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柳暗花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说明:年假结束,作者苏醒,继续上传,欢迎阅读!!

    ………………………………………………………………………………

    “言之,我的言之。”苏夫人甫一进庄,就见了自己一夜白头的儿子,泪如雨下,“言之,你告诉娘,你到底怎么啦?言之……”她紧紧地抱着苏言之,口中念着他的名字。

    “言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青瑜见儿子白头,也吓了一跳,忙开口问道。

    “娘,您别哭了。”苏言之拍拍杨凤绫的背,“我没事。”

    “还说没事!”杨凤绫的声音一下子尖锐起来,“这样都叫没事,难道非得要为娘的失去你这个儿子,才叫有事?”

    “娘……”苏言之唤着。

    “不,我不管,来人!”杨凤绫擦干眼泪,大声叫着。

    “奴婢丝弦,见过夫人。”丝弦从外屋进来伺候。

    “丝弦,快去请我哥哥来。”

    “这个……”丝弦面露难色。

    “怎么?”杨凤绫杏眼圆瞪,“我还请不动他,是吗?”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丝弦赶紧跪下,“回夫人的话,二庄主现在病着,奴婢不敢将公子的事告知于他,免得……免得……”丝弦吞吞吐吐,不敢往下说。

    “免得怎么?”杨凤绫接着说,“他就这么一个亲外甥,现在都这个样子了,难道他还漠不关心不成?你,赶快去,出了事,我担着。”

    “是,奴婢遵命!”丝弦领命,迅速退下。

    “哼!”杨凤绫冷哼一声,“真是慈主养刁仆,言之总是对人客客气气的,把这些奴才都惯坏了,一个个儿的,架子比我还大!”

    “好了,夫人。”苏青瑜上前劝慰,“何苦跟一个小婢子怄气,快坐下吧!”他将杨凤绫扶着坐下,有看看自己的儿子,长叹一口气,才说道,“言之,跟我们回苏府吧!”

    “对啊,儿子,咱苏府没锦绣山庄这么风光,但好歹也算江州城的大户人家,咱回去给你找最好的大夫,一定能将你的白发医好!”杨凤绫也劝着儿子。

    “爹、娘,孩儿知道,双亲都是为了孩儿好,但,我不能在这时刻离开山庄。还望爹娘谅解!”苏言之说完,就要给他们跪下,苏青瑜赶紧扶住儿子。

    “怎么不能,难道锦绣山庄比爹娘都更重要?”杨凤绫不依,怒气上来。

    “娘,孩儿不是这个意思,您别生气。只是……只是……”苏言之犹豫,不想把心中最隐秘的感告诉父母。

    “只是什么?”

    “只是孩儿的命是庄主救下的,如今,庄主有难,我却在这个时候离开山庄,这于于理,都说不过去。”苏言之不愿意父母太过心,只得这样应着。

    “言之,你告诉爹,怎样你才愿意回苏府?”苏青瑜了解儿子,若是这么简单的理由,苏言之绝不会这般犹豫。

    “这……”苏言之无法回答,“爹……”

    “言之,你怎么不回答?”杨凤绫问道,“难道,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爹、娘,”苏言之无奈地唤了一声,“你们别问了,孩儿不想说。”

    “言之,你……你……这是不相信爹娘吗?”杨凤绫说着,泪水又要滚下来。

    “娘,不是的。”苏言之赶紧劝慰,“娘,不论怎样,孩儿都不能离开这里,还望爹娘谅解。”

    “言之,什么是你割舍不下的?”苏青瑜问儿子。

    “没有。”苏言之摇头。

    “他是舍不得我们庄主罢了,咳咳……”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哥哥,”杨凤绫上前扶着走路颤巍巍的杨凌风,“哥哥,你可来了!”

