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3100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紫蓝 书名:兽爱强宠傻妃
    心痛(3100字)(3167字)

    慕小星直接拥着她躺下了“先睡觉。”把她的脸放到他的口,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她的发丝。“等我——”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呼吸变得绵长匀称,他才缓缓睁开眼,抬起修长的手指,像是抚摸极为珍贵的瓷器般,从她的眉眼到她的尖俏下巴,一点点的移动,最后低下头,在她嫣红的红唇上印上一吻。

    他起推开窗子,飞快的掠了出去,而同一时间,一条黑色影自院落迅速掠开。

    凤天歌住所。

    “天歌,看来那慕小星快你一步俘虏了苏心邪的心,你还要娶她吗?”

    凤天歌斜躺在软榻上,勾唇魅惑一笑“当然。”

    “你无药可救了。就算她不你,你也要娶。”青搬个椅子坐在凤天歌的榻前,一脸不可思议。

    凤天歌直接无视,转头望着天上那轮弯月,良久没有出声。

    翌,苏心邪一听美人娘亲让自己嫁给凤天歌,就火急火急的赶紧慕小星的住处。当然也撞到了凤天歌。

    凤天歌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邪儿,这是要去哪里啊。再过三四我们可就大婚了。……”

    “不用你管。”

    凤天歌顿了下,严肃道:“还是由我陪你去吧,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和他断了的机会,这次过后,你就是我的未婚妻,而且女皇也下了圣旨,以后你与那慕小星再无瓜葛。”

    不知为何,明明是晴天,苏心邪却感觉心口闷得慌。不回答他的话,奔向慕小星的住处,既然凤天歌求了圣旨,以慕小星的脾气根本就不会将它当一回事,所以她只想与他去商量对策而已。

    当苏心邪扣响沉重的大门,好半天才听到有人在里面问道:“谁呀?”

    接着门一开,看到苏心邪,笑道:“原来是郡王啊,今天府里有事,府里的主子都不见客。有事过几天再来吧。”

    他如此一说,苏心邪更是有些疑惑,忙道:“我与你家公子是朋友,有急事找他,能不能请他出来一见?”

    家奴脸色微变:“我家公子今天有事不见客,两位请回吧。”

    说完他就要关门,凤天歌伸手抵住:“就算你家公子有事不能会客,进去看看他也不行么?”

    “不行,我家公子不见任何人?”

    一听苏心邪就气愤了,明明呆在这府里都有一段时间了,她不相信这家奴不知道她与慕小星的关系,当下刚要强破门入,不远处有人道:“小李,让他们进来吧。”

    说话的人,是白一,负手站在前院门口,家奴这才恭敬的拉开了大门,白一一看两人,冷笑一声。

    苏心邪不明所以,看了看一旁的凤天歌,凤天歌也是一脸迷茫,当下两人不再出声,慢慢跟在他的后面,穿过两条游廊和一座花园,视野陡然一阔起来,眼前是一条小河,河面是大片荷叶,白一率先走上一条石桥,当到绿树前,才看清树林中间是一座不大的房子。搭着架,正有一个少年倚在软榻上喝酒。

    苏心邪走到他边,轻唤道:“慕小星。”

    闭目养神的慕小星半睁开眼,漫不经心的瞟了她一眼,又闭上了,懒洋洋道:“邪儿,你来啦。”

    “我今天是来与你商量一件事的。”

    慕小星轻啜一口酒:“已经没有玩你的必要了,因为我累了。不如躺在这里快意一些。”

    苏心邪楞住,不相信自己的眼前,与自己的耳边,掏了掏,笑嘻嘻道:“少爷,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没有”轰隆一声,他难道一直在骗她。她看着她如玉的面容,带着一丝自嘲道:“也好,今天总算让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谢谢慕公子给我上了一课,当铭记在心,告辞。”

    凤天歌拉住她,她一甩袖,已经调头离开,他回头看了眼依然一动不动的少年,冷笑道:“呵呵,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

    说完大步追随苏心邪而去。

    待两人影离开,白一看着还倚在椅子里的人:“谁让你这么干的。?”

