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花海巧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庄主,”兰香轻轻地唤了一声,温柔地将刚从包袱中找出的锦缎金丝凤凰披风披在小刀的上,“马上就入冬了,今早上还打霜了。”

    “兰香,”小刀转过子,“你说,这梅花什么时候开啊?”

    兰香顺着小刀的手,看见园内种着的腊梅,叶片已经暗黄,快要凋尽,便笑着回答道,“回庄主的话,那腊梅叶儿掉尽了,花也开了,到时候可是香飘十里!”

    “叶子掉尽,花儿才开么?”小刀喃喃地说道,“真是老死不相见呢。”

    “庄主,你说什么老死?”兰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小刀说什么。

    “没什么,”小刀淡淡一笑,“兰香,把霓裳找来吧。我心里有些闷,想找她说说话。”

    “是。”

    “繁花落尽处,红颜老死时。”小刀见着园子里业已败落的菊,脑子里出现了这样的诗句。东篱苑内的菊,怕也是这般残败不堪吧!也不知对世间万物敏感如斯的他,看到菊园萧瑟之景,是不是也会有一丝惋惜呢?也不知道这骤冷的天气,有没有影响到他,他可是大病初愈啊!

    小刀想到这儿,忽又笑笑,摇摇头,自己何时变得这么伤感了?那苏言之,与她何干?

    “庄主,庄主。”兰香的声音。

    “怎么你一个人,霓裳呢?”小刀见兰香独而回,想是她没找到霓裳。

    “还说呢,”兰香有些挫败,“我去羽衣小筑找她,就听见下人说她被穆楼主邀去品茶了。”

    “哦?”小刀笑笑,心道:看来穆师叔大事快成了。

    小刀转又对兰香说道,“即是如此,那我们就随意逛逛吧!”

    “好的。”

    “庄主,你看,那儿白茫茫的一片呢!”兰香与小刀绕过回廊,闲闲地走着,却在七拐八绕之后,豁然开朗,好大一片花海!

    “庄主,我先去看看。”兰香提起裙摆,就朝着花海奔去。

    小刀无奈地笑笑,这个兰香啊,总是这样!当下,也提起裙摆,向兰香走去。

    只见白色的花密密麻麻紧紧挨挨地开着,从蜿蜒的小路边一直延伸、扩展,直到人看不见的地方。在这霾地天空下,这么一片白色花海,似乎将天空耀得多了一丝光彩。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花海是由一朵朵一寸左右的小白花构成,花有六瓣,都是纯纯的白色,这六瓣儿以黄色的花蕊为中心,自在地舒展着,让人看得心中也跟着自由自在。

    “庄主,这是什么花啊,开得这般绚丽?”兰香站在花海之中发问。

    “葱兰,”小刀仔细观察了一下,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这花单看很单薄,但是凑在一起,气势倒还是足了。”

    “没想到这沧海楼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所在,真是曲径通幽啊!”兰香感叹。

    “这葱兰倒是能平肝熄风,穆楼主栽种这么多,也许是为了入药吧。”小刀知道这花儿的药,也许穆师叔真是为了药用。

    “不过,在下倒不这么觉得,”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一个弱冠少年缓缓从回廊走出,在花海的映衬下,少年更是风度翩翩,俊逸非凡。

    “你……”这人好生面善,小刀一时想不起。

    少年看小刀的神,就知道她一时未能想起自己,便笑笑道,“林庄主真是贵人多忘事,不知那沈卢剑,庄主用得还顺手?”

    “原来是名剑山庄的少庄主,婉兮真是失礼了。”听他说到沈卢,小刀方想起此人正是在就任大典上赠剑给自己的左无极。

    “林庄主理万机,一人统领着锦绣山庄,何须记挂这样的小事?”

    “小事,”小刀挑眉,“难道记得少庄主是小事,婉兮可不这么觉得。”

    “哈哈——”左无极爽朗一笑,“说了这么多,无极也不好意思再和庄主纠结于此,这沧海楼倒是大得很,若庄主不嫌弃,我们结伴而游,如何?”

    “有何不可。”

    小刀倒是答应得干脆,可兰香心中可不愿意了,心道:你什么无极,见了我们庄主就巴巴地挨上来,真是不知好歹。

    “兰香,”小刀见兰香顿在原地,不跟着自己,“有什么事吗?”

    “哦,”兰香回神,“庄主,没呢。”

    “嗯,走吧!”小刀吩咐着。

    “是。”

    兰香快步跟上二人,三人便开始游览着沧海楼的大小园子。

    “多不见,庄主风姿更胜从前!”左无极一边闲逛,一边殷勤地说着话,满心想着怎么逗佳人开心。

    “哼!”不等小刀开口,兰香冷哼一声,“少庄主的意思是说我们庄主曾经毫无风姿喽!”

    “在下没有这意思!”左无极赶紧解释,“方才在花海看见庄主,在下还以为是偶然遇见了瑶池仙女,简直就是看呆了,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林庄主。那,就任大典上的庄主是端庄秀丽,而今花海的林庄主却是飘逸动人,左某人才会有这么一说。”

    “呵呵,”小刀莞尔,用眼色制止了正要开口的兰香,“我这丫鬟呀,倒是被我给惯坏了,做什么事都没大没小的,少庄主可别介怀。不过……”小刀顿了顿,“少庄主可是真会说话呢,女孩儿听了你的话,怕是个个都会芳心暗许你吧!”

    “林庄主这样说,真是惭愧死左某了。”

    “哦?此话何解?”

    “林庄主岂是那凡尘中的庸脂俗粉能比,若是能得林庄主一笑,哪怕是左某人说干口水,也绝无怨言!”

    “呵呵……”小刀轻笑,这左无极的嘴可是比蜜还甜,“少庄主严重了,真真折杀婉兮了。”

    “左某人原是受了家父之命,来参加无忧谷张小姐的婚礼,真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林庄主,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是吗?”小刀挑眉,“新郎杜海是我们山庄的人,我和他本是同门,来参加他的婚礼也是应该的。”

    ……

    二人你来我往,无非是一些赞美之词,兰香心中早已将左无极骂了个半死,但为了不给他单独与庄主相处的机会,硬是忍住恶心,巴巴地呆在小刀的后,随时找机会攻击他。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