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心邪(3000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紫蓝 书名:兽爱强宠傻妃
    不一样的心邪(3000字)(3014字)

    “邪儿……”苏子缘直接忽略前些天怎么说见她很烦的。跑到她边拉过她的小手,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

    心邪一闪而过的惊艳,略微惊异的看着兴奋中的二哥。

    没想到一向高傲的苏子缘也会说这三个字。

    “邪儿,原谅我,那天我……”苏子缘一时语结,只是抬起头淡淡的看向苏心邪那风华绝代的小脸。那天他,看到邪儿那般,他心里没有缘由的堵塞难受。

    “二哥,这件事就算了,不过现在我有辰就好啦。”心邪拉过一边默不作声的祁千辰,如小鸟般溺在他的怀里。

    苏子缘惊讶道“邪儿,难道你喜欢上了他。”

    心邪小脸羞红,低着脑袋“是啊,第一眼看到他就上了他。”说完抬起美若天仙的小脸,羞红,像盛开的桃花。

    “你……你……”苏子缘猛然惊诧,心如刀割。现在的邪儿是他很少见的。

    心邪别扭的声道“二哥,我真的很喜欢他,不知辰是否也是呢”说完抬眸温柔的看着嬉笑。双眼深深看进祁千辰含带羞涩的星眸。

    祁千辰面色大红,邪儿的主动和,让他有点慌,但真的很高兴,很激动,很兴奋,这是他第一次觉得活在世上真的很美好。

    一颗心也狂跳起来。

    “怎么了,呆住啦,给个面子啦。。”心邪看着呆在一边的祁千辰郁闷的直翻白眼。

    “我……我……我……”祁千辰的俊脸一直微微的烫着。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是太激动了,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心邪嘟嘴,一幅委屈的小模样。

    祁千辰看她,看着她嘟起的小嘴,心里很激动,从苏子缘手中抢回小手“喜欢,喜欢,非常喜欢……到骨髓里了。”

    “真的吗?”苏子缘与红莲还有站在门内的苏倾雪都目瞪口呆,内心伤痕,满眼不信的看着祁千辰,他不是不喜欢邪儿的吗?还有邪儿……

    “二哥,你怎么啦,你是我哥哥,虽然是表哥,但也应该为我高兴呀,我知道你们疼我,但我毕竟是你的妹妹啊”心邪知道二哥喜欢他,可是她真的只是当他是二哥来看,没有男女啊。

    苏子缘定定的看着心邪那认真又纠结的小脸,心痛蔓延,子都隐隐的抖动起来。

    “二哥,别这样,我一直把你当哥哥,不想失去你”

    苏子缘漂亮的桃花眼里雾气升腾,看着心邪眼里的恳求,转开了脑袋。

    “我先去学院了……”苏子缘想逃了,他的心好痛。

    “二哥……”看着逃也是的二哥,心邪有些于心不忍。

    “邪儿,进来,怎么站在外面”乔雪儿忙打圆场,第一次觉得坐在旁的大儿子的气场有些不同,很冷,很冷,冷得她不得不转移话题。

    最高兴的便祁千辰,看着心邪的眼神越发温柔。他没想到邪儿真的很他,其实以前的邪儿他根本就不喜欢,不知为何正常的她,他有种千年前就认识的感觉,非常她。可能这也就是常人所说的‘一见钟’吧。

    红莲微微垂眸,掩去眼里的丝丝疼痛。

    心邪感受到几人投过来的光线,轻笑一声,进屋,然后椅在门边,手指缠绕着前的长发,头微微一侧,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略微妖艳的弧度“今到底怎么了?”

    风扬起苏心邪的红色长裙,头顶垂落的红色流苏发出细微的轻响,那耀眼的红色光芒映着那弧度,如同一朵阳光下绽放的红玫瑰,尊贵无比却也妖艳无比,看着此时的心邪,几人都有这一瞬间的恍惚,感叹眼前如此夺目显邪气的女子会是那精灵。

    “因为……”苏倾雪走向心邪居高临下看着盈盈而笑“邪儿你难道没听说过吗?鹤是可以与兄妹结亲的。”

    抬手,支撑在那朱红的门上,子微微前倾,发丝倾泻而下,遮掩住了祁千辰,红莲,乔雪儿目瞪口呆的神,也遮盖住了他唇间那忽然扬起的微笑。

    “觉得大哥如何”低沉的嗓音,眸子低下,盯着那饱满而又粉嫩的樱唇,只要微微低氏头就可以品尝的甜美,苏倾雪心中闪过一丝悸动。

    淡淡的兰花味环绕在鼻尖,苏心邪轻轻扬起脑袋,小心翼翼的保持二人唇间的距离,一双美眸却近距离的打量着他的眉,他的目。

    “大哥,你在惑我。”抬眸浅笑,看着眼前那红透的脸颊。

    “那你被惑了么”又往下压了压子,感觉下的人突然呼吸一个紧促,眉角有笑容微微闪过。

    “嘿嘿……”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在苏倾雪还没有回神之际,双臂却突然环上了他的脖劲,在他脑袋俯下的那一瞬间,她却微微侧了头,将唇移到他的耳侧“秘密。”

