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便宜师叔 各种嫉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屋 书名:混沌黑屋
    “哈哈,你小子,等你随大家一起修炼的时候自然会有人传你最基本的练气之法,我现在教你的话,你就没有你和大家一起修炼那种对比的快乐了,修仙的道路枯燥且漫长,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多,筑基之前你还是和大家一起修炼吧。至于礼物,等你筑基那天,我给你一个惊喜。”古德说着说着就转走向他那茅草屋。

    “那也要给我个份证明啊,你辈分这么高,我是你徒弟,我出去也可以威风威风啊,好歹不是那都不能去吧。”古天急忙喊着。

    “嗖”的一声,一块令牌飞到了古天手里。“拿着这个可以多去藏书阁看看书,别虚晃光了。”古德的声音从茅草屋中飘来。

    “藏书阁?怎么去啊?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古天对着茅草屋说着,手里却把玩着那令牌。

    古天等了好久也没听到声音再传出来,只能讪讪的自己溜达了出去。

    这块令牌通体乌黑,令牌的四周雕刻着云雾般的花纹,中间写着一个“德”字,字的边缘还偶尔有一丝微弱的光芒流动。

    “好东西,估计是个宝贝。我得找人问问去”古天边走过连接湖心小岛的桥,心里一边想着。

    “小胖,站住,说你呢。”古天刚走没多远,便发现刚才喊他吃饭的小胖子正急匆匆的走着。“喊我?小胖?我胖么,我这叫有…我叫安福,少给我起外号,什么事?说吧。”小胖子停下来指着古天气急败坏的说。

    “你看你年纪轻轻,一,肚子上救生圈都出来了,还说自己不胖?”古天咧着大嘴笑话着这个小安福的半大小子。

    “我都五岁了,你说我年纪轻轻?看你的样子也最多就三岁,小弟弟。快说吧,说完我还有事去了。”安福想伸手去摸古天的脑袋,一副哥哥教训弟弟的模样。

    “小弟弟?我去啊,忒狠了吧…算了,反正你也不懂,我也不吃亏。藏书阁怎么走?”古天本是气到了,但一看这小子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还一,便熄火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啊。手里还拿出了那块黑不溜秋的令牌。

    安福也算有点眼力,使劲瞅了几眼后才吓了一跳。急忙扯着古天往湖心岛走去。“你怎么把师叔祖的令牌偷出来了?快还回去,小心被执法堂知道了,你就要挨打了。”

    古天被安福搞的一楞一楞的,力气又没安福的大,被扯的差点跌倒。“停,停,停,这是古德老头给我的,我才拜在了他门下。”心里也嘀咕着。“这小胖子心地还不错,就是忒野蛮了,我现在这体可受不住你的摧残。”

    “什么?”安福好象被蛇咬了一样,吓的一蹦老高,好象古天是只老虎似的,跳开了一两米,眼中充满着不信。还摇着他那胖忽忽的脑袋。“你说师叔祖收你当弟子了?这一定不是真的,幻觉,对,我昨天修炼的太久了,出现幻觉了。”

    “哦,你喊他师叔祖,那也就是说,你要喊我师叔?不错,这便宜检的太爽了。快说藏书阁怎么走,古老头要我去看书的。”古天瘪着嘴偷笑,又不愿安福看出来。

    “你沿着你后面那条路一直走,见到一座大之后,朝着大的右边再走五百米就是了…”安福头也不回的飞奔,嘴里却还是给了古天提示。

    “哇靠,这么胖还能跑这么快?磕药了吧。”古天张大了嘴,惊讶的眼球都快跳出来了。“还是办正事要紧,赶快去藏书阁看看。这令牌果然是个宝贝啊,古老头自己的令牌,估计是个法宝,恩,相当的有可能。

    心里一边嘀咕着,一边朝着安福小胖子指的路走去。经过了一小片竹林,眼前七八百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座十米多高的建筑。古色古香却不乏大气,阳光照在顶的琉璃瓦上,五彩斑斓,四个屋檐角上都挂着一个小钟,风一吹过,叮叮当当的,煞是好听。古天从侧面绕到正门才发现大门上挂着讲经堂的牌匾。

    阳光透过打开的窗户和门照进大内格外亮堂,大之上端坐有一容貌三十开外的壮汉正在给内席地而坐的百十穿各色道袍的小道士讲着什么。

    “门外的小师弟,也想听我讲经论道么?进来吧。”壮汉目光如炬盯着古天。

    顿时本来安静的大典内嘲杂了起来。“师叔喊他小师弟?看他样子最多三岁吧,难道练的是传说中的童子功?”一个十多岁的小道士回头惊讶的看着古天。另一个却说道:“不象啊,看他走路都不太稳。不象得道之人啊”。

    “吵什么?我也是刚得到古德师叔的传音,这位是古德师叔新收的关门弟子,是你们的小师叔,还不见礼。”大汉对着内的弟子怒目而视。

    古天一楞神间,内便传来各种目光,嫉妒的也有,羡慕的也有,无视的也有。更传来一阵毫不整齐的问候。“小师叔好”。

    吓的古天落荒而逃,口里还大叫道:“我只是路过,我只是路过…”

    在地球的时候,古天只是个宅男,虽经历了很多事,但是那里受过百十人各种凌厉的眼光。

    大汉也是一楞,哈哈一笑过后便说道:“好了,大家安静,继续刚才所讲,练气乃是汇天地之灵气,集月之精华,秉自然之灵力…”

    古天沿着大右边跑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座五层的木制建筑,乍一看上去,有些象地球上的古塔。仔细一看,却少了塔尖,是个圆顶。每层也没塔的那飘逸的塔檐,有些光突突的。塔门前两米的地方立有一碑,上书有“藏书阁”三个大字。

    “来人止步,出示令牌。”古天正准备进塔,一个容貌约为二十来岁的青衣的道士拦住了古天的去路。

    看着这面无表的道士,古天也不想与他多说。从怀中掏出那块黑色的令牌。

    “小师叔,请。”道士只瞄了一眼,便再没准备理古天的打算了,嘴里却说着请。让古天一阵无语。

    “真是鸟儿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啊。”古天迈入藏书阁的同时丢下了这么一句。却没见后那面无表的道士差点摔了一交。

重要声明:小说《混沌黑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