    坐在椅子上的慕小星睁大了眼,慢慢站起,伸手在脸上一抹,一张人皮面具被揭下,而面具下的面目,分明是白四。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白大从影处走了出来。淡淡说着。

    “你难道不知道主子最讨厌欺骗吗?如果这件事让他知道,你可知道后果。”

    “哼……白一,你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我一个人承担。”

    白一张了张嘴,最后却沉默了下来。有些事,分明是命里注定的。

    第一次恋还未多久便分手,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自从回去以后,她便一直高烧中,她听到了凤天歌的叹息,也不知昏睡了多少时,那一睁眼,就见乔雪儿抱起她又哭又笑。

    真是吓坏苏府一大家子的人……

    大哥二哥秦羽枫三人说要去找慕小星揍他一顿,可被苏心邪拒绝了。

    而五很快就到了,乔雪儿亲自为她戴上凤冠,柔声说道:“邪儿,凤天歌对你也是真心的,这娘亲的都看得出来,那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你嫁给他,娘亲放心,只是邪儿,那慕小星他……”

    苏心邪明明不想哭的,可是一听到那三个字,眼眶里盈满了泪水。

    苏心邪哭了一会儿,转过头,扬起笑脸:“美人娘亲,放心,我会幸福的。”

    不知何时,天空开始飘起了细雨。

    苏府外,门的气氛并没有被这软绵绵的雨丝毫影响,依然锣鼓震天,八人抬大轿披红挂绿,金钱镶边,在千百人的欢呼声中,一黑靴红袍俊美的男子骑着独角神驹含笑当先走到了苏府门前。翻下马,在阵阵震耳聋的鞭炮声中,司仪高唱着吉利词儿将他迎向王府内院。与岳母见过。

    行过一切礼仪,苏心邪被背上了那抬华贵的花轿,凤天歌趁人不注意时轻握住她的手,低声问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苏心邪回握了一下,轻道:“走吧。”

    轿起,一路上锣鼓声,唢呐声,鞭炮声。

    到了凤天歌专门为他与心邪新盖的府前,凤天歌按着习俗用包着红布的箭头朝轿门了三下,众人轰笑道:“新娘子下轿罗”

    苏心邪由喜娘搀扶着下了轿,顺利过了火盆,接着有人把一根红绸塞给一对新人,两人各牵一头,慢慢朝高朋满座正厅行去。

    今整个府里宾和盈门,高官士族,富贵商贾莫不登门祝贺,最引人注目的,是厅堂两侧端坐的皇子。还有祁家公子。

    祁千辰看着那对喜气洋洋的新人,眼神微微沉,手掌忍不住收拢,那里有关他的事

    整个厅堂,当新娘子一进门,就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听说新娘子可是东鹤郡王苏心邪,竟然下嫁,真是丢女人的脸……”

    “岂止是如此,她以前可是傻子呢?”

    “去去去,郡王可是我们东鹤第一英雄,再敢说一句不中听的话,我跟你急……”

    ……

    ……

    外面的雨势终于大了起来,落在地上,渐渐形成一道白色雾帘。

    “一拜天地——”

    “三拜高堂——”

    凤天歌含笑行礼,蓦然一个冷沉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不准拜——”

    空气瞬间被凝住。

    苏心邪手指一颤,所有盯着新人窃笑的人也楞住。

    众人回头。只见挂满艳红彩带的石阶下,一个穿大红锦袍修长影撑着一把油纸伞缓缓拾阶而上,油纸伞往前低低偏下,遮住那人的脸面。却挡不住他每踏一步间的冰寒之气。

    在人们惊异的注视下停在了门口,轻移开伞,一张纯净俊脸呈现在众人眼前。

    大堂传来阵阵抽气声。

    看他的穿着,是傻子也看出来绝不似给新人来祝福的。

    而盖头下的心邪静静的站在那里。

    慕小星深深望着被盖头掩了面目的女子,扔下伞,缓缓朝她走来。

    有阻止的家奴被他的气势震慑在原地。

    步履沉稳,这段距离并不远,却沉沉的让人感觉那么漫长。

    大堂静得不可思议。

    终于停了下来,站定,少年伸手就拉新娘红盖头,凤天歌手臂一伸,正好挡在他手前“慕小星,适可而止/”

    慕小星根本不看他,将手往下伸,去牵新娘的手,慢慢道:“邪儿,跟我走——。”

    凤天歌拦在他前,妖艳的脸上多了几分凝重:“够了,慕小星。”

    “她是我的。你没有资格和她拜堂。”

    接收到他的凌厉眼神,凤天歌的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那在慕府的话,应该不止我和她两人听到,难道是慕公子得了健忘症。”

    “那是我的属下做的事,我根本不知道?”他那天有很重要的事给耽误没回来,今一回来就听说邪儿要嫁人,他就赶了过来。

    “邪儿,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他的目光蕴满了期盼,还有丝丝的小心翼翼以及急切。

    凤天歌朝后侧头,低声道:“邪儿,照自己的心意做决定,如果你选择跟他走,我不会为难你,可是机会只有一次,只要你选择了,以后都没有回头路走……。”

    所有人静静的望着眼前的诡异一幕,他们终于弄明白,原来慕公子是来抢亲的。

重要声明:小说《兽爱强宠傻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