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章 生死茫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铁青色的云厚厚地积攒在天空,郁的氛围浮在天地之间。这时,北风呼啸而过,吹散了正在打堆的云朵,,天空的脸稍稍露了一些,不过,仍是铁青。

    “是要下雪了吧!”小刀感叹。

    果然,不一会儿,天空就飘起了雪,最先只是棉絮似的小颗粒,到了后来,便是有鹅毛般大小了。由于建在地暖之上,天罗教的总坛总是积不了雪,不过雪落在地上啪啪的声音倒是让人听得真切。

    “果然,真是有落雪之声呢!”小刀站在雪地中央,看着这无端无涯肆意飘散的雪花,心中歆羡它们的自由,可伴随着歆羡的同时,感伤也在她的心头滋生。喧腾,还真是短命的别称啊!

    “他死了?”小刀缓缓地走到青龙的边,白虎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怀中,雪盖在白虎的上,没有融化。

    “都结束了。”青龙回答,“什么都结束了。”

    “也许对他来说,能死在你的手上,是种解脱。”小刀淡淡地说道,“若是要一辈子背着叛主的骂名,倒不如死了干净。”

    “是,”青龙点点头,抬起手轻抚白虎业已冰凉的眉眼,“林庄主,见到那个叫做幻姬的女人了吗?”

    “见到了。”

    “她怎样?”

    “人间绝色。”小刀回答,“是白虎临终有交代?”

    “他求我们不要伤害她。”

    “我知道了。”小刀应,“下雪了,早点带白虎走吧。天罗教并非他的家。”

    “是。”青龙应答一声,扛起白虎的尸体,转对小刀说道,“善后的事,有劳林庄主了。”

    “去吧,青龙护法。”小刀点头,为青龙让开了路。

    待到青龙走后,小刀突然对着梅林深处说道:“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出来?”

    “呵呵,”男子的轻笑从梅林深处传来,“我这不是出来了吗?”

    红衣似火,燃烧在飞雪漫天的苍穹之间,飘雪没有减它丝毫的气焰,反而无端增加了许多妖艳。

    这红衣男子,除了木莲,还能有谁?

    “你发号施令的样子,还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呢!”木莲面带笑容,直直地看着小刀,仿佛要将她的眉眼映在自己脑中一般。

    “哦?是吗?我可是在指挥人毁了你的家。”

    “家么?”木莲又笑了,“这儿有我的房间,但并不是我的家。”

    “现在,天罗教毁了,你的目的达到了。”小刀看着木莲,仔细地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想推测出他心中所想。

    “呵呵,”木莲掩嘴一笑,“还真是聪明呢,你怎知捣毁天罗教是我的目的?”

    “卷轴不是说明了一切?”

    “是,”木莲点点头,“想知道缘由么?”

    “不想,”小刀摇摇头,“那本是你的私事,与我有何关系?”

    “哎呀,你可真是绝!”木莲嗔一声,“真是一个寡薄意的人!”

    “木莲,我们二人的目的都是捣毁天罗教,现在这个目的已经达到,我们俩也算互不相欠。现在,你走吧,我不会拦你。”

    “可是我的目的还没达到呢!”

    “你还有什么目的?”小刀疑惑。

    “我的目的就是——带走你!”木莲说完,长鞭飞舞,黑影向小刀卷来。

    小刀右手出剑,拦下木莲的攻势,“带走我?”

    “是,与你相伴终,是我的目的,要不,我何苦毁了天罗教?”

    “哼,”小刀冷哼一声,沈卢剑化作白虹,朝木莲的咽喉飞去,“你毁了天罗教不过是想换取你的自由罢了,与我何干?”

    木莲迅速后退,躲开了沈卢剑的攻势,“啧啧,你还真是聪明绝顶,不过,自由和你,我都要!”

    “**太多的人,往往会被贪反噬的。”小刀一边回答,脚下也不停顿,使出独步惊鸿,躲过了木莲绵密的鞭子,逮住一个空隙,便朝木莲的心脏刺去。

    “是吗?我不这么认为!”木莲长鞭在手,挡住小刀的攻击,忽地,他的左手拿出一个黑色圆环,圆环围绕着木莲的手飞速地旋转着,并发出孳孳的声音。

    小刀被这声音吸引住,变多看了圆环一眼,等到她回过神来,木莲已经消失,而展现在自己眼中的,却是这样的一幅画面——

    月光下,两个影打得难解难分。

    已是四百余招,可小刀仍然没有半点胜算,男子总是能轻松化解自己的招数,主动权仍然紧紧地掌握在他的手上。

    “小丫头,你还不是我的对手。”男子挡住小刀的剑。

    “少废话!”小刀左手一掌,剑走偏锋。

    “你还是放弃吧,你根本就没法伤到我。”

    “我不信!”

