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心血来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孙小姐,东篱苑的菊花开了,是否要去看看?”林管家走进书房恭敬地问着小刀。

    “哦?是吗?”小刀放下手中的书,“听师父说,娘生前喜菊花,尤其是绿牡丹,想那些花儿是师父种下的吧?”

    “那些花大部分原是小姐种下的,后来冷庄主又广泛搜罗了一些,如今,倒是繁盛的很!”

    “那我还真得去看看,林管家,我们走。”

    “是。”

    东篱苑内——

    只见回廊两边依次摆着盆景菊、大丽菊、塔菊、悬崖菊、万寿菊。回廊尽处,小小的园子里,白花瓣儿黄花蕊的雏菊、金光闪闪的金盏菊、紫红色的翠菊、开还闭的麦秆菊、形似球状的桂圆菊,各种菊花竞相开放,尽显媚。

    小刀从未见过如此多的菊花在自己眼前绽放,不有些痴迷,她走到每一朵花的面前,轻轻用手抚摸着她们,想着她的母亲,那个叫做林清扬的却素未谋面的女人,当年,她肯定也是这样抚着每一朵花,而师父,则是远远地观望着她,看她看菊花的表,看她抚菊花的动作。

    这个看花人看着风景,自己却成了别人的风景。

    “林管家,绿牡丹是什么模样?”

    “孙小姐,请随我来。”

    林海忠前面带路,领小刀走进内苑。

    深秋的内苑,阳光虽然依旧寒冷,但却十分光耀,小刀在这个阳光闪耀的时候,看到了绿牡丹,传说中的绿牡丹。

    内苑的中心,一株枝条粗壮、叶形不规则的菊花正在绽放。层层花瓣叠嶂,将花心紧掩,花蕊外部花瓣浅绿,中部花瓣翠绿向上卷曲,心瓣浓绿裹抱,整个花冠呈扁球状,花色碧绿如玉,晶莹玉滴。阳光下,花儿绿中透黄,光彩夺目,几闪了人的眼。

    “这,就是绿牡丹?”

    “是。”

    “真是花中绝色,菊花之中怕是没有可以与之比肩者吧!”

    这边小刀正与林管家谈着话,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来。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几时重露,实是怯残阳。愿泛金鹦鹉,升君白玉堂。”

    小刀与林管家听到这个声音,相视一笑。

    “慈笙,你回来啦!”林管家开口。

    “属下赵慈笙,参见庄主。”一个灰衣男子拱手作揖。

    “赵门主多辛苦,无须多礼。”小刀抬手,示意众人到亭子中坐。

    三人走入亭中,下人端上茶来。

    “赵门主,此次进京,收获如何?”小刀询问着。

    “回庄主,此次进京,幸不辱命,好容易把户部和兵部的矛盾给解决了。”

    “呵呵,真是辛苦赵门主了,”小刀笑笑,“我可是听说户部尚书赵中凯与兵部尚书黎慕期斗得死去活来啊,赵门主可要好好给我们说说,让我们也知道知道官场上的争斗有多剧烈。”

    “这两个老家伙,都是黄门士子,却为了儿女的事结下了仇怨。原本赵中凯的千金与黎慕期的儿子打小就定下了娃娃亲,谁知半路杀出了广平王世子,硬是将赵千金娶回了家,这两家也就生了芥蒂。谁知后来,离侯将军得胜归来,连带兵部的大小官员都受了封赏,主管兵部的黎慕期更是得了黄金千两,于是他就在家大摆了三天宴席,气得住在隔壁的赵中凯卧病在。这下倒好,二人就开始明目张胆地斗了起来,在朝堂上也吵得不可开交。”

    “读书人有时还真是小气,女儿是人家的,嫁了就嫁了;黄金是别人的,请客就请客,这有什么值得怄气?”小刀有些不以为然。

    “我也是这么说,那些人不就是最重视一个“名”,这般扫面子的事,当然放不开。”

    “那赵门主又是怎样解决的?”

