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如此老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飛雪无霜 书名:右眼跳
    夜,和光明普照大地时五彩斑斓的白天相比,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只有一种颜色,无论什么颜色的物体,在无尽的黑夜里,它都只有一种唯一的色彩。

    那便是永恒的黑色。

    在绝大多数人的心里,对于黑夜的感都是很复杂的。

    他们渴望黑夜的宁静,却又害怕它的孤独;他们渴望有一个宁静夜,静静地释放自己心中压抑的感,却又害怕一个人孤独的在黑夜中前行。

    因为,他们害怕迷路,他们害怕找不到光明。

    正因为如此,人类发明火,继而有了火把,再后来又有了电灯,马路边也有了路灯。

    然而昏黄的路灯,在宁静的深夜中,将一条条长长的街道渲染的犹如一条长龙。

    有那么一点庄严,还有那么一点壮阔。然而更多的,却是寂寞。

    那条原本应该再黑夜中,安静的沉睡的巨龙,却在不应该属于黑夜中的光明下,孤单的一个人恢弘壮阔着,除了偶尔在路面上奔驰而过的汽车马达声,便再也没有了任何声响。

    汽车飞快的奔驰着,路灯得光亮,一道道有规律的透过车窗玻璃在端木苍穹轮廓鲜明的刚毅脸庞上。

    自己接手整个端木家族的管理以来,什么时候发生过今天这样的事

    在自己举办的宴会里面,竟然有人公开的想要结果自己未来女婿的命。

    虽然说就那个混小子的样子,有没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女婿先不说,就说说,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谁敢这么做?

    又有谁能够这么做?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能够简单的想清楚明了的事,更何况又参杂进来了一个异能者呢?

    一系列的问题,挤满了端木苍穹犹如乱麻的脑细胞内。

    然而,让端木苍穹无法专心思考问题的原因,却不仅仅只是这些一想起来就令人头疼的棘手问题。

    而最让自己无法集中精神思考问题的,是自己旁嘟着粉脸,翘着小嘴,把头转向一边故意不理睬自己的宝贝女儿,端木梦琪。

    夜很黑,只有汽车经过路灯边上的时候,照进来的昏暗光线才能够将端木梦琪怄气时的小女孩表映入端木苍穹的眼中。

    不过这不重要,反正端木苍穹是知道了,自己的女儿在怪罪自己刚才对待叶飞的态度有一些过分了。

    怎么说好呢?

    只能说,那小子的表演对自己没有用,但是对自己傻乎乎的,一头坠入网的女儿,还是相当的有惑力的。

    自己该怎么向女儿解释呢?端木苍穹一阵头大。

    若是别的人对自己已经认定的结果,抱着不满意的态度的话,相信端木苍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纠结的。

    自己所要做的事,需要对别人做无谓的解释吗?

    可是端木苍穹知道,对自己的女儿那是绝对不行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拒绝女儿的那一抹柔。

    “梦琪,生爸爸的气了?”端木苍穹有些讨好的说道。

    “没有!”端木梦琪把小巧的头颅别的更深了一分,端木苍穹从玻璃窗上面反出来的倒影中,还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撅起的小嘴更加高了一分。

    哑然,失笑。

    端木苍穹继续讨好的说道:“是爸爸不好,爸爸答应女儿下个星期六去看梦琪的舞蹈赛,好不好?不要生爸爸的气了嘛!”

    “真的?”端木梦琪转过头来已是一副惊喜的模样,可是欢喜才没有过多久,小嘴便又撅了起来。

    “是因为爸爸刚才对叶飞的态度不是很好,所以梦琪在生爸爸的气,对吗?”只要女儿肯和自己说话,端木苍穹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果然,端木梦琪不再保持赌气的模样,开口说道:“为什么爸爸和叶飞说话的时候,语气那么奇怪?是因为爸爸不喜欢叶飞吗?”

    “是因为他没有对爸爸说真话。”端木苍穹笑着说道。

    “叶飞,他撒谎了?”端木梦琪皱起嫩的眉头,不解的问道。

    “梦琪不相信爸爸?”端木苍穹反问道。

    “可是。。。可是叶飞他为什么要对爸爸撒谎呢?他怎么会撒谎呢?”端木梦琪依然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这个,爸爸可就没有办法回答了。可能是因为有其他别的原因吧!”端木苍穹遥望着窗外,露出思索的模样。

    “爸爸就是因为叶飞他没有对您说真话,所以爸爸开始讨厌叶飞了吧!”端木梦琪继续问道。

    “也许是,又或许不是。不过爸爸现在真的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

    “宴会上面发生了这样的事,需要爸爸去处理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如果叶飞懂事的话,他应该知道,如果他对爸爸了真话,说了他已经知道的一些事的话,那将会对爸爸有多么大的帮助。”

    “而且,他难道会不清楚,爸爸之所以要他说真话也是为了他好么?”