    小刀后退一步,停住。事已至此,看来只能使出那一招了。

    “孤星袭月!”小刀大吼一声,手中的明月已不再是剑,它慢慢地幻化成一颗明星,蓄势待发,准备扑向男子。

    “小心!”小刀一心要使出绝招,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空,眼见就要掉下去。这时,男子脚下飞快,来到小刀面前,抓住小刀,往后一带,小刀转危为安。

    但是……

    “你……救了我……”小刀不敢相信地看着男子,面具的遮蔽让她看不见男子的表

    “可我……”

    “小刀……”男子叫出了小刀的名字,“小刀……”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已经不是最初的声音了,它对于小刀来说,是多么的熟悉,确切地说来,这个声音陪了她十七年!

    “师父!”小刀扯掉男子的黄金面具,“师父,真的是你,为什么?为什么?”小刀抱着冷天涯大哭起来。

    “小刀……”口的剑让冷天涯说不出完整的话,“你……已经报……报了……仇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您是我的师父啊!怎么是仇人?”小刀不敢相信,是自己把剑插进了师父的口,师父可是自己最最亲近的人啊!怎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师父……师父……”

    “拿……拿着它。”冷天涯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上面染上了他的血。

    “这是什么?”

    “看……看……”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与师父决战的那一幕会出现这里,自己不是正在和木莲决斗吗?小刀拼命地眨眨眼,想要确定这是幻觉。

    “原来,冷天涯是你杀的?”木莲笑盈盈的声音从小刀后传来,小刀警觉,挥出沈卢,向木莲砍去。

    “呀,脾气还真不好!”木莲轻轻一挥鞭,沈卢便软绵绵地偏在一边。木莲上前,顺手将小刀揽在怀中,小刀使力,却发现自己不能动弹。

    “你……”小刀不敢相信地瞪着笑意盈盈的木莲,“你对了我使了什么妖术?为什么我会看见自己和师父?”

    “妖术?”木莲挑眉,“哪里是什么妖术,我只是走进你的记忆罢了!呵呵!”

    “圆环!圆环!”小刀警醒,“一定是那个圆环!木莲,你告诉我,那个圆环是什么?”

    “呵呵,你若是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木莲无赖地将脸送到小刀面前。

    “混蛋,你放开!”小刀想到躲开欺上来的木莲,却发现无能为力。

    “呵呵,”木莲轻笑,“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王,什么都得听我的。而你,”木莲紧紧将小刀搂在怀中,“也是我的!”

    “放手!你放开我!”小刀无力地拳头敲在木莲的膛,他倒是享受一番,丝毫没有叫停的打算。

    “咦?”木莲发出一声疑问,“原来,冷天涯没有死。”

    既然是小刀的记忆,小刀自然知道木莲看到了什么。

    “是,师父并没有死。”小刀坦然地回答。

    “真没想到,是穆清风救了他!”木莲感慨,“原来,穆清风与冷天涯还有师父都是师兄弟啊!那我们,岂不算是同门,对吗,小刀?”

    “谁和你是同门,你放开我!”小刀被木莲弄得面红耳赤,愤怒地瞪着他。

    “哎呀,别生气嘛,女人生气容易变老的,大不了我告诉你那圆环是什么就是了。”木莲说着,也不管小刀答不答应,自顾自地说道,“我这黑色圆环叫做连心环,是西域的大乘先师的法器,配合着我的摄心咒,便可以进入一个人的记忆,并且控制住他。”

    “所以,我是中了你的摄心咒?”

    “是。”

    “好!好!好!”小刀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便暗暗运功。

    “别试图运功破摄心咒,你会变傻的哦!”木莲伸出手指,点点小刀的鼻尖。

    小刀咬咬牙,“即便是变傻,也总比受你掣肘强!”于是强行运功,真气从丹田上升,直冲各大位。

    “不要……”木莲看着小刀越来越红的脸,知是大事不妙,赶紧动手封住小刀的血脉。

    可惜,小刀运功强冲,真气太过刚猛,竟将木莲弹了开来。“不要……”木莲大吼一声!

    忽然,小刀又回到了天罗教总坛,雪还在下着,木莲嘴角噙着血,满脸泪痕。

    “啊……”小刀动动手,才发现全巨疼,她咬咬牙,拿出袖中的天机努,对准了木莲。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