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御花园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作者:节有改动!节有改动!节有改动!

    ……………………………………………………………………………………

    三人顾不得后正似锦开放的海棠,齐齐往大厅走去。

    “少爷,您来啦!”守在大门外,扶将这那血人似的兵吏进屋的,乃是家丁王崇。

    “怎么回事?”小刀皱着眉,兵吏上的血腥透着股恶臭,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中毒了,果然,那兵吏吐了一口黑血,勉力睁开了眼,瞧了小刀一眼,伸出手,“救……救……赵将军!”

    “赵将军?谁是赵将军?”小刀还想问,但那兵吏脖子一歪,就这样断了气。

    “少爷……”闻讯赶来的是大管家顾迁,顾迁一看这躺地上刚刚断气的兵吏,惊叫一声,“怎么会这样?”

    “你认识他?”小刀看到这阵势,断定顾迁一定和这人认识。

    “少爷,这是云麾将军赵炳成手下的刘参将,赵将军是王爷旧部,率军驻守太原,前阵子,皇上下诏让他上京,现在正在上京的路上。现在刘参将却……”

    “顾迁,”小刀听了顾迁的陈述,脸色一禀,“你率王府卫队,从明门出去,走向北的官道,赵将军从太原来,一定是走那里,记住,一定要快!”

    “是。”

    “陈平,你马上派人进宫,将赵将军遇袭,刘参将前来求救,死于府中的事禀告皇上。”

    “少爷,这……不必了吧!”陈平有些迟疑。

    “哼,”小刀冷笑一声,“你以为他进城,没有惊动九门提督和五城兵马司吗?怕是早有人直达天听了。”

    “那我们还……”陈平还是没明白。

    “一定要,官场上多少人盯着,我们怎么能对皇上不忠心呢?好了,别罗嗦了,别让人抢了前头。”

    小刀说到这儿,陈平恍然大悟,对这位年轻的少爷心中又添尊重,赶紧应道,“小的这就去。”

    “把他的尸体抬到后院,命人打扫大厅。”命令下人,下人们得了令,都纷纷劳动起来。

    “紫依,随我到后院。”

    后院——

    小刀仔细地检查着刘参将的尸体,一丝一毫也不放过。她越看眉头皱得越紧,“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霓裳见她疑虑的样子,心中也是担心,急忙上前问道。

    “你看,”霓裳随着她的手指指向,仔细观察死者的伤口,不由惊愕地睁大了眼,“看出什么了?”小刀问道。

    “这……这个人的伤特别像当初……”霓裳说道这儿,顿了顿,望了小刀一眼,才接着说道,“当初苏护法受的伤!”

    “嗯,”小刀点头,“你看出来了,这些创口全由长剑所致,且每个创口都有黑血,长剑上必然淬过毒,你看,每条伤口的长短深浅都不一,一定是群起而攻之。这种手段,和当年苏言之的伤如出一辙,看来,赤虎门已经开始行动了。”小刀说道这儿,站起,走了几步,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眼中精光一现,“赵炳成……真是来得好快!”

    “跟我来!”

    二人结伴到了书房。

    “紫依,研墨!”

    小刀提起笔,寥寥几笔,一张便笺完成,“送回山庄!”

    御花园内,百花盛开,今上同慕容莫离一道,坐在花园中心的紫薇亭。

    一个年轻太监手执铜壶立于园中,他手中的铜壶不同平所见,壶与胡柄倒不奇特,奇就奇在那铜壶的壶嘴,居然有三尺长。太监的侧放着两个江西景德御制的白果杯。

    “皇上,这是……”慕容莫离未曾见过这般阵势,心中疑虑,便开口询问。

    “小禄子,上前给慕容卿说说。”皇帝开口,侧的冯得禄赶紧开口道,“回王爷的话,这是潮州的功夫茶。”

    “功夫茶?”慕容莫离仍是不解,“难道泡茶的人有功夫不成?”

    “哈哈哈……”皇帝爽朗大笑,可见他对慕容莫离的器重,君上能在臣子面前这般,想也是世间少有了。

    “哟,瞧王爷说的!”冯得禄举起兰花指,捂嘴笑笑,“这功夫茶啊,不是指某种茶的名字,而是指的是泡茶的手法。泡一壶功夫茶,要经过十八大工序呢,颇费些功夫,品茶呢,还要经过八道工序,也要花些功夫,所以才叫功夫茶。”

    “原来如此。”慕容莫离点点头。

    “看,这就是焚香静气,”冯得禄指着园中小太监的动作,“焚品檀香,造就幽静、平和气氛。”

    冯得禄正说着,小太监向众人出示所泡茶叶,正是上好的君山银针,“这是叶嘉酬宾。”冯得禄又解释。

    接下来,火煮山泉、孟臣淋漓、乌龙入宫、悬壶高冲、风拂面、重洗仙颜、若琛出韵、玉液回壶、游山玩水、关公巡城、韩信点兵、三龙护鼎、喜闻幽香、鉴赏三色……

    小太监手舞足蹈,一个铜壶被他耍得如行云流水,皇帝与慕容莫离看得频频称好。

    小太监高声说了声,“初品奇茗!”就有两个宫女端上茶,恭恭敬敬地献了上来。

    皇帝端起香茗,轻轻抿了一口,“好茶,小禄子,赏!”

