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百药谷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云笼雾罩,高耸的山尖隐没在苍穹之下,分不清楚哪里是山,哪里是云,纵使正午的头正毒辣,也无法透过浓雾照进这山谷丝毫。这儿,幽泉从山端的积雪处匆匆下坠,缓缓流来,带着淙淙的声音,同隐秘在树林间却不甘寂寞的飞鸟、虫豸发出的鸣叫混在一起,山,更加幽静。

    谁曾料到,在江州沧州之间的交界处居然有这样的一个幽密之处?哀牢山与娄底山交错相间,在这两座山的背处,形成了一个绝密的山谷,这里长着只在古书上有记载的珍贵药材、灵禽异兽,异草奇花。

    这里绝没有外人打扰,光是要闯进设置在山谷口的千寻石阵,当世的武林高手不死也要掉层皮,即便是闯过了石阵,接踵而至的便是成片的紫木鸢,且中间还种着些鹫箩,闯入之人没被千寻石阵累死,也会被这奇奇怪怪的花草给毒死。

    什么人会在这人迹罕至的山谷布置上专门折腾人的机关?除了被武林中人称为毒王、被穆清风骂成老怪物、而自己本只想将传说中的毒药、机关、药房之类的东西变成现实却并没有称霸之心的老头子——萧索以外,没有人会有这种好。

    今,午时——

    “哈哈!我成功啦!我成功啦!”一阵黑烟从木头搭制的药庐中飘出后,一个洪亮的声音随之响起,接着,一个黑衣银发的老头子怀揣着一个白色瓷瓶,脚下生风,蹭地一声越过竹篱,往前一踹,“嘭——”木门应声而倒,黑色影子钻了进去。

    只消一眨眼的功夫,黑色影子又飞了出来,不过,照他后仰的姿势看来,应该是被人踢出来。

    果然,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出现了,原来是一个白衣老者站在了刚踢坏的门上,只见他须眉皆白,长眉更是垂到了肩上,颇有仙风道骨的意味。不过此时的他,完全没了仙人的幽游淡定,只见他瞪着黑衣的老头子,大吼一声:“萧索,这是你这个月踢坏的第九扇门了!”

    黑衣老人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张太清,这是你这个月第九次踢我了!”

    “你活该!”张太清甩甩袖子,不理会还在哇哇大叫的萧索,俯下子,貌似可惜地看着自己前才换上的木门,嘴里发出的啧啧的声音,心里已经将萧索骂了几十次。

    “哼,你这臭老头不懂欣赏!”张太清刚俯下子,萧索又窜了过来,还得意地捧着白瓷瓶,“瞧瞧,我将古书中的大还丹配出来了!”

    “什么?”张太清一个激灵,变掌为爪,直向萧索手中的白瓷瓶袭去,像是早有准备似的,萧索一个闪,躲了过去。

    “你这老头子,都快入土的人了,还想要我这无上圣药——大还丹,这是给我可的小徒孙准备的!”一边闪躲,萧索还不忘讥讽张太清。一看到这小徒孙,萧索就打心眼里喜欢,这孩子,长得真像当年林家的那个小女娃。

    “谁要你的大还丹?我只是看一下,不行啊?”张太清不服气,反唇相讥。

    “那好,要看也可以,除非你答应,下次我把门踢坏时,你不用无影萍踪踢我出来!”萧索在讨价还价。

    “你还好意思,你先把我买这九扇门的银两赔来!”

    “嘿嘿!”萧索涎着笑脸,讨好地说道:“师兄,咱不谈钱,谈钱就不亲了!”

    “谁跟你亲了?拿来!”张太清伸出手。

    萧索立即将白瓷瓶藏在后,“这可是给我小徒孙的!”

    “我知道,我就看看,看完了就还给你!”张太清不耐地说道,忍住想再踹萧索一脚的冲动。

    “真的?”

    “真的!”

    “那……那好,只看一眼。”萧索小心翼翼地从背后拿过瓷瓶,轻轻拿开塞子,倒出一粒黑色丸药,交到张太清手中。

    张太清手捧丸药,放在鼻尖轻轻嗅到,芳香蓊郁,他点点头。

    “怎么样?”萧索满怀期冀地望着张太清。

    “嗯,正如书中记载那样。”张太清边说边点头,“但是否有回转乾坤、起死回生之效,还不得而知。”

    “管它呢!”萧索从张太清手中抢回自己的宝贝疙瘩,小心翼翼地放回去,“要是没用,就给我的小徒孙当补药吃!”

