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化道与合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夜寒 书名:苍月记
    海外有仙山,名曰栖霞。这里是无数散修心中的圣地,传说中的补天宫便建于此处。岛屿隐于仙霞之中,非修士而不可近。

    补天宫,继承上古修士女娲的道统,是海外修士中的领袖,地位比中原各大门派更高。无论是海外散修还是中原正道,亦或魔道、妖修皆对其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补天宫自上古年间传承至今,便以维护天地秩序为己任,对任何修士或凡人都一视同仁,不论是妖魔还是正道。补天宫上至宫主下至弟子都为女,宫中修士修行补天功,精研医术丹道,炼器布阵。是天地诸多道门魔门中少有的全能修士。但因补天功修行速度虽快,却也有致命缺点,修行者大道未成,岁月不过五百载。历代门人羽化者不计其数,登仙位者却渺渺无几。化道于天地似乎成了补天门人的宿命。

    女娲,中华上古之神,人首蛇,为伏羲之妹,风姓,起初以泥土造人,创造人类社会并建立婚姻制度;而后世间天塌地陷,于是熔彩石以补天,斩龟足以撑天。这是上古时流传下来的传说,后来女娲离开凡间,成为了天地间继盘古之后的第一大神。补天宫弟子为女娲门人,秉承门规,行走于人世间,渡化邪魔,济世救人。

    而今补天宫上任宫主月研仙子将化道于栖霞岛花海,曾经受过其恩惠的修士们齐聚栖霞花海为恩人送别,林月研是月研仙子的俗家名字,她是补天宫的第二十二代宫主,道号月研。本为凡间女子,曾经是俗世间的女警察,有过美满的家庭,却因为一个被其所抓捕的杀人犯越狱后的报复而破碎。父母和姐弟的离世对其造成的毁灭打击,失去了家人的月研了无生趣,毅然选择了轻生。来到了一处临海山崖,跳海自杀。

    坠落海中的月研并没有死去,补天宫第二十一代宫主紫娉仙子将昏迷的月研带回了栖霞圣地。醒来的月研哀莫大于心死,几次轻生皆被阻止,后来在紫娉仙子的开导下月研终于决定忘记尘世的过往,成为补天宫弟子,潜心修道。

    潜修二十载,月研出关,受宫主紫娉仙子之令出宫游历,凡尘俗世六十年,尝尽人间酸甜苦乐,拯救无数迷途修士和凡人后结束游历回宫,宫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百年岁月转眼过,紫娉仙子将宫主之位交给月研,闭关冲级仙凡壁障,耗时百年,终未能成功,化道于天地之间.如今,月研也步上了历代补天宫主的后尘,将要离世。

    曾经有人问过研月,补天宫的仙法并不能延寿太久,比起天下诸多道门、魔门甚至是妖修都大有不如,而为补天宫的你们即使修炼补天功获得力压天下诸多道门力量的你们从来不用你们的力量去争斗,为什么不改而修行其他法门呢?研月淡然一笑:“无论是我还是我的弟子,甚至我补天宫的历代门人都从来没有想过永存于世间过,即使我们都曾经决定忘记过去,可是那些记忆又是想忘就能忘记的么?我和我的门人们都是命运的弃儿,悲惨的世让我们早已生无可恋,即使我们修仙问道获得长久的生命,时间的的长河也无法冲淡我们对那些逝去的亲人的思念。但人世间还有很多和我们一样遭遇的人,为让这污浊的人世间重新回到正常的轨迹,为了让这片天地重新充满,不再有悲伤,我和历代门人就必须要有足以对抗整个天地的力量,即使是以注定消逝于天地间为代价,我们也在所不惜。”

    天似乎有些沉,海面巨浪滔天,望仙崖下灵花海七彩斑斓的各色灵花摇曳,绽放出生命的美丽,灵树玄灵柳之下一个银发的蓝色宫装少女凝望着天际,无喜无悲。风吹乱了垂落至腰际的银发,月研那单薄的影显得无比脆弱,纵使修为堪比仙人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烟消云散。三千青丝成白发,是非成败转头空,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挡不住时间的流逝,终究还是要走了…

    月研叹了一口气,闭上双眼,一修为不能转赠弟子,但为宫主自然比宫中普通弟子有着不同的修炼条件,无论是传承法器还是自己炼制的法器,除那仿制补天神炉而炼制的炎阳炉以外,其余的随法器皆会留给宫中弟子,澎湃的灵力透体而出化为周的光焰,一尊七色圣炉自其掌心浮现,补天宫传承神器补天神炉,抹除附着其上的灵识轻轻一推,化做一道流光飞向自己的弟子陌雅。灵识抹除的副作用让月研嘴角泌出一丝鲜血。

