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730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紫蓝 书名:兽爱强宠傻妃
    大结局(7300)(7300字)

    今的东鹤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显得格外闹。

    而从水晶宫出来的苏心邪与大宝也在这闹的人群之列。

    几年没有上过街,也几年没有混入过人群,苏心邪对于这份彰显繁华有些不太适应。

    “妈。这里人好多噢!”大宝第一次见这般闹的场面,倒是一脸的新奇与兴奋,那双晶亮狭长的漂亮凤眸左顾右盼,四处张望着新奇的事物与喧器的人群,一双小手却不忘紧紧圈着苏心邪的脖子,整个小板都亲呢无比的窝在她的怀中。

    “呵呵,大宝这么喜欢看闹的话,以后妈经常带你出来逛街”苏心邪捏了捏小家伙的小鼻子,灵活轻盈的形在人群中巧妙的穿梭着,没有让人群挤到她的小宝贝甚至连她的衣角都很少沾到。

    “妈,如果慕爹地与小宝知道我拐了妈,会是什么样的表呢?尤其是那个粘人的小宝,会不会天天嚷着爹地带他出来呢?”大宝眨了眨狭长的凤眼,一脸的坏笑。

    “可能会吧,小心到时候小宝追杀你。呵呵……”苏心邪想了想又道:“大宝,你真的很想自己的亲爹地吗?”

    她话音刚落,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激动的大喊一声:“凤王爷回来了!”

    紧接着,大街上所有人全都自动的分站到街道两边,而后一脸恭敬又崇拜的看着某个方向。

    不一会儿,就看见一小队人骑着马行驶在宽阔的大街上,一人在前,八人在后,

    领头的是通体雪白的万里神驹,神驹上坐着男子头戴金冠,俊美无俦的桃花容颜深入人心,一头如瀑的墨发在风中恣意的飞扬,通威严显贵的霸气之浑然天成,眉宇间全是上位者的冷傲和狂妄。

    尤其是他一红艳人的锦袍华服,如火如霞,夺目耀眼。

    他那桃花眼不是一般的冷漠,也不是一般的无,仿佛已经冰封了千年的霜雪,再也看不进任何世间的浮华也再没有任何人物能够拨动的尘封深锁起来的心。

    苏心邪抬眸看向大宝满脸崇拜的看着骑在白马上的凤天歌,闪烁着激动与兴奋光芒的双眼一眨也不眨,微嘟着小嘴仿佛在无声的唤着‘父王’,其实他早已知道自己的亲爹地就是凤天歌,她为何拐着妈来,是想一家三人团聚在一起,小宝享受过的温暖,他也要。就算慕爹地对他真的很好,如亲儿子般,但是还是没有自己亲爹地好啊。

    而在这四年里,凤天歌不但彻底收服了周边数多的心有异念,且时常喜欢在边境挑事端,滋扰面姓的不良人。东鹤女皇封他为‘战神。’

    而今苏家,大哥,二哥,三哥都娶了夏家三女儿为妻,从此浪迹天涯,其实不然,大哥并没有娶夏家女儿,而是告别神学院,以及苏家真正的浪迹天涯。而二哥,做了人人为之疯狂的采花神,而不是采花贼。他总是神龙见尾不见首。

    祁家三公子也不知为何得了一种不治之病,从此不见人影……

    看着快要擦肩而过的人,大宝叫道:“父王……”猛的爆出一句,小脸上洋溢着满满的激动与兴奋之色。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向抱着苏心邪的大宝。当凤天歌的目光扫到大宝时,面上的冷漠与狂妄之色并未消失,双眸危险的眯起:“你刚刚叫我什么?”他此生不可能再有子嗣,就算有,那也不可能长得如此普通平凡。

    好吧,苏心邪与大宝都化了妆,所以凤天歌认不出来也属正常。

    “大宝,不许再说话了。”苏心邪微微皱眉,她没想到大宝会如此。真该打他小。这般的不听话,在路上的时候,他好好保证过的,怎么……

    “父王,大宝没有乱叫,你就是大宝的父王!”大宝撅了撅嘴,从苏心邪怀里挣扎出来,飞到凤天歌的眼前,紧绷着一张小脸与他对视。

    视线定在凤天歌那张魅惑张扬的桃花容上,猛的想到此刻的自己易过容,无怪乎父王会认不出自己来。

    “父王,你等一下……”话落,大宝用手扯着耳边的皮,当小家伙再次抬起头望向凤天歌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一张粉雕玉琢,精致漂亮得难以形容的小脸。

    但见他双眉似远山勾勒,薄唇如朱砂点染,一双琉璃般晶亮剔透的桃花凤眸,流转间凤无限,动间雾气妖绕,眉梢眼角处无不透露着蛊惑人心的邪气俊美与天然风流。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凤天歌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缩小版,一时间震憾得无法言语,而有件事是他不可能错看,他看到了小家伙的真体,竟然也是头顶一簇红火焰火的标志,那是凤家百年来留存下来的标志。

    这个小家伙,如果不是他凤天歌的儿子,那还能是谁的?

