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彪悍(10000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紫蓝 书名:兽爱强宠傻妃
    如此彪悍(10000字)(10000字)

    某女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水中的鳄鱼,手中控火焰。

    “她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晓寿瞪大双眼叫了起来。可是下一秒她就叫不出来了,因为那火直直的朝那鳄鱼迅猛的飞了出去,然后那群张牙舞爪的家伙们就这样一个个沉了下去。

    “哼,敢咬的可小脚,你不想混了…”看着沉下去的鳄鱼,苏心邪冷哼,右手一扬,又是火艳的火焰朝水中打去。

    “烧死你们,是让你们记住,咬了我苏心邪是要付出代价的!”重重的一击一条鳄鱼吃痛的打着滚。

    “这一下是让你们记住,代价是很惨很惨的!!”又是一击,湖里已经炸开了锅,鳄鱼纷纷躲避着。

    “哼。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本郡王!”

    “哼。今天我心不好!”

    “哼。……”

    “……”

    全场寂静了,众人都目瞪口呆看着湖水里四处乱跑的鳄鱼张大了嘴巴,然后又一脸惊恐的看着岸边那个似乎已经发疯的女子。突然觉得她比那鳄鱼还要恐怖。

    “啧啧啧,没想到我家邪儿这么有潜力股,以后得培训她为死士/”

    听着苏子缘赞扬的声音,所有人惊异的扭过头,然后一致的想到,原来恐怖的还在此。

    “最后一击,呃……你们长得太对不起观众了。”

    随着这最后一击落下,湖里的鳄鱼纷纷翻起了肚皮飘在水面上。

    “我的天,郡王真是太伟大了……崇拜……”

    “神啊……”

    “……”

    “九妹,它们是不是已经死了”苏红嫣颤抖着体小心翼翼的碰了碰苏心邪的衣角,然后又迅速的收了回来。

    “哼,乃们就老娘使用暴力。哎哟,四姐,我的手好疼”可怜巴巴泪眼汪汪的看着苏红嫣,苏红嫣直接无视。

    苏心邪看了看后面的一群人,笑呵呵转看向那些鳄鱼:“如果你们再装死,老娘非扒了你们一层皮”好似听懂苏心邪的话,那群鳄鱼又开始张牙舞爪,只是在看到苏心邪时个个小心翼翼。

    “哼……小心伺候着那些主子”苏心邪看了一眼后面的女人,乐颠乐颠的跟着苏红嫣。

    这第二关,后面的六个女人,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的,直接弃权,第二关东鹤国嬴。

    第三关,是才女大赛,夺魁者可得奖。

    “灭哈哈哈……”这可是她的强项。

    看着笑得一脸小人得志的苏心邪。东鹤国休息区,大家同时抚额。

    当某女一白裙款款,青丝如绸,不粉而黛的清丽女子,众人都眯起眼,从脚往上开始打量起来。

    “怎么样,漂亮吧”苏心邪得瑟的在众人面前转了几个圈。

    “邪儿真漂亮”这是苏倾雪的话。

    看着全场人频频目光往这边过来。苏心邪大方的让人打量。

    苏心邪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向其它已经衣装打扮好的七女人。

    “历年夺魁的佳丽多可是是在全场众人里面挑选自己的**的。”

    “今年这么多漂亮帅气的公子哥,若是真嬴了回去,定会名声大振。”

    “哼,今年最有希望夺魁的除了我,你们一边去”那七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比宫斗还精彩的呛声,苏心邪倍感无聊,再一次打了个大大的哈气,伸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嘟嚷道:“蠢猎哪都有啊……”

    所有人的视线都往苏心邪这边了过来。

    苏心邪打了个哆嗦,伸出一只手拦下她们出口之言:“这可是在台上,如果你们想在各位达官贵人,以及我们可的女后面前出丑就继续吧。”

    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

    第三场,小受与强攻来了一段舞剑,王凌采 王谷香是一人吹笛,一人跳舞,艾魅,芷音是一曲九天玄舞,惊得全场叫好。

    “下面有请东鹤国苏心邪,苏红嫣……”

    苏心邪嘿嘿一笑,从台下飞起,一抹白色清新的影一跃而起,动作潇洒无比,直接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引起一片惊呼。

    苏心邪眼带笑意,挑眉扫了眼沸腾的人群,唇角勾起,衣摆拂动,青丝在空中划过飘逸的线条,潇洒若天人降临,而后便是苏红嫣缓缓而来,入座琴前,纤细的手指随意的便在琴上扫过,飘散开悠扬的琴音。

