,眼睛死死地盯着他手中的铜扣,冷声问道,“你能确定?”

    “是的,卑职绝不敢有半点虚言!”

    就在这时,只听见外面的仆役大声说道,“禀告王爷,少爷回府了,正央人请王爷回府!”

    “好的,本王一会儿就走!”慕容莫离答了话,又转过来吩咐毕霖献,“此事决不可走漏半点风声,皇上那边,你知道应该怎样做了?”

    “卑职知道。”

    “那好,本王先走了!”

    “恭送王爷!”

    看着慕容莫离离去的背影,毕霖献的脸上挂上了得意的笑。

    “怎么样,查到什么了?”

    走出大门,一上马车,慕容莫离就开口询问扮作仆役模样的小刀。

    “查到一个惊天的秘密。”小刀故作神秘地笑笑,“想必,二伯也收获不小吧!”

    “哼!你这个丫头!”慕容莫离故作恼怒地嗔怪道,“还真被你猜中了!”

    “哦?猜中什么?”

    “你看,这是什么?”慕容莫离拿出袖中的铜环。

    “没见过,”小刀摇摇头,“不过看样子,应该是铠甲上的装饰。”

    慕容莫离赞许地点点头,“不错,这是千牛卫制服腰带上的铜饰,毕霖献说实在命案现场发现的。”

    小刀撇撇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果然还是和太子扯上关系了。”

    “嗯,千牛卫是太子的贴卫队,事越来越复杂了。对了,枫儿,你发现了什么?”

    “一件绝对会让你震惊的事。”

    “哦?”慕容莫离挑挑眉,“这我倒要听听。”

    “不过,二伯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告诉你。”

    “什么条件。”

    “下月的太子寿辰,皇上必定大宴群臣,二伯,到时候可以带我去吗?”

    “怎么,你想去?”

    “嗯。”小刀点点头。

    “好吧!”慕容莫离点头,“这本不是难事,现在,你说说吧!”

    “我发现赵炳成没有死。”

    “什么?”太过震惊,慕容莫离瞪大了眼,随即又露出笑容,“他还活着?”

    “嗯,京兆府内的尸体不是赵炳成的,只不过是一个人带了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这世上真有这些玩意儿?”

    “嗯,我也是今第一次见到。”

    “你是从何时怀疑赵炳成的尸体有问题的?”

    “就是那顾迁将尸首抬回来时,我发现所有的尸首面色紫黑,很明显是中了剧毒。”

    “这个你当已经说了。”

    “对,但是,那天我发现了赵将军的尸首异于其他人。”

    “哦?”

    “他的死因同其余的人一样,都是中剧毒后死亡的,所有的人的脸都是黑紫色,只有他的面色如平常人一般,没有任何紫气。当时我一直想不通,直到那天,我看见紫依在洗脸,才突然想到有人皮面具这种东西。”

    “所以,你这次到京兆府,就是去撕了尸体脸上的面具?”

    “嗯。”小刀点头。

    “那真的赵炳成又在哪?”慕容莫离皱着眉,自言自语道。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