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演技不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飛雪无霜 书名:右眼跳
    “梦琪,到爸爸这里来!”

    端木苍穹说话的语调威严、庄重,却不失对自己女儿浓浓的意。平时本就乖巧听话的端木梦琪立时便如同中了魔法一般,虽然还嘟啷着小嘴,却也是停止了哭泣,乖乖的站到了父亲的边去了。

    少了一人作伴的胖姐,哭声也奇迹般的越渐越小,直到最后实在是哭不下去的时候,胖姐很是嗔怒的瞪了端木苍穹一眼。

    可是胖姐突然想到,自己和端木苍穹似乎不是很熟悉的样子啊!

    自己瞪他干嘛?

    索,胖姐很是干脆地甩了端木苍穹一个白眼,而后重新认真的打量起自己旁的心肝宝贝起来。

    从小便被拟定为家族继承人,一直接受最优秀的文化、修养以及体能训练的端木世家家主端木苍穹,有生以来很荣幸的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接受了人生的第一次被女白眼的尴尬。这使得他原本还想继续说出口的话,差一点没有把自己给噎着。

    有女士平白的,带着敌意的白你一眼,你会怎么做呢?

    上前理论?

    算了吧!咱男子汉大丈夫,咱不与女人一般计较。

    作为华夏国最优秀的家族实际领导者,在任何不利的外交场合收拾下自己负面心理绪,通过谈判获得最大的回报,这一点最基本得素质,端木苍穹还是有的。

    只见他‘咳’了一下,端正了自己脸上的神色,而后冲旁的赵医生使了一个眼色,赵中华便很识趣的说了几句好听的话,就自己离开了。

    端木梦琪也想离开的,却被父亲留在了旁。小美女很感激的看了父亲一眼,虽然只看到父亲刚毅的侧面,内心其实已经无比满足。

    端木苍穹知道,接下来的谈话,可能会涉及到一些平常人不能够,或者说是不应该涉及到的隐秘。

    如果有可能,他会选择不让自己的女儿涉及到其中的。

    可是一味的对自己女儿隐瞒她想知道的事,就能够算的上是关心、疼她了吗?

    端木苍穹相信,给予女儿最好的疼,是对她的相信。他相信自己的女儿,已经能够接受一些平常人不能够接受的事实。

    因为她是端木苍穹的女儿。

    伤害叶飞的男子,一定是来自华夏国以外的属于异能界的修者,而且实力不凡,并不是刚刚突破界限的那种菜鸟,否则玄一师叔不会在一个回合就在他的手下吃了大亏。

    虽然现在民间早已充斥着对于各种异能的传说,但那只是茶余饭后的闲谈,捕风捉影的传说而已。真正有实质行的谈论,有吗?

    有。

    但是真实是需要有着雄厚的实力背景作为依靠才能够存在的,否则即便是事实,也没有人会去相信的。

    而最为华夏国最优秀的世家之一,端木家族以及在他后的整个古武‘玄门’,自然是有这个实力知道到的。

    端木苍穹知道异能者有三类。一类是通过自的努力,突破人体的极限而获得异能的;这一类人无一不是拥有着超强实力的强者,他们最显著的能力,便是拥有着强大的破坏力,甚至于杀人于无形。

    还有一类是能够借用传说中的‘神器’,‘鬼器’,以及‘妖器’施展一些特殊异术的神棍。

    而最后一类却是一生下来就拥有异能的超能者,他们天生就拥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能力。这一类人是上帝的宠儿,无论是被谁拥有,都一定会被视若珍宝。

    当然,传说中的妖魔鬼怪也是能够施展异能的存在,但是牠们并不属于人类,所以自然是不能算做异能者的,他们是所有人类的公敌。

    天生异能者,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他们的异能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这些异能的最终形态会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他们是异能界永恒的贵族。

    而那些通过自努力的修行而打开异能界神秘大门的修者,也有两种分类:一种是如同宴会上攻击叶飞的印度男子阿米尔,他们是通过不断的强化自己的精神力,使自己的精神力突破极限,进而修成独特的‘神力’的。

    这一类人通常都是来自于宗教密门的,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很多宗教能够统治一个国家数千年之久的重要原因。

    还有一种异能者,说起来有一些搞笑节,因为原本他们是不被承认的。

    这一类修者是通过修炼自己的体能,通过突破自**的极限,进而获得独特能力的,他们之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拥有者神奇古武术的华夏武者。

    最初的异能界是不承认古武术修者也算是异能界一份子的,因为这些华夏猴子不就是只会耍刀弄剑的蛮夫莽汉吗?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代表着西方国家以及a国最优秀的异能组织“猎鹰”,在西亚阿拉伯国家进行特种作战的时候,连续几次被华夏国一只番号为“龙”的特种兵分队,打得灰头土脸的时候,以武入道的古武术修者,才正式的被列入了异能界的圈子之内。

