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章 离侯将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出事了!”宁赵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说出这样的话。他们循着惨叫声,向前奔去。

    “怎么会这样?”二人来到了东城墙之下,挤在拥挤的人群之中,抬头一看,不由大惊。只见城墙之上,站着一个白衣女子,那女子衣带飘飞,青丝舞动,纵使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依旧脚踩莲花,轻盈美妙,有这般风华的女子,除了他们的庄主林婉兮还能有谁?

    “小姐!”二人大声呼喊。

    小刀从人群中迅速找到他们,于是唇边露出笑容。城下的人因着这笑容,一起失神。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可他们的视线一转,只见这佳人的右手中,似乎拎着什么东西,定睛一看,竟是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正是慕容枫!

    小刀每走一步,慕容枫就尖叫一声,小刀轻轻将他甩得稍微远一点,他叫尖叫得越是大声。

    “那不是沧州一大害——慕容枫吗?他怎么会惹了小姐?”赵慈笙发问。

    “那慕容枫不是一见漂亮姑娘就大起色心,我们小姐这般模样,你觉得他能忍住不去惹?”宁鑫一下子道出了事实。

    “你也知道小姐的手,要是教训得太过,慕容莫离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赵慈笙不无担心地说道。

    “难道我们还怕他不成?”宁鑫不以为然,“他的侄子对我们小姐不敬在先,我们小姐出手教训,这又有何不妥?”

    “可是……”赵慈笙还想说,宁鑫扬手打断了他,“我们还是继续看吧!”

    赵慈笙见宁鑫不再搭理他,便只好了声,抬头看着事的发展。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慕容枫讨饶。

    “你怕我把你丢下去?”小刀笑意涔涔地望着他。

    这笑容看在慕容枫的眼里,只觉得心里发毛,他软声道:“女侠饶命,小人今天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女侠,还请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一回吧!”

    “饶过你这一回?”小刀像是在考虑似的,复又问道,“若是饶了你这一回,下次,你再调戏女子,又怎么办呢?”

    “小人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

    “呵呵,”轻笑,“你都说自己是小人了,小人的话能信吗?”

    “小人……”慕容枫赶紧改口,“我……我……我一定改,我发誓,我再也不犯了!若是再犯,天打雷劈!”

    “既然如此,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

    “当然,不过嘛……”小刀顿了顿,“那还得靠你自己。”

    “这又怎么说?”

    “我的意思是……”小刀诡异一笑,就将他的外脱下,把他整个人绑在了旗杆之上!“若是你能在这衣服断裂之前脱,我就放过你!”小刀嫣然一笑,便从城墙之上翩然而下,端地是一幅仙女下凡尘的美景。

    不过这般美景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只见慕容枫用杀猪般地声音叫道,“你这个臭女人,这衣服怎么能受得了,你就是存心想整死我,你给我记住,我慕容枫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

    “小姐,他……”赵慈笙当心地望了一眼兀自挣扎的慕容枫,“不会死吧?”

    “慈笙,”小刀莞尔,“他上的外,是山庄门下布庄的精编织物,一百两一匹,他的重量,挂个几天也不会有事的。”

    “可是,他这样挂着,也不是个事呀!”

    “书呆子,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以为他挂在这儿,没人去给家里报信吗?恐怕等我们一走,他家人就赶来了!”

    小刀赞许地看着宁鑫,对他笑笑,毕竟是生意人啊,脑袋还真是转得快!

    “我们走吧!”

    刚迈出几步,只听见慕容枫的大喊,“你这个臭女人,有本事留下姓名,等小爷以后找你算账去!”

    “小姐……他……”赵慈笙开口。

    “走吧。”小刀头也不回,朝前走去,二人急忙跟上,只留下哇哇大叫的慕容枫和城下聚集着的看闹的百姓。

    “慈笙,宁鑫,我们不去凤和银楼。”小刀对二人说道。

    “小姐,这是为何?”不是要去找凤栖梧做簪子吗?怎么好端端地又不去了?

    “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就算是一模一样的,也不过是个仿制品。”小刀说完这话,转过走着,留下莫名其妙的二人,苦苦琢磨着小刀的话语。

    小刀随意地走着,尽管刚刚教训了那个登徒子,但这段插曲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她的心。自己也是头一次来到这么繁华的城池,虽然不是一个闹的人,但淹没于人群中,感觉人潮之中的独立的自己,这种感受倒让小刀有些着迷。

    原来,靠的那么近的人,心却可以这么远!

    小刀看看街道两旁摆摊的小贩,尽管生活忙碌,却带着一种满足的笑意;再看看赶路的行人,各个行色匆匆,顾不得街道上的一切风景;还有一种就像自己一样,漫无目的地走着,逛着,消磨光好像成了生活的必须。

    小刀慢慢走着,不知不觉岔入了一条专门卖首饰的街,到底是女孩儿心,她也不急着走,就仔细地沿着街边看了起来。

    “你是小偷,偷了我们小姐的东西!”一个女声在街道上响起。

    小刀一惊,这,不是兰香吗?

    她赶紧循着声音前去。

    她拨开围观的人群,正看见兰香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而李思好像是怕男子有动作,侧挡在兰香与男子之间。

    只见兰香指着那男子说道:“哪里来的贼,居然偷我们小姐的东西!”

    那男子一脸愕然,不知兰香所为何事,“这姑娘,在下与你家小姐素未相识,怎会偷你们小姐的东西,姑娘怕是认错了!”

    小刀仔细看着男子,只见他体型壮硕,器宇轩昂,眉宇之间透着一丝英气,想来也不是平凡宵小,再看他突起的太阳,小刀知道这是一个练家子,心下疑问:兰香怎么会和这样的人起冲突?

    只见兰香底气十足地说道,“你腰上挂的玉佩,”她小手一指,小刀随着看去,不由大吃一惊,兰香接着说,“是我们小姐随带着的,这样雕工的和田美玉,也只有我们山庄才有,你不是偷我们小姐的,难道是你自己的?”

    “这个?”男子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你说的是这个?”

    “没错!”兰香点头。

    那男子哈哈一笑,声如洪钟,“想小姐是真误会了,这块玉是十八年前一位故人赠予在下的,想那时还没有你们小姐吧,又哪来盗窃之说?”说罢,像是不愿继续纠缠这事似的,男子朗声说,“天下之大,相似之物太多,望姑娘仔细甄别,别再认错了!”说罢,就要离去。

    兰香哪里甘心,便跺跺脚,大喊一声,“你给我站住!”李思看到兰香的眼色,赶紧上前一步,要去抓那男子,那男子也不是个软脚货,一个侧,让过了李思,“小姐若是苦苦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哼!”兰香冷哼一声,“我才要对你不客气,李思,把他抓回去给小姐处理。”

    “你……真是冥顽不灵!”男子当下一使劲,就和李思交起手来。

    小刀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那玉佩……那玉佩一出现,男子的份也已经了然了,她默不作声,只是为了看看——这个男子到底有怎样的本事。

    刚过十招,李思已经有些力不可支,这男子的功夫虽不花哨,可却是招招致命,李思一个刚过弱冠的男子,又只是长于轻功,少了经验,哪里是他的对手?小刀心中明白,若不是男子留手,李思恐怕早已……

    二人正在混战之中,只见一个白影介入其中,二人还想动作,却发现手已经被紧紧地钳在一起。

    “小姐……”李思与兰香看清来人,同时叫了一声。

    “你……”男子看着立在自己眼前的白衣女子,当他看清她的脸后,不由得叫了一声:“清扬!”

    小刀对着男子淡淡一笑,开口道:“离侯将军吗?小女子久仰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