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失而复得(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因绝谷之内并无草药,金亦凡的上也没有止血的伤药。不得已,只得撕破外袍,裹住仍在缓慢渗血的伤口。

    处理完伤口,饱餐一顿桃果、菌菇之后,席地就坐,运气调息。他不敢解开赖以止血的右臂、小腹伤处附近的位。运气调息之时,也特意绕开这几处位。如此一来,行功难免会不如平时顺畅,回复内力的效果也大打折扣。

    不过,为了避开峰顶的白发老者,一时半会的他也不会离开绝谷。内力回复慢点就慢点吧,只要剑伤不会恶化就好!

    时间不知不觉中流逝,随着金亦凡体内的真气越聚越多,真气在经脉中缓慢、充实的流动所带来的舒适感,逐步掩盖了大量失血的眩晕、体力内力双双透支的疲惫、以及二处剑伤的疼痛等等负面感觉。

    过不多时,金亦凡便抛开自我,全心沉浸在内力修炼中。随着舒适感的进一步加强,真气运行的轨迹渐渐如常。于是,右臂、小腹封闭的位,不知不觉中就被他体内正在奔流的真气冲开。

    当他压制伤口的几处位被真气冲开之后,顿时血流如注。但是,奇妙的事发生了!

    金亦凡丹田中那个神秘物体所生长出的二片绿叶,同时延伸出许多的细丝,顺着经脉,一片绿叶的细丝伸向小腹,一片绿叶的细丝伸向右臂。

    当绿叶刚刚延伸出细丝,金亦凡就被彻底的震憾了!急忙停下奔流不息的真气,将全部的心神投入“内视”,生怕错过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金亦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些细丝包裹着被剑刃刺断的血管,相互粘合、滋养。不仅如此,血管粘合之后,这些细丝又开始复原二处剑伤的皮/

    等到二处剑伤完好如初,细丝退回丹田,金亦凡这才回过神。这一切太过神奇,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上次碎尸修复,毕竟是如梦如幻,不确定真假!)。不可置信之下,急忙解开包裹住伤口的布条,仔细查看。

    不论是腹部、还是右臂,原本皮/外翻、鲜血淋淋的伤口,此时毫无踪迹!如果不是早先干涸后附着的血渍,任谁也不会相信,就在前一刻,他还负重伤、血流不止!

    但是,事实却是,此时的金亦凡确实完好无损!甚至,在他扭胳膊、弯腰踢腿等等一系列的自检之后,终于确定:他的伤全好了!他丹田内的那团神秘物体绝对、绝对是个了不得的神物!

    同时,他也有疑问:为什么这个神物在他受伤之时,没有延伸出细丝替他疗伤呢?要符合什么条件才可以呢?金亦凡不得而知!

    不过,疑问可以慢慢探索,眼前的收获却是实打实的。难自下,仰天狂笑:哈哈……许久之后,方才慢慢止住笑声。

    此时天色正亮,伤势完全康复的金亦凡,正在考虑要不要离开绝谷?不过,他不知道此次在绝谷到底待了多长时间?一夜?或是几天几夜?他无法确定!如果仅仅只有一夜,白发老者很有可能依然在峰顶。如果是几天几夜,他就更要立刻出谷,倾力赶往水灵派。这件事是他对水灵掌教的承诺!男人一诺千金!更何况,此事事关水灵派、掌教家人的安危,他绝对不能有负所托!

    于是,金亦凡拔出黑水剑,轻挽几个剑花,眉头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早已习惯大开大阂的他,唯有地裂剑那般的重剑,用起来才会觉得顺手。只可惜,为了杀光头老者,地裂剑落在山峰上。过了这么多时间,应该早已被白发老者所得。

    “唉,难道缘分至此而尽?”金亦凡非常痛惜。黑水剑确实是一柄削铁如泥的神兵宝器,可这是别人的,他只是代交的过程中,暂用罢了。地裂剑呢?虽然也是别人之物,却是原主人已死,被他机缘之下巧得。而且,在绝谷的那段子,如果没有地裂剑,他真的无法想像,需要多少年才能凿出生路?因此,地裂剑于他,早已超出一柄兵器的范畴!

    现如今,地裂剑却落入了有生死大仇的白发老者的手上,怎么办?如果立刻攀上峰顶,有没有机会抢回地裂剑?

    金亦凡不自觉得摇了摇头,虽然他现在毫发无伤,真气充足,与白发老者的武功相比,胜算仍然不足二成。为了完成水灵掌教的嘱托,即便地裂剑再好,也只能放弃!但,他也不能因为惧怕白发老者,就长时间在绝谷中躲避。因为,他可以等,水灵派的危机等不得!

    于是,金亦凡决定立刻攀登山壁。等到距离峰顶只有数丈远,停止攀登,倚靠在山壁上,慢慢回复体力、内力,并等待着天黑。只有天色黑暗之时,他一个纵跃登上峰顶。即便白发老者真的在峰顶,也有逃跑的时间。

    时间慢慢流逝,当太阳西坠,夜色满天之时,精、气、神均达顶峰的金亦凡,神不知鬼不觉的登上绝谷峰顶。非常谨慎的四下倾耳细听,并无异常。这才轻舒口气,辩明方向,纵疾奔。

    当他经过峰顶那个总是发生故事的山洞时,突然,一道匹练也似的剑光,毫无征兆的从洞内飞出,直取他的双腿。

    好个金亦凡,临危不乱!剑光乍现之时,便双足蹬地,形暴退;同时拔出黑水剑,发出一招“剑网恢恢”,护住周,阻隔敌人的追袭。

    一切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只闻“铛、铛、铛”数声金铁交鸣之声,金亦凡持剑的右臂酸麻,虎口震痛。好在,终于还是挡下了敌人的偷袭!

    雷霆一击没有建功,对方并未再次发动攻击,而是停在原地,虎视眈眈。双手背后,姿势非常潇洒,眼神却无比凌厉,饱含仇恨。

    金亦凡惊魂稍定,打量偷袭之人。看清敌人面目后,不由苦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原来,偷袭之人,正是白发老者!

    金亦凡自问并未露出任何破绽,何以白发老者能够如此肯定他一定不会摔死在绝谷中?即便摔不死,白发老者又怎能如此肯定他会从此处登顶呢?不可以有其它出谷之路吗?……

    PS:本周小生尝试着冲下新书分类,每天二更,上、下午各一更。凭本书现在那可怜的收藏,想要多高的名次,基本是奢望。但,不得不试试。否则本书真的要泯然于众了!跪求票票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