    “父王,大宝是不是跟你长得很像很像/”趁凤天歌楞神之际,赶紧上前两步,一把扑进他的怀抱,一双漂亮的凤眼弯成一对可的月牙儿。

    “父王,现在你该相信你就是大宝的爹爹了吧?”

    闻言,凤天歌骤然回过神来,随即紧紧搂着小家伙。

    “你叫大宝是吧,快告诉我,你娘叫什么名字?”

    问罢,他不由屏住了呼吸,幽暗深如同大海般的黑眸就那么 眨也下眨的紧紧锁住大宝的小嘴。

    “笨蛋父王,我妈当然是苏心邪啦。”紧紧的抱着父王,小脸在他怀里亲呢的蹭了蹭。

    “什么,你娘叫苏心邪?”凤天歌神大震,死寂了很久很久的心脏狠狠的一跳,仿佛一时间骤然复活“大宝,你确定自己没有说错,你娘真叫苏心邪。”

    “父王,大宝都跟妈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多,哪能搞不清我妈的名字呢?”

    “那你的娘亲呢?”凤天歌低沉的嗓音止不住的颤抖。

    “在那……”小家伙小手指了指刚刚苏心邪站的地方,可是神马人都没有。小脸皱了起来。呜呜呜……他不该一时激动,就跑来认父王的,现在该怎么办,妈难道不要他了吗?

    原本狂喜窒息的光芒忙锁向小家伙指的方向,可并未看到自己心心念的人儿,心沉了下来,嘴角勾了勾,既然小家伙在这。紧紧抱着小家伙。将小家伙紧紧搂入怀中。想着那个让他得不能自拨的小女人竟然给他生了儿子,不喜极而泣。

    颗颗泪滑落脸颊,流出来的不再是生无可恋的凄绝与悲痛,而是彻天彻地的激动和喜悦,激动得他快要无法呼吸,喜悦得他快要忍不住发狂。

    众人无不抽气不已,原来战神凤天歌还有这般大的儿子了。八卦瞬间铺天盖地卷入皇宫。

    “来人,即刻吩咐下去,令本王的十八千军秘密出动,全城搜寻凤王妃!”凤天歌压抑着无可名状的激动,面无表的对着后的人下着命令。

    众人再次抽气……

    “是,属下领命”

    “等等,不需要出动了”凤天歌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看了看怀中的大宝。“你立刻去东鹤各大院张贴告示,就说某个女人若是一天之内不出现在本王面前的话,那她的宝贝儿子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是”属下抽搐着嘴角。

    “父王,好诈噢。不过呢?没有大宝,妈是不会担心的啦,还有小宝呢?”小家伙皱了皱小鼻子似乎不太赞同他的做法。

    凤天歌俊脸一黑“大宝,父王这不叫诈,而聪明绝顶,要知道你妈可不是一般的女子,不过大宝,你说的小宝,也是本王的儿子吗?”骑着马向自己的府上走去。

    “小宝不是父王的儿子,是慕爹地的。”大宝伸手环上凤天歌的脖子,漂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半是撒的说道:“父王不许欺负妈噢,不然的话,大宝会帮助妈的,好好教训一下父王。”

    “大宝,父王疼你妈还来不急,怎么舍得欺负她呢?”凤天歌用鼻子蹭了蹭小家伙粉嫩嫩的小脸,想着自己居然有这样古怪机灵的又聪明的宝贝儿子,心底一时被莫大的激动和惊喜胀得满满的。

    尤其想到邪儿还给他生了儿子,心底的那股子兴奋与狂喜更是压都压不住。

    “大宝,父王今天真是好高兴,高兴得快要傻掉了,父王真的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次见到你妈,更没想到自己还能拥有一个像你这般可懂事的宝贝儿子。”

