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毒圣清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 )    昨天的雪,差点把小雪冷毙掉!今好不容易出了太阳,小雪便拿着本本去场晒晒,谁知冷风那个嗖嗖地吹!结果,感冒啦!!但是,鉴于小雪一直人品如此之好,特此奉上两章!

    亲们,千万别吝啬你们的支持!让点击、推荐、投票、收藏都一起来吧!!

    …………………………………………………………………………………

    秋天的夜里,雾气弥漫,笼罩着夜幕下的一切,所有事物,都变得晦暗不明。书房之内温暖如,原来是兰香丫头不顾小刀的拒绝,硬是给她点上了暖炉。小刀仔细看着白浪送来的消息,扬起嘴角,“原来是你!”

    “扣扣——”门外来人了。

    “谁?”小刀问道。

    “庄主,是我。”兰香的声音。

    “进来。”

    兰香开门,端着一碗气腾腾的东西款款走来。

    “这么晚了不睡,你端什么来?”

    “本来是要睡的,不过,”兰香抿嘴一笑,“被丝竹那丫头给拉起来了。”

    “哦?”

    “她硬要奴婢给您送燕窝来,说是苏护法吩咐的。”兰香笑得更是开怀。

    小刀像是被她的笑容感染似的,心不错地打趣道,“兰香啊兰香,提起苏护法就这么开怀,要不我把你派给苏护法,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佳话呢!”

    “哎呀,庄主,你怎么能这样啊!”兰香可不依,撅着嘴说道,“兰香可是为了庄主高兴啊,怎么庄主和霓裳门主一样,就欺负我!”

    “好了,好了,兰香,把燕窝端过来吧。”

    “嗯,”兰香将燕窝递给小刀,还补了一句,“苏护法还说要庄主多休息呢,别为了庄中事务累坏了体!”

    “哦?是吗?”小刀接过燕窝,“这话倒像是兰香说的,兰香就这么了解苏护法?”

    “哎呀!庄主,你又来了!”兰香急得跺脚,“人家也是关心你呀!”

    “呵呵,我知道。”小刀笑着将燕窝喝完,对着兰香道,“夜深了,去休息吧!”

    “嗯。”兰香笑眯眯地接过碗,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她突然装过来,“庄主,苏护法送你的那幅画,怎么不见你挂呢?”

    “兰香,你再说我真把你送给苏护法!”小刀威胁道。

    “才不呢!”兰香笑着走出门去。

    兰香走后,屋内一片宁静。小刀想起了那幅画,便从抽屉当中将它拿出,挂在了墙壁上。

    那个夜晚,那轮明月,月下舞剑的自己,还有那缠绵的琴音,小刀看着画,不由想起了苏言之,那个恍若出水清莲的男子,若舞剑的人换做是他,又是怎样的一种风致?

    “真是一幅美人图啊!”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看来画这幅画的人可是用心良苦!”

    小刀头也不回,只是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句,“你来了!”

    “哦?”男子有些讶异,“好像你知道我会来似的。”

    小刀笑着回转,这一笑满室生,如同明月当空,遍地银辉。只把那男子看得呆了一下。

    “自你救下杜海也已半月,算算时间,是你该来找我的时候了。”小刀淡淡地,仿佛在说一件早已明了的事

    “不错,不错,到底是锦绣山庄的庄主,耳目果然灵通!”男子赞叹了一句。

    “谬赞了,受之有愧。那么现在,我是应该叫您沧海楼的穆楼主还是应该称您一声毒圣,然后再给您跪下,叫您一声师叔呢?”小刀说完,依旧笑容满面。

    原来,沧海楼的楼主穆清风竟是多年前纵横江湖的毒圣清风!

    听了小刀的话,男子脸上的表已经由玩世不恭变得越来越凝重,“冷天涯有没有告诉你,女人太过聪明,会让男人觉得恐怖的?”

    “呵呵,师父只是说过——处处小心,步步为营,穆师叔!”