    苏红嫣浅笑,那姿态美若神女,唇边浅笑流露出夺目的霸气,惊得四下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生怕扰了即将响起的神曲般。

    增添美感的四白飘浮在空中,鲜花顿时纷纷落下,锦上添花,美轮美奂,只是那花就是长了眼睛,看似随意,却密密麻麻的攻击着苏心邪。

    苏心邪顿时脸一黑,心下暗骂这该死的慕小星。

    那小的影突然旋转离开自己跳舞的地方,动作灵巧敏捷,穿梭于片片犀利的花瓣之中,纤白的袖摆在裙摆随着苏心邪移动而飘逸着,在众人看来,在纷纷落花中起舞的少女,倾国倾城,姿窈窕。

    看了一眼苏红嫣,在次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原来这花瓣就专门对付她的。

    出鞘剑 杀气

    风起无月的战场

    千军万马独

    ……

    ……

    一曲哀愁满腹的歌却被苏心邪用快曲给唱了起来,气回肠,致死不渝,动人心魂。

    她的嗓音若隔着千里万里飘渺而来,又似唱在你耳边渗入你心。

    何等精彩,何等绝丽,传奇女子。

    “心邪,心邪,心邪……”

    忘的低吟,这个名字,也不知是在第几个男子口中反复回味。

    一曲扬名,苏心邪,代表了那个动人心魄的女子,成为四国神话。

    但这个神话一般的女子,自此夺奖一回之后,却久久未出现,几乎成了一段传奇,甚至被夸上了天。

    一曲终了,苏心邪潇湘地转,脸上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高傲。

    四下顿时哗然,惊呼声不断。

    “哈哈……二哥二哥,我嬴了。哈哈哈!”抱着苏子缘的脖子的苏心邪兴奋的嚷着,而苏子缘则由于苏心邪突然扑过来的巨大冲力而抱着她旋转了一圈之后停了下来。

    “嗯,看到了。”

    “哈哈哈……我厉害吧”拥着苏子缘精壮的腰部,苏心邪开心的扬起了笑容,而苏子缘也则是紧紧的拥着她,愉快的笑着。

    只是相比他们如此愉快,有人可就不高兴了,苏倾雪冷着脸,看着苏心邪乖乖窝在苏子缘的怀里,而一旁的慕小星更是被气得狠狠拉开两个人:“该死的苏心邪,你胆子大了是不是,本少爷在你面前,你没看到吗?”

    “嘻嘻,不会啦”嬉皮笑脸的苏心邪一个箭步扑到了慕小星上:“嘿嘿,少爷高兴不,兴奋不”双臂挂在慕小星的脖子上,苏心邪猖狂的笑着。

    “你这丫头刚才真是让人揪心,没想到还这么彪悍,不过幸亏没事。不然我可伤心喽”秦羽枫与她旁的女皇一同走了过来。

    “哈哈,你也伤心,开什么国际玩笑”苏心邪不屑的扁扁嘴,她才不相信一向与她死对头的秦羽枫会这样的好心。“嘿嘿,女皇刚刚我的表现如何。”

    “你这丫头,你知不知道刚刚从那木桩上掉下去的时候本女皇有多担心”拍了拍苏心邪的脸颊,女皇一脸兹祥说着:“不过我看你那活蹦乱跳的样子想必没事。”

    一出场外,突然就响起了轰鸣的掌声,原来是那些人见到苏心邪出来兴奋的鼓起掌来。还时不时的喊着她的名字。

    “哈哈哈……大家还真啊……”一见众人的样子,苏心邪得意洋洋的迈着步子。

    “你们快看是我国的郡王苏心邪!!”大家洋溢着欢呼声。

    “哇,好恐怖……”苏心邪跳得扑在了旁边人的上,后怕的看着喧闹的人群,撅起小嘴,没想到人红了也是件很烦恼的事,大家蜂拥而上的架势差点将她挤成饼。

    当然这时这位是苏倾雪抱住了某个小女人。

    ……

    酒楼

    “郡王,您来啦”掌柜的一脸笑容,点头哈腰的凑到苏心邪的面前,万分狗腿的看着那个趴在苏倾雪怀里的小女人。

    “嗯嗯嗯……”苏心邪从苏倾雪怀里抬出小脑袋,转头看向苏子缘“二哥请客。”

    “好”苏子缘**一笑,一旁的掌柜早已狗腿的说道:“呵呵,几位请上二楼,几位的饭菜小店全包了,不仅如此,以后郡王到本小店就餐,饭钱一律全免,怎么样?”