    凤天歌一边说着,一边高高的扬着唇角,眼角眉梢笑意多得直往外溢。完全没有了往的妖绕,而是痴笑与傻笑。

    “父王。你笑起来真的像个傻瓜。好丑噢。”大宝咧着小嘴,露出可的小虎牙来,凤目流转间。

    窗外,明月皎皎,繁星璀璨,室内香气袅袅,温蔓延。

    当苏心邪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幅温馨而和谐的父子图。

    小家伙坐在凤天歌的大腿上,小手中拿着玩具,面上带着花一般灿烂的笑容。

    而凤天歌则将自己的下巴轻轻搁在小家伙的头顶,大手握着他的小手,嗓音低柔的给他讲解什么。俊脸上的笑容慈而宠溺。

    “邪儿,你来了!”

    凤天歌的双唇微微颤抖,出口的话语轻软绵柔得仿似三江水。

    他双眼眨都不敢眨的深深凝视着苏心邪,每一次的呼吸都谨慎。

    五年不见,邪儿更美了。

    上一袭白衣,面上不施粉黛,却胜过人间任何颜色!

    婀娜玲珑的姿静静的站在那里,仪静休闲,仿佛一株绽放的白莲。

    夜明珠灯光映衬下,容色晶莹如玉,浮色生香,说不尽的倾国倾城。

    “天歌,别来无恙,五年未见,不知你过得可好?”

    苏心邪扬唇淡淡一笑。

    “不好,女人,我好想你,想得一颗心都早已痛得麻木。”

    苏心邪的嘴角狠狠抽了抽。

    “妈”大宝甜甜糯糯的叫了一声,而后张开双臂,撒道“大宝要抱抱。”

    “大宝,你不是不要妈了吗?”并没有抱大宝,而是斜睨了一眼。

    “妈,大宝没有。”眨巴着晶亮慑人的眼睛,他又来回看了凤天歌与她二人一眼,可怜兮兮道:“妈,你认识这个红衣叔叔是不是,还有啊,妈明明知道大宝的爹地是谁?为什么就不告诉大宝呢?妈,大宝喜欢父王,我们跟父王住在一起好不好,好不好?”

    “大宝……”原想一口拒绝,可又不忍心让儿子难过。小家伙大眼闪动的那份期待之芒,隐隐有些刺痛她的心。豆大的泪珠已经从小家伙凤眼中流了下来。没一会儿便濡湿了他整张小脸。看起来好不可怜。

    从出生到现在,这还是苏心邪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哭,一时间让她心疼不得了。

    忙蹲下抱着他“大宝乖,不哭哈,妈疼你……”一边轻声细语的哄着小家伙,一边用帕子擦拭小家伙满脸的泪水。

    “邪儿,怎么可以把儿子弄哭了,别瞪我。”凤天歌轻哼一声,看着那张因生气变得粉艳的俏脸,莫名的觉得上有些燥起来。“我先哄好儿子,再来找你算帐。”

    说罢,从苏心邪怀里抱走大宝,柔声哄道“大宝,再哭就不乖了噢,父王告诉你,男子汉大丈夫都是流血不流泪的,难道我们的大宝不做男子汉么?”

    “不,大宝要做男子汉大丈夫。”大宝抽了抽鼻子,又自己伸出小手抹掉脸上的泪:“父王,大宝以后还要做一个像你这样顶天立地的战神,保家卫国受万人敬仰!”

    “好,大宝说得好,有大宝这样志存高远的儿子,父王感到骄傲。”凤天歌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小家伙顺势抱着凤天歌的耳朵,嘀咕了几句,凤天歌嘴角抽搐了两下,而后朝小家伙眨了眨眼睛。

    “管家!”

    “王爷有何吩咐!”管家推门走了进来。

    “将小王爷带下去,好生照料着!”

    “是,王爷请放心,老奴一定会心心照顾好小王爷”管家眼眶有些红红的,对于出现的小王爷和王妃,他总觉得像一场梦,而且是一场美好的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亦美好的让人想哭的梦。

    大宝乖巧的被管家抱走了。

    而凤天歌的耳里一直围绕着小家伙的话语:父王,美味的妈要慢慢吃噢!笑一声!!!

    “哎,大宝”苏心邪瞪了一眼凤天歌,转就要追上自己的宝贝儿子。

    凤天歌急忙伸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将她带到上,并且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压在了上。

    “你,滚开!”

