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心不能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丹霞山上所发生的故事,金亦凡三人自然无从得知。此时,三人已经来到三山镇,要了三间上房,稍洗风尘,坐在客栈的雅间点菜吃饭。

    一路行来,水灵儿与金亦纯二人除了一开始在选择去哪的问题上发生过争执之外,未再发生激烈的冲突。当然,明讽暗刺是少不了的。

    每当此时,金亦凡便当自己是聋子。或观赏沿途风景,或运起真气滋养经脉。这是金亦凡在无意中发现的另一项神秘物体的能力!

    真气只要是在相通的经脉之内运行,便随时可以纳入丹田。当然,快速的收回真气,经脉将承受更大的压力。前文已经说过,青莲真气具有再生之力,自然也就具备温养的能力。

    于是,一有时间,金亦凡便运起真气,缓缓的在经脉中流动。不仅可以滋养经脉,对于真气的掌控力也在慢慢的积累,功力当然也在稳步提升。

    “啊哈,梁掌柜好,快快快,请就座,我和林老哥恭候多时啦。”

    “抱歉、抱歉!梁某俗事缠,让马帮主和林掌柜久等,真是失礼,鄙人自罚三杯!”

    “哈哈……马帮主,我没说假话吧?梁掌柜是不是爽快人?来来来,我给梁掌柜满上,喝完自罚酒,我等三人再痛饮!”

    “哈哈……是极、是极!”

    本以为雅间之内会安静一些,没想到仍然会受到噪音的扰。金亦纯当即脸色一沉,放下水中的碗筷,皱眉低嗔道:“真是没素质!又不是自家客厅!”

    “师妹且忍忍,出门在外,总不如家中自在。”

    担心金亦纯的小姐脾气发作,金亦凡急忙安抚。“听对方话中之意,应是生意人,这一顿酒席可能会吃许久。依我看,我们加快进餐的速度,早些吃完,回房便是。”

    想起娘亲的淳淳叮嘱,金亦纯只得哼一声,端起碗筷,愤愤的连连扒饭。

    看见金亦纯如此吃相,水灵儿忍不住失笑。金亦纯不以为羞,反而变本加厉,‘叭哒、叭哒’的嚼食饭菜,时不时示威似的仰头斜瞥一眼水灵儿。

    金亦凡已经习以为常,眼睛死死的叮着饭菜,耳朵只好倾听那几个商人的对话。

    “梁掌柜,来,我敬你一杯,提前恭贺你们‘三陆米行’即将财源滚滚。梁掌柜便可凭此功绩,步步高升,最终成为三陆未来的二当家。”

    “慎言、慎言!林掌柜的又不是不知道,像你我这些掌台之人,唯求在东家的指挥下,競競业业的完成本份就好。功劳、业绩、职位什么的,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对对对,梁掌柜说得是,林某失言,该罚!来,我自罚三杯!”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梁掌柜是个爽快人,林老哥也是个爽快人!不过说起‘三陆米行’,确实要提前恭贺一下梁掌柜。这金灵派指便可一统宋国,而宋国出产最多的便是米粮。以‘三陆米行’的实力,以及奔雷帮的影响力,宋国有哪一家米行可以一争?”

    “马帮主此言差矣,如果有商家的收购价格比三陆贵,那些地主自然不可能将米卖给我们。同理,如果三陆的米卖得贵,民众绝不会在三陆采购。只要这二点任一点做不好,不论三陆的背景有多深,这生意仍然做不下去。”

    “受益菲浅、受益菲浅啦!俺老马就是个粗人,大字不识几个,迫于生计,和一些兄弟搞起这个马帮。平时只知道有活干活,勉强糊口,哪里懂这些生意上的道道?今儿听了马掌柜这番生意经,顿时茅塞顿开!来,啥也不说了,俺老马先干为敬!”

    “呵呵,马帮主谦虚了。谁不知道马帮是宋国第一车马行,掌控了宋国将近四成的车马运输份额。如果这还算勉强糊口,还有什么生意能赚大钱?林掌柜说是不是这个理?”

    “哈哈,大家的生意都发财,只有我的生意最难做!若非马帮主帮衬良多,我都要乞讨为生啦。”

    “林老哥就说笑!‘蹄印牧场’之名,天下有谁不知?是俺老马承惠林老哥的关照,总是以最快的速度、最优惠的价格给我最好的马匹,这才有了马帮今天的规模。俺老马饮水不记掘井人,林老哥的恩永记心中!”

    “好汉子!我梁启发厚着脸皮,想与马帮主交个朋友,不知可否?”

    “求之不得!梁掌柜,实不相瞒,今这个饭局是我央求林老哥,请其介绍你给我认识。”

    “哦?不知马帮主找梁某何事?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绝不推辞!”

    “梁老哥,眼下宋国局势渐趋明朗,‘三陆米行’在宋国的崛起已经无可阻挡。可宋国毕竟不同于唐国,并没有可供大型商船停靠的码头。这米粮运输一块,不知可否交给我们马帮来做?”

    “是这个事呀。说实话,本行确实正在考虑运输的问题。昨天我还见过排帮的甘帮主,相信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他们提出的合作条件非常有诚意,我正在慎重考虑。”

    “梁老哥,我们马帮不管是在人力、物力、财力还是在信誉、服务等方面,都是宋国的龙头老大。可我们的价格却相等、甚至低于其它家车马行。不是俺老马自夸,在陆路运输这一块,宋国之内,绝对不会有另一家比我们更适合‘三陆米行’的需求!”

    “马帮主勿急,如果梁某选择了排帮,我就不会出席今天的饭局。生意嘛,谁做不是做呢?便如之前我所说,只要马帮主的合作条件比排帮更有吸引力,我当然会选择和马帮主合作。但是,如果马帮主的条件不如排帮,那就抱歉了!毕竟交归交,生意归生意!”

    “有梁老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请梁老哥放心,俺老马在此承诺,不论排帮提出什么样的合作条件,俺马帮统统应承下来。同时,在运费上下调百分之五。梁老哥,你看这样是否可行?”

    “佩服!佩服!马帮主,难怪你能在短短十余年内就将马帮从无到有的发展成宋国第一车马行!就凭你这份豪,马帮一统宋国车马行的子绝对不会太远!”

    “承梁老哥吉言!呵呵,不知合作一事?”

    “运费比排帮便宜百分之三?既然马帮主如此有诚意,梁某回去之后,便将此事上报。只要上方批准,‘三陆米行’今后在道神大陆上的陆路运输可全权由马帮负责。”

    “百分之三?对对,老马明白了,是百分之三!谢谢!谢谢梁老哥的成全!来来来,梁老哥,我敬你三杯!”

    ……

    一开始,金亦凡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没想到,越听越有兴趣!

    “难怪世人都说商人最虚伪!”

    对面三位商人之间的互相吹捧、称兄道弟、呼朋引伴等等言词,无不将‘虚伪’二字演义到极致!以金亦凡的本,对于虚伪之人所说得虚伪之言本应深恶痛绝,但他没有,反而听得津津有味。

    金亦凡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蜕变!

    或许这便是成长吧?!

    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如果仍然一成不变,那还是个正常人吗?我们唯一期望的便是:无论金亦凡的行为、语言怎么变,那一颗正直、赤诚的心不能变!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