    “为什么?”

    “因为郡王是东鹤国的英雄啊”店老板说这话时腰板突然起,脸上也颇有几分光彩,不仅是他,店内所有人都是这样。

    “呃……二哥,怎么回事”

    “你不是嬴了比赛吗?”耐心解释。

    “噢原来如此,既然老板如此好客,本郡王也不能拂了店老板的面子,那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

    “小人得志”慕小星轻轻的声音传了过来。

    “哼,少爷,现在本郡王可是东鹤的英雄,对待英雄说话得尊敬点!”得意洋洋的一扬下巴。

    看着从苏倾雪怀里走出来的苏心邪,慕小星侧侧一笑,看着背着手,上洋溢着得意色彩的苏心邪,抿了抿嘴唇,半响,才笑了出来。

    苏子缘看着慕小星那眼中浓稠化不开的宠溺,黑色的双眸微眯起。

    苏心邪得瑟的样子,在祁千辰三人一进酒楼的大门就看见那欢快得瑟的影蹦蹦跳跳的消失在楼梯上,而跟随其后慕小星,秦羽枫,苏子缘,苏倾雪,慕海儿,苏红嫣,凤天歌,红莲,也是一脸笑容有说有笑的上了楼梯。

    “客官里面请,今天小店庆贺东鹤国瞬闪取得好成绩,饭钱一律半价”

    “嗯,雅间就定在刚才的九位旁边吧”祁千辰冷漠的看了小二一眼率先上了楼梯。明月离,颜无殇也紧随其后。

    雅阁厅,苏心邪得意洋洋的听着其他的夸奖,可是一听到她控火的时候,脸上露出少许的烦燥。

    “呜呜呜……那爆发出来的火焰,现在竟然只有那么点点小火苗”难过的扁了嘴。

    “谁让你一次爆发这么多火焰的”睨了一眼俏红的小红,慕小星脸上有些少许的绯红。

    “什么啊,谁让那些鳄鱼咬的小腿的,呐呐,现在都有疤痕了”说着撸起裙摆将腿翘在桌上,让众人看看那包得像粽子的小腿。嘟着嘴巴。

    ‘咳咳——’正在喝茶的众人差点喷出来,那白嫩嫩的小腿能不能不要再在眼前晃悠了。

    “什么吗?真不给本郡王面子,有什么好喷的”可还没来得及说教一番,就发现紧闭的房门不知何时被打开,门外,祁千辰,明月离,颜无殇一脸抽搐的看着她。

    “……”体瞬间僵硬住,绯红更是迅速的顺着脖劲布满脸颊,嘴角的弧度也变为抽搐。

    唰的一下,将腿拿了下来,咬着嘴唇,感叹自己曾经的潇洒……

    “客官请让一下,小的上菜别弄到你们的衣服上了。”走上楼的店小二看着面前三个男人堵在门口,客气说道。

    “告诉店老板,我们就在这屋吃了”祁千辰头也不转的吩咐道。

    “不欢迎你……”他的话音刚落,某个小女人便炸了毛“哼……你在这里吃,我就走……反正东鹤国家的酒楼多得是。”感受着屋内顿时冷却的温度苏心邪将子往慕小星上靠了靠,不怕死的继续说道:“还有,请高抬您的贵脚,谢谢合作!”说完大手一伸揽住了慕小星的腰部,试图抱着他寻找一些安全感。

    “既然如此,祁公子抱歉了”苏子缘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说着,因为苏心邪的排斥。他很顺心。

    “无碍”祁千辰大脚一迈,进了雅间,然后在苏子缘的对面坐下“本公子就在这吃了。饭菜不够,可以继续点菜。”说着也如苏子缘一般扬起了笑容。

    “少爷……我不饿了,我们出去玩好不好”被祁千辰看得头皮发麻,苏心邪拉了拉慕小星的衣袖,一脸委屈。

    “刚刚谁嚷着要吃饭的,现在肚子不饿啦”慕小星摸着苏心邪的脑袋。

    这张桌子很大,明月离与颜无殇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而颜无殇一直盯视着慕海儿,明月离一直盯着苏红嫣,而我们的苏心邪一直和一桌子的美食奋斗着,面对旁的那些男人相互之间攻击或客气的话语要么置之不理,要么就抱着看闹的心态来观战,总之算是几个人当中吃得最香,最没心没肺的一个。

