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追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书名:2143年的破烂机甲
    被包围﹑突围。被攻击﹑反击。迂回绕道﹑赶路。

    以上是他们这几天所做的事一个简洁有力的总结。

    即使是铁人,在这种连续高强度的战斗折磨下体力亦已经耗光。而更重要的是弹药存量亦已经见底。要是勉强下去,除了保罗外,他们都不能发挥正常的战力。

    就在这个时候,野马镇已经在眼前。

    「真的要进去吗?」

    「没有地方比那里更安全。」

    野马镇是一个不属任何势力的地方。

    偏偏这样的一个城镇就正好放在43,61,11和7号四条主要国道的交会点。这四条国道分别伸延自『新政府军』﹑『暴风军团』﹑『伊甸园』和『神圣帝国』四个大荒地之上最大势力的领土。基本上,谁人掌握了这城市,谁人就掌握了贸易的主导权。过往在有许多势力都尝试在此地立足,结果都被居民驱赶,无论用的是软磨还是硬泡。

    靠什麽?根据非正式统计,这镇是大荒地之上拥有最多机甲的地方–平均每三个居民便有一件。

    机甲的来源?据说,野马镇的人都是一个机械化步兵师的後裔。

    为什麽他们不跟任何势力合作?传闻他们仍旧忠於在五十年前已经被无数核弹轰碎的旧政府。虽然『新政府军』一直自命是旧政府的延续,但野马镇的人如其镇名,可没有这麽容易被这没太大根据的理由折服,仍旧在独立在各大势力之外,不受拘束的活着。

    这就是为什麽柯士甸说野马镇安全的原因。如果咀咒者的人要光明正大的杀进来,那跟自杀没有分别。先别论武装到牙齿的野马镇自卫队,各大势力得不到野马镇,但也不会容许任何人在这里搞乱,破坏经济。

    一行人随便的找了一间酒店,开了三个房间,把机甲寄存在酒店後便回房间呼呼大睡,什麽都不管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五人分成了两组,一组把机甲拿去修理,另一组去补给弹药。不知为何,数次抽签的结果都把麦斯和优娜编成同一组。他也只有狠狠的盯了那三个好事之徒一眼,跟她出去买弹药。

    一路上,不论优娜如何逗他弄他,麦斯的口就像是被强力胶水黏上般,一个字也没有对她说。後来优娜也气上心头,不再说话。

    在军火商处搞定军火交易,安排了送货後,优娜突然的说要去逛街,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自顾自的走了。麦斯叫不住她,唯有跟了上去。

    忽然,他想起了印在她的机甲左肩上的图案–石斛兰。花语,任的美女。

    真贴切。

    就是这种个,才使得两年前的他忘却理知,疯狂的上她。

    就是这种疯狂的,才使得两年前的任务错得离谱,一队二十二个战友死剩四个。

    就是这严重的错误,才使得他下决心离开她。若是继续在一起,他们的下场肯定不会是个好结局。

    他不怕死,却怕她死。

    有时他会恨,为什麽两人不早二百年出生?

    每天随晨曦吻着她,然後被她赶下,快,快上班赚钱养妻活儿!

    用新长的须根磨醒两岁的儿子,提着半醒的小家伙梳洗。那一头像她的橙红头发好看极了,脸孔根本就是自己的英俊和她的漂亮的总和嘛,二十年後全职做他的经理人好了。看着镜中的儿子,他想。

