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恐怖的黑鬼(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飛雪无霜 书名:右眼跳
    “谁?”

    黑鬼一声沉闷的爆喝将寂静的夜空撕裂,一枚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光芒的梅花针划破长空,径直飞向漆黑的夜里。

    铛!~~~

    那是银针撞击在坚硬的石块上面所发出来的声响,躲在石块后面的叶飞的心却是直接的提升到了嗓子眼里了。

    有没有搞错!相隔三十多米的距离啊,那个大光头竟然随手一扬就能够出如此威猛的玩意,这下子,哥应该如何是好?

    其实叶飞蹲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当他靠近以后才知道,原来在自己眼前萦绕的那团雾气,竟然是自己下午在宴会上面看到的和陈天华站在一起的那个帅哥屈死的冤魂。

    老实说,叶飞对陈天华,以及站在陈天华边的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感的,所以叶飞并不准备替这个屈死的冤魂做什么事,因为不值得,也没有这个必要。

    而且叶飞并不傻,陈天华到底是什么人物他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现在是一个极端敏感的时期,而且陈天华显然也是陷入泥团的重要人物之一,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动手杀了陈天华的话,那么后果显然是不可预料的。

    所以叶飞想走,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然后才一动脚,一个不小心稍微触动了一下旁边的小石块,危机便这么突如其来的笼罩了过来。

    这个光头一定是属兔子的吧!耳朵怎么可能这么灵光?

    然而叶飞却不敢丝毫的大意,因为从光头怒声爆喝到银针在自己前的石块之上,它们中间的间隔不会超过0.5秒,而自己和光头之间的距离在30米以上。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0.5秒不到的时间,光头发出的飞针已经飞行了30米以上的距离,以叶飞的大脑不难算出,飞针的飞行速度绝对是在60米每秒,以上。

    60米每秒!

    叶飞不自打了一个饱嗝,抖抖簌簌的瞟了一眼自己孱弱的小板,再看看那略微有些发抖的小胳膊小腿,叶飞心中一片悲凉。

    哥在体育课上面的百米速度是多少来着?

    十四秒?。。。十五秒?。。。。好像最快一次是十五秒七吧!

    若是现在自己就这么撒腿往外跑,除非这光头眼瞎,瞄不准地方,否则自己的寿命绝对超不过一秒钟。

    光头可能瞄不准吗?

    如果可以,叶飞是很想赌那么一把的,可是若不是自己前的这块石头坚硬,自己膛前面,这个时候已经多了一颗绣花针了吧!

    怎么办?

    叶飞知道,此刻光头正在一步一步地向自己靠近,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立时压上心头。

    黑鬼正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移动着自己的脚步,方才他只不过略微的听见了一块小石子滑动的声响,但是随着自己的银针飞去,那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声响。

    然而,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却是深深的笼罩在自己的心上。

    危机感,那是自己长时间行走在生与死的边缘所形成的特有的心电感应。

    这种独特的感觉,黑鬼称它为第六感。

    一直以来,黑鬼对自己的第六感从来都是无比的信任的。这一次,笼罩在黑鬼心头的危机感,更胜过以往的任何一次。

    有高手!

    然而当黑鬼小心翼翼的一直走到靠近大石块十数米的距离,黑鬼凭借超强的听觉所听到的却是躲在石块后面的一颗因为恐惧、害怕所引起的慌乱的跳动的心跳声。

    心跳声剧烈却缺乏足够的力量,一定是一个岁数不大、缺乏足够锻炼的无知小儿而已,但是心头这股危机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自己是多虑了?

    小心起见,黑鬼还是在距离十米左右的位置上停住了自己的脚步,额头上皱起的眉头已经和小山一般大小,黑鬼的注意力达到了空前的集中和紧张。

    然而,也正是黑鬼这莫名其妙的第六感觉给了叶飞足够的调整时间。

    光是别人的气势,自己怎么就可以被吓的不能动弹了呢?

    对方正在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近,如果等到对方完全的靠近了自己,自己还有机会活命吗?

    是害怕重要,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

    终于,叶飞的理智战胜了心中的恐惧,虽然说膛里那颗跳动的心脏依旧剧烈,但是叶飞的绪已经渐渐稳定了下来。

    细细地分析了一下自己所掌握的底牌:‘惊神刺’,那是叶飞所掌握的第一种瞳术,它可以凝结自己的右眼发散出来的诡异青芒直接攻击对方的脑部神经的一种瞳术。听上去这是一种很强大的瞳术,不过这种瞳术的威力之小,小得就连叶飞自己都感觉到汗颜,还好‘惊神刺’也有着它独特的地方,那就是容易控制和所需要消耗的魔力很少,只不过对于这个况来说,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叶飞可不认为,如果自己不能够一下子完全制住这个光头的话,对方还会留给自己施展第二个瞳术的机会。

    ‘精神幻术’,可以凭空制造幻影,如果对方精神抵抗力差的话,甚至可以直接在对方的精神世界里面形成幻影的瞳术,这也是目前叶飞掌握的最为灵巧的瞳术了。

    瞳术‘噬魔’,一种恐怖的可以吞食对方灵力本源的瞳术,可是对于这个瞳术,叶飞自己都不能够完全掌握,两次使用,两次都是差一点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了进去,自己还敢随意使用吗?