    一行人吃吃喝喝完,便散开了。

    湛蓝的天幕,像一幅洁净的丝绸,镶着黄色的金边。

    盘腿坐在椅子内,后的红莲正忙为她整理发丝,木梳一下一下的滑下发际。

    肩膀上的小貂儿吱吱两声,又懒懒的趴在心邪肩膀上睡大头觉。

    端过一旁陶雪侍奉的茶水,青花瓷杯盖打开,扑面而来是淡淡的玫瑰花香,嘴角轻轻上扬,轻品一口。

    “小雪,泡茶的功夫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看样子得到了我的真传”苏心邪心极为好。

    “郡王,你的控火能力已经到了几级了。”陶雪对啥事也不关心,最的就是功夫。

    “不知道??!”

    “不知道?练习一遍让我看看。”陶雪放下手中的茶杯,凑过脸来说道。

    “哎呀,小雪离我远点,不要上姐。”苏心邪推开凑近脸的陶雪,一脸嫌弃“呐……”手指轻轻一翻,一团小小小小小小……火苗慢慢燃烧起来。

    “怎么会变成这样。”陶雪惊呼,这也太小了吧。几乎看不到了。“不行我得去查查书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那天她也看到郡王控的火苗,只是现在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太不可思议了。

    “邪儿,什么时候嫁给我啊。”一旁的慕小星有些埋怨的开了口。

    “嘿嘿,小妞儿,你嫁给爷吧。爷娶你……”嘴唇勾起,然后一脸坏笑的看向了他。

    “好……”慕小星毫不犹豫开口,惊得苏心邪吓了一大跳,指着慕小星颤抖着“你不是说永远也不会嫁给我的吗?为何现在会反悔。”

    “现在我就后悔了,这可是你说的,要爷嫁给你,好吧,明天就来迎娶爷吧”慕小星看着苏心邪那可的模样,笑得一脸纯真。

    ‘噗……’某人吐血。

    “我说哥,不是说今晚要为邪儿补办庆祝宴会的吗?”慕海儿托着下巴,看了看围在苏心邪边的男人们。

    一说到这,苏心邪才想起来,现在这里貌似:瞅了瞅众人:苏子缘,苏倾雪,慕小星,秦羽枫,祁千辰,明月离,颜无殇,苏红嫣,凤天歌,苏云夜,夏怜儿,夏云儿,夏雨儿……好强大的阵营。

    “我又没说需要庆祝”继续盘腿坐好,没心没肺的动了动樱唇“不过,为啥么,夏家三女,还有三哥也来了呀。还有某个讨厌人的人。”

    其实吧,还真是苏心邪本人要求这些人的,当然拿的时候必须要带礼物,而且以他们的价,还不能少了银子。

    其实夏家女儿与苏云夜也是收到了某人的邀请而已,而且现在的夏雨儿与怀了苏云夜的宝宝,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吗?夏怜儿与夏云儿也快要嫁入苏府了啦。

    祁千辰吗?她当然没请,是他自己不请自来的,不过那两位也是苏心邪请的,笑话,不请白不请,都是有钱人,而且貌似那天她看出来了,两个人一个喜欢苏红嫣,一个喜欢慕海儿,看这两人有戏,她就担任了媒婆一职。

    “对了。邪儿,我将你嬴的钱全部捐了出去……”苏子缘幽幽的声音传来。

    “捐……???”双目瞬间瞪大,然后又不敢相信的掏了掏耳朵“”你说捐了。

    “是啊,最近西部地区百姓因为前不久的灾害而陷入经济因难,于是秦羽枫与慕小星建议,不如将你的奖金给损了吧,帮助贫苦人民做好事,这不是你口中时堂挂着的吗?”