    车厢内,渐渐沉寂下来。微弱而昏黄的路灯光线,依旧有规律的从车窗外进来,有规律的在端木苍穹俊朗的面颊上,映出好看的图案。

    不过此时,端木父女两人显然谁都没有足够的心去体会。

    月色依旧昏黄,夜风凄凄。

    小车静静地穿过沉睡中的楼房,很快就回到了端木家的府邸。

    打开车门,迈出脚步,迈不开的却是沉沉的心事。

    女儿的心结显然还是没有能够被自己解开的,都说了女大十八变,看来自己心疼了十几年的宝贝疙瘩,终于还是要变了啊!

    说心里面不难受,那是假的,可是端木苍穹知道,这是女儿必须经历过的环节,所以他不能勉强。

    他知道女儿一定是还有话要对自己说的,所以一路上,他走的很慢,可是任凭端木苍穹如何聪明,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的是,女儿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差一点让他摔了跟头。

    “爸爸,我相信叶飞是个好人,他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才会欺骗爸爸的。”端木梦琪说话的时候,脸上的很是勉强,也许这个理由就连她自己都说不过去吧,可是。。。可是她依旧相信叶飞,相信自己的

    好人?

    这个世界,还有好人存在吗?

    也许有吧,但是那绝对不可能属于端木苍穹的世界。

    在这个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里面,商场便成为了主导这个社会的另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作为一个名闻华夏的庞大家族的领导者,端木苍穹早就见惯了那些尔虞我诈,早就习惯了你死我活,早已经学会了心狠手辣。

    当你看过了几个嫡亲的兄弟姐妹为了争夺遗产而雇佣杀手相互厮杀,你还会相信亲吗?

    当你被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骗光所有家产的时候,你还会相信友吗?

    当你看到自己挚的女人在酒桌上买卖欢笑的时候,你还会相信吗?

    当然,很多事并没有直接的发生在端木苍穹的上,但是这样的事他确实见到的,太多了些。

    一个强者,会等到悲剧发生在自己上的时候,才学会惋惜、悔恨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打心眼里,端木苍穹是相当的不愿听到从自己女儿口中说出还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好人这样的话的。

    可是,女儿正值美好的青年华,她又为什么不能够去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不去相信自己的呢?

    难道说自己要用那些肮脏的现实,去扼杀女儿的纯真和善良吗?

    再说,自己一味的保护着她,却不让她自己学着去了解、去习惯这个社会,就一定是对她的疼吗?

    不经历痛苦,又怎么可能学会成长?

    可是,自己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承受痛苦呢?

    这他妈的,狗*娘养的社会!

    端木苍穹迈着缓慢的步子,缓缓走到女儿边,伸开白皙的大手,轻轻地抚摸在女儿柔顺的头发上,张开嘴,脸上却已经挂满了父亲的慈

    “一个人的路,在于选择。但是无论做了什么选择,都要有勇气走下去。”

    “一个人的幸福,同样的在于选择。只要是自己认定了的幸福,就一定要用心的去维护,去珍惜,去感受,哪怕最后受到伤害。”

    “但是,无论你选择走什么样的路,选择什么样的幸福,你要知道,你永远是爸爸最疼的女儿。”

    “爸。”小美女原本还有些因为倔强而努起的嘴,一下子便扁了下去,晶莹的泪滴挂上眼角,像小燕子一般投入了父亲的怀抱。

    “爸爸,梦琪一定会永永远远的你的。”怀抱中的端木梦琪认真的说道。

    “爸爸知道的。”端木苍穹微笑着说道。

    半空中有风,悄悄地将遮盖着月亮的点点乌云吹散了开去。

    夜空中渐渐地露出了一弯新月,像一个婴儿,顽皮的在偷笑着,洒下皎洁的白色光华。

    在父亲怀抱中撒够了的端木梦琪,抬起精致的下颚,认真的看着父亲说道:“爸爸。”

    “嗯?”

    “你刚刚说过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了,爸爸什么时候骗过我的乖女儿啊?”

    “你说过的,下个星期六,无论如何也要过来看梦琪的舞蹈赛得,对不对呀!”

    端木苍穹突然发觉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右眼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