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亡命鸳鸯(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村正等人听闻水灵儿的不吉之言,正在垂泪哽咽之时,洞外突传暗号切口。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应还是不应?

    金亦凡的份虽说变成了水灵派的姑爷,毕竟是外人,不方便发表意见。此时此地,当属水灵儿的份为最。村正等人不知如何应对,只好禀泪收声,眼巴巴的望着她。

    当洞外再次传来提高音量的‘水井不空’的切口时,水灵儿以目示意村正应答。同时,拉着金亦凡悄悄的走到洞口,手握剑柄,左右把守。

    得到水灵儿指示的村正,抹了一把脸,与洞外之人核对切口。一番应答,确定无误后,拉开大石,先是自报家门,后问道:“你是谁?”

    “有鱼叔,是我,亦清。”

    “原来是少管事!今天又轮到您当值?还是有什么事吩咐老汉?”

    “停停停,有鱼叔,你怎么总是改不了唠叨的毛病?没看我正悬在井壁吗?让开,让开,让我进去!”

    村正陪着笑,微不可察的眼神一斜,得到水灵儿点头应可,这才边退边应道:“是是是!老汉人老了,话也变多了,请少管事原谅。老汉……”

    少管事被村正念经似的道歉方式搞得心烦气燥,只想着快点进入洞内。他的注意力全都被村正吸引,根本没有留意金、水二人。当他攀上洞沿并将头伸进洞内,正要发力入洞,左右肩膀上分别多了一把剑;一边沉重如山,一边森寒如雪。

    “咦,灵儿,这人我认识,这位水亦清水少侠曾带我上岛。水少侠是自己人,为什么要抓他?”金亦凡依从水灵儿的指示,出剑制住少管事后,才发现这是一个熟人。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开口问道。

    “因为他的爷爷就是根叔!”水灵儿寒声答道。

    金亦凡很是吃惊,不是因为不可思议,只是觉得太过巧合。但水灵儿绝对不会骗他,这事是真的。现在应该怎么办?

    金亦凡没有发觉自己最近的变化,水灵儿刚刚认识,当然更不知道。

    就拿水亦清这件事来说,换做以前的金亦凡,一定会直接寻问:根叔背叛了水灵派,你呢?现在的他,却在思考:根叔的行为是个人、或是这小子也有份?昨夜饭厅门外跑掉的那个人是不是这小子?这个时候不待在水灵派、跑到这来干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思考’!

    或许是因为,数次面对死亡,迫他不得不思考!或许是心智渐开、江湖阅历渐长,看得多了,自然就会多想。

    但是,思考不等于解答,金亦凡自己解答不了,只好寻问水灵儿。

    “本来我还奇怪,既然村内没人,黑衣人怎么就不管不顾呢?一点搜查的痕迹都没有,也没有派人守在村内。看到这个家伙,灵儿终于明白了,洞外肯定有贼人!”水灵儿气恼道。

    什么?这个王/八/蛋竟然丧心病狂到勾结敌人前来屠村?只要一想到,许多凶残的贼人正守在洞外,村民们恐惧了。胆小的昏倒在地、软弱的痛哭流涕、胆大的大声咒骂……

    有些血的村民甚至冲到水亦清的面前,抡起掌力,左右开弓,啪、啪、啪……直打得满树桃花开。

    一开始水亦清还想抵赖,发现没用之后,变成求饶,结果仍然是枉然。等到眼肿了、脸破了、鼻断了、嘴裂了、牙掉了、流血了,陷入疯狂的村民们仍然没有停手的迹像,水灵儿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水亦清自知今难逃一死!

    束手待毙?可能吗?像水亦清这一类人,就好比那蚊子、蜜蜂,当它们亮出毒针之后,即便是死,也不会将毒针收回。

    于是,水亦清大喊道:“水不寒女儿水灵儿在此!外面的朋友,天赐良机,如此一份大礼,你们千万不可错过!水灵儿,老子活不了,就拉着你们一起陪葬!哈哈……”

    水灵儿屈指连点,封住水亦清的几处位,顿时令其不能言、不能动。此时,洞外传来‘啾’的一声,水灵儿知道,那是号引。很快,这里便会聚集许多、许多的贼人,目标就是她。

    局面之所以突转直下,变得如此恶劣,最大的原因就是水灵儿江湖经验的不足。如果她第一时间就封上水亦清的嘴,即便洞外的贼人有所警觉,也不至于大动干戈。或许,这就是所谓年青的代价吧?!

    残酷的现实不许她浪费时间玩什么‘早知道、如果’之类的把戏。唯一的出路就是立刻冲出地窖、冲到小院中。否则,等对方人员集合之后,只需要围困,就能断绝所有生路。

    于是,水灵儿收回黑水剑,抓住水亦清的头发,将他拉进地窖,然后头一低,准备出洞搏命。忽然,她感觉到左肩被一只有力的手按住,转头一看,金亦凡正在对着她微笑。

    “灵儿,你忘了,你接受我的保护!像这种打头阵的事,当然要交给我!”

    金亦凡的微笑有些责备,却无一丝嘲讽;金亦凡的语气非常坚决,不容置疑!没有安慰、没有鼓励……水灵儿却突然动,扑到金亦凡怀中,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事态紧急,确实不是儿女长的良辰。水灵儿迅速冷静下来,离开金亦凡怀抱之时,在他耳边轻声道:“利用水亦清做盾!”

    金亦凡点点头,抓起水亦清,塞出洞口。立刻便有几道剑风,齐齐刺入水亦清体内。金亦凡紧握水亦清的双腿,往前一送,几把剑立刻齐没至柄。

    此时的格局是:水亦清的体大部分在地窖之外,水井本就狭窄,如此一来,顿时组成了一道墙,将附着在井壁上的四位黑衣人隔开成上、下各二人。

    黑衣人此时也发现杀错了人,接下来一定就是正主了!可是,兵器深陷在这个死人上,拿什么迎敌?无须选择,拔剑就是。可惜,刺得太深,一时拔不出来。时间就是生命,黑衣人哪敢耽搁,一起伸出一只脚踩在水亦清的上,然后发力拔剑。

    “噗!”剑出、血溅!

    金亦凡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于是……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