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江南往事(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江南的天格外的长,绿水萦绕着江岸,岸边的房屋映照在水面上,不论是初还是暮,低垂的杨柳都不时随着风轻摆,好似刻意抚弄着江面。时有人家种的桃花,妖艳地开出了墙,这鲜艳的颜色,让过往的行人驻足凝望,想象着墙里是否有着佳人笑。

    张初尘真是不敢相信自己有这般好运!这样的子,自己又何曾想过?每,她唤着赵慈笙起,为他更衣整容,为他打点衣食住行。赵慈笙怕她嫌吵,就在江南城内一个幽静的小巷内为她置了一所宅子,还买了几个下人,照顾她的起居。下人们都叫她“夫人”,每每听到这句,她的心里总是有股难以言明的滋味,什么时候,她才是慈笙真正的夫人啊?

    “初尘,初尘……”黄昏,办完了事的赵慈笙回了小院,唤着她的名字。

    “慈笙,你回来了!”她高兴地快步从厨房跑出来,“今,我做了你最吃的糖醋鲤鱼,快洗洗手吃饭去。”

    “嗯,”赵慈笙应着,复又问道,“怎么不叫下人去做呢,厨房的油烟,怕你受不了。”

    “呵呵,”她笑着,故意撅着嘴,撒地说道,“难道在慈笙的眼中,我就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主儿?”

    “哪里,哪里?我只是怕你累着,我的初尘可是上的厅堂下得厨房,是我愚笨了!”

    我的初尘!我的初尘!

    赵慈笙不知道,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一个女人决定要用自己的一生去他。

    “怎么样,还合胃口吧?”张初尘满怀希冀地望着赵慈笙。

    “嗯……”赵慈笙故意皱着眉,迟迟不肯应声。

    “是不是不好吃?”见他不回答,张初尘疑惧不安。

    等到她的脸都快皱成一团时,赵慈笙才哈哈地大笑起来,张初尘这才反应过来,“好你个慈笙,居然骗人家!”放下碗筷,粉拳就往赵慈笙的前招呼。

    “哈哈哈……”赵慈笙也不闪避,就这么由着她折腾,等到她打得累了,才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捏捏她的鼻尖,“看你,汗都出来了!”说着,从怀中掏出她绣给他的丝绢儿,轻轻擦拭着她额间的汗。

    “哼,”张初尘嗔一声,“还不是怪你,没事就逗人家,以后啊,我再也不给你做吃的了!”

    “哦?”赵慈笙挑挑眉,“那我就只好到其他地方找其他人给我做喽!”

    “你敢!”张初尘杏眼圆瞪,一副母老虎发威的模样。

    “哈哈哈哈……”这般样子又将赵慈笙逗得大笑,而张初尘却是羞红了脸。

    这顿饭可真是吃得欢欣愉悦。

    饭后,赵慈笙牵着张初尘走在院中。

    “初尘,吩咐下人收拾东西,过几,我们回江州。”

    “江州?”赵慈笙突然提出要回去,令她有些吃惊,“好好的干嘛要去江州啊?”

    “傻丫头!”赵慈笙昵地刮刮张初尘的鼻梁,“我本是锦绣山庄之人,被庄主派到江南来办些事,如今,事办完了,你说,是不是应该回去?”

    “哦,这倒也是。”张初尘点点头,“那慈笙,我……”说到这里,她有些吞吞吐吐。

    “怎么了,初尘?”

    “我……我……和你一起回庄?”她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初尘,你愿意吗?”赵慈笙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她愿不愿意。

    “愿倒是愿意,可是,我的出……”

    “初尘,”赵慈笙搂住她的双肩,“你何必在意这些俗事?山庄之人,都绝非凡夫俗子,绝不会去在意这些的。”

    “可是,慈笙,人家总是放心不下,怕你成为别人的笑柄!”

    “傻丫头!”赵慈笙将她轻搂入怀,“哪里有笑柄,都是庸人自扰罢了,这样罢,你要是真的不愿意,那你就住在山庄外的别院内罢,那儿安静,我每回去陪你,倒也便利。”

    “真的?那太好了!”张初尘露出笑脸,“那我这就叫下人去收拾东西!”

    “嗯,去吧!”

    若子总是快乐的,那么,总是最容易过的。一晃儿,张初尘同赵慈笙已经回到江州半年。这半年来,赵慈笙一有空便会到锦绣山庄外的别院里,陪着张初尘吟诗作画,或是带着她在江州城内四下玩耍,真是神仙美眷,歆羡旁人。

    一,赵慈笙正在给张初尘新画的菊花图题词。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真好!”张初尘由衷赞叹。赵慈笙果然不愧为一代才子,笔走龙蛇,龙飞凤舞,这一手丹青再配上这首诗,真让她的这幅菊花图瞬间成为瑰宝。

    “门主,山庄派人来了。”未等赵慈笙开口,管家便上来报告。

    “哦?引进来吧!”赵慈笙对管家说道。

    “是。”

    “黄忠,是你?”带管家将人带入书房,赵慈笙一下子便认出此人便是黄门理事黄忠。心中不由讶异,什么事,值得让他这个理事亲自跑一趟?

    “属下黄忠,见过门主。”黄忠匆匆行礼,脸上因快速奔跑而显出潮红。

    “什么事,你亲自跑来了,还这么气喘吁吁的?”赵慈笙见黄忠面露急色,想是山庄内出了大事,也不敢怠慢,急忙问道。

    “回门主,是霓裳门主出事了!”

    “什么?”赵慈笙一听霓裳出事,惊得手中的狼毫直坠在地上,惹得张初尘疑惑不已。“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说说。”赵慈笙赶紧开口。

    “门主,冷庄主还在庄内等着你呢,要不,我们边走边说。”黄忠还想着冷天涯的交代,拉着赵慈笙就想走人。

    “好,我们这就走!”赵慈笙答应着,装过交代张初尘,“初尘,我先回庄内,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嗯,”张初尘点点头,“去吧,我等你回来。”

    “好。黄忠,走吧!”

    “是。”

    在路上——

    “黄忠,你给我说说霓裳是怎么回事?”一出别院,赵慈笙便迫不及待地问黄忠。

    “哎!”黄忠叹口气,“还不是被天下第一美人这个名头给累的。”

    “哦?怎么会?”

    “都是那些武林中的好事之人,闲着没事儿,去弄了一个什么美人榜,咱霓裳门主天姿国色,去年就被那些人列在榜首,今年还来个蝉联。”

    “哦?她又是榜首,这可不是好事吗?”

    “本来也是好事一件的,谁知半途中杀出个八王爷,得知了这美人榜,就私下混到江州的织锦楼总部,一见霓裳门主,就惊为天人。带着大队人马,把霓裳门主抢到了王府,现在正派人到庄内求亲呢!俗话说,民不与官斗,我们锦绣山庄虽说家大业大,可犯不着与官府折腾啊,这下来了个王爷,庄主还不知怎么办呢!”

    “什么?八王爷?就是当今皇上的唯一的胞弟?”赵慈笙头疼,惹上了这个八王爷,霓裳恐怕就难以脱了。

    “嗯,这才是麻烦事呢,所以,我才会这么心急火燎地到别院叫你。”

    “我知道了,快走吧!”赵慈笙已经迈开步伐走在了前面。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