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打了再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消息飞快的传入窝在某家客栈其中一间客房内的金亦凡之耳,带来消息之人自然便是金不二。

    “楚天寻口口声声说不想翻旧帐,却又借言楚天仇死得蹊跷,并以此向你发出挑战,此人真是无耻!不过,此人人品不好武技却不错,功力虽然比不上楚天仇,却也是一位超品武者。亦凡,你……”

    金不二言又止,金亦凡却明白未尽之意。不过,他的修为早已今非昔比,又听闻楚天寻的功力比不上楚天仇。

    “正想找个功力相当的人来试试手呢!”

    当然,这话只能心里想想,说出来未免显得太过轻浮。于是,金亦凡微笑道:“不管怎样,这个挑战师侄必须接下来!师侄可以死,但师门尊严不可丧!”

    “可是……”

    “师叔不必再劝!”金亦凡打断金不二,斩钉截铁的说道:“烦请师叔传话,三之后午时,玉清城外,准时赴约!”

    “好!不愧是我金灵派杰出弟子!男子汉大丈夫,死鸟朝天!怕他何来?话说回来,你既然可以弄死他师兄,也一定可以弄死他!老夫当天就在醉仙楼摆下六十六桌酒席,胜则贺、败则送!哈哈……”

    金不二豪笑声中开门远去。

    “呸!呸!呸!不二师叔都入土半截的人了,还是不会说话!道贺便道贺,偏偏还要多加一句‘败则送’!真是的,师兄绝对不会失败!水灵儿,你说是不是?”

    金亦纯满脸嗔的关上房门,口中说着‘绝不会败’,却难掩担忧的想要在水灵儿那里寻求支持。

    “多谢师妹关心!放心,就算败了我也不会有事!”

    门外有外人,金亦凡当然不能将话说得太明!不过,他一边说一边蹩脚的眨眼动作,除了极具喜感,却也将潜意思表述出来。

    “对啊,师兄有神物不死之,怕什么?!”

    心神一松,再加上金亦凡眨眼的动作太过怪异,金亦纯‘扑哧’一声便笑出声来,继而笑个不停,笑弯了腰。

    “有句古话叫‘财不露白、闷声发大财’!如果接二连三的在人前显露,相公的秘密又能保持多久呢?上次在三山镇,相公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在一夜之间伤口完全愈合,被胖掌柜、金医生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敢不是报吗?就没人怀疑吗?你们没发现刚刚不二师叔话中有话吗?”

    水灵儿突然冷静的说出这番话,听得大笑中的师兄妹二人笑声立止,最后更被一连三个问题问得出了神,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寻思:上报是绝对的;也应该有人会怀疑,最少师傅(父亲)会怀疑;但不二师叔话中有话吗?除了担心我(师兄)不敌丧命之外,还有它意?

    怎么也想不出来,异口同声的问道:“不二师叔藏着何话未言?”

    水灵儿微笑道:“不二师叔说,绝斗当天他在醉仙楼摆酒席,表示他不会出现在绝斗现场。他是相公派中长辈,于于理都应在绝斗现场。可他为什么暗示不会出现呢?其二,不二师叔说六十六桌;按人来请,明显太多;按排场来说,数量又有些嫌少。那么,为什么是六十六呢?”

    “是呀,为什么呢?”金亦纯不自的自问,话一出口,猛然发觉,自己被水灵儿七绕八拐的给绕了进去。于是,皱眉不耐道:“我说水灵儿,你就不能爽快点?故做什么密呀!”

    金亦凡点头附合。

    水灵儿仍然微笑,不急不徐道:“我先申明,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你们听后可别产生其它想法。”

    金亦纯白眼频翻,揉揉耳朵。

    金亦凡也很不耐烦,但水灵儿是他妻子,他当然不能用师妹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只能笑笑点头,表示清楚、明白、知道、了解!

    水灵儿这才解释道:“不二师叔不去现场,我觉得意义深远。如果相公输了,金灵派可以借言‘金亦凡当年已伤逝,此人非我派中弟子’以此消除不利影响;如果相公胜了,光明正大胜的还好,若是用其它手段取胜,不二师叔不在现场,那便是相公个人所为,是相公为了求生的不择手段,对金灵派没有任何影响!”

    不理会目瞪口呆的二人,水灵儿继续道:“再来说说第二个疑点!六十六桌,可以当做是‘溜一溜’,也可以当做是‘留一留’。如果是前者,那自然是希望相公全力出手,抖露一个金灵绝学;如果是后者,是不是希望相公不要表现的太过强势呢?毕竟金灵派目前仰仗着奔雷帮的支持,底牌自然是能留多少便留多少!”

    水灵儿说完,见这二位师兄妹均大张着嘴巴、满脸不可思议的惊呆了。她也不去打搅二人,自行回到桌旁,倒了一杯茶水,滋润因说了太多话而有些干渴的喉咙。

    盏茶时间之后,师兄妹二人总算从惊愕中回复清醒。

    金亦纯口中‘啧啧’有声的围着坐在椅子上的水灵儿打转,就像看着一个稀罕物件。等到转了四、五圈,见水灵儿装做看不见,便半嘲半讽道:“水灵儿,本小姐直到今天才算有些佩服你!也不知道你这小脑袋是怎么长得,怎么就能生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呢?其实我到有些其它想法;或许,不二师叔只是随口说出这个数字,只想讨个吉利,并无深意呢?”

    水灵儿耸耸肩,自顾喝茶,并不反驳。

    经过最初的惊讶之后,金亦凡已经恢复平静。不管金不二到底是什么意思,总之金亦凡现在的感觉很不好,便不想再多谈这个问题。

    “没什么好讨论的,无论如何,绝斗一定会发生,已不可改!做为一个武者,每一场绝斗都必须拥有必胜的信念!否则,未战先怯,已无再战的必要!所以,就此而止!不准再讨论!”

    “嗯!”

    二女同时应声点头!

    “相公(师兄)说得对,大战之前不宜讨论这些,万事且等绝斗之后再说!”

    于是,各归各房,休息去也!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