    目前叶飞的右眼还有一个奇特的能力,就是今天将叶飞引导过来的能力,可以看得见刚死去的灵魂。

    可是这种能力有什么用呢?难道说去叫一大堆的死灵过来?

    能叫的过来也行啊,可是。。。可是自己也仅仅只是看得见它们而已,至于交流。。。那是自己正待研究的课题。

    然而,就在叶飞苦苦思寻如何脱之计,一声轻响却打破了所有的宁静。叶飞知道,对面光头已经开始动了,那是一种蓄势待发,雷霆万钧之前的一丝躁动。

    “陈总,我们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何碘那张满是横的脸,呈现出一脸焦急的神色。而端坐在他对面的陈匿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细细地品味着杯中的红酒。

    看着陈匿一副完全悠然自得的表,何碘脸上的神色一横,呈现出一丝决然的神色,道:“你别忘了,那可是你儿子想对付叶飞,我家炯儿才会把那两个印度佬给叫过来的,这件事,你们陈家也脱不了干系。”

    “你是说,你想在已经得罪了端木家的同时也把我们陈家一起迁怒了吗?”陈匿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玩味似地看着何碘说道。

    “只要我儿子不承认,你说其他的人,谁会相信你?谁又敢相信你?”

    “你。。。。。。”

    何碘用颤微地手指着陈匿却是半晌说不出话来,似乎很想下足一条狠心,却是最终也没有能够狠下心来。

    何碘的表,陈匿自然完全的看在眼中,他知道此时的何碘已经是完全的败下了阵来,所以见好就收,他也立时摆出一张笑脸出来,说道:“这一次虽然是闹的大了一点,但是端木苍穹的女婿不仍然好好的活着吗?这不过仍然只是孩子们之间的玩笑罢了,只要你们何家表现出相当的诚意,我相信,有我们几个老鬼在一旁给你说好话,端木苍穹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我相信其中的利害关系,何兄不会算不过来吧!当然,你这个时候还想逞英雄,做好汉的话,你现在就完全可以回去,事先为你们全家每人准备一个上好的骨灰盒了。”

    何碘此刻的脸上呈现出死灰色一般的惨败,紧握的手心早已是冷汗连连。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的何家一定是难逃大劫了,自己那个没有长脑水的儿子竟然会在自己事先完全不知况下,把来自己家做客的印度佬拖出去谋杀端木苍穹的未来女婿。

    他妈的是的猪阿!猪生下的崽都要比他聪明。。。。。。

    要不是看在那是自己产下的唯一带把的仔,自己必定第一个就将他生吞活刮了不可。

    端木苍穹这一关肯定是不那么容易通过的,他何尝不想把陈家也一起拉过来垫背呢?如果能够转移一下端木苍穹的眼睛,自己的子也能够稍微好过一点吧!

    可是,正如陈匿所说,现在自己的话,谁还会相信呢?以陈家的实力,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谁又敢相信呢?

    在大庭广众之下,端木苍穹出了这么大一个丑,他会给自己时间慢慢的寻找证据来证明是陈天华指使自己儿子去做的吗?

    自己能够找到足够的证据吗?

    何碘知道,最迟不过明天,如果自己还没有主动上门表达出自己足够诚意的道歉的话,那么何家将要面对的必定会是一场血雨腥风。

    对未成年的家族继承人的人伤害,无疑是现今各大家族最忌讳的恶劣途径,到那个时候,无论端木苍穹想怎么对付他们何家,相信到时候绝对没有一个人会站出来替自己说一句好话的。

    虽然叶飞并非是端木家的继承人,可是他是。。。。。。

    一想到这里,何碘额头上的经脉就忍不住的跳动起来,那种想把自家那劣畜生吞活刮了的冲动一次次地不停的涌上心来。可是这个时候,就算是真的把那畜生给撕了,又能如何呢?端木苍穹就因此而不追究他们何家了?

    何碘知道,其实这一切都他妈的是面子惹的祸,今天端木苍穹在天下人面前失了面子,如果自己不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端木苍穹找回一个面子的话,那么。。。那么端木苍穹必定会用自己的手段来替自己找回面子。

    到那个时候。。。。。

    “到那个时候,况肯定会更糟的吧!”何碘颓废的遥望着窗外,外面依旧是漆黑冰凉的夜。

重要声明:小说《右眼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