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五灵归一(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之所以将水不弱归为小丑一类,是因为他的愚蠢。

    如果金不群的行事风格真如他所判断的那一类型,现在倒在血泊中的那个人就不会是胡不归!

    “水先生不必求本座,你与本座没有任何瓜葛。”

    金不群一句话便将自己置事外!

    如果水不弱稍微聪明些,便能听出这句话的潜台词:虽然你是意图诬陷、颠覆金灵派的前卒,也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前卒,本座并未放在眼里,自有其他人收拾你!

    可惜,小丑毕竟是小丑!

    水不弱满脸悽然道:“金掌门,在下一时愚昧,被赵敏这个人蛊惑利用,差一点成为出卖大宋的罪人。古人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难道堂堂的‘君子剑’连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都不肯给在下吗?”

    金不群很不爽,值此人生得意之时,怎么就偏偏有个恶心人的苍蝇‘嗡嗡’叫呢?于是,脸色一寒,转向水灵儿道:“水小姐,此人是你水灵派的叛徒,乃水灵派内务,本座不好插手。到底是宽恕或是怎样,请水小姐做个决定吧。”

    “多谢金掌门高义!”

    水灵儿感激拜谢,行礼起之后,脸色迅速由感激变成凄苦,哀叹道:“小女子年青识浅,哪来的主意?这些事自有我的夫君替我作主!相公说如何便如何!从今往后,凡是有关水灵派的事务,全权由相公代为处理。”

    金亦凡闻言,又是感动、又是怜惜。同时,对于背叛水灵派的水不弱更加的憎恶!

    “黑水剑不是还在地上吗?这便是我的处理意见!”

    此言一出,意思再明白不过:不是你水不弱死,便是我金亦凡亡!

    水不弱顿时面如死灰,如同溺水之人寻求救助一般,想要抓住任何有可能救命的东西,哪怕这种可能只有一丝丝。

    他看向金不群,金不群正面带微笑的看着金亦凡,眼神中全是鼓励;他又看向水灵儿,水灵儿正双目生辉的投在金亦凡上,似乎因为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的良侣而骄傲;最后只能看向赵敏,赵敏确实做出了回应,不过却是讥讽,赤///的不屑!

    水不弱即便是再笨,也知道他已经被所有人抛弃!

    “哈哈哈……咳!咳!……”

    绝望之下疯狂的大笑,一口气没顺过来,顿时剧烈的咳嗽,眼泪、口水乱彪,差一点连肺都咳出来。好不容易止住咳,就那么双手撑膝,弯腰面地的沉思着。未几,伸手拔起地上的黑水剑,毫无征兆的抹在自己的脖子上。

    “咦?怎么自杀了?为什么一个二品武者宁愿自杀也不接下金亦凡的死斗申请?难道金亦凡真的是一品?这怎么可能?”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厅中众人大吃一惊。同时,纷纷臆测迫死水不弱的金亦凡真正的实力。一品吗?二十岁的一品?天啦!虽然之前有所怀疑,毕竟没有证实。可这次,一位二品武者当场自杀,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就算是真的,有必要如此失态吗?其实,并不是这些人大惊小怪,也不是这些人没见过世面,而是二十岁的一品武者确实太过惊世骇俗!

    要知道神剑帮的楚狂生、奔雷帮的无影在二十八岁那一年达到一品武者之境已经被传为道神大陆第一天才!如今,金亦凡将这个记录生生的提前了八年,怎能不惊世骇俗?!

    当然,实际上金亦凡目前只是三品,只因一系列的事故,令他人产生错误的判断!

    金亦凡自家事自家知,也就没有意识到水不弱是因为自知不敌这才自杀。本来他还做好了拼死一搏、以伤换命的准备呢!

    金不群知道金亦凡的真实实力,不过,对于这个误会,他当然不会主动解释。金灵派出现了一名二十岁的一品武者有什么不好呢?!这便预示着金灵派的未来将不可限量!

    如今胡不归已死、企图诬陷金灵派的水不弱已经自杀、打酱油的三派人士已经倒戈,接下来只要处理好赵敏及其随从,今之事,便可完/美收官!

    “公主,你是自缚认罪呢、又或是妄想着等待永远不可能攻上丹霞山的神剑帮帮众?”

    连番利好,沉着冷静如金不群也有些难自,话中之意带有得意的自满。

    “不过是卖国求荣,得意什么?你我唯一的区别便是你出卖大宋得到了报酬,而我没有!”

    赵敏自知,今之后,赵氏将成为大宋的罪人!因为,如果是她赢了,她就会这么做!既然已经必死,嘴上何必客气?

    “和敏公主,所有的事都是您的父亲所为,您又何必担下你担不起的责任?只要你低头认错,如实道出您父亲的谋,金掌门一定不会怪罪于您!我们三派也不会迁怒于您!”庞福抢言劝道。

    “呵呵,庞师傅,有您这句话,不枉了赵家庇护你二十年!敏敏多谢你的好意!”

    赵敏微笑躬,抬头轻叹道:“如果敏敏出卖父皇、背叛赵氏,即便能够苟活于世又有什么意思?”

    “公主……”

    “福伯,住口!”

    庞福还待再劝,金亦扬突然出声道:“福伯,和敏公主自有我师傅处置,你不必多言!”

    庞福脸色一正,沉声道:“少主,自从木灵派被灭,老奴带着尚在襁褓之中的你历经九死一生仍然无法脱险,迫不得已将你放在望山村的农家,老奴孤一人亦被贼人打成重伤。若非公主,老奴尸骨早寒。这份恩,老奴忘不了!”

    金亦扬被派中老仆当众顶撞,感觉很没有面子,却又发作不得。毕竟,庞福名虽为仆,对他却有天大的恩

    “庞叔叔,宋国今后将由金不群领导,你的脾最好改改,或者干脆归隐。”

    赵敏适时插言,不待庞福多说,接着道:“庞叔叔,事隔二十年,你之所以认定此人便是木灵少主,想必一是长像、二是暗记之类。可是,庞叔叔有没有想过,暗记随手可做。至于长像,宋国万万人,长得像之人多矣!比如这位金亦凡金少侠!”

    说至此处,突然展露迷人的微笑,转首问道:“金掌门,本公主这番话,你认同吗?”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