    “不滚。。死也不滚”

    苏心邪气闷,刚想翻坐起来,就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袭来。支撑不住又跌了回去。

    “邪儿,你怎么了?”凤天歌吓了一跳,急忙担忧的问了一句。

    “天歌,我好……”她难受的扭动了下,体内浪袭来,一瞬间浑仿似火般的熊熊燃烧起来。得她下意识的拉扯上的衣服。

    凤天歌再也忍不住……(和谐……)

    到深处,一句句的呢喃出声

    “邪儿,我你,好你……”

    “邪儿,没有你的子,我真的过得生不如死……”

    “邪儿,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邪儿,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后悔没将你绑在边,就算你恨我也好,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我也要将你绑在边……”

    “邪儿,求你不要再让我心死掉好不好……”

    “邪儿……”求你不要再回慕小星的边好不好。

    “邪儿……”有千言万语想对你说……

    听着凤天歌一句句的呢喃,苏心邪内心也是阵阵心疼。可是她对他没有,只有朋友之间的友……其实她更的是祁千辰。对于慕小星只是对他的依赖,那并不是感,她让自己坠落一直到现在,她想找到祁千辰,跟他说她已经原谅他了。其实她与慕小星的结合,就是为了让他发狂,绝望,崩溃。……

    翌

    “凤大宝,老娘宰了你”竟然装可怜,设计她。

    凤大宝听闻这极度愤怒的喝声加快的逃窜的脚步,哭无泪,被苏心邪拿着菜刀追杀了这么久,他刚刚与父王下围棋,突然就看见妈怒气冲冲的拿了一把菜刀冲进来,一看到他坐在椅子上,二话不说就往他上劈,要不是他跑得快,这会儿还不知道被妈劈成几半儿了!

    该死的爹地竟然不帮忙,在一边看着笑话。

    凤天歌翻眼,他敢帮他,他敢断定,杀过儿子,就得来杀他……不过他还是得帮儿子说说好话不是。

    “我说,邪儿啊……这个,咱们先别那么冲动……有事儿慢慢说,凡是好事商量,你要是把儿子劈了,那可是谋杀亲子啊!”

    苏心邪一听就更来气,一把直直的指着站在假山上的凤天歌“凤天歌,你丫长胆了是不是。你给我站住!站住,老娘劈了你!!”

    凤天歌大惊,赶紧开溜……

    “邪儿舞刀弄剑的可是非常危险啊,别伤着了自己,我可心疼着啦!!!!”

    “凤天歌……你TMD找劈……给我站住!”苏心邪一声怒喝,速度直线上升,一下子拉回了距离!

    凤大宝坐在一边,磕着瓜子,翘着二朗腿在一边看戏,一旁的管家嘴角抽搐着……不愧为小王爷,够险,腹黑,诈……连自己的娘亲都敢设计。佩服佩服……

    凤天歌大惊,一个闪越过凉订,再次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口中打着商量“邪儿啊,……你是我的妻子,咳……那个啥啥的很正常吗?别这么六亲不认嘛,这刀剑不长眼啦!!!”

    ‘咻——

    凤天歌的语音刚落就闻咻的一声响,一柄闪着寒光的菜刀直直的向凤天歌飞去,凤天歌此时正靠着树干理着衣襟,惊觉一阵冷意自己头顶飞过,再就是一声闷响声在自己头顶响起……

    转过头,突然发现自己的脸贴贴着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当看到那把菜刀时,凤天歌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靠……邪儿,你来真的啊。这要谋杀亲夫啊!哇哇……”

    苏心邪‘深款款,款款深’的对着凤天歌笑了笑,活动了一下双手,然后嗖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再次向凤天歌飞去——

    “啊——”一声尖叫,凤天歌死命的逃。

    “你给我站住。老娘今天非劈了你不可……”

    在凤天歌抱头鼠窜和苏心邪拼死追杀的闹剧下,夜晚终于降临了……

    在暗处的苏子缘眼神闪过一丝什么,随即如鬼魅般消失。

    诺大的地下寝宫内,层层厚重的窗帘隔绝了外界那明媚有些刺眼的阳光,药味,浓重而刺鼻的药味弥漫在室内的每个角落,不是混合着空气,而是早已成了空气中一部分。

    明黄色的帐幔被放了下来,华伯暗自叹了口气。

    华伯眼眶不觉泛红,五年前,主子吃下忘丸而被迫忘,可不多久又夜夜被相同的梦境缠,这之后便再没了安心宁神的时候,呵。红衣女子,什么噩梦,主子梦到的就是苏家九子苏心邪!主子被这份熟悉而又陌生的痛苦深深纠缠着折磨着,想又想不起来,忘了忘不掉。意识不由自己,思想更不由自己,苏心邪夜夜入梦,却是带着滔天的恨意而来,每一次看到主子心痛绝而又迷茫的从梦中惊醒,他的心里有多心疼。对苏心邪这份更是执着痛苦一生,只怕到死都难以解脱。因为苏小姐恨主子啊!