    以武入道,说说简单,真正要做到却是不太容易。至少说站在端木世家后的整个古武术密门‘玄门’,也不过**个高手迈入了这个神奇的境界而已。

    这道坎,直到现在也是端木苍穹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至于那些可以依仗‘神器’,‘鬼器’,‘妖器’施展异术的‘神棍’,端木苍穹仅仅只是知道他们的存在而已,具体实他自己也并不是很了解。

    异能者来袭,这显然不是现在的端木苍穹一个人能够解决的下来的,但是他必须要尽可能的去了解前因后果,必须要知道为什么自己女儿的宴会上会出现异能者,为什么异能者会攻击自己未来的女婿,而且尤为重要的是,那个来自异乡的异能者为什么会死在当场。

    随着主治医生的离开,原本有一些吵闹的病房内也渐渐地安静起来,甚至于安静的有一些诡异。

    端木梦琪很感激父亲能够把自己留下来,虽然她知道就算是自己留下来,也并不能起到什么实质的作用。

    胖姐也不哭不闹了,她也不是一个傻子,屋内气氛的突然转变,自然也逃不过她的眼光的,可是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她只能吧疑惑的目光重新转移到端木苍穹的上。

    到了此时,叶飞自然也明白了过来,自己今天能不能装的过去就看眼前的这一会功夫了。自从第一眼看到端木苍穹的时候,叶飞就深深地能够体会到这位面色从然,气魄轩昂的大叔一定不是什么平凡之辈,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短短一天之内,两次面临他的审问而已。

    俺就说嘛,俺就说嘛,俺第一眼看到叔父的样子的时候,就觉得叔父英明神武,今儿可叫俺怎么蒙混过关呢?

    和表面的木讷茫然不同,其实此刻的叶飞内心早已紧张的上下打鼓,但是凭借从前深厚的表演功夫,这位从来都是以虚伪面容示人的叶飞同学,还是及时的稳定住了绪。

    虽然按道理说,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都是自己最亲近的,或者是即将成为最亲近的人。可是,他们就值得自己的信任,就值得自己将自己为异能者的秘密告诉了他们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当年孤儿院的教训太过深刻,那个一直被自己深信的院长爷爷是怎么对待自己的,难道就忘记了吗?

    这世界上能够为自己保守秘密的人,只有自己。

    所以,无论如何也得蒙混过去。

    打定了主意的叶飞,将心中的最后一丝忧虑也扫开去,平复了一下心,耐心的等待端木苍穹的靠近。

    “叶飞,现在体感觉怎么样了?还疼吗?”端木苍穹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很有长辈风范的问道。

    “谢谢端木叔叔关心,我现在都没有怎么感觉到疼痛了,我想就是现在出院都应该没有大的问题了。”叶飞认真的回答道。

    “哦,是吗?那端木叔叔可就放心了。”端木苍穹笑了笑,脸上仅有的一丝忧虑也散了开去,显然还是真的在为叶飞的体担忧过,不过到底是因为叶飞在自己组办的宴会受伤而担心,还是因为自己的女儿而担心呢?这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知道,叶飞对于宴会上面发生在他上的事,他自己知道多少?

    “叶飞,能告诉端木叔叔那时候宴会上面发生了什么吗?”端木苍穹继续问道。

    正题来了!

    虚伪的猪哥叶立即明白真正考验自己的时刻终于来了,稍微调整了一下绪,猪哥叶立即摆出一副茫然的表,反问道:“那时候?。。。。。。端木叔叔说的是。。。什么时候?”

    。。。。。。

    端木苍穹脑后一阵发麻。

    这小子是傻子?

    不过当着胖姐以及的自己的宝贝女儿,这样的话端木苍穹自然是说不出口的,所以他只好耐心的解释道:“就是小飞你晕倒的时候啊,当时你晕倒之后宴会大厅就乱了起来,叔叔想知道混乱之前发生过什么,你能告诉叔叔吗?”

    “晕倒?。。。。。。哦!。。。。。。我想起来了!我当时在和一个很魁梧的大叔一起喝酒呢,很突然的脑袋就开始疼痛起来,紧接着肚子也开始痛起来了,后来。。。。。。后来我就不太清楚了。”

    “不清楚?”

    端木苍穹不有些郁闷起来。异能者确实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叶飞,叶飞说自己完全是在不知况下直接的被人打蒙了过去,这很显然也是说的过去的。

    可是他难道就没有一点被人动了手脚的觉悟?

    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接着往下问呢?

    这小子怎么可能会一问三不知,完全的变成了一个愣头傻小子了呢?

    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明明不是这个感觉啊?

    等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呆立在叶飞旁的端木苍穹不自开始思索起来,可是他的这一思索,完全的吓坏了其他所有的人。

    “父亲在想什么?”

    。。。。。。

    “他们在说什么?”

    。。。。。。

    唯有躺在病的叶飞知道,“完了,看样子要穿帮了。可是自己没有说错什么话啊?难道是表和自己说出的话有差异?”

    哎!还是书上说的绝对啊,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员,就必须下足功夫苦练基本功。那些妄想一朝成为影帝的人,不是傻笔,就是二笔!-----------摘自《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重要声明:小说《右眼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