    看着一脸笑却不敢笑的围观们。

    “是你说人人都有奉献精神,要时时刻刻想着百姓的”慕小星品着小茶,睨了眼毫无生气的某女。

    “……”

    “是你说积善德,有善报的”秦羽枫看着某女慢慢下滑。

    “……”

    “各位,我心真是太好了,出去散散步,你们继续宴会哈……”说完就僵着肢体走出了大厅。

    “哇呜……银子,都么有了,忙活了这么久,钱没挣,双搭了这么多。奉献精神呜呜呜……”从一开始的嗷叫,到最后默默流泪。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将某只给拎进大厅。

    “呜呜呜呜……”蹲墙角内牛满面。

    “你……干嘛哭得如此甘肠断裂”bie住笑意,慕小星看着哭花脸的苏心邪。

    “呜呜呜……”嚎声越来越大。

    “其实,心邪,母后给了你这个东西”秦羽枫拿出一个金牌扔给了哭的某女。

    “……”没接,被旁的红莲给接住了。

    “这个保准你在哪都能包吃包住”秦羽枫淡淡说了一句,嗖的一声,某个金牌已经在某女手上了。

    “现在吃饭吧”慕小星看着苏心邪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淡笑。

    “嗯嗯……”

    “不过,心邪啊,我倒是很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是一边是银子,一边是你大哥,二哥,还有慕小星,你会选择谁啊”一旁的凤天歌将问题抛了出来,勾着嘴角问着,

    “这个吗?谁钱多跟谁?”一边啃着鸭脖子,一边说着。“必竟钱花完了就没了,有个有钱的主不是更好,嘿嘿……”

    “不过几位不必担心,不会与各位纠缠太久,如今我也有钱了,当然这些钱是各位捐出来的,那么下一步我就找个好男人嫁出去,然后生几个宝贝,快活过子,还有呀,不需要男子生,我自己生,嘿嘿……而且我只嫁一个男人。”一边吐着骨头,一边回应道“对了,还有四姐,小海儿,你们俩也要快点找到自己的幸福噢”嘿嘿笑着朝那二对眨眨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有戏。

    一听苏心邪这般女,几个男人眼神里都闪过贪婪的,邪儿说只嫁一个男人,而且是她自己生小孩。

    苏子缘低下头,心里感觉被刀硬生生的割过,黑眸一扫,发现在座除了二对人以外,似乎都陷入了沉思。

    抬起头,对面人儿一脸幸福的笑颜,心底的某一处,慢慢柔软起来。

    “九妹……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苏红嫣听到这样的回答惊呼起来。

    “这个吗?嘿嘿^0^你们可不要笑话我,其实我一开始就是有这种想法,只是没想到我傻的时候找了这么多的男侍,经过与他们的相处,我了解到,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足够喽。嘻嘻……”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

    “那……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慕小星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语气平静而又几丝的焦急成份,虽然那双美丽的双眸如同夜色下的潭水,但是酒杯里的清酒,却可以察觉她的颤动,轻轻的晃出道道涟漪。

    “这个吗?秘密嘻嘻……”

    “对了,你们有什么好的男生可以介绍给我啥?”

    “没有”出乎意料的,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回应给她。

    “我倒……”撅了撅嘴,郁闷的直翻白眼。而后手啪啪两声,然后便有几人抬起蛋糕进来。苏心邪看着众人惊异的目光,手拿刀,将桌子中央的大蛋糕切开,然后一一分给众人。见他们眼中的疑惑与好奇,苏心邪嘻嘻笑道:“各位,这是蛋糕噢,很好吃的你们尝尝吧。”

    “哇,好好吃噢”凤天歌顿时眼前一亮,又挖了一口吃掉。

    “嘻嘻……好吃就好……而且我还会许多呢?”苏心邪洋洋得意的抬了抬下巴,然后跑到一旁的水果蛋糕旁拿了过来。

    “三皇子,让人把这份蛋糕送到皇宫给女皇尝尝吧。”苏心邪将蛋糕放入饭盒中,几人眼中竟出现了几分不舍。

    “至于吗?瞧你们那点出息”说着,就封了餐盒,递给了一旁随秦羽枫而来的宫女,并且叮嘱她一定要端好,莫要打翻了。

    “邪儿好偏心,”

    “嘿嘿,”傻笑一声。而夏家三女当然就没有了,直直地眼神盯着凤天歌手里的。

    “不给……”凤天歌子一挡,又迅速的吃了一大口。

    “哼……我自己做不就好啦”夏怜儿艰难的转过头,就看到夏雨儿吃着苏云夜的。扁了扁嘴差点哭了出来。

    “……”看得苏心邪直抽嘴角,有必要那么夸张吗?

