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水VS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小四,师母对不起你,小时候对你的关心太少。”金夫人又是怜惜、又是羞愧!

    她最喜欢的小四,小时候竟然差一点自杀,而最主要的责任人就是她!因为她年青、捺不住子;因为她暴燥、没有给予足够的关

    “师母,您不必自责,弟子不是好好的站在您的面前吗?而且,过去十年,您对弟子无私的关,足矣令弟子永记心中!在弟子心目中,您是天下最可亲的师母!”金亦凡看着自己的师母,满脸孺慕之,激动的说道。

    “嗯,你是个好孩子,师母……”

    金亦凡一番真义切之言,如同渴盼母亲疼的孩子。此此景,金夫人仿佛看见了十年前那个沉默倔强的小男孩。动之下,如同当年一般,伸出手去抚摸金亦凡的头。不曾想,手举过顶,还是不够高,这才醒转。

    笑道:“转眼间,你就长得这般高大,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只要再给你找个好媳妇,有了贤内助,师母也就放心了!”

    金亦凡憨笑道:“多谢师母!弟子与灵儿的婚事,不知师母和师傅说了没有?”

    “水姑娘确实不错,不过你师傅今还没回来,师母没机会说出此事。”金夫人点头说道,后又仿佛刚记起似的道:“对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你在死灵绝谷中生存下去的呢?”

    金亦凡吱唔道:“师母,弟子并非有意欺瞒。只因灵儿说,真正的原因太过骇人,怕师母您惊讶、难过,这才瞎编乱造了一个故事。”

    “水姑娘也太多虑!难道师母是弱不风的小妇人吗?你尽管说来听听,看看师母是不是真得那么胆心!”

    很明显,师母生气了!金亦凡哪敢再隐瞒?立刻说道:“师母息怒,灵儿和弟子决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口舌笨拙的问题再次显现,只得轻叹口气,道:“弟子嘴笨,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但弟子和灵儿绝对没有对师母无礼!既然师母想要知道真象,弟子这就说出来。当……”

    如实说出如何结伴寻宝、如何与雾灵派吴名等人发生冲突、自己又如何受伤落崖、然后奇怪苏醒、崖底的生活、攀上绝谷峰顶之后回山途中偶遇水灵派被人围杀、以及自己可以死而复生等等……

    随着金亦凡的慢慢述说,金夫人的秀眉越皱越深。她最疼的小四得到如此奇遇,她却没有多少欢喜,反而心事重重。

    等到金亦凡将分别后的所有经历详细说完,金夫人皱眉深思片刻,问道:“四儿,你说你三师兄紧紧迫,雾灵派五人这才被无奈之下动手?打伤你的那位吴名当时的实力最少有七品?你确定没记错?”

    金亦凡肯定道:“若非逆天奇遇,弟子已然死。对于生死仇敌的事,弟子绝对不会记错!”

    金夫人轻嗯一声,并未回应,独自思索。

    金亦凡以为师母不相信,以手指天,急切道:“弟子可以发誓,弟子说得一切绝对绝对是真的!师母,请您相信我!”

    金夫人伸手按在金亦凡的肩膀上,用力下压,责怪道:“你这孩子,好端端的发什么誓?师母怎会不相信你?师母是因为思考以前发生的一件事,这才没有说话。”

    金亦凡听闻师母的解释,这才知道是个误会。顺势放下手臂,不好意思的憨笑几声,躲闪着师母责备的目光,吱唔着说不出话。

    金夫人既为小四的赤子之心高兴,又为小四的愚笨担忧!深思片刻,更坚定了某些决定!于是宽慰的笑笑,叮嘱道:“小四,你在死灵绝谷中的奇遇确实太过骇人!水姑娘的决定是对的,自此以后,就将这件事埋在心底,对谁也不准提起!哪怕是纯儿、亦扬他们问起,你也用间所编的理由回应!记得了吗?”

    “啊?为什么呀?如果是师傅问起呢?”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你师傅那里自有师母分说,你只要管好自己的嘴巴便可!”

    听闻师母的语气不善,金亦凡不敢多辩,只得点头应道:“嗯!弟子谨记师母之言,今后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死灵绝谷之事!”

    “嗯,应下就好。今已晚,回房歇息去吧。”金夫人点头微笑道。

    面对熟悉的微笑,金亦凡放下心底的疑虑,向师母深施一礼之后,朝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直至金亦凡的影消失在转角,金夫人这才收回目光,凝眉沉思片刻,喃喃自语:为什么要撒谎?想掩盖什么吗?唉……

    金夫人深深的叹息一声,迈动脚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

    三更时分,金不群处理完派务,返回掌教小院。

    “咦,夫人,今天发生何事?怎么这个时辰还没入睡?”

