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我是大呆头 (2)

    “两个地球人,一个凌星人。你们有离开零界的方法,嗯?”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冷冷的声调,像敲击溪石的叮咚泉水,在受难者联盟基地的石头隧道里蹦来蹦去。

    对于小班、小玟和凌天来说,被一只大鸟像觅食一样盯着的感觉实在不好受,更不好受的是看到这只鸟正带着一种期盼、怀疑、批判又很淡定的奇怪表——是的,鸟的表——在三人面前走来走去。

    对于大鸟啊不,受难者联盟的盟主独孤羽来说,他最讨厌别人把他当鸟看了,尤其是这些人张大嘴巴、眼神呆滞,显然没有在听他讲话的时候;更尤其是他有可能还不得不求助于这些人的时候。

    “请问你们有在听我讲话吗?”独孤羽再一次冷冷地问道。他其实很担心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有离开虚无零界的方法,而如果自己激怒了他们,恐怕这个大好机会就会溜走了。

    “啊啊,有。”小班赶紧回答道,“你刚才说的是……”

    凌天把手搭在小班的肩上,制止了他的发言:“我们只是‘有可能’能够离开零界,只是‘有可能’而已。”

    “你应该能够明白我们被从自己的世界带走、强塞到这个可怕的空间的感受。那就请告诉我们,怎样才能够回去,回家。”独孤羽一字一句地说。提到“家”字时,他的声音里有些许苦涩。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们?你们有可能本来就是零界里的罪犯,想借这个机会逃出去为祸人间。”凌天顿了一下,“如果让犯罪的人逃出去,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们是罪犯?我们看起来像那样穷凶极恶的人吗?”

    “谁知道呢,这个组织这样松散,没有纪律,就算混进了一些别有心机的人,你也未必知道吧。”

    独孤羽张了张嘴,正要说话,维西抢先一步开口:“盟主,我们又为什么要相信他们?他们也一样有可能本来就是零界里的罪犯,装作是无辜的人混进基地里面来。如果是那样,我们现在就有危险了。RX,你说是不是?”

    站在独孤羽后面的RX扁了扁嘴,抱着双臂,没有接话。

    “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能够失去。”独孤羽苦笑道,“维西,你在他们的上感觉到了非同常人的力量,是不是?那可能说明他们是假装的,也有可能说明他们确实有能力,有特殊的方法,能够打开‘门’。”

    小玟皱着眉头问小班:“你怎么确认我们可以出去?上次同魔贾斯凯文他们一起卷进来的时候,是有爷爷在外面维持着‘门’,而且还有导航指示。这一次,我们还能怎么办?”

    小班耸耸肩:“凌天不是认识那个能感觉到‘门’在哪里的黑发小女孩吗?”

    “呆头!那个女孩已经被卷到地球了,还是你亲口说的!”小玟赏了小班一个爆栗。

    三个人不敢说话了,相互对视,然后又默默地看向独孤羽、维西和RX。这下可麻烦了。

    隧道外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夹杂着惨叫声。有人冲进来通报:“不好啦盟主,零帮的人找到我们的位置了!他们已经打到基地外面了!”

    “他们果然是假的!肯定是他们泄露了我们的位置!”维西愤怒地抽出长剑,指着凌天的鼻尖,RX也冲过来,摆出挥拳的姿势。就在这时,维西和凌天之间的隧道突然塌陷,有什么东西猛烈地撞击着悬石外部,隧道里的石头哗啦啦落了一地,整个悬石都在颤抖。

    “快走!”凌天推了一把小班和小玟,他们赶紧趁这个机会沿着还未塌陷的隧道向外跑。

    除开小班差点被落下来的石头绊倒,很意外地没受什么阻拦。现在他们站在隧道出口,呆呆地看着像苍蝇一样满天飞舞的外星人们,不知何去何从。

    十来种数十只外星生物,或乘着悬浮飞碟、或靠自的翼,发出“赫赫”的威吓声,包围了受难者联盟总部的三块悬石。不断有冒着火的炸弹炸起乱飞的碎石,几个看起来是受难者联盟的成员在悬石上到处乱跑,甚至失足掉下悬石,惨叫着消失在虚空之中。在两三天内聚集起来的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是这样进攻队伍的对手呢?“零帮”的人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人人都“嘿嘿”笑着,似乎不是在袭击另一个组织,而仅仅是在娱乐。

