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章 生死之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残叶落尽,花满枝头,香气蓊郁。

    小刀带着人走进了一个狭小的院落。这院落与总坛中的其余地方迥异,没有巨大的朱红门柱,也没有威严的石狮麒麟镇守在朱门两侧,有的只是精巧的亭子,蜿蜒的回廊,还有简单的几间小屋,简单却极尽幽静。

    腊梅的芬芳早已四散在空气中,这香味倒是冲淡了来人上的血腥味。

    “是沧海楼还是锦绣山庄?”女子柔美的声音传来。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女子从梅枝掩映中走出,众人感叹,“又是一个俊俏人物!”

    “幻姬?”小刀问。

    “是。”女子回答。

    未等众人有所反应,只听一声尖锐的剑啸,小刀已拔出沈卢,剑,正稳稳地停在女子的脖颈之上。

    “是你让白虎带走霓裳的?”小刀冷冷地问,眼中已是杀意。

    “是。”那名为幻姬的女子,却丝毫没有畏惧,只是淡淡地应着小刀,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之事。

    “为何?”

    “我恨她。”幻姬从口中说出这三个字时,脸上已是一片狠绝,“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霓裳这个人好过!”

    “啪……”干净利落的一个耳光,女子光洁的脸上已是五指掌印,“她在哪?”小刀才不理会女子嘴角的血丝,只是冷冷地问着。

    “哈哈哈……”女子擦擦嘴角的血丝,冷冷地看着小刀,“若我没猜错,你就是锦绣山庄的新任庄主吧!锦绣山庄不是无所不知吗?有本事你去找啊!干嘛要来问我?”

    “啪……”小刀挥手,又是一耳光,“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呸……”女子啐了一口,“我不说,你能怎样?”

    “那好,我就成全你。”小刀挥剑。

    “庄主,不要……”

    “嘭……”远处飞来一个暗器,将小刀的沈卢剑打偏。

    “慈笙,你……”小刀看清打偏沈卢的正是赵慈笙的凤翎镖,心头不由一冷。

    “庄主,请手下留。”赵慈笙跑到小刀面前,双膝跪地。

    “若是你不说出个道理,我决不饶你!”小刀放下手中沈卢,冷冷地抛下这句话,转离去。

    “初尘,你这又是何必?”赵慈笙转,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女子受伤的脸。

    “慈笙……”女子喃喃出声,已是满面泪痕。

    药房——

    “青蛇、蜈蚣、蝎子、壁虎、蟾蜍,五毒,你应该不陌生吧。”萧清拉开药房的一个抽屉,对着穆清风说道。

    “是,说说你要怎么比。”

    “很简单,我们分别用这五种毒物配药,看看谁的毒药更毒。”

    “这不难,判断毒大小倒也不是难事。”

    “哈哈哈……”萧清大笑,“你以为,我会同你比这个?”

    “那你想怎样?”穆清风不明白,不是就比配出的毒药毒大小吗?

    “配出毒药之后,我们交换服下,然后再在这药房中,找出药材配出解药,若是解不了,那就只有死了,穆清风,你敢还是不敢?”

    “有何不敢?”

    “那好,开始吧!”

    二人开始在各种药材中穿梭,一时间,药房之内烟雾升起,伴着刺鼻的味道,二人配好了毒药。

    “这是我的。”穆清风率先拿出一枚深绿丸药。

    “接着,”萧清抛出,穆清风接下,原来是一枚黑色丸药。

    “不取个名字?”穆清风问道。

    “先说你的。”

    “断魂。”

    “我的叫索命,如何?”

    “好。”

    二人服下毒药,又赶紧运功压制毒,少顷,两人便在药材中寻找着自己所需,一时间,药房一片狼藉。

    半晌——

    “若是没猜错,你的断魂要用断肠草来解吧。”萧清开口。

    “没错。”穆清风倒也干脆地回答。

    “索命呢,你找到了吧!”萧清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确定。

    “嗯,是紫木鸢和鹫箩。”

    “呵呵,”萧清轻笑,“到底是师兄啊,我还是比不上你。”

    一声“师兄”,让穆清风的心中一动,他不由出口,“师弟,你……”

    “师兄,”萧清淡淡一笑,“还记得每次大师兄下山,都会给我们买些小玩意儿吗?”

    “记得,怎能不记得呢?”回想起年少时光,穆清风脸上也浮出笑容,“不过是些弹弓、陀螺、风车和面具这些小东西罢了。”

    “是呀,都是些小东西,”萧清笑笑,“我什么都要和你争,自己的弄坏了,就将你的抢过来。可是,师兄,为什么你总也不生气呢?你的什么东西,我都要抢过来,不出半天,又将坏的还给你,现在想想,那真是坏到底了,你怎么能不生气呢?长大后,我处处与你争斗,可你总是忍耐,如今,到了今天,你怎么还能够不生气呢?”

    “呵呵,”穆清风也不由笑笑“我,是师兄啊,怎么能够生你的气?”

    “是啊,你是师兄啊!你是师兄啊!哈哈哈……”萧清大笑,突出一口黑血。

    “师弟,你……”穆清风上前,一把他的脉,不由瞪大双眼,“你没有解毒?”

    “师兄,师兄,师兄……”萧清再吐一口黑血。

    “师弟……”穆清风将萧清抱在怀中,像小时候萧清被师父责罚之后那样,“这又是何苦?”

    “呵呵,师兄,你知道吗?我知道我会死在你手里的,除了你,谁配得上毒圣的称号?老头子没有看错,错的是我,是我……”

    “你别说话,你别说话,我给你找断肠草,我马上找!”放下萧清,穆清风在药房之中翻找。

    “没用了,师兄。”萧清无力地摆摆手,“断肠草,没有了。”

    “你……”穆清风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目圆睁,“你……”

    萧清苦笑,“我知道你会用五毒符的配方,我知道只有断肠草才能解,我知道我最终会死在你手上的,我也知道,我只愿意死在你的手上……”

    “师弟……”穆清风双目盈泪,紧紧握住萧清颤抖的手,“师弟,我一定救你,你忍住……”

    “师兄,没用的,老头的毒,你还不清楚么?”再吐一口黑血,萧清此时已是油尽灯枯。

    “师弟,师弟……”

    “师兄……师兄……”带着笑容,萧清闭上了眼。

    “萧清……”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