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心理阴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金亦凡打量着二年半时间没有入住的卧室,房间摆设一如从前,窗明几净,席被干爽。除了他以前放置的一些物品,别无它物。

    很明显,这间卧室自从他出事后,一直没有安排其他人入住。并且,师母仍然每天安排人打扫,保持清洁,仿佛时刻等着他归家入住。

    金亦凡双眼红润,泪水盈框,小小的一间卧室,尽显师母对他的。师母虽非亲生之母,可这份母亲般的关,与亲生何异?

    金亦凡悸动的心神久久不能平复,细细的回忆成长中的点点滴滴:每次小师妹做完坏事被师母责骂,他都会求,有时甚至会连坐。每年年节师母都会拿块漂亮的布帛在他上比来比去,然后就会为他亲手缝制一新衣。还有……

    不知不觉中,金亦凡睡着了,嘴角边挂着开心至极的微笑,似乎睡梦之中仍然在回味着儿时的趣事。

    直至晚饭时间,被仆人唤醒,简单梳洗一番,前去饭厅吃饭。在厅外走廊上巧遇水灵儿。正准备含笑打声招呼,却发现水灵儿的神似乎越发憔悴。于是,上前低声问道:“灵儿,你怎么了?”

    水灵儿笑笑,摇头不答,抢先进入饭厅,与金夫人寒暄问好之后,在指定位置就坐。

    金亦凡很是诧异,很想追问清楚,但饭厅之中这么多人,很不方便。只好将疑问埋在心底,黙默吃饭。

    饭后,金亦凡正准备向师母告辞,却被金夫人暂留。

    灯烛初掌、暮色渐深,剩夏的晚风吹走白的酷,送来阵阵清凉。

    金亦凡陪同金夫人在掌教小院的后园中慢慢散步,见师母眉目微凝、额头见皱,还以为师母仍然沉浸在师公的死讯之中。很想劝说几句,可惜笨嘴笨舌,憋了半天,总算想出几句话:“师母,灵儿有过推论,灭掉木、土、水三派的神秘势力很有可能便是火灵派!不仅如此,火灵派很有可能勾结了神剑帮,他们下一个目标便是我们金灵派。”

    “哦?这是水姑娘的推论?小四,水姑娘的推论你没说完整吧?”金夫人不置可否,仿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啊?师……师母,呵呵,灵儿确实曾说过不排除是我们门派所为的可能!”

    金夫人微微一笑,安抚道:“小四,没关系,水姑娘的想法很正常。毕竟宋国五大派,如今只有金、火二派仍然存在,我们当然摆脱不了嫌疑。”

    金亦凡激动道:“弟子坚信,绝对、绝对不会是金灵派所为!姑且不论师傅在江湖中‘君子剑’的美名,仅凭师母您出土灵派这一点,便可确认凶手绝非金灵派!”

    金夫人再次微微一笑,赞赏道:“小四,二年多没见,你还是你,仍然具赤子之心。这很好,师母很欢喜!”

    每当金亦凡看见师母的微笑,不论是狂喜还是暴怒,总能立刻平静。

    面对师母微笑着的夸奖和肯定,金亦凡心里呼呼的,又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好‘呵呵’憨笑几声。

    金夫人摇头失笑:“你啊就是本难移!算了,不说这些。你知道师母为什么将你单独留下吗?”

    金亦凡摇头。

    “你在死灵绝谷中生存了二年半,真的是因为吃了一个果子才会不怕毒气吗?水姑娘为你编的这个理由师母不相信,师母想听你说真话。”金夫人面带微笑,却语出惊人。

    “啊?”

    “很奇怪吗?呵呵,你这个臭小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到大,你有什么习我不知道?当你间说出此事之时,眼睛下意识的看向我的手,我便知道那是假话。”

    “有吗?我说慌时,眼睛会看师母的手?”

    金夫人都说了是下意识,金亦凡哪里能够想得起来?即便将眉头皱得再深,也是一丝印象都没有。

    金夫人见此,笑着道:“小时候你就因为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没少挨过我的打,现在你长大了,告诉你也无妨。你记不记得小时候纯儿做了坏事,怕被责罚,总是迫你们四兄弟为她遮掩。你的心太实,说出的慌话总是露出破绽。作为说慌的惩罚,我就会用手打你/股。久而久之,即便你将慌话练习的多熟练,你的眼睛总是下意识的看向我的手。”

    “师母,您好狡猾!您知道吗?就因为这个问题,十多年前,弟子差一点跳下丹霞山。若非三师兄碰巧路过,弟子早已不在人世。”金亦凡苦笑道。

    “什么?竟有此事?什么时候的事?”金夫人惊问道。

    “因为弟子自责太笨、也被您打怕了,便不肯帮小师妹撒慌,为此被小师妹责怪,有段时间不肯理我。再加上弟子总是露陷,连带着三位师兄和小师妹一起受罚,师兄们怪我蠢笨,又怨我不讲义气不肯帮小师妹,全都不理我。为此,弟子十分伤心,又生孤僻,便有了轻生的念头。恰好三师兄路过,被其拦住。幸好,没过多久,师傅开始传授我们武艺。弟子便将全部精力投入其中,得到一个‘武痴’的外号。”金亦凡幽幽道来,神箫索。

    朋友们无需奇怪,范得着因为这点小事就生出自杀之念吗?其实这一点不奇怪,容我细说一二。

    金亦凡是一个孤儿,其师傅金不群初掌金灵掌教之位,自然投入十二分心力用来管理派务。而年青的金夫人,由一位千金小姐背井离乡远嫁金灵派,亲人不在边、丈夫忙得脚不粘地!她本只有二十余岁,却要帮助丈夫照顾四个弟子和一个女儿,脾气又能好到哪去?只能采取高压、棍棒教育。

    如此格、作为的金夫人当然不可能被金亦凡当成最敬的人,更不可能视之如母!金夫人的转变是从土灵派被灭开始!或许是根基被毁、或许是亲人遭劫被杀,让她分外珍惜亲。视金亦凡等人如亲,细微照顾、体贴关怀。

    具体都做过些什么,此处没有必要细述。总之,在金亦凡十岁以后,在他心里,最尊敬的人是师母、最敬畏的人是师傅、最亲近的人是三师兄、又头痛又喜欢的人是小师妹。

    但儿童时期的金亦凡唯一的心灵寄托只有几位同齡玩伴!

    结果呢?所有的同伴都讨厌他、孤立他!一个只有五、六岁又缺少关的小孩子又能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