    “快点,往那边走!”一个人突然出现,把他们吓了一跳。是连,他们在零界里遇见的第一个地球人。他指着斜下方的一块条状悬石,示意三人跳下去。从这个角度看那块条状悬石虽然隐秘,但也不远,跳下去不成问题。上面有很多洞洞,是个躲藏的好去处,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被联盟或什么零帮的人找到。

    小玟防备地说:“为什么要帮我们?你们的联盟不是把我们当作敌人吗?”

    连做了一个没有恶意的手势:“我宁愿相信你们和我一样,都只是无辜被吸进来的地球人。我更愿意你们真的有能回去的办法。今天维西他们火气比较重,不是真的想伤害你们的,我们只是真的想离开虚无零界。你们最好能在这周围先躲一下,不要跑太远,远了危险,也不一定能回到这里了。”

    “那就这样,我们先过去。我们和零帮真的没有关系。”凌天点点头,率先走向悬石的边缘,招呼小玟和小班过来。他拉着两个孩子的手,直接踩空,落了下去。孩子们猝不及防地惊呼,只见凌天颔首,下方条状悬石表面化作一池水,三人直接坠落进去。水面咕噜噜冒出几个泡泡,然后恢复成坚硬的岩石,完全看不出有人进去过。

    连舒了一口气,转要找个地方避避敌人的攻击,却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后的红皮肤大块头吓了一跳。他抚着喘气:“RX你走路怎么都不出声啊?”

    “老子走路不知有多雄赳赳气昂昂,怎么会没声儿?”RX洪亮的声音震得连走路都打颤儿,“你在这做什么?有没有看见刚才抓回来的那三个人?”

    “没有,我只是在找个地方躲躲,你也知道我帮不上什么忙。”连撒谎,偷偷摸摸地看RX的表,“倒是你在这里做什么?”

    “也是找个地方躲躲,因为盟主要出手了。”RX压根儿没有低头,连只能看见他冒了一点儿胡茬的下巴,“盟主真的很厉害的。”

    两人躲在出口的石头后,看着金色大鸟拍打着翅膀,飞到这一块悬石的上空。“零帮”的人举着武器大喊大叫,包围了独孤羽。独孤羽冷冷地说了些什么,似乎是在说识相的快走还可以保命。“零帮”的人发出哄堂大笑,指指点点,隐约听到“一只鸟还想命令我们零帮的”。独孤羽不说话了,飞得更高一点,低头向三块悬石上扫视一圈,像在暗示着什么。

    “快,躲进来,捂耳朵!”RX捅捅连,闪进了塌陷了一半的隧道。连刚刚把手盖在耳朵上,就传来一种刺耳的声音,像是鸟类的尖啸,恐怖而尖锐,即使把耳朵捂上了还是感到非一般的疼痛。连痛苦地缩成一团,直到RX把他提起来,还头晕眼花看不清东西。RX摇了摇他,过了一两分钟连才听到他在说:“……已经过去了。刚才那个就是盟主搞出来的,怎么样,很强悍吧?”

    连这才发现隧道侧壁的石头碎裂了一地。走出去看,原来飞了满天的零帮的人早就不见影了,只丢下半数昏迷的瘫倒在悬石或者飞碟上不省人事,或者还在向下坠落,拖出一路“啊啊啊”的惨叫。但这惨叫声再大也没有独孤羽刚才的啸声恐怖,连还觉得耳朵麻麻的。看见不远处正降落到悬石上的独孤羽,还稍稍心有余悸。

    “走吧,去收拾残局。”RX说,一边向独孤羽那儿走去。连赶紧跟上,偷偷回头向下看下方的条状悬石。不知道进去了的三人怎么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骇客之虚无零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