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跌荡起伏(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金不群这一番话表面上是在训戒金亦凡,但话中所包含的讥讽之意,呆笨如金亦凡也能体会得到。

    “请师傅放心,弟子一定遵从您的教导,做诚实的人、说真实的话,绝对不会让江湖中人耻笑我金灵派是骗子门派!”

    金亦凡此时唯一的想法便是打击水不弱,保护水灵儿。由此,进入到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就好似与人对敌一般,思路就得清晰、敏捷,常的愚笨状态已经消失无踪。

    “我等来此是为了找寻屠戮水灵派的真凶,并不是来听金掌门如何教育徒弟。”

    胡不归被这师徒二人的双簧讥讽刺激的非常不爽,便出声打断,语气不善。

    “胡掌门说得对,我等来此是为了找寻真凶。既然金掌门的高徒也曾亲经历水灵派之事,何不直言经过?”

    一直端坐沉默的赵敏见气氛渐渐失控,特别是胡不归的发怒,正在远离原先的计划。于是,她便出声寻问,实则是在隐晦的提醒胡不归。

    “不知和敏公主代表哪一派?”金不群不答反问。

    “金掌门此言何意?本宫不是早已通明份吗?代表的自然是宋国皇室!”

    “皇室?哈哈……宋国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皇室的门派?竟然成长到有资格过问五大门派内务的程度啦?本座之前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到呢?胡掌门,可否解释一二?”

    对于金不群的嘲笑,赵敏原本仿如汉白玉的俏脸顿时变成鸡血石。对于金不群如此赤///的轻视,虽然感觉到无尽的屈辱,可现实却让她哑口无言!

    此时,赵敏方才体会到胡不归刚刚被这师徒二人言语刺激的差一点暴走的原因,对方口舌之利确实非己方之敌。

    “和敏公主是胡某在来此的路上偶遇,听闻水灵派的惨事,古道肠之下提出前来做个见证。水不弱兄弟同意了,胡某自然不好拒绝。至于插手我们五大门派的内务一事,依胡某来看,此事只是个误会。刚刚你我二人争吵,公主担心伤了你我和气,这才出声劝和,本也是一番好意。”

    面对金不群的责问,胡不归气势稍减,借言解释。

    为什么会这样?这就要从千多年前说起。

    当年,宋国几经战乱,最终有五大门派脱颖而出,这便是金、木、水、火、土五派。此五派划分好各自的势力所属之后,面对汉、唐二大国的威胁,分则死、合则利。于是,五大派便组建了宋国,并推出一位赵姓之人为宋国国主。五大门派名义归属于宋国,实则超脱于外,只有在面对外敌之时,五大派才会联手应敌。而宋国皇室,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管辖的范围仅有区区京城一地。

    正因如此,不要说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即便是宋国境内一些二流的小门派,也丝毫看不起宋国皇室!

    “人,不仅不能数典忘宗,更不能忘记自己的份!亦凡,谨记此点!”

    金不群再一次借机调教四弟子,接着说道:“亦凡,你将你所知道的关于水灵派的事如实道来,免得让客人等得着急。”

    “是!师傅!”金亦凡躬领命。

    然后便将他外出历练返派之时偶遇水掌门、受其所托突围前去水灵派报讯、以及当晚酒席之中所发生之事、渔村地窖水亦清之事……一一道来。这一番话有所保留,因为那些事关系到他最大的秘密,当然不能告之外人。

    讲至最后,手指水不弱道:“的确有人勾结贼人,但这个人不是水灵儿,而是这一家忘恩负义的小人所为!水不弱,你父亲下毒,在酒席之中被我诛杀!你儿子带着贼人剿杀水灵派外围弟子,甚至是依附水灵派的平民,仍然被我诛杀!今,你又来到丹霞山,诬蔑我的妻子,此乃天要令你亡于我手!”

    说罢,抽出水灵儿随携带的黑水剑,用力投掷,剑刃插入水不弱脚旁的地面,怒喝道:“够胆便与我绝一死战!”

    掷剑约战,是道神大陆通用的绝斗模式。只要有一方将佩剑掷于另一方脚下,便表示此战不死不休。另一方可以不接受,只要他不怕丢脸!当然,约战之人的实力不能比另一方明显高出太多,否则便是以大欺小、以强欺弱。即便胜了,江湖上的名声也就臭了!

    此时,金亦凡约战水不弱,观者大都倒吸一口气,大感意外!

    因为金亦凡无论是年龄、还是辈份,与水不弱相比,差距颇多,那些人自然会感觉意外。在他们想来,金亦凡此战凶多吉少。

    水不弱此时思绪翻涌,用惊涛骇浪来形容都不为过!

    他想到了他父亲水无根之死;有脑神香之助,以无心算有心,本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行动却失败了。等他带着人攻破水灵岛,他那一品武者的父亲早已尸骨无存!

    还有他儿子水亦清之死;渔村战斗现场的惨烈,他于事后赶到之时看得非常清楚。五位三品武者,数十位六、七品武者,联手之下却被人屠戮一空,无一人逃脱!

    这二件事,之前一直是疑案。直到现在,方从金亦凡的口中得到答案,大大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

    不是什么超品高手,也不是奔雷帮秘密介入,竟然是眼前这位金灵派‘亦’字辈弟子所为!他的武技修为究竟有多高?这场绝斗能接吗?

    对于金亦凡不屑一顾的胡不归,突然间双目精光一闪,定定的看着怒目圆睁的金亦凡。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之后,脸上忽红、忽青,显示出内心中的不平静。

    金亦凡目不斜视,死死的瞪着水不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此人该死!我一定要杀了他!

    片刻之后,见水不弱仍然在迟疑,再次怒喝道:“够胆便与我绝一死战!”

    此时,场中众人顿时明白过来,况似乎与他们之前的判断不一样。

    “难道这个水不弱其实很弱?还是这个金亦凡武技真的非同凡响?”

    当然,这些都是不了解二人真实实力的猜测,到底对不对,只要水不弱应下此战,二人一旦交上手,孰高孰低,自然一目了然。

    问题是:水不弱会不会捡起地上的黑水剑,应下此战呢?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