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门 (1)

    早晨的阳光透过蒙蒙的玻璃窗照在爷爷家镶着瓷砖的地板上,把冬的寒冷驱散。田小班拨开窗上的雾水,失望地看到还是没有下雪。他念叨着打雪仗呀堆雪人呀,挤上豌豆大小的一截牙膏开始刷牙。

    田小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头乱糟糟的棕发,睡觉时还压翘了两三撮;绿眼珠子,是田家人的遗传,此时还困到有些睁不开;嘴巴,呃,正在往外冒白沫……好吧,这么说有点恶心,可谁刷牙时不口吐白沫的;个子不高,但也只比小玟矮一点点,爷爷总安慰他说男孩子长大后会比女孩子高。除了越看越像一个叫做田小班的男孩子,还真没什么特别的。只有那只小破表——他看向拿着漱口杯的左手——只有它才是最特别的。它赋予了小班不可思议的力量,让他明白自己并不真的一无是处:比不过小玟,被高大的同学欺负。他曾担心如果失去他Omnitrix会怎样,但后来同小玟、爷爷的冒险让他不再迷惑。他也可以很勇敢,很聪明。即使没有它,他一样可以是英雄。

    但更多时候他只是个做英雄梦的十一岁男孩,像其他所有男孩一样,要上学,要赶作业,要听爸爸妈妈唠叨,要和最装聪明的书呆堂妹吵吵架。当然,早上起来刷牙的时候也要漱口。小班呸出漱口水,再抬头一看,差点被自己后突然多出来的凌天吓死。再仔细看看,似乎有什么不一样:“呀,凌天你长角了?”

    凌天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两只小小尖尖的蓝色角钻出发丝,非常可地兀在那儿。地球人说长角的都是恶魔?长角的凌星人可都和天使一样善良呢。“我们凌星人都有角,不过为了不吓到地球人,我把角隐藏起来了。你看,这不是不见了吗?”他像变魔术一样拂过两只角,角便消失不见了,再一拂角又出现了。

    “太酷了!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的法术。改变物体外围水蒸气结构和分布,就可以扭曲它的外部环境,改变外观,让它消失或变形,但摸起来还是原来的样子。像这样。”凌天指着小班刚放下的漱口杯,漱口杯马上就消失了。小班伸手去摸,居然能感觉到漱口杯的存在:“真神!下次爷爷要我干活时,你就这样把我藏起来好了。”

    “按凌天的说法,那要很多水,你不如干脆跳水里面比较利落。”小玟打断了小班的幻想。她端着一杯加麦片斜倚着门框:“大懒虫,现在已经九点半了。爷爷叫你吃完早餐之后来干活。”

    “啊啊,果然。”小班苦着脸去吃已经凉得差不多了的早餐。小玟敲着饭桌:“拜托你有点孝心好吧……不过,今早我不小心听到爷爷通电话,好像是说,我们今天要出去干大事呢……”她一脸神秘的表

    “真的?”小班立马精神了,三下五除二解决掉早餐,简直就是把小玟和凌天拖出门,走到院子里。然后他们都看见一只橘黄色的大狗迎面扑来。

    “嘿,别闹了,魄魄!”凌天笑着推开扑上来的异魄。异魄伸出舌头,摇着尾巴,分外讨喜。但还没等凌天再说什么,异魄就退后了一步,放下搭在凌天手上的前爪,对着小班低声吼叫。

    小玟一拍掌:“哎呀,这不是教室里那只大狗吗?惨了,追到这里来。”

    凌天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只以为异魄是见到生人才防备。他指着小班说:“魄魄,这是我的新朋友,田小班!”

    却见异魄又退后一步,毛都快竖起来了,龇着牙发出“唬唬”的声音。

    “怎么了,魄魄?”凌天把手放在异魄的额头上,“你是说……小班就是那个打伤你的人?那一定是误会,小班可是好人啊!跟我们一起走吧,魄魄?”

    异魄摇了摇头。它去凌天的左手背,一个橘黄色的狗头纹样在凌天手背出现,很快又消失了。凌天表示理解地点点头:“谢谢你,魄魄。要保重。”

    大狗回头冲小班吼了一声,便撒腿飞快地跑走了。凌天抚摸着左手背,不知道在想什么。

    “切,一只胆小又记仇的臭狗。”小班抱着手臂抱怨。小玟往他头上扣了个爆栗。

    凌天转直视小班的眼睛。他比小班高整整一个头,所以小班不得不抬头,这样看来凌天是个严肃的大人。小班不吞了口水,又要挨训了?

    “异魄不是狗。她是瓦平曼瑟星的智慧生物,只是外貌和语言同你们的‘狗’相似而已。”

    “瓦平曼瑟星?那不是超能兽的故乡吗?”小玟看向小班。小班提出异议:“是很像我的超能兽没错,但它长有眼睛啊!我变成超能兽的时候可是不能直接看的。”

    凌天解释道:“请使用‘她’而不是‘它’。异魄是她族人中的异类,本在族里就被排斥。大前天她被吸入零界、又在前天被抛到地球,都一直没人能理解她的想法。直到前天我找到她带路到这里。我大概是第一个读懂她思想的人,所以她很黏我……刚才异魄说不愿和打伤她的人同行,于是给我留了联系方式,叫我需要她时就找她。”

    “好吧,真是只有义气的狗……啊不,是什么什么星人。”小班被一连串“她”搞得头昏脑胀。

    爷爷在休旅车那边招呼道:“小班,小玟,过来!我们要出发了!”

    “这是去哪?”小玟锁好院门,最后一个上车。

    田马克启动了休旅车:“城郊丛林。总部任务,营救因磁暴失去联系的水电工。”他指挥小班和小玟从休旅车的柜子抽屉隐秘夹层拿出各式奇怪的仪器装备,把凌天都看呆了。

    大约一个钟头后,他们抵达一片茂密丛林的外围。树从近处向远处延伸,再仔细朝里头看,竟是幽暗细密,不能深究。只有一条清晰的路,但在转弯角就再看不见尽头了。即使是在阳光灿烂的上午,丛林也透出丝丝凉意。

    休旅车停在路的起点。准备妥当后,田马克领着三人踏上林中小路:“跟着我走,一定不能跟丢。我们的任务是找到走失的勘测队员——他们中的一位是天工会成员,总部交给他的隐秘任务是到这儿找出最近磁场异常的原因——之后引导他们回到正路,再决定是去营地还是直接出林。因为磁暴可能的残余影响,这附近的磁场状况不太正常,可能影响到精密探测仪器的正常工作,所以我们不能靠指南针或者GPS。脚下的道路并不能完全信任,只有地图和经验,才是最可靠的。”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骇客之虚无零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