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勇士出征 (2)

    用途暂时为逃生工具的冰块加速向前飞行,成群的昆虫跟在后面紧追不舍,嗡嗡嗡的声音震动耳膜,令人无比烦躁。凌天灵活地纵冰块绕过挡路碎石,时而向上时而向下飞。

    前方是棕黄色的巨石群,不同的大石头之间像披萨拉丝一样黏连在一起,看起来就是一幅错综复杂的立体迷宫图。

    一块巨大的悬石迎面而来,冰块并没躲闪,而是保持加速度向前冲,直到距撞上悬石还有三米不到,凌天提起冰块前端改变方向向上冲,很快便绕到了悬石的背后。三人松了口气,侧耳聆听悬石另一边昆虫撞上石头的惨烈声音。

    “太帅了,飙车车技同爷爷有得一拼!”小班握着拳头在空中一挥,兴高采烈地对凌天说。

    “别高兴得太早,要维持这个交通工具——你们地球叫‘车’对吧——我可撑不了多久。”凌天回头笑了笑,“本来就不擅长用冰魔法的,再加上是创造不怎么熟悉的东西,控起来有点困难,到现在让冰车飞行都不太稳呢。”

    “谁说的,你已经很厉害了。坐在我旁边的那只呆头在地球上活了十一年都还不会开车呐。”小玟瞟了正朝自己做鬼脸的堂哥。由于做鬼脸时没握着扶手,在冰块绕到飞行时小班差点从座位上滑下来。

    “我还未成年啊!”小班抗议道,分出一只手去掐小玟的胳膊。小玟尖叫一声,龇牙咧嘴地掐回小班。

    “嘘,别吵。”凌天示意他们安静。等静下来,他们才发现——

    “实在是太安静了。”小玟挑起左边眉毛表示疑惑。

    凌天的声音里也充满疑惑:“没错,那些虫子都哪去了?刚才只是让它们猛撞一下,不至于全部甩掉吧。”

    他们回头看,后面除了不会发出声音的悬石,真的什么也没有。那些蜂拥而至遮天蔽的昆虫,现在都不见了。

    冰块——凌天叫它冰车——在悬石上停下了。这块悬石实在太巨大,一眼望不到头,简直就是整一片大陆,大大小小的石头堆在上面,犹如一座座小山。

    奇形怪状的植物稀稀疏疏地从石缝中钻出,展示着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它们静止着不动,看起来非常安全,然而在经历过酱爆瓜的“调教”后,小玟已经明白在虚无零界这种地方,即使是植物也决不可轻视。虽然不能够思考,但是它们为了适应环境而进化出的应激本能已经足够在这个世界生存。

    因此小玟跟在凌天后时,也还是小心翼翼地择道而行,尽量避开任何其他活着的东西。与之相反,小班显然没把这些植物放在心上——当然如果有那么细心他就不是田小班了——只像往常一样大大咧咧地迈步走在最前面,根本就没关注路面状况,马上就要一脚踏扁一簇从他旁边的岩石间探出头的暗紫色小花了。

    “小心点。进到虚无零界之后,必须处处小心。”凌天拉住他。小玟绕到小班前面去,和凌天一前一后把小班这个马大哈搁在中间。

    “有没有必要啊。”小班摊手,“走了那么久都没有再碰上追着打要把我们吃掉的东西,说不定这片地区是无危险生物区呢。”

    凌天可比他谨慎多了,他深知平静的表面下可能潜藏的危险:“就是因为太平静了才奇怪,大部分人在虚无零界的主要生活要么是猎杀,要么是逃命。上次和你们进来的时候也有过一次这样的状况,是因为零帮众近造成的。这次可能也相差无几,说不定就有非常危险的对手隐藏在周围。”

    小班双手抱头,两眼望天:“又说不定有看不见的好心人帮我们干掉了要吃掉我们的怪物呢,什么都说不定呢。”

    他觉得凌天有些多疑。何必担心这么多呢?遇上怪物就开打好了,打不过再跑嘛。

    “也许你说得对。”凌天回头望了后面一眼,没有再说话。

    小玟也顺着他的视线往后面瞧,确实没有在动的东西,什么东西都没有,平静得不寻常。但这时候她也赞同小班的看法,多余的担心又有何用处?不如干干脆脆向前走,遇上状况再临时想办法对付。

    但凌天毕竟有在零界的残酷环境下生活的丰富经验,他的担心是对的。在他们踏上这块悬石之后,就有人盯上他们了。而且不止一个。

    “我可盯紧你们了,盯紧你了,哈哈……”他们后面隔了很远的地方,有人站在岩石后面的影里,压低声音哑哑地笑。

    他所站的这个距离,刚好能够看清前面三个人的背影,又足够让他的目标无法察觉他的存在。有了距离上的保障,他无所顾忌地猛捶了那块岩石一拳,岩石上绽出裂缝,很快便破碎了。

    他暴露在零界奇特的光下,暗红色的皮肤与零界暗红色的虚空是同一个色调,四只并不完全相同的眼睛,四只手臂,最下面的两只布满橘黄色的毛。他的背上长有青绿色的翅膀,深蓝到接近黑色的头发披在脑袋后面,整个形象非常扭曲,上的每一个部位像是胡乱拼凑的,没有哪怕一点美感。他很强壮,也足够凶狠,更重要的是他满怀着仇恨。

    他是凯文,小班的一个久远的敌人。他们曾经是朋友,但是后来决裂了,凯文因为企图夺取Omnitrix被变成基因错乱的怪物,被困在虚无零界。经历这将近半年的时间后,他已不止是原先的那个街头小混混。他现在是十不像,重生于可恶的Omnitrix、淬炼于虚无零界的十不像凯文,现在的他在艰难的生存中变得更强大,积蓄了更多的愤怒,而愤怒的力量总是很强大。

    原先夹在石缝中的暗紫色小花被砸压成泥,和棕黄色的岩石碎块混在一起,形成一摊狰狞的废物。

    那个人脸上的表也很狰狞。那是一种混合了仇恨与兴奋的狰狞的表,他咬着牙咧嘴笑,嘴角却因激动而不自主地抽搐:“嘿嘿,田小班……还记不记得你怎么害我的,我要加倍奉还!”

    随着最后一句话像扎入仇人**的尖刀一样深深扎进周围平静的空气中,然后空气像不曾有过这句话一样重新围拢,凯文猛蹬地面,腾空而起,踩在高高的岩石上借力,以很快的速度向小班一行人进发,四只肌发达的手臂已经开始蓄力。第一个跳跃,第二个跳跃,他离他们越来越近——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骇客之虚无零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