    “能怎样解决?还不是仗着锦绣山庄的面子,硬是给他们做了个东道,请二人共同赴宴,又说了一些当初贫寒的子的话,唤起了两人共苦的记忆,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人本事莫逆,自然,疙瘩也就化解了。”

    “听赵门主说得这么容易,怕是花了不少心思吧!”小刀不是三岁小孩,自然知道远远没有赵慈笙说得那么简单。

    “当然,离侯将军的功劳可不少,他可是帮了不少忙。”

    “离侯将军?”小刀听着这个名字,望了一眼林管家,林管家点点头。

    “如今应该称武威王了,慕容将军得胜回朝,刚刚被圣上封了王爷。”

    “武威王……”小刀喃喃地念道。

    “书呆子就知道官场的事,一点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官儿,都是由我们赚的黄金白银养活的!”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整个山庄还有谁半句话离不开钱的,自然是玄门门主宁财神是也。

    “满口不离钱,一铜臭味。”赵慈笙不屑一顾地瘪瘪嘴,把头朝向一旁,不看迎面走来的宁鑫。

    “可赶巧了,今天大家可是都回来了。”林管家笑着说道。

    “玄门宁鑫,参见庄主。”

    “你们可真是约好的,”小刀见出去的二人都已回来,不由心中高兴,便对着宁鑫笑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宁门主坐下吧,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

    “宁鑫谢过庄主。”道谢过后,宁鑫拉起长衫,就要坐在赵慈笙边,赵慈笙赶紧大叫,“你这个满铜臭的家伙,离我远点!”

    “哼,你这个酸不拉几的书呆子,是庄主让我坐的,我就坐了,你怎么样吧!”

    “你……你太过分了!”

    “过分又怎样?”

    二人又开始了二十年来不变的老戏码,一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小刀与林管家笑着看着他们斗嘴,他们回来了,庄内就会闹不少吧!

    “庄主,”一个男子的声音,原来是李思前来。

    “李思,何事?”

    “回庄主,收到沧海楼急函一封。”李思从袖中拿出信件,交给小刀。

    小刀接过信件,迅速看毕,嘴角露出了笑容,四人奇怪地望着她。

    “庄主,你……”还是林管家率先发问。

    “林管家,我们山庄有喜事了?”

    “喜事?是不是我们山庄又开了新的钱庄?”开口提钱的自然是宁鑫。

    “除了钱,您还能想到什么?”和宁鑫斗嘴的自然就是赵慈笙。

    “是你们四大门主中的喜事。”

    “我们?”二人同时发问。

    “你们中有人要成亲了。”小刀见二人吵得正开心,不由起了玩心,故意钓他们胃口。

    “难道是霓裳跟人跑了,我回来可没有见着她?”宁鑫开口问。

    “宁财迷,怎么说话呢?”赵慈笙顶他,“霓裳是这样的人吗?”

    “那可不一定,江湖上追着霓裳到处跑的男子可大有人在,你以为霓裳就等着你这酸书呆子?”

    “你……”

    “好了,好了,”小刀见二人又要吵起来,“别吵了,不是霓裳,是杜海。”

    “什么?酒疯子!”二人惊呼,“她拐了哪家姑娘?”又是异口同声。

    “张玄真的女儿——张云和。”

    “无忧谷!”二人又是同声同气。

    小刀点头。

    “真是好样的,这酒疯子平时不声不响,去个寿宴,就把人家闺女给拐了,真给山庄长脸!”宁鑫口没遮拦地说着,赵慈笙附和地点点头。

    “咳咳……”林管家咳嗽了两声,示意这两个大男人收敛点。

    小刀不理这发疯的二人,只是淡淡地说道,“最近,山庄确实很无聊啊!”

    “庄主,你的意思是……”林管家已了然,“去参加婚礼?”

    “嗯,四门主都是师父一手培养的,也算是我的同门,既然是同门有喜事,我怎能不去?”

    “庄主,我也去!”宁赵二人再一次默契,说完之后二人有冷哼一声,各自别过脸去。

    “可是,庄主……”林管家面有难色。

    “山庄有你和苏护法,我很放心。”小刀知林管家怕山庄无主,忙打消他的顾虑,“何况,还有白浪。”

    “庄主,这可使不得!”林管家大惊,历来庄主出门,暗部都会随保护,这次庄主的意思是要将白浪带领的暗部留在庄内,这可不行!

    “林管家,你是不相信我?”小刀挑眉。

    “不是,可是……”林管家还要劝说,小刀挥手,“我带着两位门主,还有李思,这样,林管家放心了吧!”

    “庄主……”

    “好了,我已决定,林管家无需多言。”

    “你们二人,”小刀转过子对着宁赵二人,“回去准备下,我们明出发。”

    “是。”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