    一家人同吃着她弄的早餐,为一天的奋斗作最美好的准备。

    没有子弹横飞,没有生命危险的奋斗。即使核弹在头上掉下,一家人也可以开开心心的倒数生命中最後的二十分钟。

    多麽梦寐以求的生活。

    但人类就是不懂珍惜这平凡的幸福,非得要为金钱权力贪得无厌。最终损人不利已也算了,害得子子孙孙也要活受罪才是十恶不赦。

    麦斯摇摇头叹气,想得太远了。

    他抬头找回优娜的踪影,同时亦看见了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後巷盯着他们看。

    盯着他们看也不是有什麽问题,但是第六感却给了他一种危险的感觉。那是一种近乎野兽的本能,经过无数次的战斗打磨出来的直觉,毫无根据,但是他相信。

    他望看优娜。

    她眉毛一挑,低声说:「你不要跟我说现在才发现有人跟踪我们。」

    麦斯发觉自己的脸有点红:「当然不是,白痴。」

    优娜作个不置可否的表,突然抱住他的左手:「来,逛街去。」

    「别玩了。」麦斯想挣脱,但优娜在他耳边低声说:「装个样子而已。给他们以为我们还蒙在鼓里。难道你不想知是谁人想要跟踪我们吗?」

    装个样子吗?

    就装个样子吧。麦斯说服自己。

    就这样,两人像是普通侣似的漫不经心在游,彷佛真的有种时光错置的错觉。似是回到两年前,似是回到战争爆发前,一齐都是那麽美好。

    无奈错觉永远不会是现实。

    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电灯泡聚集在他们俩四周,已经不是单纯的跟踪了。二人看似若无其事的,心中却一直在默数来者的人数。

    「这已经超出监视的程度了。」麦斯搔头。

    「想不到有人会白痴得想在这里动手。」优娜拿起一件衬衣说:「好不好看。」

    「不合你。」麦斯说:「是『咀咒者』吧。」

    「不可能吧?他们没这个种。」优娜语气带鄙夷:「亦不值得为那异形而跟四大势力翻脸。」

    「拜托,我们五人毫发未伤灭了他们五十多人,更打伤了少帮主,丢的是何等大的面?而且那些都不是他们直系的人,是买来的死士。世界何时也一样,不论多危险,有巨额的回报便有人冒险。」

    「算了,那些不是重点。现在我们要做的便是安全回酒店。」优娜拉着麦斯的手便要走。

    两人没有讨论怎样,他们都知道对方会怎样。二人并肩自自然然走进了前面的市集,混迹在人群之中。

    那些请来的乌合之众想都没想就随便的跟进去。

    这是一场在森林的追逐战–旁人为树,追逐者是猎人,他们俩是猎物。但是猎人不一定会是最终胜利者,猎物也不一定是待宰的一方。

    二人在人海中穿梭,胡乱的绕圈子。跟得近的人就被他们引进小巷中无声无色的干掉,跟不上的也就迷失在人群之中。在他们步出市场时已经没有什麽胶布或口香糖黏在他们股後。

    「被鄙视了呢。」优娜大大的伸个懒腰:「就他们想要本小姐的命?」

    「不,真正的主力大概仍在看着我们吧。」麦斯低头点烟。

    主力吗?优娜目光扫过每一栋建筑物的天台,看见一根黑压压的管子。

    真正的猎人已经拿着猎枪在最安全的地方等待。

    『砰』!

    麦斯惊讶的看着压在上的优娜,混和淡淡香气的血腥味钻进鼻子。

    一声枪响,有如田径赛的响号,也是危机的警号。市集上的人都有百次以上听见枪声的经验,但见怪不怪不等於他们喜欢误中流弹。於是他们立即开始找障碍物的比赛,随之而来的便是混乱。

    不妙,这是最不妙的场合。

    麦斯背起双目紧闭的优娜,随便的踢开旁民居的门躲进去。内里空无一人,也省了麦斯解释的功夫。

    他将优娜放在桌上,紧张的检查她的伤口,发现子弹不过是打在皮之上,乾净的穿过她的手臂。

    「别装死。」麦斯松一口气,用力拍她的头。

    「中枪真的是痛得要死嘛。」她呻吟。

    「以後不要做这种事!」麦斯拿过一块还算乾净的布压在她的伤口上,再仔细包好:「会死的!」

    同时,门外人影闪动,一个拿着枪的人跑进来。正背着门手忙脚乱的麦斯完全没有为意危险,优娜立即拿起放在旁的手枪连扣扳机杀了那人。

    「你又欠我一命。」优娜笑说:「不用谢谢。」

    麦斯白了她一眼,扶起她说:「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在野马镇的警察到来维持秩序前,他们都在危险之中。而且刚刚来了一个人,第二个第三个相信也不会远,继续留在那屋子之中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两人没有从前门出去,那跟送死没太大的分别。他们所处的是旧式从战前便已留下来的房子,通常都会是有後门的。如果现在从後门冲出去,可能还赶在那些杀手前头逃掉。

