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刀芒初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霏雪如是 书名:清扬婉兮
    一

    小刀挥舞着手中的明月剑,回想着昨晚师父教的招式,可是她无论怎么回忆,都想不起第九式了。那招叫做孤星袭月,师父说了,只要练好了第九式,明月剑法就会发挥到最大的威力,这样,就可以为娘报仇。

    说到娘,小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对她而言,那只是一个符号。她的记忆中,只有师父。那个英俊的男人,自她有记忆以来,他便一直守护在她的边。

    师父,总有那么多让小刀不明白的地方。小刀练功时,他总在一旁抚琴,小刀颇为着迷他抚琴的样子,曾嚷着要学琴,而冷天涯只给了小刀一个眼神,便拂袖而去。那个眼神,小刀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里面含着绝望,更多的是一种怨恨,一种心之物被人夺掉的怨恨,而小刀就是那个剥夺者。之后,小刀再也不敢要求师父教她除武功以外的东西。

    师父的房间里挂着好多画,都是师父画的,可是每幅画里都是同一个女人,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总是安静地坐在一轮明月下抚着琴,她抚琴的神态,和师傅好像。小刀很是嫉妒她,什么时候师父能为自己画一张呢?

    师父总是穿着白色的长衫,但不同于那种单纯死寂的白,师父的长衫在月光下会发出柔和的光。小刀记得师父就是穿着这样的白衣在月光下教她轻功的。那晚的月亮特别的皎洁,月光肆无忌惮地洒在大地上,师父带着她在这月光下飞了好远好远……

    “小刀,怎么不练功?”冷天涯的声音打断了正在走神儿的小刀。

    “师父,”小刀惭愧地低下头,“我怎么也学不会第九式。”

    “孤星袭月,”冷天涯拍拍小刀的头,“是要孤独的人才能学会的,来,你告诉师父,你孤独吗?”

    “不孤独。”小刀有了师父,怎么会孤独?小刀心里想。

    “你一个人住在山谷,只有花草虫鱼与你相伴,没有同龄的玩伴,而师父也只有晚上才会来看你,你怎么会不寂寞呢?”冷天涯看着小刀的脸,似乎想找出她真实的想法。

    “师父,我有它啊!”小刀得意地挥动着手中的明月剑,“有它陪着我,我怎么会寂寞呢?”

    “是呀!”冷天涯叹口气,“还有明月呀!”

    二

    师父已经好久没来看小刀了。

    师父告诉小刀要体会到孤独,才能练成孤星袭月,所以他带走了明月,只给小刀留下一把随意从铁匠铺买来的不知名的破铁。

    小刀很沮丧,明月陪着自己一起长大,有时候她甚至觉得明月就是她的亲人,就是她的娘亲。可师父就这样把她带走了。而那天上的明月,却也挡在了乌云的背后。小鸟已经归巢了,虫子也不再鸣叫,花儿闭了花蕊在沉睡,连平时最为聒噪的小溪,也不知怎么在此刻悄无声息。

    只有夜,只有小刀。

    什么是孤独?

    是不是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苦等,等一缕光亮,等一丝声音,还是等一个人?而你等的那些通通都迟迟没有出现。是不是天地间就只有你一个,你的人不见了,你在意的东西不见了,你连平时的招式都想不起?

    一无所有是不是孤独?

    小刀还不明白,她也注定练不成孤星袭月。

    “哎!小刀,你还是练不了吗?”师父的声音传来。

    “师父,”小刀扑到冷天涯的怀里,带着哭腔“徒儿没用,练不成孤星袭月,请师父责罚我吧!”

    “小刀,”冷天涯拍拍她的头,“没关系,慢慢来吧,告诉为师,这半个月来,你孤独吗?”

    “嗯。”小刀委屈地望着冷天涯,“师父您和明月都走了,徒儿什么都没有。”

    冷天涯点点头,“你在孤独的时候想的是什么?”

    “想着师父,想着明月,想着我的武功。”

    “哎……”冷天涯再次叹气。

    “师父,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您一直在叹气?”小刀不解地问。

    “不,小刀,你没有错,错的是师父。”

    “师父,一定是小刀太笨了,老是学不会,让师父伤心了,对不对?”小刀跪在冷天涯的面前,“师父,您责罚小刀吧,小刀宁愿受罚,也不愿意见到师父叹气的样子。”

    “小刀,你起来。”冷天涯轻轻一提,就把小刀搀了起来,“再说一次,你没有错,错的是我。”

    “师父……”

    冷天涯举手,制止了小刀的话。

    “夜,深沉啊!”

    三

    师父说过要忘掉他。

    师父说过要忘掉明月。

    师父说要忘掉自己。

    是的,忘掉一切,有记忆的人是不会懂得孤单的,孤单的人什么都没有。小刀只要学会了孤独,就可以学会孤星袭月,就可以为娘亲报仇,就可以以后一直都在师父边了。

    泡在水潭中的小刀,憧憬着以后的幸福生活,已经忘掉了自己是来体会孤独的。

    好冷,好难受,也不知道在水潭里泡了多久,小刀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动弹了,自己就这么无依无靠地悬浮在水中,周围都是冰冷刺骨的潭水,睁不开眼睛,四周只有黑暗、黑暗。周围好静,听不见一丝的声音。

    我是不是要死了,小刀这样想着。

    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记忆中有个男人,他手里握着一把剑,他是谁?

    躯体已经麻木地不能动弹,可是心里好像有万千的虫子在咬,小刀觉得自己的好像离自己而去了,她觉得自己越来越轻、越来越轻,自己好像是一片云,慢慢慢慢地往上升……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刀醒了。

    她从水潭中爬起来,慢慢地拔出剑,在月光下挥舞起来。

    “师父,徒儿练成了!”