    “华伯……”祁千辰声音虚弱,帝王的威严不减半分,其实他的另一个份是北雁帝王。

    华伯楞了楞,随即依命的将他扶坐起来,而后又在他背放了一个软垫。

    “皇上,你子虚,该躺着休养比较好。”华伯看着他那张形如枯憔悴的容颜,以及瘦骨嶙峋的纤弱体,一时心痛又落下泪来。

    “邪儿……我终于知道她是谁了”祁千辰蓦的喊了一声,大脑中似乎有无数的画面飞速闪过。

    “主子,听说苏小姐已经回东鹤了,现在正在凤王府中”华伯看了一眼祁千辰,真的有些不忍,还是将事实说了出来。其实主子就算将自己体内的毒素移到了苏小姐的上,其实苏小姐哪里知道,其实她的上也有毒素,被自己的主子硬生生的转移到了自己上,却没来得急告诉她事实。

    “这是真的么?”嘴角的血迹潺潺而下,他却恍若未觉,一颗痛得不能再痛的心支撑着他再次爬了起来,空洞的仿似失去了灵魂般的双眼定定看着华伯。“带我回去,我要去找我的邪儿,快啊……”

    华伯心痛不已,悲声说道:“主子,您的体……”已经再不过十就。可这一去东鹤就要十五……

    “不要再说了。带我去……”

    好吧,已经完结了。

    大家猜猜祁千辰见到邪儿了吗?呵呵……

    推荐自己的文

    《妖孽鬼王的俏妃》

    简介:“可儿,你怕我吗?”冰冷的声音仿佛从森寒魔域的地底发出。 他血红色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她仿佛浸在了漫天血雨中。 “怕……”她眯了眯眼,温的唇贴上他冰冷的唇,落上一吻,转而笑得像只狐狸一样道:“才怪”。 据王府记载: 侍卫(小心翼翼):王爷,王妃将您最的黑豹给解剖了。 鬼王(淡瞄一眼):嘴角抽筋中…… 侍卫(胆战心惊):王爷,王妃将您最的红颜知已给解剖了。 鬼王(眯了眯眼):持续抽筋中…… 侍卫(闭嘴中ing):…… 鬼王(轻描淡写):怎么不说了。 侍卫(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王爷,王妃已经拿着菜刀往这边杀过来了。 鬼王(坐不住了):你去告诉她,本王亲自去,让她解剖… 苏可可:看到脸色铁青的某人,甩起飞毛腿,理直气壮道:“王爷啊,我不解剖您啦,我解剖鸭去……”撒脚丫子特欢,留下尘烟滚滚…… 她是现代酒吧的艳舞女郎,洁自好,白天职位白衣天使。 一朝穿越成代嫁替妃。 笑话,她是谁,怎么可能任人宰割,应该是她解剖人才对嘛。

    女强文。。。

    《俏皮小宫女》

    简介:一个没有武功、品德‘纯良’的女子,严重申明绝对‘纯良’,为人很低调,再次严重申明‘极品低调’竟然被江湖上的人誉为天下第一纯良兼低调的‘绵羊宫女’,其理由是:宫女太监被她怂恿的罢工要加薪……给银子滴,去皇上耳边吹吹风……没银子滴,运用洋洋的话说,哪凉快哪呆去。污蔑啊污蔑!她能申诉不?不能。好吧,偶是纯良滴小宫女,因为是小宫女,胆是很小滴(咳咳……虽然材肥胖了些)。 “绵羊宫女,这已经是你第十次给朕吃媚药,第二十次吃壮阳丸,第三十次躲柜子里看朕行周公之礼,第五十次被朕‘捉到’朕希望你下次来点新鲜的,如果下次没想到新鲜的,朕吃了你……”某男恨的牙痒痒,直瞪如丢弃小狗模样,可怜兮兮躲在墙角的洋洋。某洋水汪汪大眼睛攻势,胖嘟嘟的小手一挥,往龙榻上一倒大有壮烈牺牲豪“来吧,皇上,吃了我吧。”某男嘴角直抽抽……

    快乐搞笑文。

重要声明:小说《兽爱强宠傻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