    “真是的,什么样的师父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你就跟那冷天涯一样,都是属狐狸的,什么人都算计!”已被揭穿了份,穆清风索放宽了心,人也随起来,他走近那幅画,仔细瞅了瞅,“我说小刀师侄啊,这画谁画的?”

    “苏言之。”

    “就是你那经脉尽断的右护法?”

    “嗯。”

    “不错,不错,看不出来这个废人倒还是一个才子,笔触能这么细腻,都把你画成仙女了!”

    小刀觉得“废人”二字甚是刺耳,但碍于师父的面,也不好反驳,她不说话,由他一人自言自语。

    只见穆清风啧啧了一下,又说道,“听说那苏言之琴武双绝,今见他这画,可要改个名字了。”

    “哦?”小刀倒很想知道他想说什么。

    “画双绝呗!”穆清风调侃道。

    “是吗?穆师叔真说笑!”

    “若他经脉未断,配你,倒也合适。”穆清风继续调侃。

    “哦,师叔倒是想的周到,”小刀也是一笑,便伸出手来,“那么,师叔,东西就交给我吧!”

    “你……你……”穆清风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全的汗毛都倒竖起来,“什么东西?”

    “龙骨续啊!”小刀看着他防备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

    “你不知道吗?龙骨续拿去救你那酒罐子属下去了!”穆清风一副我绝对没有的表

    “是吗?”小刀笑着反问。

    “是。”穆清风点头如捣蒜。

    “好吧,既然师叔说没有,那我也不打算派人去沧海楼了。”小刀说到这儿,貌似可惜地对穆清风说,“本来还想派霓裳过去的,既然杜海好了,就让他自己回来吧,也省得霓裳车马劳顿!”

    “小刀师侄,”一听到霓裳的名字,穆清风就眉开眼笑的,“你看,霓裳和杜海也是同门,杜海受了这么重的伤,连命都差点丢了,怎能不去?”

    小刀狡黠一笑,“其他人去也是一样的。”

    “不一样,怎么能一样呢?”穆清风赶紧说。

    “照理说,霓裳和杜海乃是同门,去看看也是理所应当的。不过,这霓裳,我还想留在边聊聊天、练练剑……”

    “小刀师侄,”穆清风赶紧打断她,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小刀,“这是我照着师父留下的龙骨续配的药,治苏言之的伤足够了,等他好了以后,他陪你聊天,陪你吃饭,陪你练剑,你怎么折腾都行!”

    小刀拿着药,淡淡一笑,“小刀在此谢过师叔!”

    “不谢不谢,记得把霓裳派出去就好!”

    “好。”

    “那我告辞了!”

    “师叔慢走,恕小刀不送!”

    “小刀师侄留步。”

    得知霓裳要被派到沧海楼,穆清风心里欢喜,走路也轻飘飘地,他走到门外,提起一口气,便飞上了屋顶,飘然离去。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师叔,你怎么回来了。”小刀早已发现了去而复返的穆清风,只是他一直在自己门口逡巡,小刀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出言询问。

    “哎!”穆清风长叹一口气,推开房门,“那个……小刀师侄,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看着他言又止的表,小刀了然一笑,她知道他要问什么了。不过,小刀不动声色,“师叔请说。”

    “那个……你是怎么知道我对霓裳……”穆清风脸上一红,不再说下去。

    “呵呵,真很简单啊!”

    “说说看。”

    “这五年来,每年美人榜的评选过后,就有一大笔银子送到美人榜的那些评审手中,我只是不经意地叫手下问了一下,谁知,问出那些银子竟是沧海楼穆楼主您的呢!我说穆师叔啊,你可是真是宁掷千金,只为博红颜一笑啊!”小刀说到这儿,看着穆清风瞬息万变的表

    “小刀师侄,我收回我刚才的话!”穆清风脸色绯红。

    “什么话?”

    “冷天涯是狐妖,你已经是狐仙了!”说完这句,穆清风飞速离去。

    留下小刀一人,看着他的背影,喃喃地说道,“师叔,你一定要对霓裳好!”

    ※lt;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