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便宜她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金亦凡之所以决定速速下山,为的便是怕麻烦。没想到师母偏偏给他的行程添加了一个更大的麻烦!

    “小师妹的脾气格,我哪管得住?更何况她似乎和灵儿相冲,这二个女人都聪明绝顶,一旦夹枪带棒的争吵起来,我劝都不知道怎么劝。这样的江湖路,不走也罢!”

    一念及此,便要推辞。没想到水灵儿却突然笑道:“有亦纯姐姐同行,灵儿十分欢喜。相公,你还犹豫什么呢?师母的话你也敢不听?”

    “这……好吧。”

    师母都交待了,确实不能不听。既然如此,金亦凡只能应下此事。可只要一想到今后头痛的江湖路,远离金灵派这个是非之地的兴奋感早已消失无踪。

    “小四,你不用担心。纯儿的子我这当娘的能不知道吗?此番外出,一切以你为主。如果她不听,你尽管教训。这件事我会迫得亦纯答应,否则,我就将她关在屋内。”

    金夫人的这番安排,令金亦凡心思重又活泛开来。

    “反正师妹的武功没我高,又有师母的指示,说不过没关系,我可以依靠武力。呵呵……”

    金亦凡联想到小师妹屈服于自己的武力威胁,那又委屈、又生气的俏模样,心突然好转,面露傻笑。

    “明还要远行,早些歇了吧。”

    弟子的婚礼礼成、女儿也做出妥当安排,金夫人感觉有些累了。随意交待二句后,起离去。

    金、水二人恭送师母远去之后,金亦凡埋怨道:“灵儿,你为什么同意让师妹跟着我们一起下山?你根本不知道师妹是什么脾气,以后有罪受了。”

    水灵儿委屈道:“我是担心相公违了师母之命,会让师母不快。我也知道亦纯姐姐有些不喜欢我,不过你放心,灵儿会处处忍让,不会让相公难做。”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罢了,既然已成定局,就这么办吧。”

    金亦凡有心解释几句,自己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更没有让自己妻子委曲求全的意思。只是事涉师门亲人,有些话不好说出口,最后决定见机行事。

    水灵儿低头应道:“嗯!”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更何况水灵儿着吉服,在红烛的印照下,整个人散发着灼眼的红,这抹红似一道火,灼烧着金亦凡,令其口干舌燥,干咽连连。

    如此异常怎能逃脱水灵儿的双眼?但,她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二人默然并晌,尴尬的沉寂显得彼比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最终水灵儿抵挡不住,低声道:“夜深了,我……我也回房了,你早些睡吧。”不等金亦凡回应,便转小跑着离去。

    金亦凡摸摸头,无意识的‘呵呵’傻笑……

    ※※※※※

    金夫人相信,由金亦凡负责待人接物,再由水灵儿在背后出谋划策,基本上可以放心的让女儿下山闯

    但,问题是,如何说服金亦纯,让她接受安排呢?金夫人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等其走到金亦纯的房门前,仍然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才好。

    房内的烛光透过纱纸照到门外,金夫人看见窗纸上那单手托腮、一动不动的人影,心神一动:“最容易让女孩子成熟!尤其是得不到回应的单方恋!无论如何,纯儿终将长大,总有懂事的一天。”

    于是,金夫人推开房门,迎着烛光,走向闷坐桌旁的金亦纯。

    “小纯,你不是生病了吗?怎么不好好休息?”

    明明知道金亦纯只是装病,金夫人仍然选择这个话题做为今晚母女交心的切入点。

    金亦纯动也不动,连个眼神都没有,只是淡淡的应道:“没什么大不了,只是觉得有些闷,还有莫名奇妙的烦躁,根本不想睡觉。”

    金夫人暗自皱眉,见金亦纯如此,知其已经泥足深陷。

    非常之时当下非常之药!

    话风突然一转,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小四?”

    “啊?……没!没……”

    金亦纯果然措手不及,稍一楞神,便本能的摇头否定。但,头越摇越慢,最后低头不动也不言。仿佛低头认罪般,等待着金夫人的裁决。

    金夫人没有斥责,也没有劝戒,而是点头赞道:“呵呵,小四确实很优秀,咱家小纯的眼光不错。”

    金亦纯终于抬起了头,诧异的看着金夫人。

    这正是金夫人的高明之处!她这一夸,不论金亦纯是大胆的点头认同,又或是羞喜的违心否定,必将踏出交流的第一步——倾谈!

    于是,金夫人微笑道:“是不是奇怪娘亲不仅没有骂你,还夸你眼光好?”

    金亦纯点头之后,金夫人接着微笑道:“小四为人纯朴、忠厚实诚,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只要与他相处久了,自然而然会感到与他在一起会很安心,能让人觉得可靠。于武技修炼一途,不因资质低便怨天尤人,而是加倍的努力,永不气馁。一个男人,为人处事上能让人觉得安心可靠,事业上又勤奋上进,有困难时不气馁,有成绩时不自满。小纯,你能够发现小四上的优点,并被这些优点打动芳心,证明你也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好女孩!娘亲当然要夸你!”

    听着金夫人的分析,金亦纯连连点头认同。及至最后,忽尔嘟嘴埋怨道:“既然你早就知道女儿的心思,又这么看好四师兄,为什么……今晚……为什么呢?”

    金夫人语重心长的说道:“小纯,你的头脑绝对够聪明,只是有时候不动脑子。你想想,按照小四的格,他已经当着水灵儿及其父亲的面应下婚事,他会出尔反尔吗?”

    金亦纯几次张嘴,最后只能无奈摇头。

    “娘也是深知此点,这才顺水推舟,为他们主理婚事。”

    听到‘婚事’二字,金亦纯原本有些高兴的俏脸瞬间转为暗淡。在金夫人温煦、关的目光注视下,似有所悟的问道:“木已成舟,娘亲还与女儿说这么多,应该不是仅仅安慰吧?”

    金夫人绽放出欣喜的微笑,点头道:“小纯,你没有让娘失望,果然大有灵!没错,虽然小四与灵儿已经拜了堂,不代表你就没有机会。只要你能让小四、灵儿接受你,二女共侍一夫又有何不可?”

    听至此处,金亦纯轻轻点头,喃喃自语:“让水灵儿给四师兄作妾?哼,便宜她了!”

    对于金亦纯的自我感觉良好,金夫人大感头痛。却又不能不将此事说清楚,只得解释道:“你不会给人作妾,与你份相当的水灵儿也不能给人作妾。但,这男人不是可以娶三个妻子吗?你与水灵儿平起平坐,无分大小便是。”

    “让她作妾已经够便宜她了,还给个平妻的位置给她?”看来金亦纯对水灵儿的怨气很深。

    金夫人只得耐着子,逐条逐理的为金亦纯分析:“小纯,你应该这样想……”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