    “我的蛋糕……”慕小星追着慕海儿。

    “不给二哥吃,再带你去玩玩。……”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

    ……

    “哎哟,我的姑,你终于来了。”后台的人一看闯进来一个绝色的白衣女子。

    “嘿嘿,我刚刚才想起来的。”鹣意笑笑,然后开始打扮。

    一炷香功夫后,白衬衫,黑色小西装,黑皮裤,黑皮靴的苏心邪带着爵士帽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左眼角带着银色面具。

    如同预想中的一样,当她在灯光的闪烁下出现在众人眼前时,下面响起了滔天似的掌声和尖叫声,狂野激无比,这次她则是绅士儒雅的风范出现在众人面前,所唱的甜美。

    天天都需要你

    我的心思由你猜

    I love you

    我就是要你让我每天都精彩

    天天把它挂嘴边

    ……

    小潘潘的不得不甜甜蜜蜜,看着台下不止女还有男人眼神中的迷离,苏心邪知道如此甜蜜的歌曲,已经牢牢捕获了他们她们的心。而且看人数,似乎已经超过这个场所,有些人还挤在门外呢?

    一首歌结束,下方的人似乎还意犹未尽,嚷着再来一首,可是却被苏心邪一个噤声的动作停止了吵闹声。看着她们小心翼翼的样子,虚荣心得到满足的她轻轻勾出一抹弧度。

    “你们……”只见苏心邪双手一挥,纷纷的玫瑰花瓣竟从空而飘下来。苏心邪那醇厚的男音穿透着花瓣,落入所有男女心中。

    “玫瑰花代表着与永远不变的感,祝愿各位永远如同这玫瑰花拥有一段幸福美满的。”

    光灭人去,站在后台里的苏心邪听着前台里传来的声音,轻轻取下面具,缓缓勾出一抹弧度。

    次清晨一大早,苏心邪便被苏子缘从被窝里揪了出来。原来是女皇要见她,于是极不愿的流完进宫。

    书房内,女皇早已端坐在上方等待她良久,见那抹影晃晃悠悠的进来,眼里闪过一丝别样光芒。

    “啊……女皇找我有什么事?”打了个大大哈欠,睡眼朦胧的看着女皇。

    “昨夜没睡好。”看着昏昏睡的某女,就让一旁的宫女端来糕点,某女一见到有吃的就不犯困了。

    “嗯……因为您要见我呀,所以没睡好。”咬了口糕点,扫了眼女皇。

    “呵呵……”

    “到底什么事啊?”

    “邪儿,本女皇听说,你想嫁人,而不是娶人,最主要你还想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这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噗……”口中的糕点喷了出来“你听谁说的。”

    “呵呵……是不是真的”

    苏心邪点了点头。

    看着她点头,女皇往前探了探子“怎么突然想嫁人,而不是娶人。”

    “嘿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啦。”

    “那你觉得,我那儿子怎么样?”

    “噗……咳咳咳……”刚吃一口糕点的某女再次喷了,拍着口看着女皇的眼神多了份恨意,她绝对是故意的,要不然为什么一等她吃东西就说这样的话。是的,某女皇就是故意滴。谁让她劈了她最的树。

    “邪儿,不要当做玩笑看待,你说说看,我这皇儿怎么样,不是我自夸,我这儿子可是人中之龙,首屈一指的人物,放在四国的皇室里,那也是举世无双的。”

    “呵呵,那是必然的”苏心邪皮笑不笑,必然个

    “你不要打哈,我问你话呢?你看得上眼么”女皇说这话时心里十分郁闷,想来一直是她挑人的份,怎么如今成人家挑他儿子了。

    “没有”苏心邪简洁果断的回复她,见女皇面色一红,像是要动怒,赶紧解释“他就是我的好哥们,好朋友,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当然如果他不捉弄她就是更好的朋友了。

    “那么你对自己的哥哥呢?例如你大哥,和你二哥……”女皇再次问着。

    “大哥吗是个很温和的人,见到他第一眼我就很喜欢他,可是他竟然丢下我,扔给了二哥,这让我非常气愤,当然这种喜欢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愿意去靠近他,大哥的脾气很好,也可能这只是他一种伪装,温柔随和,高贵典雅却又不失生动之气。但是他合适。”

    “二哥吗?其实给我的感觉虽然表面对你笑呵呵,其实就是一只有着毒牙的狐狸,不知为什么,他始终不能全心全意的去相信一个人般,而且二哥的潜意识里就当我当成奴隶,心好对我笑笑,心不好就乱吼。”