    “谢皇上!”众人叩头谢恩。

    “皇上,御前侍卫统领张玉成求见!”皇帝与慕容莫离正品着茗,就有太监前来禀报。

    “宣!”

    “臣张玉成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个三旬左右的壮硕男子前来叩首请安。

    “平,”待他起,皇帝开口道,“玉成,何事禀奏?”这张玉成乃是上月进宫云妃的兄长,当朝大行台张如检的长子,故张玉成也算皇帝边的红人,皇帝对他甚是优待。

    “回皇上,武威王府中的管家陈平前来禀报,云麾将军赵炳成在进京路上遇袭,手下刘参将突出重围,前来求救,无奈负重伤,在王府中,不治亡,武威王府已经派出卫队,正由明门向北的官道赶去!”

    “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皇帝放下杯子,声音陡然拔高。

    此时,明门外,由顾迁的带领的王府卫队在官道上疾驰。

    走在前头的卫队长左承突然举起手,示意众人停下。

    “怎么了,左队长,”顾迁上前询问,“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异样?”

    “顾管家,你看!”左承向前一指,顾迁一看,前方一里处俨然是一个山坳,只听左承接着说道,“前方的山坳呈密闭,四面环山,是最佳伏击地点。”

    顾迁听他说完,点点头,示意由他指挥行动。

    左承右手往前一挥,从他右后方就有一个卫士上前,“到!”

    “去吧!”左承对他说。

    “得令!”卫士拱手,一甩手中马鞭,狠狠敲在马股上,马儿吃痛,撒开腿往前奔去。

    不一会儿,那卫士折了回来。

    “况如何?”

    “回左队长,山坳处有九具着官军服装的尸体,未曾发现埋伏。”

    左承点头,大声道,“卫队听令,前进!”

    武威王府——

    “王爷,您回来了!”顾迁见慕容莫离回来,赶紧上前。

    “怎么回事?”慕容莫离寒着脸,进屋便问。

    “回王爷的话,今皇上将你留下了,小的就先回来,正在屋里歇着时,听到小厮来报,说是有个浑是血的兵吏正在外堂。小的赶紧出来,才发现那兵吏正是赵将军手下的刘参将,他在咽气前叫我们救赵将军,于是少爷就派小的同陈平兵分两路,小的去救赵将军,陈平去禀报皇上。”顾迁向慕容莫离一一道来。

    “后来呢?赵将军可有救着?”慕容莫离皱眉,心中十分挂念昔下属的安危。

    “小的带王府卫队赶到时,赵将军已经……”顾迁说道这里,停了下来,满脸悲痛地望着慕容莫离。

    慕容莫离见了他的表,心中了然,长叹一口气,无奈地问道:“尸首在哪?”

    “在后院。”

    慕容莫离匆匆往后院走去,顾迁紧随其后。

    “枫儿,你也在?”一走进后院,一股刺鼻的血腥气直冲众人面门,慕容莫离皱着眉,却看见慕容枫正在仔细地检查者尸体,对这刺鼻的味道置若罔闻。

    “二伯,您回来了,”慕容枫抬起头望了慕容莫离一眼,“二伯,你快来看。”

    “怎么了?”慕容莫离上前来,跟着小刀所指仔细观察,这些尸首上,伤痕累累,血模糊,死前定是经历了旁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慕容莫离握紧拳头,咬了咬牙,气愤道,“到底是什么人,好狠的手段!”他也顾不得王侯的威仪,拉住赵炳成血污不堪的手,发狠地说道,“我对天发誓,只要我慕容莫离在一天,一定要找出凶手,将他碎尸万段,以祭你的在天之灵!”

    小刀看着慕容莫离,心中感叹他对旧部的关,她叹了口气,“二伯且息怒,我一定会将此事查清楚,以祭赵将军在天之灵。”

    “枫儿……”慕容莫离看着小刀的脸,无尽的坚决,他有些讶异,“你……”

    小刀打断慕容莫离,“二伯,你可知赵将军有什么仇人?”

    “仇人?”慕容莫离沉思片刻,“他常年驻守在外,这方面我倒是不清楚,不过当年他随我出征之时,待人和气,无论是上级还是下属,都喜与他亲近,想来,他也不是个容易与人构怨的人物,这仇人之说,恐怕没有根据。”

    “那二伯可曾听说赤虎门?”小刀接着再问。

    “赤虎门?”慕容莫离听到这三个字,脸色一变,“怎么,跟赤虎门有关?”

    小刀摇摇头,“我现在也不能肯定,但杀手的手法倒与赤虎门的作风相似。”

    “近两年,赤虎门这个杀手组织在江湖上出尽了风头,数百位武林高手命丧其手,我也有所耳闻。但江湖草莽也就罢了,他们怎么敢对朝廷命官下手,要知道,朝廷若是发怒,别说他一个赤虎门,即便是他有十个百个,也敌不过朝廷的千军万马。”慕容莫离分析道。

    小刀皱着眉,“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