    “嗯,我给你带来了明月。”

    小刀从冷天涯的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了剑,“师父,我练给您看,好不好?”小刀满怀希翼地望着冷天涯。

    “不用了,会有机会的,你现在也累了,好好地休息吧!”

    “可是,师父,”小刀不愿意让师父离开自己的视线,“小刀还不累。”

    “那你坐下,师父给你弹琴。”

    “好!”师父居然要给自己弹琴,小刀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师父的琴声了,可见师父是为了自己练成而高兴,一想到这点,小刀便兴奋不已。

    “师父,这是什么曲子?”一曲终了,小刀问师父。

    “先说说你的感受。”

    “很欢乐,很温暖,但又有一点无奈。”

    “嗯,这叫彩云追月。”

    “彩云追月,”小刀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师父,这个名字好美啊!”

    “想学吗?”今天的师父好奇怪,不但主动给自己弹琴,还要教自己。

    “当然想了。”小刀立即回答。

    “给你,”冷天涯从袖口中拿出一本书,“这是一本琴谱,为师毕生所学,汇集于此,现在我将它送给你,后你好好学!”

    “谢谢师父,”小刀高兴地接过琴谱,从今以后,自己也可以和画中的女子一样了。小刀一定要弹得像师父一样好。

    “小刀。”

    “徒儿在。”

    “告诉师父,孤独是什么?”

    “孤独,就是无。”

    四

    杀害娘亲的仇人就在这个山上,只要杀了他,就可以给娘亲报仇了,然后,和师父一起浪迹天涯。小刀砍掉前面挡路的荆棘,擦擦自己的汗水,一继续前行。

    走了两天两夜,小刀终于来到了锦绣山庄。她记得师父说过,仇人就住在内院的西厢。于是小刀轻提一口气,跃入庄内。

    “屋外何人?”一个苍劲的声音传来,小刀被发现了。

    “清风明月不相识,奈何相逐至天涯。”小刀马上回答师父教的话。

    “进来吧!”西厢的门开了,小刀走进去。

    只见一个黑衫男子坐在椅子上,桌上放着一壶香茶,还在氤氲地冒着气,茶香扑鼻。小刀想看清这个男子的相貌,但她发现他带着金色的面具,面具很精致,是由黄金打造,上面的纹饰小刀从没有见过,依稀可以猜测那是一张脸,一张妖媚且骇人的脸。

    “你是谁?”男子饶有兴趣的问,“为什么你知道这句诗?”

    “我是小刀,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诗,是师父告诉我的。”小刀本不想回答这个人的话,可是,他总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她无法拒绝他提出的问题。

    “你师父?”男子想了一下,“冷天涯。”

    “是。”

    “你知道明月吗?”

    “知道。”

    “冷天涯告诉过你?”

    “我的剑就叫明月,我的剑法也叫明月。”

    “哈哈哈哈……”男子突然大笑了起来。

    小刀觉得他是在侮辱明月,愤怒地说,“为什么笑?”

    “哈哈哈哈……”

    “难道明月让你觉得可笑?”小刀把手放在剑柄上。

    “我是笑冷天涯。”

    “不准你嘲笑我师父。”小刀拔出剑来。

    “小丫头,”男子的剑不知什么时候握在了手上,他挡住了小刀的攻势,“如果你真的想打,就跟着我来。”说完,便飞上了屋顶。

    小刀紧随其后。

    “不错嘛!”男子停在了山崖边,“冷天涯的独步惊鸿你倒是学了**成,居然还能追得上我。”

    “少废话,我今天来,就是取你命的!”小刀摆出战斗的姿势。

    “哦?”男子笑了,“可是,明月舍不得杀我!”

    “笑话!我的剑只会听我的。”

    “那好,不过你可要记住了,”男子缓缓地拔出剑,“我的剑叫做——清风。”

    五

    月光下,两个影打得难解难分。

    已是四百余招,可小刀仍然没有半点胜算,男子总是能轻松化解自己的招数,主动权仍然紧紧地掌握在他的手上。

    “小丫头,你还不是我的对手。”男子挡住小刀的剑。

    “少废话!”小刀左手一掌,剑走偏锋。

    “你还是放弃吧,你根本就没法伤到我。”

    “我不信!”

    小刀后退一步,停住。事已至此,看来只能使出那一招了。

    “孤星袭月!”小刀大吼一声,手中的明月已不再是剑,它慢慢地幻化成一颗明星,蓄势待发,准备扑向男子。

    “小心!”小刀一心要使出绝招,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空,眼见就要掉下去。这时,男子脚下飞快,来到小刀面前,抓住小刀,往后一带,小刀转危为安。

    但是……

    “你……救了我……”小刀不敢相信地看着男子,面具的遮蔽让她看不见男子的表

    “可我……”

    “小刀……”男子叫出了小刀的名字,“小刀……”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已经不是最初的声音了,它对于小刀来说,是多么的熟悉,确切地说来,这个声音陪了她十七年!

    “师父!”小刀扯掉男子的黄金面具,“师父,真的是你,为什么?为什么?”小刀抱着冷天涯大哭起来。

    “小刀……”口的剑让冷天涯说不出完整的话,“你……已经报……报了……仇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您是我的师父啊!怎么是仇人?”小刀不敢相信,是自己把剑插进了师父的口,师父可是自己最最亲近的人啊!怎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师父……师父……”

    “拿……拿着它。”冷天涯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上面染上了他的血。

    “这是什么?”

    “看……看……”终于冷天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在小刀的怀里,带着笑离去。

    “不……”

    月凉如水,照故人,也照今人。

    ※lt;ahref=http:www.》《a》

重要声明:小说《清扬婉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