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去也匆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小姐,小姐,”丫鬟玉竹急匆匆地跑回叠翠楼,“小姐,不好了!”

    “怎么了?你急成这个样子?”张云和放下手中的木梳,转过看着玉竹。

    “小姐,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有闲心梳妆打扮?”玉竹上前,拽着张云和就要往门外去。

    “你倒是说明白啊,”张云和拉住玉竹,“有什么事,马上说清楚。”

    “哎呀,小姐,你再不去,就见不到杜公子了。”

    “怎么了?”

    “我听在老爷房里当差的人说,杜公子这次到谷里来,是受了他们庄主的命令,来找老爷要咱们的什么宝贝,老爷不给,自然杜公子讨了个没趣,就要离去。这不,现在都走出谷了。”

    “什么?”张云和一听,心里如同火烧,眼泪就这么一滴一滴的掉落。

    “小姐,小姐,”玉竹也急了,“你别哭啊,我们这就追去,见见杜公子啊!”说着,就要拉着张云和去追。

    “算了,玉竹,”张云和拉住她,“只怕他现在还怄着爹爹的气,现在去,他又如何肯见我?”

    “小姐,你怎么这样想?杜公子对你怎么样,谷里的人可都看着的,他怎么能因为和老爷闹了不愉快,不肯见你呢?”

    张云和擦擦眼泪,“那你说,他怎么就不辞而别了?不是生气,又是什么?”

    “呃……小姐……”玉竹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兴许时间太过匆忙了。”

    “哼,”张云和冷笑一声,“再匆忙也应该说说啊,我就在他的对面。他明明就是和爹爹怄气了。”

    “小姐……”玉竹见小姐说得在理,也不知该如何去劝,不过,她突然灵机一动,“我有办法啦!”

    锦绣山庄——

    “庄主,”兰香在书房门外叫着小刀。

    “进来。”

    “回庄主,苏护法回庄了。”守门的小厮刚刚传来消息。

    “哦?”小刀放下手中的琴谱,“那我们这就去吧。”

    “啊?庄主,你不用那么着急吧。”兰香心道:苏护法一回来,庄主就马上去找他了,这叫别人见了是什么事啊,庄主毕竟是未嫁的女子啊。

    “兰香,”小刀说道,“我若现在不去,你的好妹妹丝竹就要被抽筋剥皮了。”想起那个小丫头鬼头鬼脑的样子,小刀不由莞尔,“那个丫头,我喜欢得紧,可不想让她受罪,你不是说,苏护法的另一个丫头老是欺负她吗?”

    “庄主……”兰香听了这话,心里暖暖的,庄主总是这样,外表冷冰冰的,却什么事都会上心,即便是下人的事,庄主也记在心里,“兰香替丝竹谢谢庄主。”说着就要跪下。

    小刀伸手扶住兰香,“若是要谢谢,也等先去了再说吧。”

    苏言之的书房内——

    “丝竹,书房内的东西可是你整理的?”苏言之一回到庄内,方想起夜里画好的画没有收好,便急匆匆地往书房来了。可他找完了书房所有角落,就是没有看见那幅画,苏言之按按自己的额头,会去哪里呢?

    “回……回……公子……”丝竹结结巴巴地不知怎么才好,一下子跪下了。

    “我问你那幅画呢?你这是做什么?”苏言之看着跪下的丝竹,有些不明白。

    “公……公子……那画……”

    “苏护法,那幅画在我那儿,”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

    只见小刀带着兰香,缓缓走入房内,“我看上这幅画了,就叫丝竹留在了我那儿,苏护法,不舍得割吗?”

    地上跪着的丝竹如蒙大赦,赶紧擦擦额上的汗,一脸感激地望着小刀。

    “庄主……”苏言之被小刀刚才说的话大大震动,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苏护法,”小刀轻轻一笑,“我来了,就不能坐下喝口茶吗?”

    “哦,”苏言之赶紧对着丝竹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起来,去给庄主泡茶。”

    “奴婢遵命。”丝竹喜笑颜开,蹦蹦跳跳地往屋外走去,刚才那诚惶诚恐的样子,哪里还看得见?

    二人坐下,待丝竹将茶送上,小刀方才开口。

    “苏护法,你的那幅画,我可喜欢得紧。”

    “承蒙庄主喜,这是言之的荣幸。”

    “苏护法,你我皆是锦绣山庄之人,非得要对我如此多礼吗?”小刀放下杯子,突然问道。

    “这……这……庄主乃山庄主宰,言之敬重庄主这是应该的。”苏言之不敢看小刀,只盯着手中的茶,讷讷地说道。

    “敬重?”小刀见苏言之窘迫的样子,也不多说。若是敬重,怎么能这样的笔触画出,苏言之,你当我是傻子吗?

    一时间,屋内静的出奇,气氛有些尴尬……

    “庄主,”静默了半晌,苏言之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听下人们说,庄主喜欢围棋,现在我们手谈一局如何?”

    小刀也不推辞,“如此甚好。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