    “师傅…”陌雅悲伤的呼喊,待他她犹如生母的月研师傅要离开她了,教她如何能不悲伤。回想起过去的两百年岁月,从火场被救,到初入补天宫,研月不惜以元气大损为代价打通自己全经脉,为当时已经年龄过大的自己打下基础,在到修炼时、生活中师傅对自己的关,给自己活下去的信心,师傅在她的心中不仅仅是师傅,更是一个给她温暖如同母亲一般的存在…

    月研的眉心、小腹、皆浮现出数件灵宝,在抹除附着的灵识后推向了补天宫众弟子,而月研的伤也更重了,月研缓缓的直立起因为痛苦而弯下的纤腰,周的灵力波动更加的澎湃了。七彩的光焰越来越亮,月研的躯体也越来越虚幻了,在澎湃的灵力气浪中,月研的躯体终究还是化做烟尘,随着灵力气浪飘散于天地间。

    周围不仅仅有补天宫的弟子在悲伤,那些来为月研送别的修士们也露出了悲伤。他们有的是月研的朋友,有的是受过月研或者补天宫其他弟子大恩的,还有一些是个大门派和强大的散修者慕名而来。如今也不悲伤不已。

    “师傅(月研道友)一路走好…”

    虚空中一片混沌,没有所谓的六道轮回,月研的魂魄似乎陷入沉睡,那些弟子的呼喊月研再也听不到了,月研的的魂魄在虚空中沉沉浮浮,不远处一点蓝色光芒在闪耀,那是月研来时的地方。而月研却在远离这里,漂向更加遥远的方向。

    “月研醒来…”

    “月研醒来…”

    虚空中传来了一个神秘的声音,飘渺而又虚幻,似乎从来都没有响起过,又似乎一直在耳边回响。月研却真的从沉睡中醒了过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月研虚幻的魂体想要在虚空中站起来,却发现这么做似乎是徒劳,根本没有办法移动分毫。虚空中不着力,除了属于自己的魂体可以控制,其他的一切都无法控制。

    “这里是我的世界,属于我掌控的世界。”那个虚无飘渺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月研听的真切,而并不是幻觉。

    “你是谁?为什么说这里是你的世界?你在哪里?快出来啊!”月研惊恐的奋力挣扎,这种一切都在别人掌控之中的感觉让月研十分恐惧。

    “不必惊慌,我不会伤害你,这里是无尽虚空的一角,我是你的师祖和始祖女娲,我已经以合道与这片天地融合了,所以你见到的一切都只是我幻化的虚影。”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在一片七彩的华光中由虚凝实,出现在月研眼前。

    “师祖…”月研见过补天宫中的女娲像,确实与眼前妇人无异。想要挣扎着起来行礼,这样躺着可是对师祖的大不敬。

    “不必起来了,我先和你解释一下你将要面对什么…”女娲阻止了月研徒劳的举动。

    “是,师祖。”月研恭敬的回答。

    “在这片无尽的虚空中,有着无数的小世界,而你我曾生活的人间就是其中之一,那是盘古的世界,可惜他已经沉睡太久了,天地秩序也有些混乱了。这里是我的世界,叫大荒,也叫天界。而你的历代门人都在我的指引下前往不同的小世界去了,去掌控不同的小世界。天界众多修士中的强者也会被派往不同的小世界,维护小世界的秩序。”

    “那为什么要掌控那些小世界呢?那些小世界的生灵难道就不会反抗我们的掌控吗?要知道任何生灵都是向往自由的,被人掌控恐怕是他们所不希望的吧?”月研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在她的想法中,没有人会愿意为他人所控制。

    “小世界秩序的崩溃会让小世界消亡。而当小世界消亡超过一半的时候,大世界的秩序也会随之崩溃。一切都将回到原点,从头再来。而为了延缓大世界彻底崩溃的时间,我们的使命就就是去拯救那些即将消亡的小世界,重新让其恢复活力。至于那些生灵的反抗?我们并不一定要去掌控他们的自由,只是阻止一些生灵破坏小世界秩序而已。否则小世界崩溃,小世界的生灵也无法存活。善恶是相对的,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多数人的一方,保存他们的世界。”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我该去哪里?”

    “我也无法知晓,但那些秩序不完善即将崩溃的小世界会吸引着你前往,而你所要做的的就是继续沉睡,在虚空中漂流,直到一个即将崩溃的世界将你吸引过去。”

    “那么我该如何拯救近乎崩溃的小世界呢?”

    “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简单的以合道,订制规则。但需要一成的小世界之力做为后盾。另一种则相对困难,你会被小世界所接纳,成为那个小世界众多生灵中的一员,亲自参加小世界的管理。也就是小世界的神灵。至于你怎么管理,标准在你的心里。”

    “原来是这样啊。”月研了然。

    “我也不能这样总是陪着你,我的世界也需要我去管理,现在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我也该走了”

    “师祖慢走…”

    女娲在月研的道别声中消散,而月研在想了一会后决定,一切事等到了再说,毕竟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这样想着也就陷入了沉睡,在无尽的虚空中漂向未知的远方…

    初次尝试写小说,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请指正。

重要声明:小说《苍月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