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刀与玫瑰 (1)

    滴答,滴答,滴答。

    无垠虚空中传来水珠落下的声音。冰凉的水珠从岩石缝间滴落,落进下方的一道小溪。溪水潺潺,流入湖中。湖边生长着茂密的植被,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一块悬石很大,有山有水有树林,俨然一个自成体系的小小世界。微风吹来,树枝沙沙摇晃,叶与叶的间隙投下一缕缕光,在铺满落叶的地面绘上一块一块光斑。树林中许多动物跑出来觅食,在树与树之间探头探脑。湖中不时跃起一两条小鱼,落水之后又欢快地游远了。

    然而细细一看,这美好安详的场景背后藏匿着许多危险。埋藏在落叶之下的是一具具狰狞的白骨,许多奇形怪状的毒虫以此为家,在骨架里外钻进钻出。和落叶一般颜色的藤条像蛇一样从树林中缓缓爬行而过,它上方的树无风时也能自己摇动枝条。那些看似无害的小动物都长着尖牙和利爪,就连小小的鱼儿也有着刀刃一般锋利的鳍。奇怪的是,这些好杀戮的生物在这块悬石上却能够友好相处,互不侵犯,只需用那些倒霉的外来者来作一顿美餐。

    湖边的树荫下卧着一群白狼。它们围着一位黑发黑裙的小女孩,忠诚地守卫着她。小女孩倚着其中一匹狼睡着了,狼上的毛本来坚硬锐利如刺,唯独女孩倚靠的地方是柔软的白毛,像是怕伤了女孩才特地变得柔软起来。

    女孩醒了。睫毛微微颤动,她睁开了那双黑水晶般澄澈的大眼睛。因为是刚刚醒来,她的眼神带有些许迷茫,看起来就像一只精致的洋娃娃被主人抛弃之后,睁大眼睛不解地看着这个世界。

    女孩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白狼们也纷纷站起来围在女孩边。几片叶子落下来,附在上面的飞虫唧唧叫着飞起,绕着几头狼转悠。白狼们不耐烦地摆头,想摆脱这些恼人的虫子。

    女孩觉得脚腕有点痒,发现一根连缀着花叶的藤条缠绕着她的脚腕,轻轻爬过,痒得她咯咯直笑。她轻轻搔着藤条,藤条颤抖着,好像也痒得止不住笑的孩子,之后又缓慢地爬开了。

    飞虫停在女孩的手指上,跳起了它们独有的舞蹈,表达对女孩的喜。女孩笑了,看着飞虫盘旋着升回上方的树里,转眼又躲在叶中不见了踪影。

    离女孩最近的狼抬起头,低低地呜了几声。似乎是能听懂它的话,女孩抱着它的脖子,将头靠在它背上:“嗯嗯,你们都喜欢小夜,小夜也很喜欢你们。”

    “又有一扇‘门’打开了呢。”女孩侧着头说。那是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丝能量波动,那么轻微,就连这片树林中最敏感的生物都没有察觉。

    然而女孩却察觉到了。通道的打开触动了她敏锐的神经,仿佛是有人在她的掌心画下了这一讯息。

    狼动了动,让她靠得更舒服些。她继续说:“昨天‘门’打开得那么突然,虽然能预见得到,还是被‘门’带到一个很奇怪的世界去了,碰到了两个很奇怪的人。一个男孩,一个男人……你们一定很担心吧?”

    “那个世界的地面很硬,不是这里的这样。只有很少的几棵树,没有会爬的藤条没有会跳舞的虫子,也没有像你们这么漂亮的棘狼……但为什么我总觉得那里好熟悉呢,好像那里才是我的家一样?”

    白色的棘狼不安地动了动,女孩以为它的意思是害怕她要离开它们到那个世界去。

    “有你们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女孩笑着说,“我不会再随便离开你们了,不会再让你们担心了。”

    但棘狼显然并不是因为这个才不安的。

    “是这样啊。我也感觉到了,那个正在靠近的人。”女孩说,顺着狼们的视线看过去。除了树,正前方什么都没有。但女孩清晰地感觉到了那个正在靠近的人。那个人的气息,让棘狼们感到不安。

    狼全都站了起来,对着空气嘶嘶吼叫。而那个正走过来的人的影已经可以看得见了。那人脸上带着一抹轻笑,驻足站在女孩和狼面前。

    那是个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骇客之虚无零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