    “哼,”张太清冷哼一声,“你用药最好小心点儿,小刀这孩子刚醒,经不起你这样折腾!瞧你天天给她炖的什么,全是大补,要不是她有内功底子不错,早被你的药弄坏了!”

    “去你的,你是嫉妒我有徒孙,你没有!”

    “你有徒孙,我还有孙女呢!”

    ……

    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老头子,又站在自家的院子当中上演了几十年来不变的老戏码,相互揭底,相互臭骂。

    一个清隽的中年男子端着刚熬好的汤药经过院子时,望着像斗鸡似的两位长者,摇了摇头,默默走过。

    “吱呀——”房门轻轻打开。

    “师父!”女子高兴地唤了声。

    “小刀,”男子淡淡一笑,轻轻放下药碗,扶住女子单薄的肩膀,为她垫好枕头,才将她轻放下,“你醒了?”

    “嗯,师公和师叔公又在吵架,我就醒了。”小刀乖巧地笑着,在师父面前,她仿佛回到了在山谷中无忧无虑的子,此时,她不是什么锦绣山庄的庄主林婉兮,她只是小刀,冷天涯的徒弟——小刀。

    “哎——”冷天涯摇摇头,“他们俩,几十年了都这样。来,快把药给喝了。”

    “嗯。”小刀接过药碗,乖乖地喝下,冷天涯接过空碗,轻轻地拭去残留在她嘴角的药汁。这个动作,让小刀一阵脸红,是师父啊,真的是师父啊!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醒来就看见了师父坐在自己的边,而自己却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有两个老头,一个是自己的师公萧索,还有师叔公张太清。

    “出去走走吧。”冷天涯提议,打断了小刀的思索。

    小刀笑着点点头,管他呢,只要有师父在,她才不在乎自己在什么地方!

    冷天涯将屏风上的月白色长衫取下,为小刀穿上,他拿过妆台上的木梳,轻轻理着小刀的头发,一如当年。

    “小刀,”冷天涯突然开口,“兰花簪呢?”

    小刀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她摇摇头,“我不知道,也许是丢了。”

    “哦,”冷天涯应声,他拍拍小刀的肩,“别可惜了,我再给你做一枝便是。”

    “师父,”小刀听了他的话,嘴角泛出一丝苦笑,双目定定地望着冷天涯,“有些东西丢了就丢了,永远都找不回来的。”

    “小刀,你……”小刀突如其来的认真让冷天涯顿时说不出任何言语,他的心里泛出一丝苦涩:这孩子……

    “好了,师父,我们走吧!”像没事似的,小刀给了冷天涯一个安慰的笑容。

    “怎么现在还有菊花?”小刀站在一片金花构成的花海边,呆住了。她记得她沉睡的时候还飘着雪,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菊花?

    “这儿四季的气候都如同秋,菊花自然也就在四季开了。”冷天涯扶着她,看了看她的脸,若有所思地说道。

    “师父,”小刀突然开口:“刚才你看我时,是在看谁?”

    冷天涯一个激灵,他望着小刀,“小刀,你……你怎么说这个?”

    他脸上震惊的表,小刀看在眼里,她轻轻松开冷天涯的搀扶,缓缓走进金黄的花海,不理会冷天涯的疑问,只是自顾自地念到:“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气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小刀……”冷天涯望着这单薄的影子,想要伸出手,却定在半空中,他愣在原地,是呀,他刚才看到的,看到的那张脸到底是谁?清扬?小刀?到底是谁?他疑惑了。记忆中的那张脸一直清晰,有如当年。是什么时候,小刀的脸与记忆中的脸重合了起来。她舞剑的样子,她茫然的样子,她撒的样子,看在他的眼中,这到底是谁?

    “喂!萧索,天涯带着你小徒孙东篱去了。”远处的院子里,张太清停止了斗嘴,提醒师弟。

    “哎……”萧索收起为老不尊的样子,叹了口气,“不知天涯这孩子,到底要做到怎样?”

    “希望他早点收手,别让小刀再陷险境了!”张太清感叹道。

    “但愿吧!”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