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五灵聚首(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金灵派会客大厅,金亦凡站在人堆中观察着正与师傅欢声客的火灵派掌教胡不归。此人长得英伟雄奇,一见难忘。等到看见宋皇使者赵敏之时,金亦凡感觉非常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好奇之下以肩膀轻碰水灵儿,努嘴示意,等到水灵儿打量几眼之后,轻声问道:“这个叫赵敏的女子我总觉得在哪见过,你有印象吗?”

    “三山关前、赵明。”

    金亦凡恍然大悟,这位女子正是前几三山关前马车中的赵明,只因那是男装,今换成女装,这才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

    当今宋国最有权势的二位大人物会面,自然吸引了会客厅中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对于二人交头接耳这般的小动作,到也并不引人注目。

    金亦纯除外!

    此时,她的父亲正在会客、母亲相陪,她便像那脱缰的野马,暂时获得了自由。等她看见二人私下的小动作,‘新仇旧恨’齐涌心头,便想着一定要破坏二人的好事。于是,挤到金亦凡另一侧,腻声问道:“四师兄,当年你出山游历,可记得我与你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金亦凡当然不会假装听不见,而是有问必答:“当然记得!即便是小时候发生的事,基本上我也能说给你听。”

    “真的假的?如果你能将前年下山之时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复述一遍,我便信你!”

    金亦凡微微一笑,揉揉嗓子,道:“金、亦、凡!你是个大混蛋、大笨蛋!气死我了!总之这事没完,有种你就别回来!”

    无论语气、还是神态,与原版原声相比,相似度达到八成,尤其是将金亦纯当含羞带恼的表学了个七、八分神韵。

    金亦纯俏脸微红,小手轻拍几下金亦凡的后腰,羞喜道:“四师兄,你现在变得好讨厌!”

    金亦凡憨笑挠头,不知应该如何回应。

    “昙花一现?或是真流露?”

    金亦纯不知道确切的原因,又因水灵儿在侧,不好发脾气,更不能置之不理,只得继续问道:“四师兄,你为什么会将我说过的话记得这么清楚?”

    金亦凡轻叹道:“在死灵绝谷谷底,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再回到这里的一天,便一遍遍的回忆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这里的山石草木、这里人,以及曾经在这里经历过的事、说过的话,在我心里回转过无数遍。你说,我会记不清楚吗?”

    话虽平淡,却将独处绝谷那种孤单、寂寞的心境,以及对亲人的思念、对绝境的不屈、对逃生的坚定等等绪,表达出来。

    金亦纯心为之酸,双眼泛红,嗫嚅着不知应该如何安慰。

    水灵儿虽然早就知道金亦凡的经历,但如此直接的感波动也是首次感受,心有戚戚。冰雪聪明的她,深知此时任何的言语安慰都显得空乏。于是,忍住羞意,握住金亦凡的一只手,默默抚慰、支持。

    金亦凡有感,低头露笑,紧了紧手中的柔夷,走出悲怆的氛围,紧接着便跳入水灵儿布下的温馨网。

    郞给出回应,自己的一腔柔总算没有付之流水,这让水灵儿无比开心。甜蜜蜜的享受着与郞的感互动。

    突然,为女的直觉令水灵儿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这个方向。抬头一看,此道目光的主人来自赵敏后的一位白须老者。

    水灵儿确认自己不认识这个人,疑惑中仔细查看,这才发觉,此人关注的对象并不是她,而是金亦凡!

    “难道是凡哥的仇敌?不对,对方的眼中各种绪都有,就是没有仇恨、杀气!那是什么原因呢?”

    水灵儿想不出来,便利用互握的那只手,在金亦凡的手心写写划划,隐密的告之白发老者之事。

    金亦凡依言转首,迎上白发老者的目光,发现果如水灵儿所言。他百分百确定之前从未见过这个老人家,只好微笑至意。

    “应该是那位老人家认错人了吧?”

    心中做出上述定论之后,金亦凡便放下此事,将注意力转向正在亲切交谈的金、火二位掌门处。既然对方登门问罪,正所谓先礼后兵。礼,已经走完全;兵,应该不远了吧?

    事实确实如此!

    火灵掌门胡不归放下手中的茶盏,与赵敏交换一个眼神之后,便轻抚胡须,沉声问道:“金掌门,胡某今与和敏公主之所以登门拜山,是有一事不解,希望金掌门不吝赐教。”

    金不群哈哈笑着摆手道:“胡掌门何太谦?‘不归剑出、人鬼殊途’!你胡掌门的威名,江湖中有谁不知?!若胡掌门有何疑虑,赐教谈不上,或可相互交流一二。”

    “好,金掌门快人快语,胡某便直言相告!”胡不归双眼之中精光一闪,接着道:“我大宋原有五大派,势力一时无二,周国莫敢来犯。可叹时移世易,先是木灵派、土灵派、现在又是水灵派,纷纷被神秘势力突袭、暗算,以致派毁人亡。每每思及此处,胡某便黯然神伤,恨不能将凶手碎尸万断!”

    金不群深有同感,面有戚色的点头轻叹道:“嗯,此时正是多事之秋啊。可惜贼人太过滑,未露丝毫破绽。不瞒胡掌门,自从金某的岳父出事之后,金某已经明察暗访了十年。唉,说来惭愧,至今一无所得。”

    “哈哈,金掌门的遗憾,胡某感同深受!可喜的是,或许今之后,金掌门将不会再有遗憾!”

    胡不归说至此处,双手连拍三下,便有一位中年男子,从他后的人群中走出来,站到他的旁边。

    水灵儿一见此人,面寒如霜,心神激动之下,指甲陷入金亦凡的手掌中。

    金亦凡吃痛之下,自然发觉了水灵儿的异常,急忙寻问:“发生了什么事?”

    水灵儿深吸几口气,稳住心神,低声解释道:“被胡不归叫出来的这个人姓水名不弱,是根叔的儿子。”

    话已至此,金亦凡自然明白过来。

    “这个叛徒怎么会和火灵掌教走到一起?难道……”

    金亦凡突然间意识到,今之事,或许不会那么容易解决。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