    “邪儿,这么说来,你没有看上一个?”她着她分析,关注着她的神。女皇的眼里有着遗憾,如此优秀又懂事的女子。

    “嘿嘿,他们都非常好,但不适合我。而且吧,和哥哥结亲,真的让人无法忍受。”虽然她是灵魂穿,但是还是受不了这样的事发生。

    “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我儿……我知道感强求不来,但是还是希望你好好想想。”见苏心邪陷入沉思,女皇叹了口气,示意她退下去。

    “你先回去吧。”说完就单手撑额不再看她。

    “噢……”

    “你们可听清楚了?”在大恢复平静时,女皇突然扭头对着一旁帐幔说道:“那丫头说的也很明确了,你们要真对她有意思,就知道该怎么做,邪儿是个好女孩,莫要让自己后悔啊!”说完便闭目养神,而帐幔后面的三道影,也渐渐隐去。

    回到家的时候,那三人竟然在大厅内悠闲的品着小茶等着她。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忧愁。看不真切。

    “怎么了???”坐在苏子缘的旁,嘻笑着问他们。

    “邪儿,如果你找到心的男子,一定要告诉大哥”苏倾雪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面带平静的看着她,只是心却慢慢坠入地狱边缘。

    “嘿嘿,谢谢大哥?”

    听苏心邪这么一说,三人的眼球同时微微一颤,但很快恢复平静。

    秦羽枫缓缓出口“邪儿,我们查到有人通敌叛国。”

    “呃?”苏心邪眨眨眼,表示疑惑。

    “就是你乖乖的手下红莲?”苏倾雪接口说着。

    “噢……”苏心邪表示很淡定。

    “她是你的属下,你怎么这么淡定?”苏子缘扭过头,突然问道。

    对于他的疑问,苏心邪只是笑了笑,怀里的小貂吱吱的叫了两声,抚了抚它“属下又能怎么样,关于国家大事就另当别论了。公私不可混谈,如果他真的对东鹤有什么异心,就算他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我也会如此淡定。如今东鹤又不是什么乱世,国家稳定,百姓生活安逸,他这番侵入就不是陷百姓于水炎之中吗?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没看出来她那一副弱弱的样子竟然有如此野心,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你可知道他为何潜伏在此吗?就是为了那张东鹤国的地图”秦羽枫又继续开口。

    “噢?”苏心邪笑了笑,不以为意“不过我很好奇,红莲到底是男是女啊?”有些时候给她的错觉他是男人,有些时候魅的样子又像女人。

    “男人……”

    翌

    纤絮阁,苏红嫣趴软踏上看着苦恼的某女,直翻白眼,而苏心邪则是在铺满纸张的桌子上苦恼着新的创意。

    “你在弄什么啦,九妹,这都两个时辰了,你还在这里弄这些乱七八糟东西”苏红嫣干脆坐起。拿过一旁的苹果啃了起来。

    “哎……你不懂”苏心邪烦燥的扒拉着头发“对了,四姐,你与明月离如何了,听说你们俩都打过啵了。?”

    看着一脸迷茫的苏红嫣,好心提醒“就是亲吻。”

    “啊……你怎么知道的。”苏红嫣从榻上跳了下来,走到苏心邪面前就摇晃着她的肩,大有一种不把她摇死的架势。

    ‘咳咳咳……’苏心邪被晃得头晕眼花“四姐,你放手,放手,你这都人人皆知的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安啦安啦……咳咳……快……放……手……。”

    看着小脸发白的某女,苏红嫣唰的一下松了手,某女很不幸的被摔得再次吐血。

    “就怪离,都说了不可以在院子里亲吻的,他就是……”苏红嫣捂着小脸,害羞的趴在榻上。

    “哎哎哎,四姐,我记得好像是你自己主动扑上去的吧?”唯吼天下不乱的家伙。

    “砰砰砰——”就在这时,门被敲起,苏心邪看着小脸通红的苏红嫣,无奈的站起自己去开门。

    “谁啊?”

    “是我?”慕小星低沉的男音透过门窗传了进来。打开房门就看到一脸笑意的慕小星,以及后一条大尾巴,明月离。。。。。嗷……

    “我姐在里面,你们幽会,少爷,我们走……”拖着拉着某个大爷,一路飞奔,转头看了眼后面关闭的门,笑得很……四姐要被吃掉鸟。

重要声明:小说《兽爱强宠傻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