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亦扬真身(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所谓的政事院便是金灵派集中处理派务的小院,院中有许多房间,一间或多间房组成一个部门,或农业、或政治、或人事、或租赁、或商业等等……

    当金亦凡一行人在金夫人的带领下来到金不群面前,金不群放下正在批阅的文件,摒退左右之后,面无表的看着金亦凡。

    金不群没有开口,所有人都不敢说话。金夫人也非常注意维护丈夫的威严,也是不发一言。

    金亦凡被看得心里发毛、心脏扑通扑通急跳!这到不是他心虚,纯粹是慑于师傅往的积威!但是,他却不敢表现出一丝的异常!即便他再愚笨,也知道此时师傅正在验正他的份真伪!

    “亦凡,这几年你辛苦了!好在福缘深厚,平安归来。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勤修武技、谦同门,将维护本派利益放在首要位置。为师可以断言,一定会有个远大前程!”金不群微微一笑,点头赞道。

    “谢谢师傅!弟子……弟子一定牢记师傅的教诲,视本派利益为最重要之事,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或组织,以任何借口践踏!”

    金亦凡乐得语无伦次,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师傅竟然会带着笑容和我说话?这不会是眼花吧?二十年来,师傅总共对自己笑过几次?”

    金不群是个不苟言笑之人,金亦凡本又并非惊才绝艳之辈,得到师傅笑脸的机会自然少之又少!他清楚的记得,这次应该是第三次!

    “为师刚刚说得话对你们也一样!”金亦凡扫视了所有的弟子一眼,然后定在水灵儿上,问道:“这位就是水不寒师兄的独女吗?确有大家风范!本座听说,水师兄已经将你托付给劣徒亦凡?可以和我说说当时的形吗?”

    水灵儿躬答道:“多谢金掌教的夸奖!小女子年青识浅,礼节生疏,如有失礼之处,请勿见怪!”

    金不群表平淡,既不客、也不催促。

    水灵儿感觉压力很大,也就不再绕圈圈,直言道:“当,金少侠任侠任义、不畏艰险,赶到太湖水灵岛报信,言家祖在参加十年大会的途中遇袭,凶手下一步就会攻打水灵派。家父为了祖宗基业,决心死守,便将我许配给了金少侠,令我二人由秘道逃生。说实话,一开始我的心里并不认同这门亲事。只不过,经过月余时间的逃亡之旅,我与金少侠加深了彼此的了解,互相引为良伴。”

    金不群点点头,忽又转向金亦凡,问道:“当年你与亦扬结伴游历,没想到竟然在我金灵派地界被人打下山崖。而你三师兄虽侥幸保下一命,却不知道仇人底细。金灵派被玷/污的名誉、你坠崖死之仇,便一直悬而未决!天幸,你偶得奇遇,逃离绝谷,平安归来。为师问你,知不知道被何人打下绝谷?”

    金亦凡越听越疑惑:三师兄怎么可能不知道敌人底细?难道我坠崖之后,又有变故?

    到底有没有,当然非他所知,金亦凡也不好贸然回答。只好看向金亦扬,想要寻求三师兄的回应,再见机行事。

    “弟子知罪!弟子不该慌言欺诈!可弟子并非本心,只不过是因为弟子的骄横惹来祸端,害得四师弟被人打落悬崖、尸骨无存。弟子害怕被师傅、师母责罚,这才巧言令色。师傅、师母,您们就原谅弟子这一次吧?呜呜……”

    金亦扬突然间脸色突变,跪倒在地,一边哀求一边痛哭流涕。

    这番突然的变故,茫然者有之、恍然者有之、漠视者有之、愤怒者亦有之……

    “三师兄,你当年不是说你们被神秘人背后偷袭吗?你这个骗子!”金亦纯气愤填,大声的喝斥。即便是最畏惧的父亲在坐,也在怒火燃烧之下,被她暂时抛诸脑后。

    “成何体统?有没有一点规距?”

    金不群轻轻二句问话,金亦扬哭声立止、金亦纯缩回大师兄后,房间复归平静。

    “水小姐,本座听说,水灵派之所以被人攻破,是因为派内有敌人的/细,里应外合,这才一举突破千里太湖水域,直达水灵岛。本座很好奇,不知报是否属实?”

    水灵儿哀伤的摇头又点头,回道:“小女子与金少侠在家父的安排下提前离开了水灵岛,并不清楚贼人是如何攻破我派布置的太湖防线。不过,/细确实有,而且/细的份非常出人意料!”

    “哦?请进一步说明。”

    水灵儿稍整思路,道:“家父为感金少侠千里报信的恩,当夜设宴款待,席中亲口许下婚事。没想到有人下毒,小女子昏迷不醒。等到小女子醒转,已然在太湖之中。事后据金少侠所言,此事乃本派三十余年的老仆根叔所为!小女子本不相信,没想到却巧遇根叔之孙带领贼人一处处的清剿依附水灵派的平民秘密窝点。小女子每每思及,必后背汗生。贼人心机之深、图谋之远、计划之周详,令人拍案叫绝!”

    “嗯,贼人确实很可怕!亦扬,听完水小姐分享的报,不知道你有没有一些话想与为师分享呢?”

    “啊?师傅,弟子绝对不是/细!弟子尚在襁褓便父母双亡,是您大发慈悲,将弟子抱上山养大成人、又亲授武技,弟子怎么可能是/细?四师弟之事,弟子确实有罪,可弟子绝对绝对不是/细!师傅,请您一定要相信弟子!”

    金亦扬是真的害怕了,不管搁在哪个门派,如果一旦被判定为/细,必然会生不如死!

    “狗养大了知道看家护院,狼养大了却会吃主!同样都是养大,结果却是天差地远!既然你不想说,为师问你一个问题;最近一个月,你每天晚上前去彩云峰做些什么事,可以说说吗?”

    金亦扬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师……师傅,您……您知道?”

    “你说呢?”

    “既然如此,我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金亦扬立起,用衣袖擦拭干净脸上的鼻涕、泪水,整整衣冠,接着道:“我本姓庞,单名一个固字。只因……”

    PS1:想要给作者号刷点分,没想到被人鄙/视刷书评!呵呵,哭笑不得!几十个收藏,十多个人看,没有A签的书,我想不出刷书评的理由!有谁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

    PS2:我有十几个帐号,一个号发一个书评,也能将书评刷得闹。有必要用作者号连续发十几个书评去刷吗?我笑……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