    声音那么轻那么柔,却如同蜜糖一般甜在心里,如风一般轻抚在心间。感受着心底突然一软,苏倾雪有些呆楞,只是嗅着鼻尖那淡淡的幽香,而心邪则趁着此时从他锢里逃脱出来,对着早已说不出话来的众三位笑了笑,一个闪进了屋子。

    怀抱里突然少去的温度让苏倾雪回过神来,扭过头看着那抹红色影,缓缓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他会编织网让她心甘愿的跳进去,二弟既然没入她的眼,他可以少去一个敌,何乐而不为呢?

    祁千辰看着苏倾雪嘴角的笑容,暗自冷笑,想要她妻子的人,他通通会杀无赦。

    心邪穿着神学院特有的校服,吃过饭,提着包包。对着祁千辰与红莲微微一笑,便自行走路。她现在不需要任何人同行。

    心邪高贵的站在大门边。她的出现,已经引起了周围男女的注意。

    “咦,那个不是被体罚的苏心邪吗?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切,你还不知道吧,她的哥哥可是会长,你说能体罚什么?”

    “哎哟,就这小人还来这里学习,难道众位忘记了吗?她以前可是傻子”

    “就是就是,不但人傻,还色。。。”

    “这倒是。”

    心邪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肆无忌惮的当着她的面大声议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来几不来更加不让人待见。

    不过也是,特别是拥护苏子缘的粉丝团的女生们,更是直接视苏心邪为眼中钉中刺,为麻会这样,还不是因为苏子缘暗地里让欺负苏心邪的人被毒打一顿吗?这些当然当事人不知道了。

    心邪讥笑的看着四周嘲笑的人。

    苏心邪直接无视他们,直接向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当她走进教室,站在自己的课桌面前,看着那写满不要脸,人,**,傻子以及桌上一堆垃圾。心邪瞬间眼眸瞬间冷了。

    当然这些也是因为苏子缘告诉了大家他现在不管她九妹的事,谁想干什么都与他无关。

    “这是谁干的。”苏心邪的目光一一扫视过坐或站,的同班同学,冰冷的声音里透出一丝愠怒。

    “哟,我说苏九傻,火气还真大啊。”夏家大女儿,夏怜儿走到心邪面前,她指着课桌上的字,一字一句的读了出来“狐狸精,苏九傻,小人,勾引哥哥不要脸的蹄子。”读完之后夸张的放声大笑“哈哈,苏心邪你吼什么,这上面写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你想负责这件事”心邪脸色一沉,冰冷的看着夏怜儿。

    “怎么着,就是我”夏怜儿瞪着心邪,伸出手推苏心邪“你能把我怎么样。”

    心邪看着夏怜儿快要伸出她面前的手,一只手反握住快速的一扭,迫使她转了个,另一只手抵在她右侧的耳际,把她的左脸重重的压在被脏的课桌上。

    而一直跟在夏怜儿后的夏云儿这个时候走上前来。

    “快点放开姐姐”夏云儿用包砸向了苏心邪,妄想让她放开夏怜儿。

    而苏心邪眸光一冷,右脚直接踹上了夏云儿的肚子,把她踹倒在地。

    心邪出手十分之快,从擒住夏怜儿,只是用了半分不到的时候,在她这一系列动作实施后,原本站在一旁看好戏的同学们,全都震住了。

    “苏九傻,你再不放开,不要我出手瞬闪”夏怜儿被心邪压着,不光是面子受损,实在是苏心邪的手劲很大,她只感觉在课桌上的脸部骨骼被压得隐隐作痛。

    而夏云儿跌在地上,直接握着肚子打滚,嘴角血丝也吐了出来。

    “哼,既然你想负责,就将上面的字给我擦干净。”话刚落,直接将夏怜儿的手腕给弄脱臼了。

    从小到大没吃过苦头的夏怜儿一下子便惨叫了起来,额头上冷汗直冒。

    她就算学瞬闪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痛苦过。她一听说苏子缘不管苏九傻,就急急的跑来神学院,进入苏心邪的班级,捉弄她,没想到她……

重要声明:小说《兽爱强宠傻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