    “大哥!”苏青瑜上前招呼。

    “舅舅,”苏言之起,“丝弦,上茶。”

    杨凤绫扶着杨凌风坐下,“哥哥,你的病……”

    “咳咳咳……”杨凌风咳嗽了半天,方才摆手道,“我没事,都坐下吧。”

    “大哥,你说我们言之和庄主……”苏青瑜问到这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青瑜、凤绫,咳咳……不瞒你们说,言之这孩子对庄主的心,庄里的人可都看在心里。”

    “言之,是这样吗?”杨凤绫疑问地望着儿子,她未曾见过林婉兮,但江湖上却传言这个女子貌若天仙且武功出神入化,以十七岁的年纪坐上了天下第一庄庄主的宝座,想必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儿,没想到,言之却对她……

    “娘,我……”苏言之点点头。

    “孩子,从来好的婚事都是门当户对,她是锦绣山庄的庄主,就这个份,就压了你一头,听娘的话,咱回苏府,好好托人找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把婚事办了,你也好远离江湖上的纷争。”杨凤绫铁了心要将苏言之带回去,婉言相劝。

    “娘,您别说了,我心意已决,多说无益,您还是和爹回去吧。”

    “言之,你怎么这么倔?”杨凤绫见他丝毫没有回转之心,

    “苏护法,可在屋内?”外面传来呼喊之声,众人转看门外,见一个着灰衣的五旬开外的男子,正是山庄的管家——林海忠。

    “是林管家,快请进。”苏言之上前,在门口迎上。

    “苏护法,你……”甫一照面,苏言之满头的银发映入林海忠的眼中,格外扎眼,林海忠陡然愣住,只叫了声苏护法,便无法发出其他的字眼儿。

    “林管家,”苏言之见他这般模样,也知道林管家为何惊诧,他倒也释然,轻抚肩头垂下的一缕银色发丝,唇边苦笑,“林管家无须挂心,只是一夜白头。”

    “一夜白头……”林海忠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心中也是苦楚不堪,他扯出一个笑容,点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苏言之也对他点点头。

    “林管家,请进屋吧。”苏言之将他让进屋内。

    “苏老爷,苏夫人,林海忠这边有礼。”林海忠瞧见苏氏夫妇,也恭敬地拱手见礼,“咦,二庄主也在?”原本应该深居屋内、拒不见客的杨凌风也在一旁,林海忠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便也垂下眼睑,也给他见礼。

    “咳咳咳……”像是极其痛苦似的,杨凌风皱着眉,费劲地咳嗽了几声,好一会儿,方才消停。

    “大哥,”杨凤绫担心地拍着杨凌风的背,“不舒服你就先回去,若是坏了子,那可不好。”

    “咳咳……”杨凌风又是咳嗽两声,方才挥挥手,“那好,我就先回了。言之,你安顿好你爹娘。林管家,我就少陪了。”

    待苏言之点点头,杨凌风唤来下人,在一个壮硕家丁的搀扶下,慢悠悠地离开。

    “爹、娘,你们先坐会儿,我和林管家还有事谈。”见舅舅离去,苏言之对杨凤绫和苏青瑜说道。

    “好,你去吧。”二人应

    书房内——

    “林管家,这……”苏言之不明所以地看着林海忠呈给他的书信,信封上写着林管家的名讳,这字迹好生熟悉,只是突然之间,他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这可是给林管家的书信,为何给我?”

    “苏护法,你看看吧,老夫已经看过。”

    苏言之点头,细细阅读书信内容,看罢,他已是双眉紧锁,心忖:冷庄主,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是昨个夜里回房时,在桌上放着的。”林海忠说明信的来源,会心一笑,“苏护法大可宽心,庄主现在很安全。”

    “能确定这是冷庄主的信?”苏言之心中仍有疑虑,毕竟消失许久的冷天涯突然冒出来,带走了重伤的林婉兮,并且留书让自己代管山庄,这,太过突然,且没有任何的头绪。

    “是的,老夫能确定。”林海忠认得冷天涯独特的笔锋,世上不会有重样的,“不知苏护法你打算……”林管家望着苏言之紧皱的眉头,还不敢断定他的态度。

    “嗯,”苏言之点点头,“只要是对她有利的,我都会做。”

    林海忠会心一笑,他自然知道苏言之口中的“她”是谁,“那好,我这就召集山庄的各路人马,告诉他们这件事。”

    “有劳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