    踢开已经腐烂的木门,二人便来到後巷之中。一直跑了数十米也没有遇到敌人,但偏偏在他们快走到另一条大街时,两个手拿冲锋枪的家伙在他们之前杀了出来!麦斯把优娜推到垃圾箱後,同时自己也借力躲到另一个垃圾箱後。

    在他们想走回头路的时候,那里又祸不单行的传来男人呼喝的声音和密集的脚步声。数十秒後,来到的果然是另一批杀手!

    前无去路,後有追兵。两人就这样被困在後巷之中,靠着掩护物勉强支撑。

    被追杀并不是二人今天的行程,所以他们除了基本的防武器外什麽也没有。只不过是数分钟,他俩的子弹也差不多用光了。

    「想不到要死在後巷中。」优娜苦笑,丢掉没子弹的手枪。

    「别说傻话。」麦斯精准的将子弹送进一人脑中:「警察快来了。」

    优娜仿似没有听见,只看着麦斯问:「告诉我,为什麽两年前你一声不响离开我?」

    为什麽?麦斯苦笑。笑自己的眼光果然很准确。在下一次扣扳机後他们便只有待宰的份。果然他们俩在一起就不会有好结局。

    「因为…」

    突然,期待已久的警号声传入他的耳朵。野马镇的警察终於赶到了。

    杀手们立即慌忙撤退,没多久後巷便剩下他们俩。

    「千金难买运气好呢。」麦斯站起来,为自己仍然在呼吸而感惊奇。

    反而优娜『哼』的一声,竟似是有点失望。

    ======

    ============

    「你们也遭人偷袭了是吗?」

    回到了酒店的大堂,狼狈的柯士甸,马丁和保罗看着同样狼狈的麦斯和优娜。

    麦斯摊开双手耸肩。

    「妈的,『咀咒者』竟然有种在这里买凶!」柯士甸怒道。

    「此地已经不宜久留。」麦斯说:「现在还有太阳已经光明正大的行凶,太阳下山後肯定会出动机甲。」

    「对了,我们的机甲呢?」优娜问。

    「都在,但没有完全修好。」保罗说:「我因此另买一堆零件,打算边行边修。」

    优娜点点头说:「总比没有好。」

    马丁问麦斯:「弹药又如何?」

    「六时便会送来。」麦斯看了大堂的大钟一眼:「还有两小时,大家做好准备。待弹药来了便立即出发。」

    没有意外的两个小时就平平安安的过了。军火商的人十分准时,收费也不是太离谱。把上千枚反着黄铜之色的小东西喂给他们饥饿已久的武器後,他们便和军火商的人挥别,趁着刚入夜而『咀咒者』的机甲部队应还没有完成部署前溜之大吉。

    可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野马镇的守卫部队先行动了。但是这却又是合理之内,因『咀咒者』的行为已经可被归类於扰乱他们的治安。守卫队如同驱赶虫子一样的轻易的把『咀咒者』的部队赶走。乘着这个空档一行人顺利的脱离包围网,在『咀咒者』的人完成重整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见踪影。

    「真好运。」麦斯说这句话时,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柯士甸。光头他只是神秘笑笑,什麽也没说。

    终於脱离了『咀咒者』的追击,众人都放松下来,也因此没有人发现跟在偷偷摸摸後的,不单是来自一方的跟踪者。

重要声明:小说《2143年的破烂机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