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刀与玫瑰 (4)

    珊卓捂着右肩站了起来,之后垂下捂肩的左手,走向倒地的青年。空气中传来“噼啪”的爆裂声,一个穿黑斗篷的人凭空出现在珊卓旁边,绘着精细暗纹的斗篷连着兜帽,他的脸隐藏在兜帽下的影里。

    “来了?”珊卓随意地问道,“裂影。”

    “嗯,得赶紧。”裂影答道,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本应好听的,却略带沙哑。

    “带上他。”珊卓指了指青年。

    裂影并未询问原因,只是抬起双手,青年和他下的玫瑰就扶了起来,被分别牢牢地西服在他的左手和右手。珊卓将手搭上裂影的肩膀,未见裂影有更多动作,他们就在下一瞬离开了原地,瞬间转移到“门”的前面,甚至无需多动,任由引力帮他们完成穿过“门”的动作。

    他们回到零界。珊卓转看着正在消失的“门”。这些意外打开的“门”一个接一个,已经由原先的椭圆趋于正圆,边框也越来越粗,中心的透明部分只剩半臂宽。它发着橘黄色的光,并不刺眼,却像一盏小灯照亮了周围的环境。然后它缩小消失了,光也随之而去,他们所在的位置归于昏暗,但并没有彻底投入影。

    “这些‘门’越来越好了呢。”珊卓说,“你说是不是,裂影?”

    “嗯。”裂影应了一声,目光转向手上的青年,“还没死,是流血过多昏迷了。怎么处理?”他稍稍提了一下手,一块金属铭牌从青年的衣服中掉出,“哐当”落地。

    “就在这扔掉,或者拎回去喂狱犬兽,随你吧。等等,”珊卓弯腰捡起金属铭牌,“这上面写的什么?鬼画符?”

    “地球文字。”裂影扫了一眼,翻译给珊卓听,“天工会执行部,高级成员,编号ZE0000。”

    “天工会?莫不是那个……”

    “嗯。奇怪的编号,”裂影对那一串零发表评论,“全是零啊。是预示他终将葬零界吧。”

    珊卓将扣在腰带上的圆盘形仪器重新捧在手上:“这次去地球,收集了三十多种。”她扫视裂影提着的青年全,“要不要收集他的?”

    “要他的基因作甚?不过是个普通的地球人,未进化完全的低等生物罢了。”裂影不以为然。

    “虽只是地球人,却有很有意思的血统呢。”珊卓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青年的右手背,上面有一只血红色的狼首,与手周围沾的已开始发黑的血对比鲜明。

    “和那个人的一样啊。”裂影毫无顾忌地说出了那个在零界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NexusXZero。”

    珊卓点了点头,笑道:“我有个主意……主人会喜欢这个有趣的体的。”

    “唔。”裂影并不多作意见,“那我们回去吧。”见珊卓没动,又问,“你受伤了?”

    “只是一点点擦伤。”珊卓耸了耸右边肩膀,“你另一只手上那一大束是什么?”

    “玫瑰。一种花,全银河系只有地球才有。代表。”裂影简洁地介绍这束染血的红花。经历打斗后,它只损失了几片花瓣,还有一点点被压坏了的嫌疑,却依旧那么美丽艳。

    “代表……他最后念着的杰姬,是他的人吧。”珊卓若有所思,却没有一点不安。然后花束就被递到了她面前。

    裂影说:“我拿着没用,给你吧。”

    珊卓愣了一下,突然就笑了起来,金黄色的眼瞳中流淌着复杂的神。怀抱中的红玫瑰染了血,更有一种残酷的美感。

    裂影只默默地转,手掌吸附着青年的躯体向前几步,等珊卓跟上来进行空间转移。珊卓也不再说什么,带着笑慢慢走过去,没抱着花的手捂在裂影肩上。

    又是“噼啪”一声,他们消失了。他们原来站着的位置,有几片玫瑰花瓣浸在一小滩鲜红的血里。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骇客之虚无零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