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难辩真伪(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看见金亦扬平安无事的站在不远处,金亦凡高兴非常。可是,三师兄不信他,三师兄也在怀疑他是冒牌货,这让他有些难过,为什么会这样?

    “三师兄,你怎么也不信我?你曾和我说过,我们是兄弟、亲兄弟!小弟历经十死,终于从死灵绝谷中爬出来,终于站在你的面前!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唉,罢了,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就是金亦凡!”

    金亦扬冷笑道:“少在那假惺惺,谁和你是亲兄弟?我亲眼看见四弟被人一掌打中,鲜血狂喷的坠入死灵绝谷。数千年来,凡是进入死灵绝谷者,可曾有一人活着出来?”

    “说得很正确,数千年来,死灵绝谷确实没有人活着离开!可是,金三少既然亲眼看见金亦凡被人打入死灵绝谷,又何须怀疑他被人捉住问儿时秘事呢?”

    正当金亦凡急得满头是汗,不知应该如何应答之时,水灵儿突然发声,抓住金亦扬话中前后的漏洞,反问道。

    “你是谁?我们正在排查细,你有什么资格在此插言?”金亦扬气急败坏的喝问。

    “对啊,这是我们金灵派的事,与你何干?再敢多言,本姑娘一剑刺死你!”

    不知道为什么,金亦纯一看见水灵儿那张脸,就觉得心不好。这会儿逮着机会,哪有不撂下狠话的道理?

    “你们这么多人,没有一人相信他。在他的心里,知不知道你们有多重要?他一直将你们当成亲人,只不过听到一点点对你们不利的风声,便不顾艰险、随便装扮一番就赶到这里,为的是什么?因为他想你们、担心你们!可你们呢?亦凡是我相公,他有苦说不出,做为他的妻子,难道我不应该替他说吗?”

    水灵儿陷入暴走中,无视眼前晃来晃去的利剑,怒喝道。

    “不要脸的臭女人,四师兄什么时候娶你了?你们有媒约之言、父母之命吗?竟敢不知廉耻的说什么相公、妻子,不害臊!”金亦纯羞恼交加,大骂水灵儿。

    “纯儿,住口!你这样如同泼妇骂街,成何体统?娘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还不收剑退下?!”金夫人严厉的斥退金亦纯之后,转向水灵儿,面色已然恢复平静,语气也十分温和:“这位小姐是何方人氏?”

    “金夫人确有长者之风!难怪亦凡视您如母!一直尊敬您、念着您!至于媳妇的姓名,按规距应该由相公向您禀报,媳妇不能不守理节。”

    水灵儿大帽一顶又一顶的戴在金夫人的头上,说到最后,还隐隐的讥讽一下金亦纯。如同金亦纯讨厌她,水灵儿也对金亦纯没有好感。

    金夫人装作听不出来,看了水灵儿几眼,淡淡点头,便转向金亦凡问道:“你真是亦凡?你是怎么从死灵绝谷中逃出来的?你再随意说些小时学艺的趣事。”

    “是,师母!”

    金亦凡欢喜点头,说道:“当,弟子摔下死灵绝谷,虽然带点内伤,所幸并不严重,再加上我离山壁并不是很远,于是,在下坠之时,弟子用尽全力将佩剑插向山壁。强大的坠落之势,轻灵的金灵佩剑根本不能阻挡。但是,佩剑断折数次之后,弟子下坠的冲力借机减去大半,再加上谷底生长了许多参天巨树,弟子刚好落在一颗巨树的树枝上,这才侥幸没有摔死。”

    “嗯,如此也算合合理。然后呢?你又是怎么出谷的呢?”金夫人面色平静的追问道。

    “师母,事还没玩呢!”

    金亦凡苦笑道:“弟子大难不死,正在欢喜。没想到却突然间浑无力,头晕眼花,竟是莫名奇妙的中了巨毒。更没有想到的是,弟子摔落其上的那颗树,结了许多火红的果子。弟子即将晕迷之时,什么也顾不上了,用尽气力,终于摘吃了一个果子。没想到,果一入口即化;紧接着,未知的巨毒便被解除,弟子这才算保住了命。”

    金亦凡为什么会撒慌呢?这便是水灵儿为他出的主意。毕竟死而复生太过匪夷所思,让人如何相信?可一旦回到金灵派,必须要解释究竟如何逃出死灵绝谷。

    一开始金亦凡很是抵触,骗骗别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师傅、师母也要欺骗?最后好说歹说,金亦凡这才接受水灵儿的解释:为了不惊吓师傅、师母,只要他孝顺的心不变,用一下善义的慌言有何不可呢?

    于是,在水灵儿的帮助下,编造了这个故事!

    “死灵绝谷中有毒?恰好有种火红色的果子可以解毒?凡儿确实福泽深厚,如此劫难都能安然渡过,今后一定会逢凶化吉。嗯,接着说出谷的经过。”

    金夫人不为人知的轻舒口气,语气有所改变,已然信了五分。

    金亦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红着脸道:“弟子搜遍绝谷,除了找到一把剑,没有发现任何出口。弟子愚笨,想不出好办法,最后只好用最笨的方法,那便是以剑伐树、制作木枪开凿山壁。就这样,耗时二年有余,弟子终于凿出了一条通顶路!”

    “呵呵……”金夫儿神欢愉,点头赞许道:“用这样的方法逃出绝谷,你也算古往今来第一人了!打小你就有一股韧劲,练功更是如此。为此,你还被师兄们取笑成武痴,这个方法十分贴合你的格。凡儿,师母信你!”

    “太好了,谢谢师母!”

    金亦凡欣喜若狂,转向执剑压的守山弟子道:“二位师兄,师母已经确认了我的份,可否请你们拿开佩剑,我要给师母磕头请安!”

    “且慢!我还有一个问题!”

    不等守山弟子做出决定,金亦纯突然开口道:“你知道你耳后‘品’字暗记的由来吗?本派之中还有多少人有此暗记?是何人所为?只要你能答出这三个问题,我便相信你!”

    “我的暗记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或许是天生的吧?本派之中唯有三师兄有此暗记!他的不是天生,是小师妹所为。因为,小时候我们在一起玩耍,小师妹见我和三师兄长得很像,就着三师兄也在耳后做出三个一模一样的黑痣,让你玩认错人的游戏。小师妹、三师兄,我说得对不对?”

    金亦凡面带微笑的说着小师妹小时候的调皮事,以前他曾为此头痛、恼怒,现在却觉得非常亲切、有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