    金夫人走上前,服侍自己的相公更衣,回道:“确实有些紧要之事,这才等候相公回来。”

    “夫人请说!”

    金夫人从房间角落里的冰桶内取出一片布帛,拧出部分水渍之后,递给金不群,然后说道:“小四回来了!同行的还有水灵掌门的孙女!”

    “嗯?”正在擦脸的金不群一顿,片刻之后,重又慢悠悠的擦拭几次,然后将布帛递还给金夫人,问道:“确定是亦凡吗?”

    “嗯!确定!”金夫人点头道:“据小四所言,当他坠落死灵绝谷,机缘巧合之下与那件天降神物相互融合,不仅没有摔死,也不会被死灵绝谷的毒气侵袭。又辗转二年半,终于逃出死灵绝谷。”

    “嗯?……亦凡真是洪福齐天,得此奇遇,它成就不可限量!”金不群沉思片刻,微笑着赞叹道。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傻人有傻福’!”

    “哦?夫人似乎话中有话?呵呵,说来听听?”金夫人说得有趣,金不群闻言笑着问道。

    金夫人脸色暗淡,面有忧色:“相公,你还记得小三当年被救回之后说过什么吗?”

    “这……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派务又这么繁忙,哪能记得住?夫人,亦扬当年说过的话有问题吗?”金不群反问道。

    金夫人点头道:“妾记得很清楚,当年小三说,在寻找天降神物的过程中,被五名无名氏偷袭。他与小四不敌,发出信号之后,死守待援。没想到小四终究没有抗住,被敌人打下死灵绝谷。而小三,幸亏不二师兄去得及时,惊走敌人,这才浑是伤的保住一命。这一番话有理有据,我们都不曾怀疑。可是,你知道小四今是怎么说得吗?”

    “夫人,你就别卖关子了,一口气说完不行吗?”

    金夫人道:“小四说,他们二人不仅知道那五位无名氏的出、姓名,也是在小三咄咄人的状况下才引发了死斗!因对方为首之人是七品武者,小三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小四为了帮小三争取出发信号弹的时间,只好采取同归于尽的手段缠住那位七品武者,这才被打落悬崖!”

    “什么?竟有此事?既然小三被一名七品武者打得连发信号弹的机会都没有,小四落崖之后,他以一抵五,怎能支撑到不二师兄前去救援?”金不群敏锐的发觉了其中的疑点,惊问道。

    金夫人轻轻一叹,沉黙不言。

    金不群在房内踱步几圈之后,沉声道:“夫人刚才说与亦凡同行之人是水灵掌门的孙女?这又是怎么回事?”

    “哦,是这样的……”

    金夫人便将金亦凡出谷之后所发生的事复述一遍,最后摇头道:“妾原本想要招小四为婿,小四出事之后就想招小三,没想到小三是那样一个人!而小四得到奇遇平安归来,武技修为变成本派二十四代弟子第一人,本来是件天大好事,可惜造化弄人,偏偏被水灵派少掌门临危托女,许了二人亲事!小四的为人妾再了解不过,他既然应了此事,就绝不会反悔!唉,纯儿的终又该托给谁呢?”

    金不群又开始踱步,皱眉沉思。

    “相公,你走来走去的想什么呢?你准备怎么处理小三的事?还有纯儿的婚事你到底是怎么个想法?”金夫人催问道。

    金不群不答,盏茶时间之后,停步说道:“先不急着下定论,等我明天与亦凡和水姑娘见过之后再定。睡吧,明天事肯定会很多,你我都要养足精神!”

    金夫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吹烛就寝。

    ※※※※※

    天色微明,金亦凡起后来到小院的演武场。拔出金灵派佩剑,试着挽了几个剑花,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何以如此?简单点来说,金亦凡这是患上了失重症!什么是失重症?诸位请想,地裂剑有多重?经过二年多的使用、佩带,他早就习惯了地裂剑的重量。没想到地裂剑竟然是师公的遗物,自然只能交给师母保管。

    于是,他现在手中拿着的便是金灵弟子的佩剑。前文说过,金灵派武技以飘逸、灵动为特点,金灵派佩剑自然很轻巧,讲究剑刃的薄利。

    如此一来,金亦凡一时之间怎么可能适应?他现在的武技修为做不到草木皆可为剑的境界,更做不到心中有剑、万物为剑的境界!

    他只能挥动着轻便的金灵佩剑,慢慢适应剑刃运行的轨迹、内力真气的输出等等况……

    时间悠忽而过,红转为金阳,在师母的呼唤下,金亦凡结束僵硬的动作,前去饭厅吃早餐。

    或许是因为多了一个水灵儿、又或许是因为金亦凡与众师兄许久未见,总之饭厅之内的气氛有些沉闷。就连往最活泼的金亦纯,也是带着淡淡的忧愁,默默的喝着稀饭。一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样子。

    金亦凡仍然沉浸在适应金灵佩剑的苦闷中,也是一脸烦闷、心不在焉的喝着稀饭。

    金夫人见此,关心的问道:“小四,怎么一脸愁容?是稀饭不合味口还是生病了?”

    “不不不,弟子最喜欢吃师母做的饭菜,不论是米饭还是稀饭都喜欢!弟子之所以忧愁,是因为……因为习惯了地裂的沉重,一时适应不了金灵佩剑的轻巧,正在苦思解决的办法。”

    金亦凡本来不想说出实,毕竟他这样说有贪图地裂剑的嫌疑。但是一面对师母那关切的目光,他便只能如实道来。

    “切!说得好听,还不是贪图外公的宝剑?”正在喝稀饭的金亦纯突然插言道,语气十分不善。

    “我没有!”、“住口!”金亦凡与金夫人异口同声道。

    金夫人示意金亦凡稍安勿躁,然后语气严厉的说道:“金亦纯,你懂不懂礼貌?凭什么在这里横加指责你四师兄?赶快给你四师兄道歉!”

    “我没有错!地裂剑那么重,就是三师兄五品的实力都不能正常使用,凭笨蛋四师兄的资质,他能比三师兄还强?竟然吹虚习惯了地裂剑的重量,这难道不是说大话、骗宝剑?”

    金亦纯何曾被母亲如此大声呵斥?何况是当着众人的面!更何况是当着水灵儿的面!羞愤、恼怒等等绪一齐涌上心头!她觉得这都是那个笨蛋的错,害她被母亲骂、在水灵儿面前丢脸!于是,俏眼含泪的大声顶撞她的母亲。

    金夫人呆楞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虽然脾气顽劣却还算听话的宝贝女儿,竟然当着这么多后辈的面前如此顶撞于她!瞬时间脸色通红,正要大声训斥……

    “金夫人且息怒!灵儿到有一策,可化解此事!”

    水灵儿来者是客,既然主动开口,想要化解此事,金夫人也就顺势而下。略一沉吟,微笑道:“水姑娘冰雪聪明,想出的办法一定是好的,快说来听听。”

    水灵儿微微一笑,既没有谦虚几句、也没有露出得意之色,显得非常大气、沉稳。水灵灵的秋瞳轻轻一动,笑道:“金小姐也是一番好意!一则地裂剑是金夫人已故父亲留下来的唯一遗物,金小姐当然不希望此剑被外人得去;二则地裂剑太过沉重,如果没有深厚的内力配合,此剑即便最好,也是大大的累赘!金小姐与我家相公兄妹深,自然十分关切,这才出言阻止!”

    金夫人心中轻叹:同样是养女儿,别人的姑娘为什么比自家的姑娘好这么多呢?难道是我的方法不对?

    听闻水灵儿美化自家女儿的一番话,了解真象的金夫人不好意思继续听下去,笑着阻止道:“呵呵……自家事自家知,水姑娘不必如此,还请直言化解的办法!”

    “办法很简单,请金夫人取出地裂剑,由相公用此剑使一遍金灵剑法,便知相公他能不能正常使用!如果可以,再请金夫人找来铁匠,仿照地裂剑的重量打造另一柄重剑,如此岂非皆大欢喜?”

    对于金夫人的坦率、真诚,水灵儿深感认同,也就不再多说话,直言道。

    “好主意!水姑娘的办法果然是个好办法!呵呵……快吃饭!”金夫人十分欢喜,高兴道:“吃完了饭你们与我前去政事院,掌教找你们谈些事。”

    “我们?我们在坐的所有人?”一听见掌教之名,眼泪还在眼框中打转,满脸委屈、不愤的金亦纯立刻惊问道。

    金夫人点头!

    ※※※※※

    PS:本章4500+,不拆章,让大伙一次看完,昨天欠更章节补在此章。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